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0 我不介意遗臭万年!

文 / 明日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年轻女人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崔冽,她不知道,这个看起来这么英俊潇洒、温柔迷人、就好像是从小说中走出的白马王子这样的男人,他会是这个邪恶的集团的老大?

    他会怎么对待自己?

    她暗自握紧了拳头,下定了决心,不管这个家伙怎么对待自己,就是严刑拷打,就是要自己的命,自己也绝对不给丈夫丢脸。

    因此,她冷笑着对崔冽说:“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劝我丈夫的,我老公是警察,他迟早会将你们绳之于法。”

    崔冽看着那年轻的女人,他将自己修长白皙的手指抬起头来,轻轻地在女人那光滑白皙的脸蛋上滑动,他笑得那样温柔迷人:“好幼稚,放心,你这么年轻,这么美丽,我不会让你死的,也舍不得打你,不过,我想达到的目的一定要达到,如果你想试着跟我抗衡,那么你就试试,我倒要看看你硬还是我硬。”

    他将自己的手抽回来,果断地拍拍手。

    立即有属下恭敬地端着一个托盘走过来,那托盘上放着一只针管。

    针管里面就是稀释的毒品。

    年轻女人的眼睛紧张地盯着那托盘上的针管,她似乎已经猜到了崔冽要做什么。

    她立即剧烈地挣扎起来,大骂崔冽:“你这个禽兽,你放开我,你弄死我算了。”

    崔冽似乎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他冷冷地对几个属下说,把她抱住,胳膊伸过来。“

    那几个属下赶紧抱住了年轻的女人,不让她扭动,另外一个属下将她那纤细白皙的手臂扯过来。

    崔冽很认真地将那针管中的液体注射入年轻女人的静脉。

    无论年轻女人再怎么挣扎,怎么是几个身强力壮的年轻男人的对手?

    她只是破口大骂着,但是崔冽等人就好像聋了一般,听也没有听到。

    耐心地将针管中的毒。品注射完毕,崔冽,将针管一丢,冷冷地吩咐:“从明天开始,每天都给她注射,直到她上瘾为止,再把她放回去!”

    几个属下赶紧遵命,崔冽冷笑着离开了这间阴暗的屋子,身后传来那年轻女人的悲号声音。

    “你不得好死!……。”

    声音是如此的凄厉。

    崔冽那完美的嘴角浮现出淡淡的冷意,是的,我从来都没有想到我会好死!

    但是,在我活着的时候,我就是要只手遮天,我就是要成为跺一脚大地都会颤动的人物。

    如果我不能流芳百世,我不介意遗臭万年!

    他走出了自己的私人监牢,一点都不回头!

    他不允许有任何人不听自己的命令,警察也一样!

    不听自己的命令,他就要让那个人付出自己的代价。

    我要让你们知道,想跟崔冽斗,你们太嫩了。

    这个小警察也不例外。

    崔冽坐上自己的车,扬长而去,只留下那个可怜的女子在自己私设的地牢中痛不欲生。

    几天过去了。

    当崔冽再次来到自己这间豪华的贵族俱乐部的地牢时候,这个可怜的女人已经对毒,品完全上瘾。

    毒,瘾发作的时候,她使劲地撕扯着自己的衣裳,直到那青春美丽的胴,体坦,露在空气中。

    她尖叫着,跳跃着,几乎已经不像一个正常人了。

    而崔冽在那玻璃门的外面看着,他冷笑着说:“给她注射。”

    每当这个时候,当他的属下重新给女人注射了毒品,这个女人才会安静下来。

    崔冽看着她,她也绝望地看着崔冽。

    一丝冷漠的微笑浮上崔冽的嘴角,再过几天,就可以了。

    她就会再也摆脱不了毒品。

    而一旦这样,她的丈夫,那个小警察,就会不得不被自己控制。

    除非,除非他不要自己老婆的命了。

    ……

    蓝染静静地坐在房间里,拨弄着那只可爱的小波浪鼓。

    “宝宝,你要好好地长大哦,等你长大了,妈妈会告诉你,你的父亲是谁。”一想到这里,蓝染轻轻地垂下了眼帘,已经离开石皓羽快十天了。

    石皓羽,你现在好多了吗?

    你现在已经忘记我了吗?

    我怀上了你的宝宝,你知道吗?

    如果说,父子之间是有感应的,你应该会感觉到吧?

    不过,蓝染又不希望石皓羽知道自己有宝宝了。

    如果那样……。

    她赶紧晃晃脑袋,将这种念头晃走。

    这些天,崔冽好像换了一个人一般,又恢复了最初的柔情蜜意,他对自己言听计从,就好像自己真的是宝宝的爸爸一般,用心地呵护着蓝染母子。

    无论是蓝染对他冷嘲热讽,还是什么的,他都不会生气。

    蓝染真的有一种错觉,好像以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一般。

    好像崔冽的暴力和狠毒是自己臆想出来的。

    现在的崔冽,依然是那个温柔如水的王子。

    可惜,那种残酷的记忆,是不可能从自己的脑袋中抹去的。

    正在想着,就看见崔冽进了门。

    他的俊脸上有点涨红,很兴奋的样子。

    “小染,看我买了什么?”他大声地叫着蓝染。

    蓝染冷冷地回头,她才不关心崔冽买了什么。

    冷冷回眸,却看见崔冽的手上是一男一女两套小衣裳,非常的绵软美丽,好像两片云一般飘在崔冽的手上。

    “今天偶尔路过,看到的,觉得好可爱,就买下了,男女各买了一套,无论男孩子还是女孩子都可以穿。”崔冽笑着说。

    蓝染从嘴角挤出了一丝微笑,淡淡地说:“谢谢。”

    “小染,跟我客气什么,我是孩子的爸爸啊!”崔冽微笑着说。

    一提到孩子的爸爸,蓝染的心又纠结了一下。

    这个崔冽,你是被自己洗脑了吗?

    现在,这么固执地认为自己是孩子的父亲,难道你觉得是自己播下的种?

    蓝染正要讽刺崔冽一下,忽然,崔冽的手机急促的尖叫起来。

    崔冽皱着眉头,他接通了电话,电话里的声音很急促,也很慌张,音量也很大,慌张到蓝染都听见了。

    “老大,那女人自杀了。”是他一个属下的声音,这个属下是在那俱乐部的监狱中看管那个女人的。

    崔冽不禁愣了一下,沉声问:“你说什么?”

    蓝染立即支棱起耳朵,她小心地听着。

    “老大,那女人可能受不了了,想自杀,使劲用头撞墙,现在正在昏迷中。”属下赶紧说。

    “废物!”崔冽狠狠地说,“我马上会过去。”

    他果断地挂断了电话,走到蓝染的身边,微笑着俯下身来:“小染,我要出去一趟,有点急事。”

    蓝染轻轻地忽闪着长长的睫毛,轻声说:“是在外面有了女人吗?”

    崔冽愣了一下,蓝染第一次这样问他。

    “不是。我哪里有女人呢?”崔冽笑着说。

    蓝染用手轻轻地抚摸着那两套触感极好的小衣服,冷冷地说:“可是,刚才,你的手机传出来的声音很大,我听到了什么女人,什么自杀,隐隐约约的。”

    她突然抬头冷冷地看着崔冽:“崔冽,你肯定在外面养女人了是吧?因为我冷落你,你就养别的女人呢了?”

    她这样质问崔冽,简直让崔冽一点准备都没有。

    好一会儿,他才惊喜地问蓝染:“小染,你吃醋了?”

    蓝染故意哼了一声,转过头来,不去看崔冽。

    但是她这副样子,这副很吃味的样子,让崔冽的心中却十分开心。

    她竟然也为自己吃醋了。

    崔冽赶紧说:“不是,是……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不是我的女人,是一个很碍事的人的女人,现在在我的手中。”

    蓝染冷冷地说:“你现在还在干这些事儿?你不是说要为孩子积德吗?难道都是假的。”

    她这样疾言厉色地质问崔冽,崔冽竟然第一次觉得自己没话可说。

    “我要跟着你去,我看你有没有骗我。”蓝染冷冷地说,“如果我发现是你包养的女人,崔冽,我就会恨死你。”

    她这样一幅样子,却让崔冽感觉到开心。

    自己,在她的心中还是有地位的是不是?

    “我向你保证,不是我女人。”崔冽赶紧举起了两根手指,一副发誓的样子。

    “好,那就带我去看看,我倒要看看,是不是,你这样做,我不相信。”蓝染冷冷地说。

    “这……。”崔冽沉吟着,“小染,我怕吓着你。”

    现在还不知道那女人是怎么个情况,要是吓着蓝染怎么办?

    蓝染冷冷地审视着崔冽的眼睛:“不带我去吗?”

    她的神态十分冷。

    “好吧,那你要答应我,不要对我生气,我这样做,真的是无可奈何。如果我不这么做,就会被抓住把柄,我会坐牢的。”崔冽认真地说。

    蓝染盯着崔冽的眼睛,想了一会儿,点点头:“好吧。”

    崔冽有点高兴地伸出手臂来,将蓝染的身子轻轻地搂在怀中,柔声说:“小染,你是真的吃醋了吗?这说明你还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他轻轻地吻着蓝染的额头,轻声说:“这简直是我最开心的一天,你对我吃醋,是因为你的心里还是有我的,我就知道,你怎么会那么容易忘记我,你对我有恨,正因为你对我还是有爱的。”

    他将蓝染抱得很紧。

    蓝染的头靠在他宽阔的胸口,她的心里轻声说:“不,崔冽,我不是对你吃醋,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在做什么勾当,我对你的爱已经消失了,我们是两条路的人,永远无法在在一起,即使我不得不陪在你身边,我的心也对你远离。” ( 腹黑总裁杠上绝色神偷 http://www.xscun.com/1/1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