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不理解人?

文 / 李兴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李剑缓缓的走出胡同,每走两三步,都要小心的向四周张望,他小心翼翼的,看起来有点儿像偷东西的贼。凡是有人从身边经过,他都会停下来,抬头装出一副赏月的模样,直到那人消失,他又缓慢的向前走。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后海周边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开始了今晚的夜生活。看着熙熙攘攘的人们,李剑停下了脚步,他不知道自己是该继续向前走,还是停下来赏月,又或者干脆回到小玉家,再吃一碗炸酱面。他现在所面临的形势,比上一次来这里还要复杂,因为他跑不掉。

    他的左手手腕,被一条绳子系着,而绳子的另一端,则系在秋露右手的手腕上。绳子长约一米,连接着两个人,只要两人当中的任何一人有所动作,另外一个人就可以感觉到。他曾经试图悄无声息的去解开捆在他手腕上的绳子,可是他的手一动,另一端的秋露就能够感觉到。而秋露为了防止李剑解绳子,一直让绳子出于绷直的状态,还不时的拉拉绳子,测验一下绳子是否有松的迹象,这让李剑根本没有解绳子的机会。

    李剑的心里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突然变成了孙悟空,而秋露就是那如来佛祖,无论他怎样翻腾,都逃不过那如来佛祖的手掌心。

    这要是被不知情的人看见了,还以为便衣警察抓小偷呢。至于谁是小偷,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总之,李剑感觉这样很不好。

    这时,一只小狗出现在李剑的眼前,它的身上系着一个绳套儿,而绳子的另一端,连接着它的主人,一个中年妇女。小狗在走到李剑身前时停了下来,看着李剑手腕上系着的绳子。李剑赶紧向后退了几步,一直退到秋露的身后才停下,以此种方式在证明自己是出来溜的那个,而不是被遛的那个。谁在前,谁在后,要分清楚。

    小狗在主人的拉扯下,继续向前走,这也李剑也松了一口气。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向一条小狗解释,也许是想用实际行动来告诉对方,彼此并不是同类吧。

    “你干什么呢?”秋露奇怪的看着突然退到她后面的李剑问道,“怎么不走了?”

    怎么不走了?老子还想问你呢!

    李剑把左手抬了起来,冲着秋露扬了扬手腕上系着的绳子,认真的冲着对方说道,“咱能不能把这绳子解开?”

    “为什么要解开?”秋露不解的看着李剑问道。

    “因为……因为这样不好。”李剑说道,“你看,你我都是自由的人,非要用绳子系在一起,好像是犯人一样。你看过警匪片吗?警察都是这样对付抓到的犯人的。”

    “那有什么?我这是绳子,又不是手铐。你太敏感了。”秋露听见后对李剑说道,“这样做,也是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而已。我可不想再跟人打架,再跟你派出所。”

    “那你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吃炸酱面啊?你就不能在下班之后老老实实的在家里面待着?”李剑皱着眉头说道。

    秋露微微一顿,随即看着李剑不服气的说道,“这不是你带我来这里种地方的吗?如果你不带我来,我会来吗?”

    “你……!”李剑用手指着秋露,被气的有点儿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也不知道今天是谁求他来这里吃面的,“好!以后别叫我带你来这里。”

    “晚了,你已经带我来这里了。”

    见到秋露的无奈样儿,李剑突然伸手去解手腕上的绳子,秋露眼疾手快,右手用力向前一拽,李剑的胳臂立即被拽了起来,痛的好像脱臼了一起,他的身子连忙跟着胳臂向前冲,‘嘭’的撞在了秋露的身上,抱了一个满怀。秋露不但没有扶李剑,反而伸手狠狠的把李剑推了出去,绳子一抻直,勒的李剑的手腕痛的厉害,胳臂又好像要脱臼了。

    “你拉锯呢?想拉就拉,想推就推?我胳臂都快被你拽废了!”李剑揉着肩膀,不满的冲着秋露说道。李剑不知道自己上辈子究竟作了什么孽,竟然让他在这辈子遇见了秋露,还让不让他活了?

    “谁让你要解绳子的?”秋露羞怒的冲着李剑说道,她的脸蛋儿红红的,只是这里有些暗,李剑并没有注意到。

    “我说你怎么不讲理啊?”李剑看着秋露,他长这么大,见过最不讲理的,就是当初进入购物中心参加笔试时,遇到的考官严冰。没想到现在又遇到个比严冰还不讲理的。严冰是因为笔试的关系,她又是人事部的经理,要对考生的各方面进行测试,所以严冰当时的不讲理,是可以理解,可以原谅的。但是秋露现在的不讲理,是李剑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更不能原谅的。

    “谁不讲理了?明明是你不理解人好不好?”秋露说道。

    不理解人?

    一句话,堵的李剑无话可说。不过李剑并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错误的,更不觉得自己不理解人。他要是不理解人,他会带秋露来这里吃炸酱面,他要是不理解人,会这么忍气吞声的被秋露打这么多次?只是理解人,也要有个限度。理解人,并不意味着就要一味儿的没有底线的容忍。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秋露有点儿无理取闹,但也确实因为她有特殊情况。

    李剑想了想,知道现在想把这绳子解开是不可能的了。李剑索性把外套脱了下来,盖在绳子上。这样一来,就不会让其他人看见里面的绳子了。

    “走吧。”李剑看着秋露说道。人家月老给人牵的是红线,她这却捆着绳子,这算怎么回事啊?

    秋露看了看盖在绳子上的衣服,似乎也明白李剑这样做的目的,所以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走吧。”

    为了避免秋露打人,给自己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走在前面的李剑,专挑人少的地方走。但在这个时间段,人真的是少不起来,所以他只能尽量的,冒着被当成流氓的危险,往女人多的地方钻。不过,这也给了他一个可以正大光明接近美女的机会。即使被当成流氓,那也是一个好流氓。因为他是为了避免广大的男同胞受到秋露的毒打,所以才往女人堆儿里面钻的,这是一种舍生取义的大无畏行为。

    车停的并不远,两三分钟,就来到了车旁。李剑把衣服一抖,露出了里面的绳子,冲着秋露说道,“现在可以解开了吧?”

    秋露却好像没有听见李剑的话似的,面朝着后海。后海岸上,红红绿绿的各色彩灯亮起来,彩灯映在了河里面,加上后海上漂浮着的挂着彩灯的船,看起来格外的好看。

    “真美啊。”秋露一脸陶醉的说道。

    “别臭美了,赶紧解绳子。”李剑不耐烦的说道,他见到秋露没动,就自己解绳子。

    结果他的右手刚碰到绳子,秋露猛的一拉,李剑的胳臂又抬了起来,李剑感觉自己现在已经变成了木偶,受到秋露的控制。

    秋露没有理会李剑,走到岸边,看着后海周边的景色,由于绳子没有解开,李剑也只能跟在秋露的身边,在看到秋露终于站定不动的时候,李剑这才麻利的把绳子解开。没有了绳子的束缚,李剑感觉舒服多了,只是手腕上面,已经勒出了一个红红的印记,就像带着一个手镯一样。

    李剑刚打算跟秋露告别,就听见秋露说道,“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看风景。小的时候,除了学校,就是家。大了以后,除了公司,就是家。每天的生活轨迹,都是一样的。因为我从小就有男性厌恶症,所以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到一处地方看风景。说起来很可笑,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却从来没有去过那些好玩的地方。对北京,只通过自己开车匆匆的去了解。只有在小的时候,妈妈抱着我,去公园或者动物园玩。不过,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到底有多少年没有外出,我已经忘记了。也许有几年,或者十几年吧……!”

    “你想说什么?”李剑停小脚步,看着秋露问道。

    秋露缓缓的转过头,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柔弱的表情,眼中带着一丝期盼和乞求,看着李剑问道,“可以陪我看看这里待一会儿吗?”

    李剑本来已经准备离开了,但是看到秋露楚楚可怜的模样,特别是那乞求的眼神,让李剑根本硬不下心。

    “好!” ( 我和美女的斗争史 http://www.xscun.com/1/11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