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

文 / 石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离结束时间还有一会的时候,北山定精心烤制的烤鱼也终于出锅了,盘子低下放了薄荷,再将烤好的鱼放上去,浇上精心特制的底料,再放点葱花,最后放上些许香菜,这一看去还真是色香味俱全。

    和其他参选者做好的黏蛋炒饭、清鸡蛋汤、焦煎蛋等相比确实是色香味俱全,而且技术含量也高上许多,这次比试的裁判者不是官员也不是齐王,而是水佳玲本人,只要菜一做好就会立马呈上去。

    如果水佳玲吃了一口就代表那个做菜的已经成功进入了下一局,如果筷子都不动就代表该参选者直接淘汰出局,蛋之类的菜确实容易,但时间也不会太长,所以北山定和一直装忙的那个王某就是最后两个。

    虽然齐王和水佳玲相处的时间远没有其他儿女多,但知女莫若父,他知道水佳玲是不愿的,可老天给他的时间不多了,所以他必须这么做,为了今天能有结果,他更是要求水佳玲在这一轮至少要选四个。

    所以在北山定和那个王某人之前,水佳玲就已经随机的吃了三个人的菜,但好像是为了应付差事似的,每个菜她都只吃了一丁点。

    而在现场的众考官和城楼上的文武官员看到那些惨不忍睹的菜之后,都选择了沉默,因为那里面说不定就有他们儿子的杰作,他们自己都看不下去,还能有什么希望,所以只能默哀权势的远去。

    北山定的视线一路紧张的看着自己的菜被送上去,她紧张倒不是怕水佳玲不吃,而是怕水佳玲吃了觉得不好,毕竟她也是第一次全程做烤鱼,所以很担心味道会不好。

    “一二三王功过,二四九北山定过”随着太监尖细的报过,北山定总算是放了心,但她没想到那个长得很瘦的竟然也会过,忍不住狠狠的盯了两眼。

    晋级的人越多,就代表北山定的竞争越大,按她的想法,当然是水佳玲只选她一个最好,可前面就已经过了三个,再加上后面这一个就是四个。

    竞争对手才四个按理说也不算多,可北山定心里就是觉得不爽、不舒服,按她们的渊源,水佳玲就应该选她一个才对,所以她想不通水佳玲为什么会让这么多人过,所以她心里各种不平衡。

    第三场比试一结束,点将台上负责考场和考试的官员就开始让人清场,灶台食材什么的统统开始消失,可他们还没清理完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比试的号角就吹响了。

    因为现在只剩下了五个人,所以主持官不再念号码而是直接念名字,而宣读比试内容和比试规则的地方也由休息场地改成了半清理好的点将台。

    如果第三次比试算让众人大开眼界的话,那这最后一次就是让他们大跌眼镜了,为什么?因为最后这一次比试竟然是给公主洗脚,做饭和这个相比那真是小巫见大巫。

    为什么?因为这里是古代,是男尊女卑的时代,就算妻子贵为公主驸马也不一定会为她洗脚,而在高层阶级和平民中更是不会,因为给妻子做饭算是勉强能接受的话,那洗脚就是万万不能的了。

    可北山定不一样,她本来就是个现代人,来到这里之后也没怎么接触大众社会,所以这里的习俗她不是很了解,这种隐而不说的丑陋习俗就更不知道了。

    何况就算她知道了又如何,她不会也绝对不会赞同那种大男子主义的谬论,凭什么妻子给丈夫洗脚就天经地义,反过来就不行?难道丈夫是j□j子就不是人?简直荒唐!所以她不但不会赞同,反而还会进行批判。

    而另外四个人内心就十分挣扎了,王功是不想输给仇人,但洗脚又实在太难,所以挣扎;另外三个人的心思倒简单许多,他们好不容易过五关斩六将到了这最后一关,如今眼看权钱在望,这挣扎的天平自然就会慢慢倾斜。

    王功心里:我此次来的目的就一个——报仇,虽然我坚信北山定迟早都会死在我手上,但我现在败给一个将死的仇人岂不是太窝囊,不就是洗个脚,赢了还能多个女人玩玩。

    三人心里:这么多关老子都闯过来了,为了参选妻妾也休了,现在不就是洗个脚嘛!大不了结婚之后天天让她给我洗,何况娶进门的妻子还不是由我说了算,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

    站在最右边的北山定自然不知道他们的龌龊思想,否则最后一次比试又得变成武试,而且还是大打出手的那种,因为她不会允许任何人亵渎水佳玲。

    可那四个人忘了,水佳玲好歹也是这乱世中第一个正式册封并通令四海的公主,这脚又岂是他们想洗就能洗到的,果不其然,规则之一就是水佳玲想让谁洗谁才能洗。

    虽然不按原先的顺序,但北山定还是排在最后一个,所以还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其他人先上去,这次比试地点换在了城楼上,也就是直接面见水佳玲本人。

    也就相当于现代的面试,但真的只是面试,水佳玲不会问什么也不会说什么,就只看参选者的相貌,如果合意就会让参选者随她进小殿帮她洗脚,也就等于这个被选中之人就是准驸马。

    北山定等啊等,一看到别人上去就非常紧张,但一看到别人沮丧的下来就很开心,最让北山定无语的是那个叫王什么什么的在被淘汰后路过她边上时竟然莫名其妙的哼了一声,确定不认识他之后,北山定归结为他发了疯。

    “北山定”

    等了许久,总算轮到了北山定,连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冠,而之前她也已经用水洗干净了脸和手,再次确定脸和手干净之后才让带路的小太监带路。

    下了点将台,又越过已经清理完毕的后台,再穿过宫门,然后踏上台阶上城楼,看到了沿途把守的士兵和宫中侍卫,服色都是墨绿色,也看到了同样全都身着墨绿色官服的文武百官。

    越过文武百官,北山定终于看到了水佳玲,也站在了水佳玲的面前,看到了那双依然像会说话的眸子,心里便想到了一眼万年只怕也不过如此。

    “北山定,年十九,未婚,家住城东北府,家境殷实……”随着北山定一站定就有一个太监拿着登记册开始念她的身家背景和基本信息。

    水佳玲虽然不知道北山定为什么会用那种既高兴又有些惆怅的眼神看着自己,但她今天必须选出一位驸马,所以未等太监念完她就起身往小殿走去。

    跟着后面的晓月连忙示意北山定跟上,她今天可算把北山定给盼来了,想想今天发生的种种,晓月不得不感慨北山定和她家小姐才是最配的,也十分感谢老天做媒。

    晓月为什么会这样想呢?因为:第一,这些参选者虽说长相都还过得去,也有长的不错的,但冒尖的却只有北山定一个;第二,其他参选者在最后两次多少都有些犹豫,北山定不但没有,而且烤鱼做得比上次还好吃;第三,两人对视的有爱画面瞬间秒杀了她。

    看到跟着水佳玲进去的北山定,齐王一直吊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前面四个水佳玲都没选,他还真担心会白忙活一场,虽然他对北山定的不敬有些不满意,但其他方面他还是很满意,难得女儿自己选了,他也不会说什么。

    因为水佳玲本就不想成亲,也不想要这什么公主的封号,而是齐王硬给她,逼着她选驸马的,所以齐王心里自然很愧疚,如今水佳玲能自己选,并选中自己中意的,说明她是明白他的苦心的,心中自然很安慰。

    北山定一路安静的在后面跟着,没一会她们就先后到了小殿内,水佳玲一进去就坐在了早就准备好的椅子上,而早就等着的太监也连忙将两桶水和木盆放在了边上,然后就带着众人退了下去,并带上了门。

    “赶紧过来啊!不然还等着公主给你洗脚不成?”晓月看着站在门边一动不动的北山定有些不善的说道。

    正在想该说些什么的北山定听到晓月的话之后,连忙走到水佳玲的面前抱歉的笑了笑,既然想不到说什么,那就直接做吧,用手在桶中试了一下是冷是热,就开始调配水温。

    水佳玲只留下晓月就是准备做做样子,并不打算真的让北山定给她洗脚,可看到北山定每一步都做的那么认真、那么开心,她有些不忍心,也有些不舍。

    北山定一心一意的做着手中的动作,因此并没有看到水佳玲不同于以往的眼神和神情,可一直站在左侧下方的晓月却得清清楚楚,心里也十分羡慕她家小姐。

    将水温调好之后,北山定就起身对着水佳玲作揖道“得罪了”,得到同意之后才蹲□开始小心翼翼的帮水佳玲脱鞋子和袜子,脱好一只就将她的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如此反复,一双有些小却十分健康美丽的玉足就呈现在了北山定的眼前,还好这个世界只是看重女子的贞洁和脚,并没有要女子缠足,否则北山定要改革的第一件事就是废除缠足。

    脱鞋脱袜的过程北山定没有闻到任何异味,当然也不会闻到香味,但只要她离水佳玲很近很近的时候就会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味,很清爽,很让她沉迷。

    再用手试了一下水温,确定温和之后,北山定才将膝盖上的玉足放到了木盆里,先让它泡一泡才开始轻轻的揉搓,洗好后就用晓月递上的帕子一一擦干,再仔仔细细的重新帮她穿好新袜子新鞋子。

    “你很细心”水佳玲淡淡的说着便收回了重新穿好鞋的双脚,语气也好像在说天气一样的平淡,可若仔细看就会发现她的耳根有些发红。

    “只要有关于你的事,我都会很上心,也会很细心”北山定边答边将东西各归各位,她不喜欢做事只做一半,所以她要把最后一步的整理给做好。

    北山定之所以这样回答完全是发自内心的,因为早在下定决心的那天她就已经把水佳玲放在了心上,水佳玲也明白她说的是真心话,可听在晓月的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完全变成了爱语。

    没一会北山定就弄好了,只等着太监来收走就可以了,所以两人又说了一会话,而边上站着当电灯泡的晓月自然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好在没一会外面就响起了太监尖细的声音。

    听到齐王催促,水佳玲和北山定连忙往外走,两人几日未见,这一见又是这么好的气氛,自然谈的很融洽,一时倒忘了外面还有一大帮子人等着她们。

    “参见父王,参见齐王”这次水佳玲先行了礼,北山定见状自然也行礼,而这也终于让她记了之前并没有行礼的事实。 ( 江山美女太动心(gl) http://www.xscun.com/1/116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