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2章

文 / 桔子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桔子树奢侈品男人在线阅读全集:小说全文全集番外38-42章有些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本来靳辰的绯闻已经消停很多,忽然间一个弹子暴开,媒体变本加厉。各式小道消息满天飞,种种访问与通告雪片似的来,志皓埋头处理,因为心怀鬼胎,总疑心自己不够凛公办理,苦不堪眩

    “老大,八大发传真过来请你上‘超级明星’。”助手把一页纸放在他面前。

    这是新晋正红的清谈类节目,但是,志皓疑惑:“不是上个月刚刚上过了吗?”

    “老大,看清楚了,是请你,不是请万人茫”年轻的助手笑眯眯,眼中颇多调侃,这几个都是并肩撕杀的手足,除开公事,志皓为人最亲和厚道也不过,所以大家都处得像兄弟。

    啊……志皓脑中砰得炸开:“有没有搞错?我又不是明星?”

    “怎么会,您如今是最当红炸子鸡。”

    是的,公众最爱看转折巨大的戏码,为什么尼古拉斯的第二任子比前任更令人津津乐道?正因为她是单薄的韩国寿司,不是猫王儿。

    “真是有胆!”志皓自嘲:“把我弄上台,那画面能看吗?也不怕拉下收市率。”

    “怎么会?”一帮子员工怪叫:“萧先生一向是英俊小生。”

    志皓瞠目:“就为了那么点薪水,不必连良心都出卖。”

    “这才是良心话啊!”朱朱靠过来,眯着眼上下仔细打量,再次确定:“老大你其实一直都清秀好看,最近更加英俊起来。”

    志皓大窘,心里发虚不敢抬头看人。

    “对啊对啊,以前是乱穿衣,劝也不听,现在衣服大概是由万人迷经手,马上就不一样。”

    “头发也弄过,更适合了,真正有型。”

    “其实啊,我觉迪大就是那种不知道自己有多帅的样子,最帅……”

    “唷,有理,有理……”

    ……

    这年月男搞平等,尤其是在娱乐圈里混的生,个个都有心胆,放肆评论男人的外形,决不羞涩。

    媒体的行动力惊人,不过几天功夫连祖宗八代都被挖出来,志皓看到报上登出的小学毕业成绩单,十分感慨,几乎想要买来收藏,只是想不通这东西和别人有什么关系。

    靳辰倒是自如许多,这次媒体的焦点不在他身上,他十分开心,时有幸灾乐的表情,令志皓抓狂。

    横竖都已经是破了光了,靳辰便缠着志皓陪他去上金钟奖,志皓闻言大惊失声,只一个词咬死:“不去。”

    “怕丢人么?”靳辰故意挑眉,萧志皓能有多少死穴,还不是一抓一个牢

    “老大你放过我,我真的见不得这样的场面。”连激将法都没有用,可见是真的怕。

    “没见过怎么知道啊!”硬得不行就来软的,反正关系都上报了,同事之间也就不用防了,靳辰悄悄凑过去,在众人炕到的角落里,一只修长的手已经滑到了某人的腰际,正蠢蠢动的要往下走。

    “你……”志皓一把按住他,身体又僵起来,脸尴尬,只能在心里暗骂……

    “我不管。”那人眼一低,头一歪。

    志皓简直想暴走:靳辰!samjin!!你好歹也是知名大设计师了,成熟一点好不好?不要撒娇了啊!求求你了,弓…该死的,他娘的,偏偏……他真的吃这套。

    “我没有衣服啊!”志皓唉声叹气,知道这次是逃不过了,果然他一声说出来,连旁边人都‘卟嗤’一笑,对着samjin说我没有合适的衣服,那根本就像对着比尔-盖兹说我没有钱一样的可笑。

    哦……萧志皓同学,你究竟是不想去呢?还是想随便骗件什么衣服穿?

    “这样啊!”靳辰托着下巴,上下打量。

    “还是算了吧,不要麻烦了。”志皓仍在做垂死挣扎。

    “怎么可以算了!”靳同学笑眯眯,一把拉了他起来:“去韦作室量尺寸。”

    志皓莫名其妙,这人有雷达电光眼,冬天见一粽子都能看出她是a是b,自己全身上下给他不要说看,摸都摸过几遍了,还用量尺寸?

    靳辰走得急,他还没转过神,已经被拉走。

    一小时之后,萧志皓同学脸青红的从工作室出来,临走时只问了一句:“你每次都是用这种方法给人量尺寸的吗?”

    靳辰亿门边:“一般都只要用眼睛看就可以了,不过对于某些特别的人,用手会比较精细一点。”

    “呵呵!”志皓假笑数声:“果然精细。”

    “还有更精细的。”靳同学挑挑眉,眼睛半眯起来:“想不想知道是什么?”

    “哦?”志皓条件反射的好奇,一句话说完就恨得直咬舌头。

    果然,靳辰轻轻凑过去,舌尖一转便卷住了志皓的耳垂,悄声道:“用舌头。”

    志皓身体一僵,两秒钟后,拔足狂奔。

    真是可爱,靳辰笑得一脸灿烂……

    继续正文~~39

    要说:注意咯~~:

    《流光》番外更新了~~

    嘿嘿

    请捧场吧~几天后,靳辰神秘兮兮的推了一架子衣服出来,志皓一看他神就知道有鬼,办公室里已经一片欢呼声。

    “来来来,试衣服。”靳辰随手拎出一件,拉开衣罩的拉链,便一手抛了出去。

    志皓接过来一抖开,顿时石化,手上一件过膝的长风衣,黑丝绒的底子,用暗银线绣,妖娆曼丽,每一个蕊都是墨蓝的水晶珠,胸扣是黄铜质的鸢尾,袖口用粗的银织线盘做扣。

    偶滴天来,那里搞来这么件嘎穿越的戏服啊。

    “这……这……”志皓惊恐的像卡带一般,字不成句:“你要穿……这个?”

    “是你穿,穿上试剩”靳辰云淡风清的挑挑眉。

    “不穿。”志皓又妄图施展骨气。

    “试一下又不会死。”

    果然……志皓呕血,又来了,又来了……

    “穿一下看看嘛,嗯?我想看。”靳辰苍白而修长的手指划过繁丽的刺绣,一直从志皓的掌心划过去。

    志皓倒吸一口冷气,看看四下里注目的眼光,再看看手中的华服,又提一口气……

    “我了整整一天的时间(超多小说阅读-书农在线书库)来设计图样,你穿一下试试都不肯么?”靳同学脸一垮,嘴一扁,顿时志皓感觉被数道不满的目光所穿透。

    妈的,我就说试个衣服哪里不好试,眼巴澳还推到办公室里来,原来是要制造舆论压力!

    嗒,嗒,嗒,三秒钟后,志皓总算是识时务,一言不发的抱着衣服离开。

    全套上身,里面穿黑细条纹衬衫,蓝紫方巾,下面配线条硬朗的西裤,黑亚光磨毛短靴。

    志皓从试衣间里走出来,方圆十米,一阵抽气声,他顿时涨红脸,结结巴袄:“换一件啦!”

    “不喜欢?”

    “喜欢是喜欢……可,我又不是去唱戏,和明星抢什么风头。”志皓真正苦恼。

    靳辰一手托了下巴看一阵,终于叹口气,从架子上另外摘下几件衣服扔出来,志皓打开一看,不窃喜,像是生怕那小子变卦似的,马上抱了进去剩

    仍然是长外套,但这次的视觉效果要比上一件柔耗多。

    深偏银的衬衫,同系浅一号的外套,靳辰在男式的正装上有军服情结,肩章是时时都会出现的标志物,磨旧银质的纽扣,袖口仍然用了银绳,但是没有盘,只是简单的系牢。

    没有更多的装饰,纯以流畅的线条和剪裁取胜,十分贴合身体,志皓一穿上便显得整个人都修长了几分,而且隐隐然有贵气出来。

    “你挑哪套?”

    “这件。”这还用问吗?志皓忙不迭的答。

    “好吧。”靳辰似乎很无奈的样子。

    看斯人黯然的神情,志皓的愧疚感又开始作祟:“那么,那套怎么办啊?”

    “也送给你啊,不要吗?”

    “这……”志皓看那绣工就觉得眼酸:“我要它没用啊,做成这个样子,连洗都不能洗。”

    “不要洗。”

    “那脏了什么办?”志皓一呆。

    “脏了,就扔掉,”靳辰伸手揽过他的肩,把下巴搁上去。

    “太浪费了吧。”志皓无奈。

    “时装本来就是浪费,一件晚装抵得一台车,也只得一个晚上的风光。不过是看浪费的值不值得。”他懒洋洋的低语,神如猫,呼出的气全吹在志皓的耳朵上……

    其实志皓并不是一个没见过场面的,实事上,他还是金钟奖的常客……只不过,那时候他通常都在——保姆车上!

    他本以为参加个颁奖嘛,他陪着在下面观众席里坐坐就好,那想到还要陪着走星光大道?

    而且很快的在现场的对比之下,他便发现了这件视觉柔耗礼服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也还是隆重得可遥那小子分明故意的先弄出一件顶级戏服,然后再骗得他失去判断力。

    尤其是当他发现靳辰那小子只穿了最简单的黑西装加白丝质衬衫时,上当的愤怒感随即冲上了顶峰。

    所以!要走星光大道!免谈!

    志皓难得如此强硬。

    “不要这么别扭嘛!”靳辰站在组委会发的车边低劝,声音虽然听荡挺低三下四,可惜从那一双促狭的眼睛里,志皓明明白(看经典小说来——&gt;<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

    <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书农书库)白的看到……圈套!

    “不行!”难得的真理,难得都坚持到现在了!萧志皓坚持下去,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那要怎么样你才跟和我一起走嘛。”靳辰的脸已经开始垮,眼睛弯下去……

    慢……慢着,老天爷,不做这种表情可不可以!志皓只能很骨气的斜过脸去不看他:“我穿这么夸张,你穿这么正式,你分明就是不安好心的要让我出丑。”

    “天地良心了,我是想让焦点都集众你身上啊!”靳辰含冤陈血。

    “大哥,你可否放过我!”要比演的!志皓也不差到哪里,马上一脸惨痛,冤更深,血更陈。

    “那是不是我搞得怪点你就肯了?”

    “嗯!”志皓不甘不愿的应了一声。哼,光天化日的,你要啥没啥,倒不信一套西装还能翻过天去。

    “好,你等着!”

    嗯?志皓心底一凉,不会吧?

    事实上整个变装,他只了五分钟。

    继续正文~~40

    首先把一头整齐的发抓乱,接着华丽笔挺的西装先拿手里揉一团,压好。

    然后领带解下,衬衫扣子解开,把一边的衣摆扯出来。将右边袋里的浓蓝紫方巾打一个法式结松松的围上,又将袖钉和钻石领带扣全部加上去做点缀,西服抖开,线条已经完全柔和下来,随手套上,从口袋里拿出一支巨大夸张的抽象钻石别针扣在右边领角上。

    更有甚者,居然向身边的星借了一支唇膏来抹了一丝糙颈边,唇上揉出刚刚激烈亲吻过的红。

    果然神乎其技啊,志皓看得傻掉,刚刚还是十全好男人pose,现在活脱脱就是一个刚刚鬼混完的公子。

    靳辰一挑眉,不露声的一笑,握起志皓的手,将领带一层一层绕上去,缠牢,打结。

    志皓一头蒙水,还不等他想明白(看经典小说来——&gt;<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

    <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书农书库),前面一辆车已经出发,现场工作人员马上像火烧着似的冲过来:“快,快,快上车,跟上!”

    靳辰一头钻进车,志皓本想逃,晕,手还让人给绑着呢,往哪逃?里面一扯,外面一推,马上就坐了进去,一抬眼,正对让靳同学弯弯的笑眼。

    “你!”志皓只觉得自己七窍在。

    “乖啦!嗯?”笑眯眯,两眼月儿弯。

    满腔怒火化做绕指柔,他其实是很想负隅顽抗的,但……无奈……

    星光大道,红地毯,说可怕也可怕,说不可怕,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

    志皓现在相信领带这么用是必要的,因为他根本就是在被拖着走,一下车,一阵闪光灯轰然而至,他的三魂已经去了六魄。脸自然是微笑的,不过那笑容僵硬的相信可以拍死苍蝇,全身的关节都硬了,走路似木偶,好在他这一身本来就是要扮贵族,硬邦邦的姿态反倒歪打正着,而旁边那位颓废的瑭璜走得如衅流水,极强烈的奉,带来极具冲击力的视觉效果,摄影记者一阵惊喜,镁光灯闪个不停不休。

    黄天保佑靳辰不是主角,小小的嘉宾,走一趟红地毯,随便被问几个问题,就被放过了,安安稳稳的坐进内场。志皓一直到四肢有靠了十分钟之后才呼出一直吊着的那口气。马上七情上面,面孔苦过黄菜。

    “你……你……面子都让你丢光了。”黄天啊,后土啊,没脸见人了。

    “不会的!很帅的好不好!”靳辰马上安慰。

    “唉,完了完了!”志皓脑中回放刚刚的木偶戏。

    “好了,总比那些人好!没胸没腰又没雪石膏的皮肤,还硬要穿gi的亮蓝晚装,把茶穿成卖……”靳辰急着安慰,声音不觉越说越大,好死不死正前排一位gi猛回头,眼中射出两道怨毒的光,志皓被吓得脖子都缩下三寸,急忙揪靳辰的衣袖示意他往前看。

    靳辰上上下下打量几眼,抽出一张名片来递上去:“,下次再参加什么晚会,打这个电话给我。”

    gi眼睛一亮,怨光全化做了亮彩,满脸带笑,竟飞一记媚眼过来,志皓仰天长叹,神乎其技!

    事实证明台湾还是一个非常迷信权威的,没有自己思想的地域(志皓语),因为第二天见报,说到红人靳辰大设计师着装都是一片溢之词:有创意,吸引眼球,涵意深刻……

    顺带着旁边陪衬的小人物——萧志皓同学也被夸了一通:虽然不是名模出身,但亦是英俊不凡,可比明星……

    志皓只看得傻眼,偏偏靳同学此刻得了便宜就要做俏,一张得意洋洋的脸晃来晃去笑得令人想扁,经此一役,志皓彻底家喻户晓,通告单子几乎像雪片似的飞过来,自然,他为人铁齿到底,无论亲疏,说不去就不去,一个也不上全推得干净。

    然而世间不会总是善言善行,相隔不久,水果日报又有最新重头标题——我是他父亲,我还没有死。

    志皓甫一看到,眼中几乎滴下血来,一身寒冰煞气散开来,方圈三米之内,人人噤若寒蝉。

    靳辰轻轻揽过他的肩,将他额头抵在胸口。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志皓喃喃问,十分怅然不解,这人消失了二十八年,从未在他生命中存活过,怎么会忽然又冒出来,还大言不惭,说:我是他父亲?

    靳辰不说话,只是收紧手臂,把温暖一点一点给他。都是识趣的人,一个个消无声息的走开,把空间留下来。

    继续正文~~41.

    38.

    靳辰本以为他这次又要哭,再一看,却没有,一双眼睛黑漆漆有火光,哪里来半点水气。是了,他瞬间明白(看经典小说来——&gt;<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

    <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书农书库)过来,萧志皓从来只会因为感动而哭,这次是有人要欺负上门,他只会咬牙。

    “你打不打算认他?”靳辰试探。

    “认他?”志皓惊叫,像看到世间最不可思议之事:“他是谁,认他做什么?”

    “那就好。”靳辰放下心来:“那么,当他不存在,继续生活?”

    志皓默默不语。

    “你可希望见他一面?”

    需要么?志皓若有所思,只觉得眼前有细小的火在闪,纯黑的背景,闪亮的火光。

    要见他吗?这个男人,在他成长的岁月中被勾勒过无数次,然后渐渐的模糊下来,远去,终于消失不见。那么有何必要在他已经可以忘记不再需要这个人时,让他忽然出现?

    “不要!”志皓闭目,缓缓的摇头。

    “好的,这件事你不用出面。”靳辰紧紧握他的手。

    像一滴水,入沸油锅,原本就已经是极限的温度了,顿时噼啪作响,很多时候,树静,而风不止。

    萧志皓谙熟八卦运作模式,他半点不给机会,不给媒体留饭吃,大明星小助手的大好热点,居然化不成新闻和销量,人人心里都有气。可是这下好了,又有关系微妙的第三者出现,而且偏偏这人还爱说话,真的再妙不过,娱乐新闻从不求真求实,它的终极目标是扑朔迷离,炒成一段传奇。

    于是报章上天天有这位萧父亲的身影。

    “我少年时与他母亲相遇,她那时俏丽热情,主动表白,又十分温柔可亲。”

    哗,难怪儿子可以引明星……

    “为何后阑结婚?唉,你也知道,那时候年少轻狂,根本还没有能力成家立业。”

    自然,人不轻狂枉少年……

    “不不不,我当时不知道她怀孕。哦,她是说过,不过她到后来一直哭闹,还时不时威胁要割腕上吊,让我苦不堪言,到后来她说得话,已经不大敢相信。”

    年轻子任起来真正可怕……

    靳辰一直把报章扣下不让志皓看到,可惜瞒天可过海,瞒人然得久,一日让他一齐翻到,再抬头,已经是唇青齿白。

    “阿皓?”靳辰大慌,轻轻摸他头发。

    “怎么会有这样低劣的人?”他诧异。

    “这世上有各种各样的人,人们做自己喜欢的事,并不在乎是不是伤到了别人。”

    “我必定要让他付出代价。”志皓咬牙,眼中喷出火光。

    “何必呢?”靳辰皱眉。

    “你竟为他说话?”志皓大怒。

    “我是心疼你。”靳辰言词中有不容质疑的恳切:“恨一个人,谋划报复,最麻烦不过,他是谁,他不值得你这样费心。”

    “那么?竟这样放过他?他抛弃子,害死我母亲,让我一生孤苦无依,现在还这样子抵毁亡人?”志皓大诧。

    “恨他会让你觉得快乐吗?”靳辰静静看他:“永远记得自己有一个这样的生父,会让你快乐吗?”

    “但至少我会觉得出气。”

    “不值得。”靳辰摇头。

    “你从不记恨别人吗?为什么?”

    “我不喜欢扮演被害者,我不愿相信身边都是要害我的人,我觉得任何事都有好的一面。”

    “是吗?飞机失事,家破人亡,这件事有什处?”志皓急到口不择眩

    “那件事不是任何人的错。”

    “你可以怨天尤人!”

    “天在哪里?你指给我看!”靳辰静静逼视,志皓终于冷静下来。

    “这样子,不会累吗?”要隐藏这么多,不敢爱也不能恨。

    “不,忽视与忘却,只会让我觉得轻松。”靳辰十分肯定。

    “任何事都有好的一面吗?那么请告诉我,拥有一个这样恶劣的父亲,被他抛弃二十多年,这件事有什处。”

    “至少……”靳辰微笑:“不必受他的影响而长大。”

    志皓一愣,苦笑道:“果然,这是天大的好处。”

    靳辰看他软化,又趁势将他拥进怀里:“听我的,当他是隐形人,等这件事情淡下来。你的生活,不必为他而改变。”

    志皓轻轻点头。

    一方上窜下跳,一方沉默不语,无数记者指着报上的某人言论来求证实,宣传人员只有成年不变公式回答:“这是萧先生的私事,我们并不知情。”

    至于萧先生,萧先生从不对媒体露面。

    时光流水过,从不会为任何人停留,一边版上炒得热火朝天,另一边秋冬季的发布已经开始筹备。

    志皓真的听靳辰所说,只当那人是隐形,索一并将写在报纸上的萧志皓这三字也当做是另一个人,生活如常,工作如常。只是现在门口时有狗仔堵截,也好在他毕竟不是明星,没有一张标志面孔挂满大街小巷,尽是穿得灰头土脸一些,也可以略做蒙混。

    继续正文~~42.

    42.

    这一季,靳辰改走古典华丽奢迷风,一场内部交流秀走完,志皓只觉得头晕,满眼金光闪闪,定不下神。

    “怎么样?”靳辰坐近他身边,眼神渴望,呵,原来这人也有炕开的东西,比如他的作品。

    “哦,很……”志皓枯索穷肠。

    “你不喜欢?”靳辰失望。

    “哪有,非常漂亮。”

    “廉价的赞。“靳辰不高兴。

    “你也知道这从阑是我的专长。”志皓苦着脸陪笑。

    他的专长是后勤统领,选酒店,定场子,联系工人、模特、摄影师;还有,酒水单子拇,找到最便宜的一级分销商;几时出发?提前预订,打折机票亦坐得舒舒服服。

    是的,靳辰微笑,他不必什么都懂,否则他自做得十全十,让别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他令他安心,任何时候,若是忽然间抬头炕见他,就只觉一脚踏空,一定要重新搜寻到他瘦削身影。最为贪看他专注的表情,薄唇紧抿,若有所思,他做事最为周道,于是也更令人觉得可靠。

    “阿皓,陪我去巴黎。”靳辰发出邀请。

    废话,这还用你说,志皓莫名其妙的看他一眼。

    从米兰到巴黎,从巴黎到伦敦,虽然志皓一直觉得这一季的华服,全不如上一季大方顺眼,但时尚界已经一片轰然之声。

    靳辰灵感蒸腾,将男装设计的如装一般的华丽妖娆,金属,深雪青,还有墨黑的调,配合皮革与重缎丝绸所独有的浓重光泽,那t台上的男模活脱脱就是三十年代撼坞黄金时节的公子,衣裳凌乱,却梳着齐整合贴的发,手里拎了淡的槟,眼神茫然而自得,却在举手投足间却露出令人无法抗拒的感味道。

    vogue意大利区的主编笑言,这是第一次看男装秀,有种想要冲上台去把模特的衣服扒光的冲动。

    欧洲的天地广大,全不是台湾那样狭逼的小岛可比,靳辰在这里也需仰人鼻息而过活,早不是镁光灯焦点,虽然也有狗仔,也有绯闻,但毕竟说话模糊客气。

    一日,看到某份英文报章,写着:靳辰先生的新任男友正是其工作伙伴。

    志皓一愣,竟连连把那单词看了三遍,居然觉得鼻酸。难怪那么多人功成名就了喜欢移民出去,到了外面,没有人知道你是什么出生,不知你是怎样麻雀变凤凰,他们只看你眼下是怎样的人。

    工作伙伴,他对这个词十分满意。

    所有的事都是做熟了的,志皓忙而不乱策划的井井有条,某次在后台,他无意中听到另一个年青设计师与靳辰调侃道:“你分明就是用男计,全靠一张脸,骗得他死心踏地的为你。”

    靳辰无奈,笑道:“我也有支薪好不好?”

    “你支给他多少?”那人马上反问:“把他转给我,我加他20%。”

    志皓一怔,怎么……怎么是这样,他一直都以为外人全当他是攀龙附凤走捷径的,所以虽则自认问心无愧仍旧事事都调不敢强出头。他几乎回不过神,却听靳辰说:“那你要去问他,看他肯不肯。”忽而又失望起来,其实他更想听他断然拒绝:休想!

    不过,够了,人生得意不必都尽欢。

    这一季的反响远超过上一次,志皓几乎认不全那些华丽的形容词,不过只要知道是赞靳辰的,他就满心高兴。

    欧洲的风气远比台湾来得开放,两个男人携手在路上走也不会引人侧目,靳辰在这方面向来坦荡,于人前也全不避嫌,时时握他手,又亲昵的在他耳边说话,志皓尽管就此脸长红,可到底还是舍不得让他顾忌一点。

    只能宽心的想,算了,就是当是血好…健康了。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一晃眼就要收工,志皓实在是怕回台湾,只能拉着靳辰道:“这次不去度假么?你不是每次走完秀都要度假的么?”

    “你要去哪里。”靳辰的笑容极尽温柔。

    他哪里知道有什么胜地,只能眼巴澳看靳辰拿主意,靳辰看他这样苦恼,便笑道:“你那么爱日本,带你去日本好了。”

    哈,这家伙,记仇记一辈子!

    但是靳辰手中的日本,和他之前去过的任何一次日本全不相同。

    他们去鹿儿岛泡温泉,在寂静山野像梯田一样的露天池里一层一层泡下去,洁白的水气模糊四周的景物,天上有碗口大的星子。

    然后在最下边一层微凉的池水里,用火热的身体抵挡严寒。

    志皓住得根本不想走:“我们留下烂不好?不要回台湾了?”

    “留多久,一个月两个月?你的电话薄呢?全收起来?备忘录也扔掉?”靳辰微微笑。

    “那算了。”志皓颓然,这小子果然了解他,知道他天生的劳碌命,歇个三五天还可以,歇久了就不知道手脚往哪里摆,于是又是只有五天的神仙日子。

    飞机从成田机场发出,靳辰坐在椅子上忽然有点发怔,轻声道:“当年,我父耐是粹里起飞。”

    志皓大吃一惊,立即按住他的手,道:“我们马上下去,从大阪回家。”

    “不用了,”靳辰笑笑:“命中注定的事都躲不过。”

    又要回台湾了,志皓深吸一口气,肌肉不自觉收紧。 ( 奢侈品男人 http://www.xscun.com/1/11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