30-33章

文 / 桔子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桔子树奢侈品男人在线阅读全集:小说全文全集番外30-33章“好吧,那现在我可以帮上什么忙?”靳辰摊摊手。

    “因为那混蛋又回来了!”志皓闷哼一声,他为人好恶分明,要说起来比封清还要讨厌那人。

    “呵!”靳辰笑道:“火气好大,你怎么没去打他一顿?”

    “哼,要不是怕他背地里伤害阿清,他有十个头也让我打扁了。”志皓怒骂。

    靳辰鼓掌:“真是个正义的好孩子。”

    志皓登时气结。

    “他从国带回来一个项目,说是要跟我合作。”封清有些困惑的。

    “他妄想!”志皓脱口而出。

    “如果做了,你会有什么损失?”靳辰笑容沉静,不露声的伸手拍一拍志皓手背以示安扶,志皓吓了一大跳,脸上显出可疑的红。

    “我仔细研究过这个项目,不是假的,可以做。而且我们在合作的过程中并不用碰面,不过他掌握核心技术,很可能做到一半他放我鸽子,浪费我时间(超多小说阅读-书农在线书库)。”

    “所以啊,你一定不能答应他,不能让他的当。”志皓大急。

    “可我却觉得可以做……”

    “哎!你少胡说!”不等靳辰说完,志皓已经打断他。

    “听我说完啦!”靳辰撒娇,伸手摸摸志皓的发,志皓自然吓得闭嘴:“如果这不是一个陷井,那便是一个和解的契机;如果是陷阱,那更不能拒绝,你拒绝他这一次,他会想下一次,没完没了,你不能提防他一辈子。既然这次就算被坑了,损失也不大,你倒不如让他库一次。”

    “凭什么啊!”志皓生怕他再动手动脚,声音也轻了几分。

    “他想赢,你就让他赢,如果能让他赢这一次就能化解怨气,也算是值得。”

    封清的眸光闪动,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不过我觉得你也是时候应该考虑后路了,这种人决不可以离他太近。”

    “其实,他那个核心技术,倒也不是学不会。”封清眼中闪过一丝流光。

    “看来你已经有主意了。”靳辰轻松一笑。

    “哎,你们两个!”志皓有点不满,真是现世报,刚刚靳辰的郁闷此刻全应在他身上了。

    “阿皓,我饿了耶!”封清不常撒娇,所以难得做一次便十分的有效力,志皓虽然明知道她是故意支开他也不忍心拒绝,只好起身进了厨房。

    “你怕他知道,为什么?”靳辰颇不以为然。

    “没必要。”封清不置可否。

    “我知道你什么心思。”靳辰冷哼一声:“君子坦荡荡,事无不可对人言,所有奇心智巧都是小人技量,非不能也,实不为也。就算是为求自保的做了,也要装出茫然无心的样子,最好让旁人觉得这不过是机缘巧合,而你事先什么都不知道,最无辜不过!”

    封清冷不防被他说中心事,一时竟无可辩驳。

    “本以为你还算是个聪明人,想不到也是个作茧自缚的。”靳辰眉间有隐现的怒意:“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不过是将计就计顺水推舟,让他求仁得仁,居然还要因此而自责,哈,我开始觉得现在这一切,也算是你自作自受。”

    靳辰是绝少失控的人,偶而擦一点点边便已自己惊觉,马上停口再不往深处去,封清沉默良久,忽然苦笑道:“对不起。”

    靳辰吃了一惊:“你没什么对不起我。”

    “我对不起我自己。”封清笑得温和,眼底有淡淡的疲惫闪过,却把话头一转:“我……和他,已经分手了。”

    她是被数落的人,自然可以主动转移话题。

    靳辰一愣,挑眉笑道:“我知道。”他顿一顿,眼睛狡猾的眨一眨:“那,我……和他……”

    “我知道!”封清也挑眉,学了靳辰一式一样的笑。

    “哈……”靳辰笑开:“亏他还这么当心谨慎的。”

    “是啊,还自以为瞒得很好!”封清也失笑。

    “这个傻瓜!”

    “你什么意思?”封清顿时变了脸,就像只有加菲猫可以骂欧迪狗一样,虽然她心里早傻瓜白痴的骂了无数遍,但是听靳辰这么一说她马上便不爽。

    “和你一样的意思。”靳辰笑眯眯,不退不让。

    封清越加不满,薄怒道:“你怎么能和我比,你根本不知道他有什么优点。”

    “他很可靠。”靳辰笑得很淡,笑意全敛在眼睛深处:“值得信赖,决不会为了自己伤害任何人。”

    封清顿时动容,言语间的锋芒全柔了下来,柔声道:“不要欺负他。”

    “我为什么要欺负他?何况,你看他那样的人,像是个可以随便被欺负的吗?”

    封清怔了怔:“那么,不要辜负他。”

    “那就要看你怎么定义辜负了。”靳辰的神间有几分萧索:“如果时过境迁,很多事都变了,我的感觉也变了,于是未来的路我决定不再与他一起走,那不叫辜负。”

    封清闻言一惊,眸光如刃狠狠的杀过来,靳辰不避不让,平静的与她对视,半晌,竟是封清软化下去,轻叹一声:“你有你的道理,我说不过你。”

    “不一定,你和可以我说说天纲五常,中华民族的传统价值观,以及爱的纯粹与承诺。”靳辰唇边有三分讥讽。

    “什么有什么承诺可以绑得住人心,说不定,你反倒是最坦白的人,而且我遇上过一个暴君,我无意去做别人的暴君。”封清意兴阑珊,各有各的命,她何必强出头,谁都做不成谁的保护神。

    继续正文~~31.

    31.

    “唷!开饭了!”志皓适时的端了三只碗出来,打破僵局。

    封清有收集奇巧精致器皿的习惯,那三只玻璃碗个个晶莹可爱,只是里面却是一式一样的放了——泡面。

    靳辰略一皱眉,大约是真的饿了,倒也没怎么计较,挑起一筷子送进嘴里:“噫?”他眉峰一扬,抬起头来。

    封清闷头笑:“萧志皓生平两大绝技,煮泡面还有速冻水饺,那都是长年浸其中,千百次的锤炼得到的真知。”

    靳辰失笑:“我倒是真没想到,泡面还能泡出这个味来,看来孺子可教,以后要多加练习才叮”

    他一边笑得意味深长,一边却把目光在志皓脸上扫来扫去,志皓被他看得脸红,只得埋头苦吃,可是那两道目光像是有实质,沉甸甸压到身上,他急于脱身,便故意愤懑道:“这年头,什么世道,阿清你这样规规矩矩的人竟会遇上那种混蛋,像这小租种害倒平安无事。”

    靳辰笑道:“那种人炕上我的。”

    志皓想想,倒也是啊?

    某人向靳辰叫嚣:你怎么可以让别的男人摸你的头发?

    某人向靳辰叫嚣:你既然不肯做我的人,为什么还要接近我?

    某人向靳辰叫嚣: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们要一起吃饭?

    ……

    如此奇境,不消说靳先生应该会用怎样一付匪夷所思的眼神来看他,光是单方面的想想,也觉得十分好笑。

    “不一定哦!”封清笑道:“既然是暴君,他又怎么会管你本来是什么模样的?”

    “不,不可能的。”靳辰轻轻摇头:“他管不到我,我是不会有任何把柄给人的。”

    说者或许无意,听者却有心。

    封清一瞬间沉了脸,但这是自己的事,她不好发作,终究还是有些讪讪的道:“那是,您是什么人啊。”

    靳辰随意一笑,并不以为意。

    倒是志皓,一径的沉默下去,偶尔的略过一眼去,眼神复杂难眩

    这几个不见得都是调节气氛的高手,但胜在气量大,各自沉默几分钟,换一个话题,那一节便抹过去了。

    靳辰临走时给封清留下三句真言:

    第一、不要试图说服任何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你不是他,不必明了别人的喜悲,你需要的只是一份妥协,让人心悦诚服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神话。

    第二、不要向陌生人诉苦,将自己的血泪摊开来,不过是换得一声惊呼或者一记皱眉,这种同情最为菲薄而且廉价,得之亦无多少欢喜,若是不得反是沉重打击。而这世上总有一些貌似宽容实则苛刻的人,他们最擅长慷他人之慨,表达自己的慈悲。

    第三、若是有人对他人严苛,独独对你温和,不要惊喜,马上离开。

    封清知道好歹,一字一句都记在心里,点头称谢。

    车是志皓的,是以回去仍由他来开,靳辰坐在旁边颇有些小得意似的:“怎么样,可有给足你面子?”

    志皓闷闷应了一声,却没有多言,靳辰不免有些诧异。

    然而志皓却是藏不住太多话的人,就算是一时忍住了,到最后终究还是要说。靳辰看他停车,动作放缓,若有所思,便知道他已经在酝酿用词,心里不觉叹息一声。

    如果真的成心要逼问什么,最好的方法就是诈,装做毫不在意的问出来,让人防不胜防的说出口,就算是听到了答案也要装作茫然不知似的。

    若是这招太难学,无论如何也要用个快字,冷不丁晴天霹雳似的打下来,在电光火石之际,那人的脑子阑及转,或者会听到一句半句真眩

    而最最不好的,就是像志皓这便,还没有开口问,对方已经将阵势都布好了。

    果然萧志皓慢吞吞的锁了车,数次言又止之后,终于还是问道:“你是真的从阑会有任何把柄给人吗?”

    原来是这个,靳辰不自觉笑得有些冷:“是啊。”

    志皓抬头看他一眼,仍是方才那般复杂的神:“这样不好。”

    “是吗?”靳辰不置可否,他是极温耗人,然而他的温和却是靠极强悍的执着做骨架的,他的自信有时候近乎于信仰,所以才能完全不顾及旁人的想法,他甚至是从不会屈服的,最多不过审时度势的做一点妥协。

    “你没有任何弱点,那是不是也代表着,没有什么事对你是重要的?”志皓不是长于言词的人,没有办法把一一叶说成个世界,他努力去表达,却仍觉得词不达意,然而靳辰却有些怔忡了。

    志皓无意识的搅动着手指,不自觉有些气闷的:“你什么都有了,所以什么都不在乎;我什么都没有,所以什么都在乎。”几乎是固执的,他看着他的眼睛说这句话,虽然那双深褐的眼眸温柔亮泽一如往常,志皓却觉得他看到了一点点不一样的光,可是那又代表了什么呢?

    这个百毒不侵的,自称不会有任何一点把柄给人的男人?

    志皓便有些泄气,伸手抱住靳辰的肩,把头埋到他肩膀上,这是个握不住的人,可就算是这样,他也还是想珍惜啊。

    过了好一会,志皓才感觉到一双手臂圈到自己背上,然后耳边听到一句最像借口的借口——他说:我也不想的啊!

    继续正文~~32.

    32.

    孙大怪是一个人很怪的人(这明显是废话),比如说他会忽然招志皓回去,给他设一个名叫独立经理人的古怪职业。

    简单说来,就是靳辰正式成为他箫志皓的私人名下艺员,他可以利用乔氏的人脉网络,但自负盈亏,定期交粮。这对于孙大,其实没有半分损失,但对于志皓来说,忽然一下子他便成了自由人。虽然他早已参与到x的日常运作,但毕竟还是别极司雇员,名不正则言不顺,如此一来就一点障碍也没有了。

    志皓喜不自胜,一转身就从x捞到了经理头衔,他的薪水最近狂涨,稳步进入中产阶级阵营。攒够了钱,第一件事便是买房,他有童年阴影,自小随母亲从一个租屋被赶到另一个租屋,一定要头上有自己的瓦,才会觉得安稳。志皓只觉人生曲折,想当初,他就是为赚钱结婚,一头撞进靳辰这虎穴龙潭,想不到这么快什么都有了,但婚已经没得结了。

    不是不感慨的,也不是不惋惜,但然后悔,至少现在不!

    他从不是得天偏庇的人,晓得天道公平,得到一些必先失去一些。

    靳辰一向温和,脸上永远有笑容,只要脸淡下来就已经是生气的征兆,于是当一名设计师冲进来,对志皓说总监情绪不对,不说话,不理人,也不肯笑时,他马上就觉得事态严重。

    工作吗?志皓一路走一路想,最近都很顺利啊?

    感情?难道他想分手了?也不对啊,果真如此,照他的格也应该是直接坦白……

    靳辰喜欢宽大的工作空间,好几间房打通,地上铺干净的毛地毯,成衣布料满地乱扔。

    志皓刚一推门进去,就看到靳辰坐在地上,赤了脚,双膝抱在胸前,心里顿时咯得一声,转身招呼嫌人等离开。

    “怎么了?”志皓在他面前蹲下来。

    “他,结婚了。”靳辰抬头,神间有一丝恍惚。

    他?谁?

    志皓瞬间明白(看经典小说来——&gt;<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

    <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书农书库)过来,还会有谁!

    又要被请去观礼吗?一张请柬过来,他爱的人要结婚了,只是这一次注定不会像面对林意结时那般潇洒,志皓不免为他心酸。

    “哦,对不起,你不喜欢听我提到他的。”靳辰的眼神已经清宁下来。

    “怎么会,我说过的:他的事,你愿意说,我就听。”

    何必呢?与一个虚无飘渺的人计较,反正就算是赢了他,这个人也不是你的,志皓觉得自己很应该要想开,但,说这话时仍然要用出很大力气。

    “算了,没什么意思。”靳辰放弃。

    “还有别人知道你爱他吗?”

    靳辰摇头。

    “那没说给我听,你还能说给谁听?说吧,我听着呢。”

    靳辰怔怔看他一眼,又低下头去:“我们只有很少的联络,一年寄两次卡片,圣诞节,还有生日。刚才他母亲打电话过来,托我帮忙出手台北的祖屋,闲聊间,才知道他半年前已经结婚。”

    到底还是不甘心么?志皓心下测然。

    “他没有邀请我,甚至都没有通知我。”靳辰眼角晶莹,但笑容可亲:“他根本不觉得需要告诉我,会不会有一天我死了,他也只像是看到报上无数的亡魂一样,只知道一个名字消失了,或者连名字都已经不记得。”

    错了都错了,志皓顿时醒悟,他介意的并不是他结婚,他伤心,是因为忽然发现,原来自己在那人心中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这的确是真正的可悲,志皓伤及自身,于是越发觉得沉重。

    “假如有一天,你要结婚,你会通知林意结吗?还是john,乔安娜,杨怡佳他们……你会不会一个个都请他们来。”

    “我不介意他们出现,但是恐怕他们不会来……”

    “可能他也不介意你出现,他只是怕你不会来。”

    靳辰一怔。

    “又或者他不见得是故意要忽略你,他只是真的不记得。”志皓轻声道。就像,你也不是故意在林意结面前摆风度,你只是真的不在乎;就像,你不是故意要忽略我感受,你只是真的没想到。

    志皓不是特别聪明伶俐的人,但有很多事情,因为有切肤之痛,便可以一针见血。

    “你说的对,”靳辰轻笑:“就像我不记得很多人,的确如此,就是要这样,这世界才公平……”

    “但是我难过……”靳辰轻轻低头,眼中一直有莹光在闪,但然流下来:“我觉得难过。”

    他轻轻哼起一首曲子,曲调和缓而柔软,志皓只觉得极熟,却还是想不到出处。

    “难过有什么用?一个人难过了就可以让不爱你的人回头,让失望变成满意吗?”志皓轻声慢语,把曾经从他哪里听来的话再还回去给他:“难过是最无聊的举动,人生何其短,越是难过,越是要做开心的事。”

    “阿皓……”靳辰伸出手:“带我出去玩。”?志皓一愣,有点微汗:“你想怎么玩?”

    “随便,我听你的。”

    “我不擅长这些……”志皓忽然愧疚,若是换作靳辰以前那些千精百乖的恋人,恐怕立时就有十八种方案附上。

    “你初恋时,第一次和友外出约会,约会在什么地方。”

    “初恋么?”志皓努力回忆:“游乐场。”

    “好吧,那我们去游乐场。”靳辰站起身来,露出极浅淡的笑容,志皓从未像此刻这般不希望看到他笑,一个人总是笑总是笑,也会觉得难过吧。

    人的时间(超多小说阅读-书农在线书库)在哪里都可以看出,志皓于吃喝玩乐一途,从无投入也无甚产出,游乐场这种东西根本从未在他的地图中出现过,好在如今有卫星导航总算顺利找到。

    靳辰的复原能力极快,车到中途已经可以笑容如昔,志皓却一点不觉得轻松。

    常言道,一个变态的人,会有无数个变态的方面(注:见鬼,有这样的常言吗?桔:我说有就有。)

    志皓再次怀疑靳辰是火星来客,笑傲飞鹰时速高达122公里,他轻松坐上去,来回两遍,神自若,志皓只是站在下面看,已经煞白了一张脸。

    “来来,我们去坐海盗船。”他热情招呼,已经完全融入环境,好像游的小朋友。

    志皓天生耳平衡有点问题,原地转三圈都会晕,可当下也只能舍命陪君子,咬牙切齿的坐在他身边。不过也还好,海盗船到底不转,虽然惊险刺激,可下来时只觉得腿软,没有头晕。志皓心下稍宽,胆子又放大起来。

    靳辰完全是那种让人看了想扁的游乐场玩家,所有的项目都想上,从不手软脚软,只兴奋的尖叫,而且偏偏在这种惊险危机时刻他也还有闲情搞怪,志皓被整得苦不堪眩十分后悔当时年少无知的自己为什么要请初恋的友来玩游乐场,喝茶、吃饭、看电影,哪个不比这事轻松自在。(其实小志皓也是很无辜的,因为当时地点是生定的。)

    “唷!过山车!”靳辰眼睛一转,又看到新鲜玩艺。

    “不会吧!”志皓只觉得有如五雷轰顶——车子还未启动,志皓已经将手掌粘到横杆上,不要问他是为何会坐上来的,反正若是靳辰坚持要达到某种效果,他自然会有无数方法。

    轰轰轰,直上青天去。卡车达到最高峰时忽然下坠,志皓觉得五脏像是要喷出来,胃中激烈翻腾,他不住呛咳,天哪,请把时间(超多小说阅读-书农在线书库)拔得快一点。车子穿过树影屋尖,那三分钟漫长无止尽,耳畔全是风呼啸声与乘客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头发打在面颊上,像刀割一样的疼,而那一切都比不上胃里翻江倒海般的抽动,志皓几乎要崩溃。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样长,车子再作一个大回环旋转,令乘客最后一次发毛,然后缓缓停下来。志皓满眼泪光,已经站不起来。

    “不会吧!”靳辰大惊:“你怎么会反应这样大。”

    志皓微微抬眼,根本连瞪人的力气也没有。

    双脚刚刚踩到实地,志皓就忍不住吐出来,天昏地暗头晕眼不知今夕是何夕。

    靳辰大为抱歉,七手八脚的扶住他,道歉不已:“怎么会这样……唉……”

    “我早跟你说……我不……能坐……我会晕……”

    天地良心,这叫会晕么?这么大反应,简直像会死……

    足足坐了半个小时,志皓才算是回过神来,有气无力的抬手,指住恶人:“你……我会记住。”

    “好好好……”靳辰自知理亏。

    志皓气息奄奄,自然不能再做惊险运动,好在游乐场里也有许多平安的游戏,靳辰急着赎罪,跟前跟后,十分好说话。前路一转,又听到少年少的尖叫声,喧哗一片,原阑知不觉已经到了山顶,眼前正是最负盛名的跳楼机——大怒神。

    “要不要玩?”志皓也是随口提,反正要玩也是他老人家自己上去玩,他是再也不陪小命了。

    “不要!”靳辰断然拒绝,志皓诧异的回头,及时捕捉到他眼中一抹深切的恐惧。

    老……天……爷……

    你不会是,开眼了吧!

    萧志皓大喜过望,一时间(超多小说阅读-书农在线书库)头也不晕了,脚也不软了,全身上下流淌着复仇的血液。

    “我要玩!”

    “哦?”靳辰一脸惊讶:“那好吧,你去玩,我在下面等你。”

    “不行,一起去!”妈的,不拖你上去,老子没事玩什么大怒神。

    靳辰又迟疑的抬头看了看:“算了啦!你还没有恢复,不要玩这么危险的东西了,我们去钓兔子好不好?”

    废话,当然不好,逼我玩过山车的时候,怎没想着去钓兔子?

    萧志皓怒目而视,立场坚定不动摇。

    “算了啦!刚刚是我不好,我道歉好了吧,你让我做别的都可噎…”靳辰因为理亏在前,也不好意思强辩。

    “不过是大怒神嘛,我都这么坚持了,你也不肯去坐一次吗?刚刚的过山车……”志皓气呼呼的控诉。

    靳辰像是一震,犹豫不决的盯着高空坠落的物体,沉默良久,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道:“我陪你坐一次。”

    噢,耶……

    志皓喜滋滋的去买票,排队,冲杀在前。

    靳辰似乎是真的害怕,一直沉默不语,下意识的往后躲,手止微微发抖,但是这一切也只是更坚定了志皓要把他揪上去的决心而已。

    临到坐在位子上了,他还试图努力:“我们不要玩了好不好,我真的很怕……”

    “不行!”志皓摇头,斩钉截铁。

    只是那一瞬间隔着黑的太阳镜片,他只觉看到他眼底有极深的恐惧如烟般散开,激烈而耀眼,志皓有点迟疑,但已经阑及想,因为座位已经缓缓上升,志皓从不是游戏达人,大怒神虽不是顶级罩门,但是事到临头他也只有精力专注自己。

    升到最高处,略顿一顿,忽然地心引力就失去了存在感,整个人失重,远山近水全连成了一片,白光刮痛整个眼膜。

    眩目的感觉可能只半秒,但在当时却要漫长的多,因为这游戏不转,志皓只觉得心砰砰乱跳,却没有什没良的反应,机子一停稳,他已经恢复过来。

    但是靳辰……

    志皓根本忘记自己叫了他几遍,连工作人员都被吸引过来,他缓缓的醒过神,茫茫然转了一下脸,手死死握在扶手上,一时间(超多小说阅读-书农在线书库)竟自己也张不开,志皓听到他在说:“抱歉……”但那声音如此飘渺,几乎听不出一丝生气。

    不会吧!志皓又惊又悔,

    直到把他生拉硬拖的弄下来,志皓才确定问题真的严重,这小子全身像没有骨头一样,已经软得快扶不动。

    怎么会这样……不过是大怒神而已嘛……志皓百思不解。

    一路把他拖到一张隐蔽的长凳上坐好,志皓当心的帮他拿下墨镜……

    这一刻他其实很想看到一双充满的促狭的笑眼,虽然他会气得抓狂暴走,但至少不会心疼,可惜……他自问没看这靳辰有过如此呆帜眼神。 ( 奢侈品男人 http://www.xscun.com/1/11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