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4 喜欢车震吗

文 / 明日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会。我确实很高兴,你还算有点良心。”蓝染冷冷地说。

    崔冽的嘴角轻轻地上挑,他轻轻地握住了蓝染的小手,柔声说:“其实,时间长了,你会知道其实我这个人还是不错的,没有你想的那么邪恶!如果你让我真的一直很开心下去,没准儿会将我洗白也说不定。那时候,没准我会成为一个慈善家呢,当然我会怎么发展,取决于我的心情,取决于你怎么做?”

    他轻轻地靠近了蓝染,蓝染可以嗅到他身上那淡雅清新的香味。

    她想躲开,但是车厢中空间就是这么小……。

    崔冽可以毫不客气地将她包围。

    夜晚和星光中,蓝染越发显得那么美丽,她的高贵和迷人的气质,她那如同冰雪般晶莹剔透的容貌,她的性,感,无意对崔冽来说是最大的诱惑力。

    其实,自己想得到她已经好久是不是?

    都是自己用超强的意志力压抑着自己,现在,她就在自己的身边,她已经是自己的了,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强忍耐了是不是?

    崔冽感觉到一种强力的欲,念涌上小腹,这种感觉让他坐立不安起来。

    身边好像百合花一般清纯的蓝染,让他渴望拥有,特别是想到蓝染曾经同石皓羽上,床过,他的心中又生气一股恨,这两种感情交织在一起,让他突然迫不及待地想在车中将蓝染占,有。

    他的呼吸逐渐变得粗重起来。

    而蓝染也敏感地觉察到崔冽的变化,她想坐离崔冽的身子,但是却被崔冽一把按下。

    “崔冽,你要干什么?这是在车里。”蓝染冷冷地说。

    她想夺过自己的手,但是却被崔冽紧紧地抓住。

    还没有回眸,崔冽那张俊俏冷森的脸已经无限放大在她的瞳孔中。

    她的身子也已经被崔冽狠狠地压住,靠在那宽敞的车厢中。

    而崔冽那淡定从容的司机,好像没有看到一般,依然安静地开着车。

    “那有如何?”崔冽冷冷地说,“蓝染,你现在在想什么呢?在想石皓羽是吧?”

    他那有力的大手狠狠地扳过蓝染那娇媚白皙的脸蛋。

    蓝染没有挣扎,只是冷冷地看着崔冽:“想他那又怎么样?难道我还想你?你现在把我锁在身边,还能锁住我的心?”

    她那冷漠的态度简直激怒了崔冽。

    没错,这个丫头还在想石皓羽。

    看见她看着石皓羽走出去那伤心的眼神,他就知道了这个石皓羽在蓝染的心中占有什么地位?

    这让崔冽一想起来,就极端的痛苦。

    自己可以得到天下,却再也无法得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心了?

    不可能!

    我崔冽想要的东西什么时候失手过?

    “蓝染,你在忤逆我?”崔冽冷森的眼眸冷冷地盯着蓝染的眼睛说。

    “是啊,就算是忤逆又如何?如果你不想,就干脆一刀杀了我!”蓝染冷冷地说。

    “我不会杀你,我就是要你做我身边的女人,我要让你知道,再冷的石头,也会在我的怀中软成一滩水。”崔冽冷冷地说,他的大手用力,那有力的手指在蓝染的白皙脸蛋上掐出了一道道痕迹,但是蓝染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我告诉你,我能给你的东西,石皓羽都给不起,现在,我就给你最大的刺激。”崔冽冷冷地说。

    他俯身下去,大手猛地撕开蓝染身上那高贵的黑色长裙。

    随着刺耳的裂帛声,蓝染身上的长裙已经被撕开,那好像白玉一般的身子暴露出来,白皙无暇的肌肤纹理上点缀着淡淡的红晕,煞是迷人。

    面对崔冽的用强,蓝染只是冷哼一声。

    从自己决定与狼共舞的那一刻起,自己就再也没有想到过,还能拖着清白的身子回去。

    同这个崔冽的孽缘是剪不断理还乱的。

    她真的想不到,自己同崔冽之间的关系怎么能变得这么戏剧性,这么跌宕起伏。

    曾经在最天真的时候,自己同他是青梅竹马的玩伴和密友;后来,自己同他被迫分开,开始了十多年的思念;再聚首后,自己曾经以为爱情真的来到了自己的身边,却没有想到心上人只是将自己当做工具来利用;当自己心灰意冷,爱上石皓羽的时候,这家伙却又将自己抢回去。

    很可笑啊!

    够拍一道电视剧是不是?

    “喜欢车,震吗?那我们就来一次,我从来不介意同你在哪里做!”崔冽冷冷地说。

    “我也不介意同你做,就当我被疯狗咬一口。”蓝染冷冷地说。

    “好,你现在可以嘴硬,可以不在乎我,当我成为你的男人后,我看你还不在乎?我看你怀上我的孩子以后,你还可以不在乎?”此时的崔冽暴怒得好像一个魔鬼一般。

    他抬头冷冷地对司机喝道:“认真开你的车,随便去哪里。只要车不停。”

    蓝染咬紧了嘴唇,这个家伙竟然要在车中对自己做这个。而且,还有第三人在场。

    这才是名符其实的车,震是不是?

    ……当我成为你的男人后,我看你还不在乎?我看你怀上我的孩子以后,你还可以不在乎?……

    崔冽的声音不停地在耳边回荡。

    蓝染猛地抬起头来,冷冷地说:“好,那崔冽你就等着,看我在乎不在乎你?”

    话音未落,她美丽的身子已经被崔冽按下,崔冽已经栖身上来,猛烈地扯着蓝染身上的衣裳。

    同时,他解开了自己的腰带,扯开衬衫,露出了自己健康性,感的胸膛。

    蓝染没有挣扎,她只是紧紧地闭着眼睛。

    好,蓝染,挺一挺,挺一挺就过去了。

    落在这个心狠手辣的王子恶魔的手中,你就是死了,也别想得到一具清白的尸体。

    所以,蓝染根本就没想到挣扎。

    崔冽,狠狠地压在蓝染身上,那种被蔑视的怒火在身体里熊熊地燃烧着。

    他要惩罚,要惩罚这个不把自己放在心里的女人。

    他也是惩罚自己。

    崔冽,你什么时候对女人用强?

    但是现在,你却要用强,暴这种流氓方式来占有一个女人。

    崔冽,你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很显然,那个司机也很惊讶,但是他却不敢从后视镜中看后面的情况。

    他只管认真地开车。

    因为被蓝染忽视、蓝染又在想念石皓羽,这两种让崔冽抓狂的痛苦交织在一起,更让他难受。

    原来以为这次宴会让石皓羽彻底地死心,这本来是自己的一次示威,可是,蓝染那痛苦的眼神却让他发现最后受伤的是自己。

    没错,是自己。

    所以,他简直要发疯了。

    此刻,任凭自己多么激烈,多么恶狠狠地撕,咬蓝染,蓝染却始终睁着一双水亮的眼睛,默默地看着崔冽。

    任凭他的吻落在自己的脸上、脖颈上,胸膛上,她就好像是在看戏一般。

    好像崔冽在自己的身边在同别人亲热,而蓝染自己,只是一个看客一般。

    这种冷漠,越发刺激了崔冽的心。

    崔冽,你什么时候沦落到这种境地,曾经让女人如痴似狂的崔冽,却要变身成一个色,情狂了。

    这是崔冽自己想要的吗?

    “你为什么不求我放过你?”崔冽停下来,认真地看着蓝染。

    “为什么求你?你看蓝染求过什么人吗?有这个例子吗?”蓝染冷冷地说,“你想要,就随便拿去,反正迟早的事儿,我不会在乎。”

    是的,我不在乎,只要我的心里知道,我的心中那个人是谁就可以了。

    蓝染轻轻地将头扭向窗外,似乎在欣赏风景。

    她的意思很简单:你做你的,我看我的。

    崔冽感觉到自己从未有过的挫败。

    “蓝染,我要你看着我。”他用力地扭过了蓝染的头。

    “好,我看着你好了,崔冽,你确实要比那些爱情动作片里的男优英俊多,也性感的多,用来养眼也不错。”蓝染冷淡地说。

    竟然将自己比作a,片男,优?

    崔冽简直感觉自己的火都要将自己烧死了。

    好,当我是男,优是不是?那我就做给你看。

    崔冽用手臂箍住蓝染的身子,正要同蓝染上演一番最真实的车,震,蓝染突然脸色一变,呕吐起来。

    原来娇嫩白皙的脸色立刻变得蜡黄,她用手捂着嘴巴,不停地作呕。

    这让崔冽一点精神都提不起来了。

    反而,他的心中升起一种担心。

    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想要在这辆豪车上占有蓝染的心,转而很紧张地看着蓝染:‘小染,你怎么了?“

    他的第一反应是蓝染是不是食物中毒了?

    但是蓝染却忍不住了。

    “崔先生,这里有塑料袋。”司机慌忙将塑料袋递给了崔冽。

    崔冽赶紧捧着塑料袋,蓝染接着塑料袋,拼命地呕吐起来。

    过了好久,蓝染的脸色才恢复过来。

    司机将车停在路边,将蓝染的呕吐物处理了后,崔冽也再也没有心思,他将自己的衬衫脱下,包裹住了蓝染的身子:“蓝染,你怎么了?”

    “不知道,也许是看见小白哥哥变成这样,心里觉得很恶心吧?”蓝染冷冷地说。

    “你一定要这样说吗?”崔冽冷冷地说。

    “那我说什么?说我是因为太兴奋了,所以导致的呕吐?崔先生?”蓝染冷冷的眼光扫向崔冽那张俊美的脸。

    崔冽,简直要被蓝染气死了。

    如果是别人这样忤逆自己,自己会毫不留情地杀掉她,但是这个蓝染,自己竟然就是舍不得。

    他狠狠地扭转头,对司机冷声下令:“去会馆!”

    ……半小时后

    崔冽将用从自己衬衫裹着身上的蓝染抱入了自己的私人会馆,将蓝染丢在床上,然后他转头对跟在自己身后的属下吩咐:“请鬼医!”

    他要鬼医看看蓝染到底是什么病? ( 腹黑总裁杠上绝色神偷 http://www.xscun.com/1/1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