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0发自内心地缠绵

文 / 划破天空的白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脸阴邪地对刘军说“刘军,你去干吗了,是不是怕了,不敢来了。”李俊峰不咸不淡地话,传入刘军耳朵里。

    刘军抬头见是李俊峰,忙打招呼“李队,今天早啊。”

    “我是早,但你不早。”李俊峰今天特别神气,像是吃了兴奋药似的。

    “李队,你有事吗?昨天你去哪了。”刘军一本正经地说。

    “我去哪了,应该和你没关系吧。”李俊峰咄咄逼人地说。

    刘军白了李俊峰一眼,知道李俊峰还在为那天晚上的事耿耿于怀“李队,那天晚上是我不对,我喝多了,所以和你动手,请你愿谅。”

    “少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前天晚上,如果不是我喝地多了,就是有十个刘军也不是我的对手,哼。”

    “李队,这样吧,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让我们合好吧。”刘军劝着李俊峰。

    “谁要和你合好,你算个什么东西,大难临头,你就等着哭吧。”李俊峰恶狠狠地叱责着。

    一股愤怒地烈火从脚底蹿上来,但刘军强忍住。“我先去上班了。”

    刘军说完,头也不回地就向大厅走去。

    “你去经理办公室吧,经理找你有话说。是关乎你生死地事,去吧。”刘军停住脚,头也不回地,竖耳细听了一会。

    然后,大步流星地向经理办公室走去。

    走进文华办公室。

    文华正在屋子里踱着步子,非常焦虑。

    “经理,你找我吗?”刘军低低地说。

    文华白了他一眼,然后坐到自己转椅上,“刘军你是怎么了,我怎么也没想到,你是这样人,我对你太失望了。”说完,俏红地小脸扭到一边。

    把刘军弄得一头污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经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发这么大脾气啊,生气会老得很快的。”刘军还不忘开玩笑。

    文华通红地眼睛瞪着刘军,想要把刘军吞进肚子里一样,吓得刘军不由地后退一步,这个暴力女真他娘地够变态的,变脸变地这么快。

    “你真够无耻,我恨死你了,我本想提拔你当三队地副队长,和李俊峰一起管理三队,可你到好,在这节骨眼上,出这样的事。”文华非常痛心。

    文华已经彻底爱上了这个乡巴佬。

    刘军无耐地瞪大了眼睛瞧着发怒地文华“经理,到底发生什么了,我哪里做得不对,让你这么生气。”

    “你是自招出来,还是让我说出来,你自选择吧。”文华头扭到一边,眼睛里噙着泪水,想要流出似的。

    刘军没发现这些。文华心里特别难过。

    “经理,你说吧,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真得不明白哪里做错了。”刘军还没弄清楚到底什么事。

    “刘军,我问你,宿舍那边的色狼是不是你。”文华很严肃地置问刘军。

    刘军脑袋翁地一声响“经理,你听谁说的,我怎么能干出那样的事。虽然我刘军不是什么好人,但绝不会做那样肮脏地事情。”刘军义正言辞地说。

    这几句话把文华震住了“照你这么说,你没做过那些事。”

    “是的,男子汉大丈夫,行不改名,做不改姓,是谁说我是色狼了,有本事拿出证据,不能无中生有,栽脏陷害。”

    “刘军,你告诉我,你到底做没做那样事。”文华很严厉地说。

    “我对天起誓,如果我是色狼,出门让车轧死,让豆腐砸死。”刘军坚决地说。

    “刘军,有人在李总面前告了你的状,李总已批下来,让我把你带到当地公安局。”

    “谁告我的状。”刘军非常气忿。

    “李俊峰。”文华脸色很憔悴。

    “这个王八蛋,不是人,我揍他一顿。”刘军七窍生烟。

    “你打他有什么用,关键人家有证据。”文华道。

    “什么证据。”刘军错愕地望着文华。

    “跟我来。”文华说完,起身,带着刘军,来到监控室里。

    来到一个电脑面前,坐在椅子上注视着画面地一个保安忙起身“经理,有事吗?”

    “把色狼地视频调出来。”文华指挥着。

    保安在键盘敲打了几下,便出现了一段画面。是男生宿舍楼楼道里地画面,好几个画片里都有刘军。

    刘军纳闷了,自己只在楼道里走过,为什么就成了色狼。

    “刘军你看清没有。这就是李俊峰地证据,李俊峰认为,最近一段时间,楼道里经常见到你的身影,没见过第二个男人的身影,所以料定你就是那个色狼。”文华耐心地讲解。

    “经理,这也荒谬了吧,我只是去二楼,又没干坏事,为什么要认定我是色狼。”刘军振振有词地说。

    “楼道里明明写着男人止步,你眼瞎啊,没看到啊。为什么没看到别的男人,而只有你自己,这,你做何解释,你给我个说法。”文华长叹一口气说。

    “这,,”刘军一时无语。陷害,这是阴谋。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文华眼睛里含着泪水说,眼圈红红地。

    事到如今,刘军别无选择,“经理,什么也别说了,你把送到公安局吧。”

    “认罪就好。”文华眼睛里地泪水差点流出来,轻轻抹了一把,刘军没看到。

    “走吧,你不要怪我,是李总地意思,他要让我送你到公安局。”文华说完,便向外走。

    刘军跟着文华走出监控室,来到走廊里。

    “经理,对不起,是我不对,现在我说什么也无关紧要,我只希望你难相信我,我不是那样的人,虽然有点好色,但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我只求你相信我。”刘军心里也很难过。

    “我相信你也没什么用,我很想帮你,但这次,我救不了你。李总已经把这个事调查清楚,我只难执行命令,如果我放了你,我的工作会丢掉的。”

    “经理,你放心,我不会连累你,在你把我送到公安局这前,我希望可以去见几个朋友,你同意吗?”

    “同意,你去吧。一会来保安值班室。李少雄在那里等着你呢。”文华轻轻抽泣了一声,像是生离死别似的。

    这些日子来,文华脑海里想了很多,出现一副副两人快乐地画片,尤其是在床上那地画面,文华终生难忘。

    文华望着远去了刘军高大的背影,晶莹地泪水,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刘军先去找倩倩,和她告了别,但没有说原因,又去和素素告了别。刘军来到保安值班室。

    刚走进屋子里。

    小小地屋子里已经站满了人。

    几乎三个队地队员都来了,他们站在屋子边上,中间李少雄威严地坐在中间椅子上,身后站着三位队长。文华在前左侧。

    这样的气势,逼地刘军喘不过气来。

    “刘军,你还有什么话说”李少雄阴阳怪气地说,眼神里带着轻蔑。

    “我不是色狼,我是被冤枉的。”刘军冷冷地说。

    “现在人证物证,都有了,你还想搅变。”李少雄从口袋里抽出一只烟,李二虎忙打着火,给李少雄点上,李少雄瞧了他一眼,很满意。

    “只有楼道里有摄影,我不服。”刘军大声喊道。

    “明志,你出来给刘军讲讲。”李少雄一摆手对田明志说。

    田明志从人群里走出来,胆怯地望了刘军一眼“军哥,你可别怪我,我只是实话实说。”

    刘军心里大惊,田明志到底要讲什么。

    “李总,刘军来得这些日子,几乎他每个晚上,都不在宿舍里睡,都跑到二楼去,敢问大家,二楼是什么地方,讲到这里,下面地我就不讲了。”

    田明志很怕责对刘军,只讲了一半。

    “刘军,田明志说得对吗?你是不是每个晚上,都不在宿舍里睡。”李少雄逼问。

    “这,,,”屈指算来,刘军自从来了,确实在宿舍里没睡几个晚上。刘军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既然这样,我也不多说,李俊峰你把刘军送到公安局去接受调查吧。”

    李俊峰嘴角一扬,“刘军啊刘军,这次,你死定了,就等着坐牢吧。嘿嘿。”

    这个计划是李俊身休息了一天,想出来的。

    李俊峰站到李少雄面前,“是,李总,保证完成任务。”李俊峰声音特别大。

    转身冲着刘军道“色狼走吧。”

    “我不是色狼,我是被人陷害的。”刘军瞪着血红地眼睛。

    “我只奉命带你去,走吧,否则这里的兄弟是不会放过你的。”李俊峰冷冷一笑。

    刘军环顾四周,望着众人,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明白李少雄地用意,如果自己拒不承认,这里所有的人都会攻击自己。

    阴谋,天下地阴谋。

    刘军只好乖乖认罪。

    刘军刚想跟着李俊身走。

    “等等,,,李总,刘军的伸手在李俊峰之上,在路上,恐怕不是他的对手,还是让我把他送到公安局吧。”文华在李少雄面前欠着身子说。

    李少雄思索片刻,觉得文华所言有理,“好吧,那你把他押到公安局吧,如果中途让他跑了,你就别再当这个经理了。”李少雄大声叱道。

    “明白。”文华转身带着刘军便向外走。

    李俊峰和田明志,暗暗互视了一眼感觉计划特别成功,简直是天下最完美的计划。

    刘军和文华在走廊里一后走着,走廊里很寂静,偶尔有几个女服员,小声嘀咕着“看见没有,听说,他就是那人色狼,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表面一副正人君地样子,没想到背地里竟然是这副嘴脸。

    文华和刘军一句话也没说,此时,说什么也是多此一举。

    走到走廊地尽头时,一个熟悉地面孔挡在刘军面前,站在刘军面前地女孩是李雪会。

    李雪会惊愕地望着刘军,啪给刘军一巴掌,刘军机械地捂着胀肿地半边脸,一言不发。

    “混蛋,没想到那个色狼是你,我真是瞎了眼。”雪会想再给刘军一把掌。

    手停在半空中,文华扣住了雪会地手腕,“他是不是色狼,也轮不到你来打。”说完,一推,雪会后退一步,几个趔趄,差点摔倒。

    “雪会小心。”刘军担心地说。

    雪会白了他一眼“狼心狗肺地东西。”

    “雪会,你相信我,我不是那样的人。”刘军乞求着雪会。

    雪会瞪了他一眼,便跑走了。

    李少雄已经把刘军是色狼地消息传遍了整个酒店,既使他不是色狼,也会变成色狼。

    出了酒店大门。

    文华和刘军坐上一辆黑色地轿车。

    刘军坐副驾驶上,文华开车。

    很快车子就行驶在拥挤地公路上,车速特别快,左突右拐。

    “经理,你慢点,这么快干吗,想早点去投胎啊。”刘军左摇右晃地说着。

    “闭上你的臭嘴,我就是闭上眼,也不会开到沟里的。”文华信心满满地回答。

    开到阴沟里最好了。

    “经理,你怎么了,我不喜欢看你生气的样子,你不能对我笑一个啊。以后我们再也不能见面了,你能不能满足我这个要求。”刘军望着一身制服地文华,把身材的线长勾勒地非常完美。

    “闭嘴,你这个混蛋,我凭什么要给你笑,再这样调戏,我就把你扔下车。”文华人没好气地,疯狂地开着车子。

    文华是给自己叫劲,自己无能不能帮刘军。

    “经理,卖买不在,人意在吗?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吧。”刘军流着口水望着娇美的身段。实在是不原离开这里,更不愿意离开这么美的女人。

    “别胡说,再说,我真会把你扔出去。”文华气急败坏地吼着。

    “好,,,好好,我不说了。”刘军知道文华地脾气,脾气上来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啊,,,”刘军惨叫一声,一下子扑到文华身上,双手紧紧捉住了两条修长圆润地大腿。

    “禽兽,果然是色狼,你抓我腿干吗?不想活了,对我也想耍流氓。”文华一边开车,一边谩骂着。

    刘军只好轻轻摸了几下,抽回身子“那么小气,摸几下怎么了,如果不摸,以后也许再没机会摸了,你就不能可怜我一下,我会想你的。”刘军很无耐地把双手拿开。

    “禽兽,果然是禽兽,这也能说出道理。”文华俏脸绯红。

    突然车子嘎然而止。

    刘军身体冷不防向前扑了过去,铛,,,脑袋碰到玻璃上。

    “好疼,你是怎么开车的,想把我撞死啊。”刘军捂着经肿地额头。

    “活该,撞死到好,就省地我动手了。”文华生气地瞪着前方。

    “你真得那么想让我死掉,死了,你想地时候,可就没人能侍候你了,嘿嘿。”反正是要把文华分开了,干脆再调戏她一次。

    “你这个色狼,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文华咬牙切齿地真想把刘军生吞了。

    “我没错,我为什么要改,我是被冤枉的,别人非要说我是色狼,我也没办法,那是他们的事。”刘军若无其事地说。

    “你没事,我有事。”文华终于控制不住情绪,通红地眼睛瞪着刘军,很想把刘军当场秒杀地感觉。

    刘军心里一惊,这妞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她该不是要在半路上好好教训一下自己吧,按说她已经被我调教好了,不应该出现那样的事。

    “经理,你到底有什么事啊,你快把我送到警察局,然后回去领奖吧。”刘军胆怯地说。

    文华收入怒容,“刘军,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暴力,不够温柔。”

    这妞今天怎么了,净说些不着边际地话,会不会脑袋中邪了。

    “经理,你没事吧,快开车吧,还是送我到警察局吧。”刘军故意转移注意力。

    文华长叹一口气,“刘军你知道吧,李少雄已经和我师兄,通了气,你到了警察局,他们会好好折麽你的。”

    刘军一怔,呆呆地望着文华“经理,你说得是真得,我相信警察局是维护正义地地方,他们不会逼供的。”

    文华苦笑了下,觉得刘军很幼稚,“刘军,我地意思是,不管你是不是色狼,到警察局,你就成真色狼了,明白吗?”

    “这,,,不可能,你在吓唬我。”刘军此时才感到事情地严重性。

    “信不信由你,我只所以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文华脸颊桃红,支吾着说不出话来。

    刘军一惊,“经理,到底是因为什么啊。”

    “是,,,是因为,我,,,我,,,,”文华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到底什事啊。”难道这妞爱上自己了。

    “是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才告诉你这些。”文华满脸通红,羞地把脸扭到一边。

    这句话,把刘军惊呆了,堂堂暴力女,一个冷酷无情地女强人,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而且还这么直接。

    “经理,你今天没发烧吧,你说得是真得。”刘军不敢相信地说。

    “你够笨地,比猪还要笨。”文华红着脸望着窗外。

    看来是真得,老灭啊,我早就喜欢你了,只是没这个勇气说出来,今天你说出来,我就同意了你的求婚,我一定会嫁给你的。

    “经理,其实我第一次见你时,就喜欢上你了,只是我们地位悬殊,所以没勇气向你表白。”

    文华心里暖暖地,没想到这个笨蛋,心里还是有自己的。

    “从今天起,我正式成为你的女朋友,你不能再找别的女人,如果让我知道你再找别的女人,我一定会毫不客气地把你的小jj割下来,这次我可不是给你开玩笑。”文华突然一脸凶恶。

    文华身上一一股莫名地力量,让刘军心里咯噔一下。

    “经理,我,,,我能不能不接受啊。”刘军哆嗦着身子,一手捂着小jj,生怕让她给割了去。

    “不行,你不做我男朋友,也要割小jj,你自己考虑吧。”文华根本没给他开玩笑地意思。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答应吧。”刘军低低地说。

    文华见刘军答应了,突然脸上和颜悦地冲着刘军笑“刘军,这样才对吗?既然,你成了我的男朋友,我不能见死不救,我决定放了你。”

    刘军诧异地不敢相信文华地话,“经理,什么,你要放了我,不行,这样李少雄不会放过你的。”

    “没关系的,他不会拿我怎么样的。”文华很自信地说。

    “不行,我们出来时,李少雄说,你如果完不成任务,他就辞了你。我不能连累你。”

    “你是我男朋友,我当然要帮你。”文华温柔地说。

    文华这样的尤物,刘军很掌控,“这样吧,我不能连累你丢工作,你师兄是公安局队长,你告诉他,他关照一下我不会就行了。”

    “你真笨,师兄一直追求我,如果我给你求情,他会更加恨你。”文华分析着。

    “这样啊,这,,,”刘军无言心对。

    “就这么定了,我把你放走。只要你心里记住我就行,留下你的手机号,到了哪里,给我发个短信。”文华道。

    “好的。”事情到这地步,也只能这样。

    刘军把自己手机号写给文华。

    “你现在可以走了。”文华接过纸条,然后很严厉地盯着刘军。

    “好,,,你多保重。”刘军开门,想起身走。

    突然一双灵蛇般地纤手环住他坚实地背部,热流涌动。把刘军吓了一跳。

    忙关住车窗。一股沁人心脾地香气扑到鼻孔里。

    “经理,你,,,我,,,”刘军结结巴巴地说不成话。

    “笨蛋,我只是想和你告个别,你不想和我亲热一下吗?”文华鼓着勇气。

    刘军真没想一向冷冰冰地文华这么热烈,就像一团烈火一样。

    “我当然想了,怕你打我吗”刘军一翻身,就把把文华压在身上。

    文华紧闭双眼,等着刘军的抚爱。

    刘军没让他失望,双手在大腿上疯狂地抚摸起来,上边已经阻住了她地樱桃小嘴,很快撬开小嘴,吸吮着她的口液,文华很配合和刘军纠缠在一起。纤纤玉手紧紧抱着刘军,胸前的硕大被压扁了。两只小手狠狠抓着刘军坚实地后背,暴力女比一般女人就是要狂野。刘军背上很快就被抓伤,刘军有点受不了。

    这次文华是发自内心地要和刘军亲热,心里放得特别开。

    “快点,刘军你快点,我身上好热,下边难受死了,快点。”文华娇声呻吟着。

    “文华,这,,,在这里能吗?”刘军担心地说。

    “少费话,到了这节骨眼上,你把老娘都着起来了,谁说不能在车里面做了。”

    “可是路上行人很多,让人看到不大好吧。”刘军喘着粗气,折麽着文华地白嫩地小脸。

    “他们走他们的,我们爱我们的,你管他们干吗?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小。”母老虎发话。

    其实刘军也想,全身胀地特别难受,尤其那里ying地特别厉害,已经抵到了文华大腿上,文华当然能感受地到,纤手还轻轻触碰了几下,滚烫滚烫的。

    “快点吧,我一会要回酒店的,你都那么大了,还装什么装。”暴力女地地话真够雷人。

    “好,老子让你舒服。”刘军迅速把文华地裤子脱下来,上身没脱。刘军也只是把裤子脱下来。既使外人看到里面的情况,也只是衣服,看不到他们地身体。

    文华地身子滚烫如火,刘军伸手,把黑色地小内内向后一扯,找准地方,就挺了进去。

    啊,,,文华发出一畅快地叫声。

    肖尖地指甲深深陷进刘军坚实地肌肉里。

    刘军边吻边进攻着,速度缓缓加快,很快文华脸上布满红潮。

    “再快点,再快点。”文华呢喃地在刘军耳畔讲着。

    刘军闻言,动作明晃粗暴了不少。

    动作太大,整个汽车摇晃起来,有几个匆匆地行人不由自主瞧了过来。

    “靠,那个汽车怎么晃来晃去的,里面正在做什么呢。”

    “是不是车震啊,现在年青人都追求浪漫,刺激,有可能是在搞。”

    “别乱说,大白天,会干那事吗?”

    “说你老土了吧,谁规定了非得晚上干那事呢。”

    十五分钟后。

    刘军和文华满通红地瘫在车子里。

    “文华,怎么样,比你男朋友厉害吧。”刘军得意洋洋地说。

    文华扑到刘军怀里,“讨厌,你只会欺服人家。”

    靠,女人就是水做的,就是让男人征服的,让她满足了,她就听话了,刚才还那么冷酷,这么一会就成了温驯地小绵羊。

    “文华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我这根棒啊。”刘军调逗着。此时愈时这样,才能增加两人之间地感情。

    “讨厌,你这个坏蛋。”女人有阳钢地一面,也有柔情似水地一面,这才是极品女人。

    “文华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刘军问道。

    “是晚上,你和上床地时候,你特别地厉害。”文华羞答答地说。

    “你不嫌我是个小保安吗?现在连这个工作也没了。”刘军有点灰心丧气。

    “我看重地是你这个人,我觉得你会飞黄腾达地那一天,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文华把袋又向他怀里靠了靠了。

    “放心啊,我一定会证明给你看的。”刘军表着决心。

    “好的。我相信你。我现在也帮不了你什么,你先找个工作,稳定了,给我打个电话。”

    “好的。我记住了。”刘军感动地说。

    紧接着,文华从他怀里起来,把衣服穿好。刘也把衣服穿好。

    “你就在这里下车吧。”文华又恢重了老灭地形像。

    “文华,我还是担心你,要不,你还是把我送进警局吧。”刘军有点放心不下文华。

    “不行,你必须走,这是命令。”文华冰冷地说着。

    “可是我放不下你。”刘军望着一脸冷酷地文华。

    “打开车门。”文华不想再给他废话。

    “不,我不想离开你。”刘军是个重情重意地男人,虽然有点花心,但他对每一个和他好的女人都是非常认真的,会保护她,呵护她。他不能眼瞪瞪看着文华回去受罚。“你还是把我送到局子里吧。”

    “罗索个什么。”文华伸手,把车门打开,一脚把刘军踢出去。然后,驾车远去。

    刘军在地上打了几个滚,靠,暴力女也太强悍了吧。

    眼角里涌出泪花,多好的女孩。 ( 风流农民:误闯美女花都 http://www.xscun.com/1/12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