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5 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文 / 明日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崔先生在客厅中,已经等蓝染小姐好久了。”那黑衣属下笑着说,“蓝染小姐,请跟我来!”

    蓝染冷若冰霜地跟着那个黑衣属下走进了客厅中。

    装潢别致的客厅中,摆着美丽的花儿,播放着十分悠扬的钢琴曲,崔冽静静地坐在那价值不菲的真皮沙发上,用手撑着自己那俊美无比的脸颊。

    那姿势,简直比希腊雕像更加唯美。

    谁会想到这迷人的王子有那样一颗冷酷的心呢?

    黑衣属下将蓝染带进客厅中,赶紧退了下去,客厅中只留下蓝染和崔冽俩人。

    “我来了,你不是在等我吗?”蓝染冷冷地看着崔冽那张出尘脱俗的俊脸。

    崔冽轻轻地抬起头来,静静地看着蓝染。

    蓝染依然是那样的美丽,那头妖娆的栗色卷发在脑后绑成利落的马尾巴,那清丽脱俗的样子就好像是从山间流下的清澈溪水。

    自己纵然拥有这么多的女人,也不敌蓝染一个。

    可惜,自己没有在意,导致,现在必须要用十分卑鄙的手法才能抢回她。、

    想到这里,崔冽迷人的笑笑,他伸手怕拍自己身边沙发的位置,柔声说:“小染,过来,见到你真好。”

    蓝染的眼中飞过一丝冷光,但是她还是依然走过来,坐在崔冽身边不远处的位置地方:“可惜,我见到你一点都不好。”

    一想到那么善良的萧宁就是死在他的手中,石皓羽也差点死在他手里,蓝染的心中就充满了百般的恨。

    我恨死你了,我恨不得杀了你!

    崔冽轻声说:“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我不这么做,你怎么能来见我呢?小染,你知道吗?相见你一面有多难?”

    “我一点都不想见你。”蓝染冷冷地说。

    “我知道,你恨我,”崔冽认真地看着蓝染那样清澈如水的脸蛋,他长长地叹息一声,“小染,我也是不得已,因为,除了这个,我想不到别的办法了。”

    蓝染不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崔冽那张异常俊俏的脸孔。

    “这么费力想让我回来,让我给你偷东西?”蓝染冷笑着说,“或者,帮你色诱哪个高官巨贾?”

    崔冽轻轻地摇摇头:“不可否认,我以前的确是那样想,但是现在不同了,我才发现,由于我的冷酷和任性,我轻而易举地丢掉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最珍贵的东西?”蓝染冷笑起来,“崔先生,你是说我吗?”

    崔冽垂下了眼眸,那长长的眼睫毛让女人都嫉妒:“小染,能不能再叫我小白哥哥?”

    蓝染冷哼一声:“不能,小白哥哥,在我心里,已经死了,现在的你,不过是一个心狠手辣,手上沾满了鲜血,充满了野心的刽子手,我不会再喜欢你了,我们的过去,早已经成为了回忆,不,是我绝对不愿意想起的回忆。你杀了萧宁,还想杀石皓羽,还想让我原谅你吗?”

    真是太可笑了!

    他已经把她的人生搅得一塌糊涂了,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她?他杀了萧宁,又差点杀了石皓羽,还妄图得到自己的原谅?

    她半年前受过的那些苦,那些生不如死的遭遇,他是不是不知道?那不是他做的吗?

    如果自己原谅她,那自己就是患上了严重的健忘症。

    就算他不记得,他加诸她身上的痛苦,他是清清楚楚的。他怎么还能这样若无其事地坐在她面前,对她这样信口开河、信誓旦旦?

    无法可想……。

    面对蓝染的冰冷,崔冽依然笑得优雅而体面,他就是这样的人,即使将猎物拆卸入腹的时候,也不会让自己的嘴角沾上半滴血,他想要的,一定要得回来。

    他看着蓝染,自己的眼神中却是温柔如水。

    他依然柔声说:“小染,我特意让厨房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点心,你尝尝?”

    眼前的男人柔情似水,似乎与那个可怕的魔鬼又判若两人,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

    他拍拍手,立即就有厨娘恭敬地端上来大盘小盘的各种各样的好吃点心。

    “小染,我记得这是你最爱吃的。”崔冽轻柔地看着蓝染。

    蓝染冷冷都说:“过去喜欢的,现在未必喜欢。崔先生,现在,我的口味变了很多,这些已经不合我的胃口了。很多我以前喜欢的东西,现在在我的眼中,都好像是垃圾一般。”

    崔冽笑了笑,眼中有东西一闪而过,如同流星划过漆黑的夜幕,转瞬即逝。他不知道自己这辈子真心哭过几次,但是这一次他知道:如果他哭了,这眼泪一定是真的。

    可是她相信吗?

    她不相信,看她那充满厌恶的眼神就知道了。

    小时候听故事,神话里说人身鱼尾的冰鲛,可以织水为绡、坠泪成珠。他不是鲛人,不能把自己的眼泪变成珍珠,让她相信那是真的。

    他只是寓言故事里那个喊“狼来了”的小孩,小孩丢掉了性命,说谎的人总是会遭到报应,他的报应来了。

    他失去了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他把她弄丢了,再也不能找回来。

    得到时,不珍惜;珍惜时,已得不到。

    这就是他的报应。

    崔冽,真的好想笑,又好想哭。

    崔冽,轻轻地咽了一口吐沫,他将那些点心拿走,努力在蓝染冰冷的眼光中,靠近了蓝染一点儿。

    他认真地看着蓝染的眼睛,着她,试图做最后的挣扎,“蓝染,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

    机会?

    崔冽你说的是机会吗?

    看着男人貌似真诚的表情,蓝染摇了摇头,冷笑着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崔先生,你不是开玩笑吧?崔先生,你杀了萧宁,你欠我一条命。你还没有还,你让我怎么给你机会?我又怎么能给你机会?”

    她的眼睛冷的好像冰一般。

    崔冽沉默了片刻,凝目而视,“我可以补偿你,用我的一生来补偿你,只要你相信,蓝染,再相信我一次,就一次,好不好?我会对你好的,只要你回到我身边,我会对你好的。”

    蓝染看了看他,冷笑了一下:“对不起,我真的做不到。崔先生你太聪明,太高深莫测,你什么时候真,什么时候假,我分辨不出。还有,崔先生你的阴狠让我恐惧呢,还有,你杀了我朋友萧宁,难道我还会回到你身边?”

    崔冽看后挑眉而笑,低头沉吟了半晌,方才冷冷道:“好,蓝染,那我告诉你,如果你不会到我身边,你连石皓羽,都保不住!”

    语气里充满了威胁。

    “是吗?我连石皓羽都保不住是吧?”蓝染轻笑着说。

    她轻轻地靠近了崔冽,淡淡地说:“小白哥哥,你真是小瞧了你的蓝染妹妹!”

    她突然一伸手,手腕上的钻石手镯边缘突然伸出一把闪亮的刀,这把刀是她的贴身利器,用这把刀,她可以偷很多东西,现在,她要用这把刀,割开崔冽的喉咙。她的速度好像是闪电一般,那闪烁着寒光的刀片,狠狠地向崔冽的喉咙割过去。

    崔冽似乎已经料想到蓝染会对自己杀手,他的速度更快,他用脚踹开面前的茶几,隔缓了蓝染的动作,同时,他的手好像一把钢铁浇注的钳子一般,狠狠地叼住了蓝染的手腕。

    “蓝染,你觉得你是我的对手?”崔冽冷冷地说。

    “试试看,不试怎么知道行不行。”蓝染一弹手指,她手上的戒指突然飞出一根银针来,向崔冽的面部刺去,崔冽赶紧快速摆头,那银针从崔冽的脸上擦过,划出一道血痕来。

    “崔冽,你太低估我了,我要是拼命起来,你的保镖一起上也不见得是我的对手。”蓝染冰冷地说,她一翻手腕子,那钻石手镯中又弹出了一把刀。

    这钻石手镯是蓝染请人精心设计的,就是组织的人也不知道这璀璨的手镯背后,藏着最残忍的肃杀。

    刀光映着蓝染那愤怒的眼睛,还有崔冽那流着血丝的俊脸,蓝染冷冷地说:“崔冽,我要给萧宁报仇!”

    她另外一只手夹住了自己的刀,就要向崔冽的心脏刺去。

    “蓝染,住手,你看看这是什么?”崔冽突然冷冷地说,声音里一点没有恐惧和慌乱。

    不愧是统领东西帮的枭雄。

    同时,客厅中的电视突然开启。

    蓝染不敢大幅度地扭头,只是用余光扫了一下,。

    但是,这一眼,让蓝染大惊失色。

    因为,电视上,竟然出现了石皓羽的身影。

    包括他从公安局出来、他抽烟的样子、他在医院里包扎伤口的样子,他……。

    竟然全都有。

    “你……。”蓝染气愤地瞪着崔冽。

    “没错,我现在派人监视着石皓羽,我已经下了重注,聘请了世界上最强的杀手,那是从越南过来的,越南娃娃,你知道吧?只要我下令,明天报纸上的头条就是石皓羽死亡的消息,蓝染,我清清楚楚地告诉你,我绝对不是骗你,我对那个石皓羽,也没有半点的怜惜。你就是杀了我,越南娃娃还是会杀了石皓羽。”崔冽冷笑着说。

    蓝染感觉到自己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越南娃娃,她怎么会不知道?

    那是黑道上最恐怖的死亡天使,那些面如美女,却毒若蛇蝎的美人一个个杀人不眨眼,杀人的技术也同样高的令人发指。

    谁让他们盯住,那是没有活下去的命的。

    只是她们的价格非常高,你不是一般人都能请得起的。

    “不相信?没错,越南娃娃的价格,很高,但是,我崔冽出得起。”崔冽那双深邃如同湖水一般的眼睛认真地盯着蓝染那美丽的眼睛,“小染,为了抢你回来,你信不信?我愿意出一个亿买石皓羽的命?”

    蓝染的心剧烈地抖动着,她狠狠地瞪着崔冽:“你这个蛇蝎心肠的魔鬼!” ( 腹黑总裁杠上绝色神偷 http://www.xscun.com/1/1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