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 迟到的头汤

文 / 讨厌花大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告别鸭蛋和慧芳,留下二女说体己话,在鸭蛋幽怨的目光注视下,小天哥赶紧回家了,刚答应皮皮快点回家,不能食言啊。

    一上午时间,除了指导桃花和莲姐修炼,又给皮皮洗伐筋脉,教她打坐练气,皮皮练得似模似样,就是定不下心来,时不时地睁开眼睛看看舅舅,小天哥只好以身作则,和她一起打坐。

    下午和皮皮请了假,答应早点回来,才又溜到鸭蛋家幽会,鸭蛋今天依旧是风入骨,疯狂求索,要不是小天哥耗费真气帮她梳理身体,估计从炕上爬起来都困难了。

    得到满足的鸭蛋偎在小天哥怀里,说道:“得到我这么个大美女还不满足,还要勾搭别人,别跟我说你对慧芳嫂子没意思,我现在就是在偷人呀,有经验了,一看一个准,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小天哥不已为然地说道:“我要是好东西你吃什么?我是看你面子才给他看病的好不好!你也知道我会医术,看人很准,我就是对她很好奇,慧芳嫂子有三十多了吧,都结过婚的人了,怎么还是呢?”

    “啊,这你都能看出来,你真厉害!”

    鸭蛋惊奇道。

    “切,我厉不厉害你还不知道,要不咱们再来!”

    说着小天哥就要翻身上马。

    鸭蛋连忙求饶,答应一会儿帮他吹喇叭,小天哥才作罢。

    然后才神神秘秘地说道:“这事你要是问别人,估计也没有知道的,问我你是问对人了,我们俩关系最好了,她可什么话都跟我说。”

    原来慧芳从小就体弱多病,弱不禁风,这要是在城里不是什么大问题,在农村问题就大了,女人得能生养,能干活人家才肯要,在此基础上要是还长得漂亮那就更好了,慧芳虽说长得漂亮,可这漂亮谁娶回去也不能当饭吃啊,病秧子没人愿意要,找婆家就难了,到了二十五岁还没嫁出去。

    慧芳爹娘死得早,就兄妹俩相依为命,哥哥倒是没的说,嫂子就不干了,养你一个大姑娘,啥也不能干,白吃饭不说,还得花钱看病,时间一长,就没有好脸色了,哥哥疼妹妹也没办法,只能张罗着把她嫁出去。

    家乡不好嫁,那就考虑考虑远一点吧,正好有一个河北倒腾木材的叫老华的,经常来这边,他家乡男多女少不好找媳妇,儿子二十多了还没娶上媳妇呢,就踅摸着在东北给儿子划拉个媳妇回去。经人介绍,老华领着儿子过来相亲了,哥嫂急着把她嫁出去,慧芳见小华人还不错,也不想在家受闲气,收拾收拾就嫁到河北去了。

    可是让慧芳奇怪地是都结婚几天了,虽然睡在一张床上,小华还是规规矩矩,连碰都不碰自己。没吃过肥猪肉,还没见过肥猪跑,夫妻之间不是还要那啥吗?

    这天晚上,慧芳就问小华:“我都是你媳妇了,你怎么碰都不碰我呢?”

    小华才支支吾吾地说了,原来他根本没那方面的能力,小弟弟从小到大都没起来过,对女人就没有兴趣!

    为了证明他说的,还把裤子脱了,让慧芳看,小弟弟果然小得很,和十来岁孩子的差不多,就是一个天阉,不能人道。慧芳知道真相,也只能以泪洗面了。

    小华人还不错,跟慧芳说了对不起,你要是想走呢我也不耽误你,你能留下呢我养活着你,咱俩就凑活着过,也好有个伴不是。

    慧芳是思来想去,自家知道自家事,一身的病,能找个正常的不至于二十多了还没着落呢,自己的小姐妹十八九﹑二十来岁就孩子都有了,跟谁说理去,只能感叹造化弄人,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了,况且整天忍受病痛折磨,身体虚弱,性需求在她这也基本没有,嫁一个正常男人没准自己还应付不来呢。

    两个人就这么凑合着过起了日子,虽说不上举案齐眉,倒也相敬如宾,小华是个木匠,收入还可以,慧芳日子过得比当姑娘时舒心。

    可惜安宁的日子没过上几年,风言风语又起来了,结婚快三年了慧芳肚子还没动静,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是很严重的问题。

    听了乡亲的怪话,老华两口子也坐不住了,就这么个儿子,还指着你们抱孙子呢,催促小两口赶紧去医院检查,有病赶紧治啊!

    见遮掩不住,小华只好坦白了,老华知道了原因,真是晴天霹雳,老华家这是要绝户了!

    老两口睡不着觉,商量来商量去,倒是想出个办法来,小华虽然不行,老华不到五十岁,还身强体壮啊,如果把老华的种子种在媳妇身上,生了孩子还是老华家种,不就啥问题都解决了吗!

    老华是偷着乐了,这媳妇儿子没福消受,要是答应了,还和我生了孩子,那以后就是自己的自留地了,等于多了个小媳妇啊,想着儿媳妇那娇美模样,不由得心里火热,催促着老伴赶紧去做工作,自己好快点老树发新芽,一树梨枝压压海棠!

    小华妈先和小华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明给媳妇借种的重要性,生了孩子虽然不是你儿子,那也是你弟弟,总比你领养别人的孩子亲吧,咱自己不说出去,你就当儿子养,给你们养老送终没问题。

    小华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对他妈说:“我同意也没用,我也做不了主啊,你得做通慧芳工作才行啊,我们也就是名义上的夫妻,在一起搭伙过日子。”

    小华妈说你同意就行了,媳妇的工作我去做。心说:“哪有不偷腥的猫啊,这慧芳年轻漂亮,时间短能熬住,时间一长我就不信她能不想男人,儿子这样她都没走,说明也没地方去,老华身强体壮的,长得也不丑,不怕她不同意,也不怕她不愿意!估计现在还没尝过男人滋味,只要不坚决反对,就创造机会,让老华给她日了,尝过滋味了,肯定就知道发了,最多也就是半推半就的事,为了不让别人看笑话,老娘亏大发了,便宜老华个!”

    可惜她低估了东北姑娘的刚烈,坚决拒绝了这种不要脸的扒灰要求,没孩子不要紧,没了尊严更让人无法忍受!

    把婆婆骂出去后,慧芳就和小华摊牌了,你家我是没法呆了,你要愿意就和我回东北去,不愿意我就自己走了,你自己在家玩吧!

    小华一想,媳妇一走,这家自己也没法呆了,压力山大呀。

    俩人收拾收拾,第二天就潇洒地走了,只留下老华夫妇欲哭无泪,只能喝下自酿的苦酒了,别说是孙子,这回连儿子都没影了。

    俩人回到南山,也没法回哥哥家去,就在市里租了间房子,慧芳在家洗衣服做饭,小华出去找活干,认识了二蛋他们一班人,一起组织了一个装修队,一直干道现在,去年又在桃花村买了所房子,慧芳没事就在这边住了,这边环境好,熟人多,有利于养病,也不像原来那么孤单。

    鸭蛋说完慧芳的经历,接着说道:“现在慧芳嫂子也想有个孩子,我昨天看见你那色样,就知道你对她有想法,就问她愿不愿意,她红着脸不说话,肯定是心里想,不好意思说出来,明天你给她治病,我出去,你直接给她上了就得了。我对你好不好,还帮你拉皮条呢,以后可要对我好点!”

    说着,在小天哥脸上恶狠狠地咬了一口,很不甘心的样子。

    咬完了,又心疼地给他揉揉,红着脸说道:“你这么厉害,我一个人都应付不过来,到时候我们俩一起陪你,一定要把你榨干喽,省得你再想别的女人,再有就是,慧芳嫂子家就她一个人,干点啥事也方便,要不过几天,我想你了,还得去钻小树林,夏天还好说,冬天不得把冻掉了呀!”

    小天哥被人窥破心事,又见她这么帮自己,明天就能拿下慧芳,心里虽美,嘴上却没法说什么,只能嘿嘿地干笑了几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倒不好嘲笑她的小心眼,为了自己会情郎方便,还把别人拉下水,女人的心思,还真是深不可测呀!

    第二天,慧芳早早地就来到鸭蛋家,心怀忐忑地等着小天哥到来。昨天虽然说的豪放,可事到临头,还是心有彷徨,虽然三十多了,毕竟还没让真正的男人疼爱过,听姐妹们说起男女之间那点事,心里也有期待,真要把自己身子交给那个小男人吗?年龄的差距,两人注定不会有什么结果,他年纪小,肯定不会纠缠自己,没什么后顾之忧,希望他能给我一个孩子吧,半辈子都这么过来了,后半辈子就指望着孩子吧,病好了,又有了孩子,生活就有盼头了。

    鸭蛋服务还是很周到的,把炕已经铺好了,说道:“嫂子,你先脱了吧,反正一会儿也得脱,当着向天面脱你就更抹不开面子啦!我出去看看,他来了我就从外面把门锁上,你就放心享受吧,我就不在这碍眼了。”

    说完,出去了,只留下红着脸的慧芳,坐在炕沿上,独自纠结。

    心里惦记着慧芳嫂子那水莲花般的不胜娇羞,滑腻的肌肤和摇曳多姿的背影,想要一亲芳泽的小天哥早早地来了,等在门口的兼职皮条客鸭蛋大美妞见他进来,在他上狠狠地拧了一把后,锁上大门,扭着大出去溜达啦。

    小天哥进得屋来,慧芳站了起来,张张嘴没说出什么来,脸憋得通红。

    说什么?说你来啦,咱们那啥吧。再不就说你给我脱衣服吧,我自己不好意思脱?

    见她尴尬,有点六神无主,小天哥决定直截了当了。

    面对一个没有主意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你帮她决定,让她执行就行了。

    等她反应过来,已经是该做的都做完了,只有认命了。

    “你先脱吧,我去洗洗手,然后咱们开始治疗,今天就差不多了。”

    说完转身出去洗手了。

    见他说得一本正经,都没正眼看自己,慧芳倒是放下心来,心说:“即使不做那事,也是得脱,我还不如听鸭蛋的,早点脱了,趁他出去,赶紧吧,让人看着脱,还真是难为情。”

    小天哥回来得很快,慧芳才把外衣脱完,坐在炕上,正解胸衣呢,他就进来了,慧芳只能背过身去,给他留下一个美好的背影。手忙脚乱地解后面的挂钩,平时解很容易,今天手有些得瑟,怎么解也解不开。

    小天哥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走过去帮她解开了,才说了声“我来吧!”

    温热的大手接触到后背,慧芳颤抖了一下,脸红心跳,大脑眩晕,任凭他把胸衣脱了下来。

    还有小裤裤没脱,慧芳跪起来,大半雪白的,完全展现在小天哥眼前,慧芳表面看着挺保守,小裤裤却很新潮,比丁字裤大点有限,小天哥心说:“你这是为了今天特意穿上让我看,还是平时就这么风呢?”

    其实小天哥多心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种小裤裤现在已经是女人的标配了,夏天嘛,穿着还凉快!

    慧芳往下褪了一半,回头一看小天哥正盯着她看呢,更不好意思了,是脱也不是,不脱也不是,半脱半露之间,说不出的魅惑与香艳!

    反正已经这样了,慧芳一狠心褪了下去,挺翘的臀瓣完全暴露出来,很美,和桃花小美娘的有的一拼,小天哥此时也是眼热心跳,嗓子眼发干,心说:“哥这是又拣着宝了,浪费呀,这样的极品女人被闲置了,真是暴殄天物呀,便宜哥了,难道是老天爷安排好的,就为了等哥回来,再收入房中,要不怎么这么巧呢,不会又是个名器吧?”

    慧芳终于人生第一次把光溜溜的自己暴露在男人眼前,转过身来,双手抱胸,跪在小天哥面前,看着他眼中的火热,心中又些小得意,心说:“姐还是有点魅力的嘛,把小帅哥都看呆了!”

    到这个时候,慧芳镇定了下来,反正脱都脱了,看都看了,反而放开了,问道:“嫂子好看吗?”

    小天哥尴尬地干咳了两声,恢复了自然,笑着说到:“好看,好看,嫂子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咱们开始吧,你先躺下。”

    慧芳躺下来,小天哥伸出双手,放在他肚皮上,一边用真气探查,一边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肚子还凉吗?”

    “不疼也不凉了,热乎乎的,就是身上还没有劲。”

    “那就好,疏通完经脉就好了,现在是经脉不通,营养供应不上去,按照我的判断,没遇见我,你活不过三年,我给你治完就放心吧,长命百岁都没有问题了。”

    很久以后,慧芳已经是一个先天高手,学会了给别人疏通经脉时,才知道,当时小天哥就是占她便宜,疏通经脉哪用脱衣服,还摸遍人家全身,真是个色坯呀,不过慧芳心里很享受,那滋味还真是让人回味无穷啊!

    保持了三十五年的美丽老,把自己的很多个第一次都献给了小天哥,在别人家的大炕上,绽放了一个女人一生中最美丽的花朵,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

    当然,小天哥也性福地喝到了慧芳迟来的头汤,个中滋味,妙不可言……

    注:本章故事取材于真人真事,当然女主没遇到小叶神仙。女人不到四十就去世了,死前美丽依旧,令人唏嘘! ( 寻美逍遥记(猎艳天下) http://www.xscun.com/1/114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