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9 我能控制住他吗

文 / 明日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看着蓝染那明媚的目光,崔冽不禁苦笑了一下。

    他伸出手来,轻轻地敲了一下蓝染的额头,淡淡地说:“你这个小妖精,是纯粹的想折磨我是不是?”

    蓝染微笑着说:“是又怎么样?”她半真半假地眨着眼睛,“不是说了吗?你将我留在身边,就是要折磨你自己。”

    “折磨?”崔冽不禁“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好吧,你的折磨,我甘之如饴。”

    他用大手轻轻地拍拍蓝染的屁股:“好了,小妖精,去冲澡吧,我陪你睡。”

    蓝染这才满意地站起身来,去卫生间冲洗。

    当那纤纤玉手拨动细水的声音传来,崔冽顿时感觉到身心里好像一百只小猴子在拼命地抓着他的心一般,那种痒痒的感觉。

    但是自己已经答应那个丫头不碰她了,真的没有办法。

    早知道不答应她好了。

    崔冽什么时候看一个女人脸色,从来不都是他想要就要吗?

    但是……。

    算了,断了那丫头一根手指,也应该陪给她。

    想到这里,崔冽觉得坦然了好多,他也起身到另外一间卫生间冲澡。

    这个别墅里,精巧布置的豪华卫生间还有好几间的。

    当崔冽冲澡后出来,他用一条雪白的浴巾围住下半,身,来到蓝染的房间里,却看到蓝染已经洗好了澡,穿着性感的丝质睡衣正靠在床头看书。

    那淡淡的壁灯光照在蓝染的身上,那修长的玉腿,那纤细的腰肢,好像一条淙淙的小溪,充满了东方女性的美感。

    崔冽感觉到自己喉咙发紧,他不禁咽了一口唾沫。

    蓝染抬起头来,看到崔冽那完美的身材,她欣赏的眼光从崔冽的身上划过,轻轻地拍拍身边的位置:“小白哥哥,你洗好了?那我们睡觉吧?”

    她打了一个哈欠,似乎很疲倦的样子。

    然后缩进了那薄薄的锦被。

    空调调的温度正好。

    崔冽叹着气也上了床,也钻进了那条锦被,蓝染那小巧窈窕的身子不禁靠了过来,伸出纤细的手臂搂住了崔冽的腰,她的脑袋靠在了崔冽的胸前。

    吐气如兰……。

    “小白哥哥,你还记得吗?小时候,我们小朋友在一起睡觉的时候,我很喜欢跟你睡在一起,那时候,我们就这样。”蓝染一边说着,一边紧紧地搂着崔冽那强健的身子。

    光滑的身体好像蛇一般在崔冽的怀中扭动,崔冽感觉到自己几乎被点燃了。

    他不是柳下惠,怎么能容忍这样一个绝色尤物这样在怀中……。

    “小染……你在挑逗我?”崔冽的声音变得黯哑起来。

    “不是啊,我只是让你知道,我从今开始是你的了,我认命了,所以我,愿意抱着你睡觉。”蓝染笑着说。

    眸光流动,真是太动人了。

    “现在呢,我怀着宝宝,小白哥哥,你就忍忍,等以后我生完孩子,还不任你予取予求?”蓝染轻声说,她的纤细手指在崔冽的胸膛轻轻地划着圈儿。

    那看似若有若无的勾引,简直让崔冽难受极了。

    他一把扣住了蓝染的小手。

    蓝染抬起头来,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小白哥哥,你怎么了。”

    “睡觉,别乱动,要是再乱动,我忍不住了,我可不管。”崔冽冷冷地说,他紧紧地搂住了蓝染的身子,大手也扣住了蓝染的臀部,不让她乱动。

    “小白哥哥害怕自己控制不了?小白哥哥不是自控力十分强大吗?”蓝染不禁笑起来。

    “睡觉。”崔冽没好气地说。

    他强迫着自己闭上眼睛,而他的怀中,蓝染的嘴角则划过一丝冷笑。

    她静静地看着崔冽,这个魔鬼闭上眼睛的样子,真的很美,不过,为什么这么迷人的外表却衬着这样冷酷毒辣的灵魂呢?

    这个魔鬼能被自己控制住吗?

    ……

    夜深了

    石皓羽的办公室中

    没有开灯。

    只有淡淡的月光静静地洒进来,洒在桌上、洒在地上,也洒在窗前的人身上。

    石皓羽没有回家,他只是静静地站在窗前,看着天边那一轮明媚的月亮。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可是,月亮是圆的,人呢?自己心爱的人,在哪里?

    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依然还是望着那明媚的月亮。

    唉……。

    虽然夜色已经深了,但是石皓羽还是没有回家,事实上,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啊……?”门外传来尖叫的声音,石皓羽轻轻地皱着眉头,打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

    却看见长长的走廊上,黑暗中,一个苗条的身影扶着墙站立。

    石皓羽打开了墙上的灯,走廊上立即一片明亮。

    石皓羽看见千惠扶着墙、皱着眉头站在那里,脚下的高跟鞋的根儿却断了。一堆文件散落在地上。

    她似乎崴了脚,脸上一片痛苦的表情。

    “千惠?”石皓羽轻声说。

    千惠扭过头来,惊讶地看着石皓羽:“总裁,你还没走?”

    “你也没走?”石皓羽轻声说。

    “加班打印一份资料,明天市场部开会要用,打印完了,走在走廊中,却崴了脚。”千惠皱着眉头说。

    她用小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脚踝。

    “哦,这样啊?辛苦了。”石皓羽大步走过来,将地上的资料捡起来,果然是市场部明天要用的ppt文件。

    他用大手搀扶住千惠的身子:“来,我扶你。”

    他将千惠扶到自己的办公室中,将那叠资料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

    “脚还疼吗?”他轻声问。

    “哦,不怎么疼了,刚才歪的时候特别疼,现在好多了。”千惠的小脸上飞过一层淡淡的红晕,她轻轻地活动着自己的小脚,恩,现在真的不怎么痛了。

    石皓羽静静地看着千惠那白皙娇嫩的小脚,不禁苦笑了一下,他想起了蓝染那双脚。

    在自己同蓝染最好的时候,蓝染曾经用那娇嫩的小脚贴在自己的鼻子上,很调皮的样子。

    他正在发愣,千惠赶紧说:“石总,现在很晚了,怎么你还没回家啊?”

    “哦。”石皓羽轻声说。“处理了一些事儿,刚处理完。”

    千惠不禁笑起来:“是吗?原来我一直以为像你这样的有钱人,每天的生活就是吃喝玩乐,但是现在一看,完全不是那样,没见过石总去吃喝玩乐,总是像工作狂一般拼命工作,公司能发展不好吗?”

    她的美眸流动,好像一泓清水一般。

    “因为没有别的事儿干吧?”石皓羽自嘲地笑笑,“天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那怎么好意思?”千惠赶紧说。

    “你是这么勤勉的员工,加班还崴了脚,怎么能不送你,要不我这老板也太无情了吧?”石皓羽淡淡一笑。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千惠欢快地说。

    石皓羽在那一刹那不禁感觉到有点恍惚,好像那一瞬间,蓝染回来了一样。

    可是眨眨眼睛,眼前的却是千惠,他的心里不禁嘲笑了一下自己。

    蓝染,是从来不会回来了。

    他扶着千惠起来,再慢慢地走出办公室,乘坐电梯下了楼,然后直接进入到地下停车场中。

    石皓羽打开车门,将千惠扶到副驾驶座位上,然后他转过去,坐到自己的驾驶位上。

    千惠系好了安全带,石皓羽将自己的车子驶出了停车,窗外,月冷星稀,天气不不闷热,有微微的风吹过,真是一个好美的夜晚。

    “我听说,男人如果让女人坐在后面位置上,这个男人十有八九是一个很色的男人。”千惠笑着说。

    “哦?”石皓羽淡淡地说,“有这么一种说法?”

    “是啊,男人让女人不坐在驾驶位上,而是坐在后面,他可以通过后视镜肆无忌惮地看后面的女人,而不会轻易被女人发现。”千惠笑着说。

    “这样啊,那亏得我让你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了,否则,不是扣上了一个好色的罪名了?”石皓羽淡淡地说。

    他对千惠的解释感觉到十分可笑。

    “其实,我倒希望石总是好色的。”千惠轻轻地一叹,“可惜呢,石总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正人君子。”

    她深情的目光看向石皓羽那完美的侧脸,但是石皓羽却好像没有看到一般。

    千惠,不禁感觉到十分挫败。

    蓝染离开这么多日子了,自己使劲全身解数来吸引石皓羽的注意,但是他却好像没有感觉一般。

    完全当自己是透明。

    自己到底比蓝染差在哪里?就不能引起他的一丁点兴趣?

    她不禁轻轻地咬着自己花瓣般的嘴唇。

    车子里一片尴尬的沉默。

    “千惠,最近跟蓝染联络过吗?“石皓羽突然打破了沉默。

    蓝染,还是蓝染,还在妄图跟蓝染破镜重圆?

    千惠的心中充满了愤恨,她淡淡地说:“有的,她给我打过电话,我们也见了一次,现在她过的很好,她已经完全属于崔冽了,完全享受黑道大嫂的生活了。也是,崔冽那种黑道大哥,还是很适合蓝染的,心狠手辣,不讲人情,其实,蓝染不也是这样的人吗?冷酷无情,不管别人对她多好,她都不珍惜。而且蓝染从小就喜欢他,那个男人稍微对她温柔点,她就立刻贴上去了,恨不得好像是八爪鱼一般缠紧,全然不管那个男人是做什么生意的,我简直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不过既然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也只能祝她幸福喽。”

    她转过头来,认真地看着石皓羽,眼睛里带着一种疼惜:“其实,石总是一个多么好的男人啊,完全的正人君子,她却一点都不珍惜,蓝染,是会有报应的。” ( 腹黑总裁杠上绝色神偷 http://www.xscun.com/1/1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