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47章

文 / 桔子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桔子树奢侈品男人在线阅读全集:小说全文全集番外43-47章两人心惊胆战的出了闸机口,却惊讶的发现现场居然没有围着记者,马上像捡了金元宝一样,逃命似的奔出去,靳辰眼尖一把拉了志皓直接冲进公司的车里,驾驶位尖尖脸的朱敏新转过脸来,得意洋洋的笑道:“老大,我们聪明吧?死胖子穿了公司制服去另一个口招摇,把人全吸引过去了。”

    “能干能干。”志皓骇笑,这年头与媒体打交道要先学好孙子兵法。

    “走喽。”朱敏新欢呼一声。

    “不等他了吗?”靳辰到底不谙潜规则。

    朱朱眨眨眼,似笑非笑:“等他引狼入室吗?”

    靳辰一想也对,不由得对那位壮士报以深切的同情。

    车子开到中途,朱朱从杂物箱里取出叠报纸往后一扔,道:“老大,兄弟们的一点小礼。”

    志皓一看,就觉得头大,又是那位萧志皓的爸爸,他怎么闹到现在还不休,马上脸发青,不悦道:“你什么意思?”

    “老大,看内容。”

    志皓无奈,强忍着往下看。

    噫,原来那位生活优越,闲来追忆轻狂少年时的中年男子怎闽然变了个模样?

    “志皓,其实你不姓萧。”

    “志皓,落叶归根,爸爸希望你能来认祖归宗。”

    “是你母亲故意隔绝了你和我。”

    “爸爸很后悔,没有及时知道你的存在。”

    “在你生长的岁月里没有能陪在你身边,是我的不叮”

    “志皓,爸爸十分想念你……”

    “志皓,你可否原谅我……”

    ……

    “这是怎么回事?”志皓一头雾水。

    “你会不会答应老人家的请求?”靳辰不动声。

    “神经病啊?我脑子不好哦……”志皓完全不觉得生气,只是忍不住想笑:“还认祖归宗?那我是不是还要改跟他姓?”

    “看来就是如此。”朱朱的声音里明显幸灾乐多过同情。

    “当心开车。”志皓当然不卖她帐,直截吼回去。

    “你不打算答应他?”靳辰静静看他的眼。

    志皓敛尽笑容,却反问:“他?他是谁?萧志皓从来没有爸爸,我父亲在我还没有出生时就死去。”

    “那就好。”靳辰终于放心下来。

    志皓再看看报纸,还是忍不往诧异:“这世上竟然会有这种人?居然可以完全不考虑别人的想法和立场,只管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做。”

    靳辰无奈,只能老调重提:“这世上有各种各样的人。”

    “嗯!”志皓点头:“不过这个也算是稀罕品种。”

    他根本是在用看两头蛇的那种眼光去看报纸。

    “老大,你为什么一点都不怀疑,他为什闽然改变态度。”朱朱有点痛心疾首。

    “哦?对哦?为什么?难道说忽然觉得我英俊潇洒,想认我回尖宗耀祖?”

    靳辰心下更宽,已经可以开玩笑了,可见是真的不放在心上。

    “老大,让我来给你说一个故事。”朱朱显是已经放弃信任志皓的智力:“有个人,从小爹妈太宠,靠着点遗产,守着祖业,平平稳稳的过日子,他心里一直不安份,可是又苦于没什门能。只是,忽然某一天看报纸,哗,原来当年辜负的小生还为他生了个儿子,这儿子如今居然也是半个明星了。噫?怎么,居然说我死了,我怎么死了呢,我明明还活着嘛。”

    朱朱说得绘形绘,志皓知道她的重点决不在前半段,也不打断她,由着她慢慢道来。

    “于是他就通知了媒体,想不到啊,客似云来,他忽然间就成为了焦点,天天都有记者在门上等,真是热闹好的时光。果然,他这样想,他果然不会一辈租样寂寂无名的过一生。这时,有个子闯入了他的生活,她不是记者,却时时到他门上来,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十米外都可以看到在闪烁。那人一向都自认英俊潇洒,于是大呼终于有人识货,马上打个火热。那子是好出身,大茧秀的作派,而且出手宽绰从不计较钱,这时候家里黄脸婆发飚了:你,有我没她,你选一个!完生马上落泪:我们只是朋友不要误会,你回去陪老婆才是正经事。回去?怎么还回得去?正常男人都知道这时候要怎么选择。于是,他离婚,所有家产都留给老婆,他太急,只救脱身,完全不在乎净身出户,反正他的新朋友嫁妆丰厚。”

    “呵。”志皓轻叹一声,完全明白(看经典小说来——&gt;<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

    <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书农书库)过来。

    “等他搞定一切兴冲冲的打算去追求人世中最后的好……那子十分惊讶,说她们本是两个世界之人,她父亲不会接受他的出身,背景和年纪,她告诉他她约会对象是什么名字,那男人如遭雷击,只得绝望,但是他已经走投无路,忽然想起来,还有个未曾谋面的儿子。”

    继续正文~~44.

    44.

    “会不会有点过?”志皓犹豫。

    “还好,不会比你经历的更过份,更何况如果一个人活到四十五岁都不能拥有人生智慧,不懂调哲保身,那也怨不得别人。”朱朱也嫉仇,热血的人总是和热血者混在一块。

    “一个人的一个缺点往往会跟随他一辈子,他似乎从来没有改过,自私,任,想当然,肆意妄为,以前他害人,现在他害已,十分公平。”朱朱忽然有很多感慨,眼睛有意无意的往靳辰那边飘,靳老大自然当他是空气。

    “谢谢!”志皓十分感动,知道一帮兄弟全是为他出气。

    “好说好说!”朱朱大笑:“我们只是帮着跑腿煽风点火罢了,全靠大老板订出奇计,出钱出力又请出炮弹。”这年头在职场上混,小弟怎可居功?功劳全是上头的,自己摊点苦劳最多了。

    志皓大惊,马上回头,只看到靳辰把食指抵在额头上,做出占士邦的姿式。

    志皓又惊又喜:“你不是一直劝我不要记恨吗?”

    “我是劝你不要记仇,所以由我来帮你出气。”

    “这……这……”志皓感动得一塌糊涂,连话都说不全。

    “你不用这么激动,我也是无心成事,那丫头瞒了她爹硬要做记者,结果认爷子发现了一发火就给除了名,她心里不爽照样跟着组里走,结果竟遇上那人对她有心。我本来只是请她把事情炒大一点,好分一下媒体的心,想不到那人比谁都心急,一转眼就搞得鱼死网破。”现在局面这么难看,靳辰倒也有点不忍心。

    有些事,既然已经心无芥蒂了,倒不如主动出击,索就了结掉。这一次是志皓主动提出要开记者会,一帮兄弟都用仰慕的眼光看他,果然!老大就是老大,关键时刻,就是有胆!

    说是这么说,临到了上场的时候还是怵,台下是黑鸦鸦的记者,出了名的rp值低下的集合,让他们咬住了,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

    靳辰握一握他的手,索陪他走出去,站到他身后。

    第一个问题就直插主题:“请问你与何义全先生是不是父子关系?”

    “我不知道。”志皓摇头,实话实说。

    “但是已有多位你母亲的当年好友证实何先生正是她当时的恋人。”这年头的媒体有如私家侦探,什么东西探不到?

    “可能吧,我母亲从不与我说起我出生之前的事,我只有母亲,从无父亲。”志皓笑容冷淡,标准的方公式化。

    “何先生说不介意与你去验dna。”马上又有记者宣告,呵,真是要感谢现代医学昌明。

    “不必这样麻烦,父亲并不是dna序列。”志皓已经隐隐有些不耐烦,做媒体人就是要这么讨人厌吗?他们似乎完全不明白(看经典小说来——&gt;<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

    <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书农书库)什么是重点。

    “但是,萧先生……”马上有人跟进。

    “志皓……”

    谁?在哪里?志皓心里一惊,马上举目四望,不过不劳他费心去找,马上就有人让开一条路,让说那两个字的主人站到他面对面。

    呵,终于看到了,志皓自己都不明白(看经典小说来——&gt;<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

    <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书农书库)为什么可以如此平静,二十八年了,他们,竟是第一次相见。

    “志皓……”何义全显然十分激动。

    那人穿灰西装,身材并没有走形,面容略显苍白,但仍然清秀儒正,可以想见年轻时必定也是个男子。是了,一个少年要如何才能让小生神魂颠倒?若无聪明的头脑,也只有靠上佳的皮囊。

    志皓静静看他的脸,这张脸十分熟悉,是的,在他每天早上刷牙照镜子时,都可以看到一张相仿佛的。看来是不用去验dna了,志皓暗忖,人类的血缘真是残忍。

    “想不到,这么多年了,竟然还可以看到你。”何义全的声音几近哽咽。

    志皓以为他会讽刺说:我从一岁到十八岁都一直住在高雄老街,你如果想见,二十八年前就可以见到,不必等到今天。

    但是他没有,他静静看那人面容,忽然觉得十分意懒心灰,这人是谁?什么背景什么出身当年为何要抛弃他们母子,他竟完全不好奇。

    “现在看到了,可以走了吗?”志皓的声音平静得不可思议,像在看一截挡路的枯树枝,只想拂开它,好走自己的路,原来真正厌恶一个人,根本连恨都懒得。

    “志皓,我已经决定了,要带你认祖归宗。”何义全露出凛然的神。

    你决定了?哈,你决定了?

    志皓诧异的看他,像是在看怪物,这叫什么事?居然还可以说得像莫大的恩情似的,难道说他还指望自己马上跪下来,痛哭流涕的叫一声爸……我漂泊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有根了!

    不过,看情形,眼前这位似乎真是这么期待的。

    “阿伯,我姓萧,自有祖宗。”志皓不自觉微笑,真的,他恨不起来,这人太可笑。

    继续正文~~45.

    45.

    何义全根本听不懂别人的意思,只知自己一味的喋喋不休:“萧只是你的母姓,你要是认祖归宗了,就不必再姓萧了。”

    “不,你搞错了,我姓萧,我没有爸爸,也不是你的儿子。”志皓重复一遍。

    “啊!”何义全大惊:“你竟然不想认我。”他张口结舌,好似乎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我根本不认识你。”

    “志皓,我们从没有见过面你当然不认识我,可我真真切切是你的爸爸啊,血缘是改变不了的,你身上流着我一半的血,志皓你要想清楚啊,血浓于水啊……”何义全苦口婆心,道理一套一套。

    “可以了!”志皓只觉得不耐烦,大好的时光,浪费在这样的无聊事上,他完全不想同他说道理,他们说得从来就不是一路的道理,他只想了结。

    他清清嗓子,挺直脊背,神平静:“我今天开这个新闻发布会,只是为了告诉大家,我,萧志皓没有父亲。在我人生的二十八年时间(超多小说阅读-书农在线书库)里,并没有一个叫父亲的男人向我伸出过手。我从来没有父亲,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么可以说不认就不认。”台下马上有人返。

    “你有没有爸爸。”志皓凝视他。

    “当然有。”那人莫名其妙。

    “你为什么会觉得那是你爸爸?”

    “因为他生了我……”

    “不,”志皓更正:“因为他养了你,他帮你交学费,带你看球赛,教你做功课。”

    那人终于明白(看经典小说来——&gt;<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

    <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书农书库)过来,涨红了脸,不再作声。

    “萧先生何必呢?毕竟是他生了你,做小辈的应该大气一点。”任何场合都会有伟大的调解人,他们说得话往往无可指责。

    可志皓只静静说:“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终于,再没有人敢多说话。

    志皓于是下台离开,他以为他全然不在意,可是到了休息室里,才发现原来两手心全是汗。

    “帅呆了!”朱朱拍案叫绝。

    靳辰却伸手摸他头发,笑眯眯:“早知道你这么争气,根本不必费心帮你,可惜了我那五套高级订制。”

    志皓默默然不出声,忽然伸手抱住靳辰的肩膀,低声道:“真好。”

    “什么真好。”

    “还有你们。”

    “不,”靳辰微笑,并不居功:“全要靠你自己。”

    “幸好现在有能力,自给自足。”志皓唏嘘:“要是当下贫困潦倒,他忽然带着大笔的财产神兵天降,搞不好还真的被逼着叫他一声爸。”

    “会带着财产天降来救你的,当年不会把你们抛弃在烂泥中。”朱朱说话一向刻薄,但一针见血

    “那倒好!”志皓拍拍胸口,冷不丁桌上的手机跳起来,志皓一看是封清的名字,自然不敢怠慢。

    封怒气冲天,挟雷霆之姿,中心思想只有一条:你居然这样就放过了他,为什没给他几拳给你妈出气!志皓陪着笑,作好作歹哄了她消气。

    “她倒是很关心这件事。”

    “是啊……”志皓仰面一倒,倒回到沙发上:“当年我妈有多惨,她也是亲眼见过的。”只不过她毕竟不是他,受的伤害没有他深,所以还有力气去恨。

    “看起来,她真是对你不错啊。”靳辰眨眨眼。

    “嗯!”志皓自顾自点头,声音也有些唏嘘:“其实从小就是她罩我,我联考那年刚好妈妈过世,所以什么都没考上,她在台北念书,把台北上下都转过,帮我找合适的职业。最后劝我去片场做剧务。”

    “为什么?”靳辰诧异,这实在不是一个常规的职业。

    “因为我喜欢看电影,也喜欢看人歌唱。她说我做事情细心,与人相处也很不错,但不算聪明,所以找个我有兴趣,而且到最后要靠经验过日子的职业会比较好,然后我就入了行,一边做一边找自己最擅长的地方,就做到了现在。”

    “她真的是对你不错。”这一次靳辰没眨眼,声音里也不再有调笑的味道。

    “是啊!”志皓忽然觉得有点疲惫,便将头歪一歪靠到靳辰的肩上:“小时候还能帮她打打架,现在连架都没得打了,真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帮她的。”

    媒体的热点不会因为一场发布公而结束,何某人的话仍然时时见注报端,但是志皓已经全不在意。很快的,一定会很快的,旧事就会被新人所代替,那或者是某某人的新友,又或者某某人的未婚子,志皓熟知这个圈子运作的规则,他十分耐心,平心静气。但是何义全不会明白(看经典小说来——&gt;<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

    <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书农书库),所以他兀自兴奋不已,不知进退的人,永远只会贪求冒进,从来搞不清自己的立场和位置,最后被繁华吞没,志皓很庆幸自己不是他的儿子。

    因为时装周上的表现出,时捎志个个夸赞,成衣销售也一路飞涨,x业绩一路飘红。

    志皓正式出任企划部的经理,虽然他有时缺少创意,但手下多得是年轻生媚小将,只需不动声的坐在旁边听他们讨论完,然后一项一项落实,带他们把梦想成真。

    人各有长才,一个人只需有一项能力就足以安身立命。

    继续正文~~46.

    46.

    天已经过去,夏天又要到来,似乎满目都是好,当时他像亡命一般打下这个赌,他以为会跳进一只尖刀陷井,将他划得遍体鳞伤,可事实上生活一日一日的过,忙碌平静又安定。然而有很多事情发生时并不会有什么征兆,就像最强的暴雨总在一秒钟之内就让地面湿透。

    志皓本是如常的去开公司的例会,一进门却当场愣住,他只看到满目一团晶光,竟下意识退后一步。

    林意结!!

    自然是她,除去她,还有谁会得有如此逼人的容光?

    但是,她怎么会在这里。

    志皓马上下意识的去找靳辰,却发现那人脸上与他一样,满脸的茫然与不解。

    这小会开得十分简短,但内容却劲暴,一夕之间x最大股东余氏出清全部股份,x从此成为林家的产业。志皓凝视那位昔日董事长,胖胖的圆脸似无锡大阿福,笑得见牙不见眼,想来这笔交易定是赚得满盆满钵。

    林意结,她居然又回来了,而且先声夺人,做得如此彻底,志皓心底发凉。

    会议一结束,志皓就冲了出去,靳辰在背后追上他。

    “到底怎么回事!”志皓气极败坏。

    靳辰摇头。

    “你真的不知道。”志皓怀疑。

    “我也是刚刚开始才知道。”靳辰神宁定:“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对,”志皓有点丧气:“你原本也就是懒得骗我的。”

    x并不是靳辰名下产业,当年靳辰拿到大奖回本土创业,余氏出重金助他,他自己则以创意入股,双方股份以六四分割,然后一路做到风声水起。最近几年靳辰一直试图买回剩余的股份,但余氏抱着金娃怎肯放手,不过他们倒也明白(看经典小说来——&gt;<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

    <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书农书库)x真正的招牌是靳辰,若是惹急了他,他只消跳出去,另开一极司起个名字叫做u的,自己手上的金元宝就贱若废纸。所以靳辰虽然是小股东,却占大头分红,而且余家人从不插手公司内部运作,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这个大头股东从不出现,想不到这一次他们竟会直接出手套现。

    出来混了这么久,志皓手中也有天地线,娱乐记者是这世上仅次于私家侦探的消息灵通人士,几通电话打出去,不消半日已经有人回覆。

    “萧哥,你怎么会认识她?此人根本是帕丽斯-希而顿的平方。”电话那头的声音十足兴奋。

    “这么厉害,怎会不出名?”志皓一直诧异。

    “不晓得,说实话你早两个月问我,我最多也只能告诉一个名字,有关此人的新闻直到两个月前才渐渐开始报道,看来之前是有人专门插手压着,哗,国的媒体也压得住,她背景不简单。”

    “也可能是人家调不生事。”

    “这当然也是一个原因,不过长成这个样子,再调也难啊,一定还是要人专门拦一下的。活活,四国混血,萧哥,此尽收人间精华啊,她要是回台湾发展,第一人的称号立时换人。”那人津津乐道,志皓一点一滴全盘吸收:她是谁,什么背景什么出生,她为什么又回来了,她回来干什么,他全部想知道,那根本是一种充满了危机感的好奇。

    “萧哥,我查到两个月前她老爸过世,她继承全额遗产,可能这就是为什么她忽然在媒体面前出现的原因。”

    “之前是因为家里有人压着?”志皓猜度。

    “应该吧,长得太漂亮了,当老爸的不想儿露给别人看也是正常,到底是华人背景。”

    “什么出身?”

    “查不出来,”那人也十分气馁:“其实有些华人和犹太民族一样神秘,有很多隐身的财团,他们投资、做实业,表面上根本炕出来。”

    “大家族吗?”志皓的心越发往下沉。

    “不晓得,但是家底绝对丰厚,她一笔出五亿买x的股份,居然全部用银行本票,不必搭配股票。”

    五亿,志皓呻吟,这数字写到纸上,他都要数好几分钟。

    “萧哥……”那人言又止。

    志皓也不急,知道别人想说的话,最后一定会说出来。

    “她出手买x价钱有点偏高……”

    “我知道。”

    “我想她的目的,应该不仅仅是这间公司。”

    呵,果然,志皓失笑,司马昭之心,有谁炕出来?连路人都看得出。

    “萧哥,我们现在手边有很多她和靳辰的亲密照片,总编说明天要排头条。”

    “哦?”

    “不过都是一年前的旧照,有人专门送过来。”

    “她要炒这单绯闻。”志皓心里似明镜一般。

    “是啊,萧哥,你自己当心。”

    当心么?志皓苦笑,如何当心?人家的汗毛比他大腿粗,这也是当心就可以避得过的风头?

    一直都知道她狠,然晓得她这幂。

    继续正文~~47.

    47.

    上午八时才开过例会,下午三点,秘书们已经穿梭在各个办公室里通知各大主管。

    林意结穿纯黑阿曼妮套装,annefontaine*的象牙衬衫领尖上用水晶石绣出少见的云纹图样,巧妙的包裹着一个英文字母——l。连衬衫都要专人高极订制?志皓不啧舌。

    能在这个房间里坐着的,都是阅无数的人,就算是冷不丁看到一个星当众走光,也都能保持仪态从容,八风不动。

    可此时,林意结只是端坐在主席台前神肃然,在场无数青年才俊,已经不自觉,露出恍惚的表情。

    志皓一点不惊讶,甚至完全没有鄙视瞧不起的意思,想当年他曾经看这人哭一场,差点没有心脏病发,这世上大概只有靳辰一人可以抵挡她的魔力。一想到靳辰马上下意识又去找。早上开完会还没来得及和他说到三句话,就有秘书来请,到底是大老板啊,有权怎能不用,于是靳辰一进董事长办公室就再没有出来过。

    “人到齐了吗?我们开会吧。”林意结的声音似冰,清而亮。

    志皓心里一凛,只得马上定下神来。

    “很简单的,只有一项公布,原企划部经理萧志皓即日起被解雇,三日内离职,公司另放三个月遣散费。”

    志皓大惊,脑子里嗡嗡响,脱口道:“为什么?”

    意结眨眨眼,竟笑开来,真个是有如坞晓,明不可方物,志皓却只觉得全身发凉,似从冰水里捞出来。

    “因为,”她道:“你不是个不可以替代的人,而我不想看到你。”

    如此坦白?!志皓反而无言以对,只能死死盯住靳辰的眼睛,那又眼睛里似乎有微芒在闪动,但是他终究没开口,一个字也没有。

    他忽然放弃,深吸一口气,索连桌上的文件也懒得收,拉开椅子转身而去。

    “记得去人事科办手续,把文件都留下来。”这种时候居然连这个都记得吩咐,她果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这样大的消息,一分钟之内就可以传遍上下,更何况她本来就是故意做给众人看。

    还没等走回到办公室,已经有无数同情的目光追来,志皓挥挥手,放他们都散开去,索走到天台上去。他只需要静一静,这一天,发生太多事,他安逸太久,有些回不了神。

    想要静,要静如何容易,你逃得快,总有人追过来。

    志皓一听到脚步声就知道是谁,马上压不住气跳起来:“你为什没帮我?”

    “我应该怎么帮你?”靳辰最擅长反问,一句话出来便让你开不得口。

    志皓愣住,对啊,让他怎么帮?大老板说我看你不爽,这实在是再充分也没有的理由,要怎么帮?

    “就算她不开除,我也会劝你辞职,她不是一个宽容的人。”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被人家给辞了,总是和自己甩老板感觉不同,志皓心中不忿,从鼻子里哼出来。

    “你仍然是我的私人助理,负责我所有的媒体通告。”

    “这是什么意思?算是给我谋条生路吗?还是收留丧家之犬?”志皓火气冲上来,怒目而视。

    靳辰微微叹气:“如果你不想做,我可以帮你推荐别的职位。”

    “靳辰!”志皓拨高声音,这算是什么?已经在清扫后人,给他按排后路了吗?

    “我不想和你吵!”靳辰神一淡:“你现在情绪不稳,先休息一下再说。”

    志皓还没有回过神,人已经转身,双手插在裤袋里,冷漠疾行。这背影似曾相识,令人血液发凉。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sam从阑和人吵架。他从阑坚持什么,但如果是他坚持的,就永远不会更改,所以他从阑争吵,因为他不必说服任何人,于是他也从阑道歉。”

    林意结!志皓确定上帝造她时,定然是存了心的,用这样的容貌和声音,包裹这样的灵魂。

    “你回来做什么?”他深吸一口气,十分紧张。

    “我自由了,所以,想回到我爱的人身边。”

    “要能回荡,他当年就不会离开你。”志皓忍不住转身,可是眼睛在她脸上打了个转,还是落到了别处。

    林意结踩四寸高跟鞋,居高临下的姿态十分傲然,任何子做出这样的姿态来都容易让人心生厌恶,但是意结不会,她如此自如的傲慢着,于是你便也真心认可,她本来就该是这样傲慢的,她天生就与众不同,天生就应该要被仰视。

    她的带着一种摄人的肃杀气,会令人胆寒,一双宝光璨灿的眼睛,凛然如皇。

    “如果真是你的东西,一年前他就不会离开你。”志皓努力呼吸,和太的人说话总会有股无形的压力,令人思维不畅。

    “一年前是我离开他,卫计错误,我以为他像别的所有的男人一样会对我锲而不舍予取予求,我以为只要我一个暗示他就会带着我浪漫私奔。”意结的脸上显出恍惚的笑意,冲淡了那份杀伐气,异常的娇,

    志皓讥讽:“那现在呢?难道不过一年时间(超多小说阅读-书农在线书库)你的智慧就已经大涨了吗?”

    “对啊,”她竟眨眨眼:“你也知道像我这种人不必为任何事担心,唯一需要脑筋的,只有自己的爱情。不过还是要谢谢你,是你教会我要怎样爱他,没有人可以完全拥有他,我们能做的不过是把他留在身边。”

    这是真正的重击,一击即中,志皓从没有想过要怎样与靳辰相处,但却也在瞬间醒悟过来,是的,只有如此。

    “你有什么把握他一定会选你。”志皓声音有点哑。

    “不,我不会要求他做任何选择。”林意结微笑:“我也不会逼你做任何的选择,只要你不介意,和我同一个男人。”

    她没有威胁,那笑容如此动人,而这听起来,却像最严重的威胁。

    志皓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飘回去的,打开公寓大门,靳辰正坐在沙发上,满室都飘着蓝山的浓,他忽然就觉得鼻酸,走到靳辰背后,伸手环住他。

    “没事了吗?”

    “还好。”志皓嘴硬。

    “留下来帮我。”他转过头来,双眸灿然若星。

    “嗯。”志皓觉得视线已经模糊到炕精,却还是强行忍下,呵,管他呢,反正本来也就是为了留下来。

    志皓已经没有那么多事务,也就不必拉上原班人马,只留下朱朱和另外一个助手,维持日常运作。然而不久就听到x那边传来的消息,新董事长为人大方,原来跟着志皓的那帮人,全加了两倍人工,他本来就是空降兵,空来空走,就算是有点感情,但众人都知道发薪水的才是老板,已经不再会有人为他抱不平。

    而另外一方面,林意结竟真的给靳辰找了三个人来代替志皓的工作,她完全不介意付高额薪水,请最资深专业人才,只求靳辰觉得舒服。林意结说得对,志皓不是不可替代的人。

    其实只要肯钱,肯不计较成本,有谁会是不可替代的人?他正一点一滴的被代替,首先第一步便是工作。

    他想起林意结的话:我不会逼他做任何决定。

    的确如此,但她也不会给对手留下生存的空间。

    这一次她十分聪明,十分克制,十分耐心,完全不像那个在别人的客厅里打烂茶具的子,少的心智,有时候会在一之内长成,尤其是遇上爱情。

    这一次,她志在必得。

    她没有做任何过份的事,并不在公事之外太多纠缠,她有顶极的貌,这一次她甚至没有试图,考验男人的的念。

    她只是存在着,令人无法忽视的存在着,她张开手,展示她背后无尽的风光与宝藏,然后安静的微笑等待。

    但报上已经吵翻天了,神秘富豪忽然携手知名设计师,多么耸动的话题,更何况还有人在背后推波,新鲜的照片,伴着一年前的剩饭,交替出炉,好不热闹。没有人提及萧志皓,似乎谁都以为,他已经是过去时,反正本来靳辰也就是一个那样不定的人,一场恋情有大半年,已经足够。

    到最后,连朱朱也安慰道:“输给这样的人也算是不冤枉了。”

    这话听起来多么熟悉,志皓恍然,是了,就在当年,他第一次看到靳辰的那一天,原封不动的话,他对着潘瑞说过。

    呵,想不到现在由别人送还给他。

    不过,还是早了一点呢,他们还没有分手,虽然冷漠尴尬,但仍然一室,靠着先前积累下来的惯过活。

    怎么会还不分手呢?连志皓自己都觉得有点诧异,是因为他没有问吗?所以靳辰也不打算说?

    *:一个法国牌子,专业做白衬衫。 ( 奢侈品男人 http://www.xscun.com/1/11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