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文 / 石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看着下面一个个精神抖擞的官员北山定已没了以前的惊讶,要是搁在现代绝对不会有人起这么早上班还精神抖擞,哪怕是自己家的公司,可在这里好像一切都正常得不能在正常。

    “臣有事启奏,水寿王达密谋在先发兵再后,来势汹汹,心怀不轨,图谋东海已是不争之事,主公虽派丞相大司马前往渡口中山,然敌众我寡不可不防,请主公早作打算”徐房左跨一步出列行礼道。

    “中书令所言甚是,不知各位爱卿对此有何建议”自徐房来投靠后北山定就认命他为中书令是文官,从不入流一下升为三品大员自是感恩戴德,北山定与他接触虽不多但也不少,没想到他对军事也会有一番见解很是惊讶。

    “启禀主公,中书令所言未免危言耸听,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水寿王达之流虽已联盟但各怀鬼胎貌合心不合,人数虽众亦不足为据”陈平信心满满,对徐房所言很是鄙视。

    “右扶风所言也不无道理,只要东海上下一心贼子不足为据,然天有不测风云且非人力可阻,本候不喜亡羊补牢,倒是偏爱未雨绸缪,不知执金吾对此事有何看法?”北山定有点看不透陈平,一会聪明一会傻真不知道那个才是真正的他。

    从客栈相救开始北山定就明白陈平并不是为了救她而来而是为了救人之人而来,经过后来这段时间的相处更是肯定了这个猜想,在此事上他是犯傻的,可在这朝堂之上倒是半点看不出他犯傻。

    因为现下东海的官员大多是北山定新招募的,除了比较出众的有深入了解之外其余之人大多只是知道有这个人而已,故而朝堂之上极少有人唱反调,可北山定却恰恰要一个唱反调,否则每日上朝皆是一问一答岂不无趣至极。

    段敏和石翊在的时候两人倒是常常一正一反,上朝便有了些许生气,自陈平和古梅入朝后更是热闹起来,上朝也不再那么无趣呆板,由此可看出陈平是聪明的。

    为一个人痴情为一个傻,未必是好事也未必是坏事,若犯傻之人并非真傻反而事实上很聪明,那就真的未必是好事了,北山定对此也少不了要花上几分心思。

    “臣附议中书令所言,贼人狼子野心,主公不可不防”古梅低着头看不到脸,可北山定还是从她声音里听出了不愿,以前一唱一和从未如此,今日这样倒是第一次见。

    新制官服官靴等早已分发到各个官员乃至地方州郡县,所以官员上朝的服装也早已是补子官服,段敏作为丞相穿的自然是一品彩鹤,而古梅自然是三品天鹅,一样赤红色的官服略微不一样的配饰,可穿在不同人的身上就有不同的效果。

    比如段敏和古梅,穿在段敏的身上就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虽是女子却也有挡不住的气势,而穿在古梅身上就少了这种气势,反而多了一丝妩媚,虽然一样都让人赏心悦目,但显然段敏要略胜一筹。

    本就有些妩媚的人声音要是再多一丝,难免不让人遐想,不知道其他官员想到的是什么,但北山定却想到了那晚的不堪,不知道纠结了几个日夜,依然想不清楚那晚的经过,让她很挫败。

    这种事古梅不说她自然不会提,甚至从来都没提过,而且一放下就此事放到了脑后,若不是今天想起北山定倒真的忘了还有这么一出。

    可现在正在上早朝显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咳了两声北山定立马转过神来,又问了毕恒和朱满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答复,“既然众爱卿都附议中书令所言,那此事就交由中书令去办,众卿辅之”。

    “臣遵旨”听到陈平反驳的那一刹那徐房的信心就降到了零,以往陈平连丞相都感反驳,而且还有几次成功,想想他都觉得害怕,还好主公英明。

    接下来又讨论了一些地方上的大事北山定便退朝了,徐房下朝后就准备离开却被小东子带到了御书房,御书房离上朝的乾元殿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走到那同僚应该都已经开始办公了。

    “启禀主公中书令大人带到”小东子让徐房在殿外等着自己则跑到殿里通报,进门前遇到正准备端茶进去的红叶立马支会了一声让她多准备一杯。

    “让他进来”眼看天气一天天变热,北山定决定还是呆在屋里好,好不容易变得和以前一样白她可不想在晒黑了,所以一路走回皆走有走廊的地方。

    徐房进来行礼不提,北山定赐坐赏茶亦不提,“殿上见爱卿信心满满,想必心中已有打算”北山定开门见山,这次之所以叫徐房来御书房确实是想问他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虽然北山定有信心段敏和石翊不会让她失望,但她的目标却并非自保而已,所以目前东海这点兵力完全无法为她后面的大事做准备。

    “臣确实有一个想法,但还需细细思量,也需要主公批准”一路走来徐房都没说话,可脑子却在不停的转,左思右量便猜到肯定和今天大殿上所仪有关。

    “今日只有你我君臣,爱卿但说无妨”北山定早就有一个想法,可惜一直没有好的机会提出来,所以就算作为主公她也不会贸然提起,毕竟事关重大,今儿就看徐房和她想的一不一样了。

    “若想抵御外敌并在五地中占有一席之地,臣认为必须征兵,然东海已多年未征兵,所以该征多少兵?该怎么征?征完了怎么训练都需要好好想,故而才没有在大殿上提起,忘主公恕罪”说出来徐房倒轻松不少。

    “爱卿请起,爱卿不但无罪反而有功,本候一直都不认为兵多就一定能打胜仗,只有整体实力强大才能至于不败之地,爱卿以为如何?”口气虽是问可语气却不容半点质疑。

    “主公英明”直至此时徐房才明白他们的主公并非其他四地霸主那般目光短浅,年少有为,他日绝非一地一方之主,若是凤凰终会有登飞九天之时。

    想到现在的局势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水寿杀兄登位,名不正言不顺,且大权皆落宋氏父子之手,要想有一番作为只怕十分困难;而王达弑主登位,虽已铲除异己却长时间实行残暴统治,不得人心。

    如今已是步入老年,难免老眼昏花,加上二子夺嫡形成的两大派系更是随时都有可能内战,不足为据,他日城破亦是迟早之事;而晋王袁正虽无上面两人的忧患,却太过自大,以至于形成了现在的刚愎自用。

    任何一个人刚愎自用都不是大问题也不是大缺点,因为这并不会危机到生命,最多也就交不到朋友,可作为一个君主来说这确实致命的弱点,由此不难判断袁正的未来;

    而韩王田治和他们相比倒有些明君的样子了,对待百姓宽容对待百官更宽容,在位十几年从未主动挑起战火,每次其他人来犯也都是打跑就算完全没有任何其他想法,十分甘于现状。

    与他们相比北山定不仅年轻有为,而且还赏罚分明、智勇双全,打击世家,重用女子,启用寒门,这在以前都是绝无可能之事,可在东海却一切都成了可能。

    “征兵切不可多征乱征,一个州征两万即可,家中独子不征,未满十八者不征,年过三十五者不征,有疾病者不征,明日怎么做就看爱卿的了,退下吧”徐房走后北山定开始处理日常政务。

    一忙起来就忘了时间,转眼就到了晚上,北山定和水佳玲到御香殿陪北山两老用了饭就回去了,免不了又被父亲念叨北山洛怎么还没回来,北山定哪敢告诉她实话,只得说路上耽搁了。

    实际上几天前她派出去的人和写的书信都先后到了水泽军营,可惜北山洛根本不愿走,还说什么战事一日不结束她就一日不回行城,她那点小心思北山定怎么可能不知道。

    想到段敏的态度,北山定倒觉得这是个培养感情的好时机,便想着既然她要在哪里呆就让她在哪里呆吧,她很乐于成人之美,但北山洛的安全也不能不顾,便派了自己的暗卫去,估摸着明后天也该到了。

    暗卫确实是北山定的暗卫,她的暗卫一共有25人,是登位不久后北山明亲自交到她手上的,暗卫首领依然是行管家,首领只有死了才换,由侯爷亲自认命。

    北山定很好奇父亲的暗卫都去了哪里,便问了行管家,才知道父亲的暗卫也是25个,到她失踪之前已经牺牲了五个,后来为了保护她和水佳玲更是损失惨重,牺牲过半,只剩了十个。

    她登位后剩下的十个便恢复自由之身离开了,暗卫顾名思义的就是影子,所以任何暗卫都是一身黑除了两个眼睛没有任何差别,甚至让人分不清男女。

    可一旦恢复自由之身,他们就会有自己的名字身份和钱,这些都是侯府给的,每月一次直到他们死去,而下一批的暗卫什么时候开始培训则要等她和水佳玲的孩子出生满月后才开始。

    在现代时道听途说不少用残忍手段培训杀手的方式,从几十上百个中选几个,没留下的都得死,想想北山定都觉得残忍,连忙询问一番,才知道和她想的不一样。

    暗卫培养的苗子都是来自于孤儿和乞丐,初选50人,经过一段时间培训后考验合格者留下,不合格者给予一笔小钱让其返回家乡,因此事机密,知道的人极少。

    知道这事之后北山定立马第一时间和水佳玲分享,水佳玲听完都忍不住称赞两声,怪不得只有东海有暗卫,如此体系如此手段若无经验者定是想不到。

    难得今晚不用再去御书房,北山定决定好好陪陪水佳玲,哪怕一个人在左一个人在右的各自看书都别有一种风情,可最后不知道怎么看的,看着看着就看到了、床、上,一、夜、春、宵数不尽的温、柔、缠、绵。 ( 江山美女太动心(gl) http://www.xscun.com/1/116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