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73 柔情与窃听

文 / 明日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回到别墅的时候,崔冽看见蓝染还在睡着。

    崔冽微笑着,坐在蓝染的身边,铁臂一伸,将蓝染的娇躯揽在怀中;手掌上温和而舒适的触感,让崔冽心神一荡。

    这时,一双纤细白皙的藕臂伸出洁白的被单,轻抚片刻;从崔冽的腰际,一直往上,直到摸索到他的脖子。藕臂方才一个使力,整个娇小的身子全部贴在崔冽穿着睡袍的身上。

    崔冽伸展铁臂,将她抱在怀中;骨节分明的四指,顺着她的背脊,缓缓往下滑。抚着她那如绸丝般的肌肤,整颗烦躁的心脏,仿佛得到了安宁:“宝贝,怎么了?睡醒了吗?”慵懒的嗓音,在她耳畔缭绕。

    蓝染将整个身子挂在他的身躯之上,娇嫩的脸蛋伏在他那温热的肩窝内:“小白哥哥,你回来了!”一股轻缓炙,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肩窝出,让他身体一僵;抱着她身子的大掌,紧了紧,温度也随之增加,打破那股平顺而温暖的温度,变的温暖。

    “是啊,忙完了,赶紧赶回来陪你。”伸出一只手,将蓝染所说的枕头,放于冰凉的床头;宽厚的背部随之压上,整个柔软的枕头,被他压扁。

    蓝染嘟囔一声,抬起娇嫩的脸蛋,轻启粉嫩的唇瓣:“什么重要的事儿啊?”粉嫩的唇瓣一开一合间,正好亲吻着他的耳垂。

    “没什么,公司系统被攻击了,一些文件被删除。”平静无波的嗓音,仿佛说这事儿时,与他无关一般。

    蓝染却一下子坐起身,白嫩的脸颊,在清幽的灯光照耀下,显得更加诱人而让人着迷。崔冽顺手纤细洁白的被单,覆盖在她的娇躯之上,将她紧紧禁锢在怀中。

    “小白哥哥,我想问一个问题,你能告诉我吗?”蓝染轻声说。

    “恩?”崔冽轻轻地挑起了好看的眉毛,“你说,知无不言亚无不尽。”

    “小白哥哥,你以前可是答应过我,什么都不隐瞒我的,”蓝染那纤细的手指在崔冽的胸前画着圈圈儿,“小白哥哥,你是不是贩,毒?”

    崔冽轻轻地眯起了眼睛,认真地看着蓝染那张认真的脸,他的心在纠结着,告诉她不告诉她?

    虽然她知道自己以前用过毒,品,但是她并不知道自己真的贩,毒。

    但是,她是自己的女人了,现在对自己又情真意切的,她从小就那么喜欢自己。

    告诉她也没什么吧?

    想到这里,崔冽笑了,他抱紧了蓝染,轻轻地亲了亲蓝染的脸颊一下:“你说呢?”

    那双迷人的深邃眼睛,星光闪烁。

    “这么说,你是承认在贩,毒了?”蓝染轻声说。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准备,但是她还是比较震惊,真的不相信崔冽真的走上了这条路。

    这条路是一条不归路,毒,品,会害死很多人你知道吗?

    蓝染抬起眼睛,认真地看着崔冽那张温柔俊美的脸:“小白哥哥,难道做军火你还不满意,你非要做毒枭吗?你知道你毒,品会害死多少人?小白哥哥,我们不做这一块好不好?300克以上就是死刑,小白哥哥,难道你要不得好死吗?”

    她仰着小脸,认真地看着崔冽。

    那双白皙细腻的小手,却紧紧抓着他的衣角。

    崔冽审视了一下蓝染的眼睛,他想了想,淡淡一笑,温热的大掌将她紧紧禁锢在怀中;让她无法动弹,旋即,俯身,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印下一个充满怜惜与疼爱的吻。

    “宝贝,我从来都不怕死,我也从来不觉得我会有什么好死,我只愿意活在当下,现在我快乐就行了。”他轻声说。

    蓝染咬咬牙:“小白哥哥,但是我爱你啊,你可以不在乎生死,但是如果你死了,我会很伤心的。”

    蓝染在采取怀柔政策。

    她在赌,在赌崔冽会不会听自己的。

    崔冽看见她眼中的温柔,想了想,他笑了。

    “好,宝贝,我答应你,以后不做了,这总行了吧?”温煦的嗓音响起,仿佛这件事对于他而言,没什么值得紧张一般。他的拥抱那样紧,几乎将蓝染镶嵌进自己的身体里,引来蓝染强烈的抗议,挽住他脖子纤细的手臂,紧了紧。

    “小白哥哥,这才听话。”蓝染稍微有点放松,但是还是不能完全信任崔冽。

    “你也要听话才好。”崔冽伸出双手,捧着她的两腮;直起身子,性感的薄唇应在她那娇嫩的脸蛋之上。温热的触感,让蓝染心中一动;随即,一个炙,热的吻便落在她的另一边白嫩的脸蛋上。

    肩膀上,一阵凉凉的感觉;蓝染仿佛想到什么一般,自己只穿着十分轻薄的睡衣,羞红的双颊。伸出纤细白皙的藕臂拉过洁白的被单,胡乱的套在娇躯之上,将娇柔窈窕身躯包裹的密不透风。

    “宝贝,你好可爱。”伸出右手,温热的指腹触碰到她的面颊;轻轻捏捏她那娇嫩的脸蛋,宠溺而疼惜的嗓音响起。

    继而,无奈的摇摇头,站直修长的身形;扭头,俊脸之上洋溢着温柔的笑容,轻启性感的唇瓣:“宝贝,等一会儿,我洗漱好,就来伺候你。”言罢,鹰眸瞧着她那愈加红润的脸蛋,性,感的唇角绽放出一抹璀璨的笑容;旋即,转身来到衣柜前,伸手打开衣柜。

    拿出干净的睡衣,他走进了浴室。

    蓝染坐在床上,听着浴室关门的声音;立即爬起身,拿起了崔冽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她纤纤玉手翻飞,快速地卸下了那只价格不菲的24k手机的后盖,然后将一颗米粒大的闪亮的东西镶嵌进了崔冽的手机中。

    那是蓝染特制的窃听器。

    装进了这个窃听器,崔冽再打进来或者打出去的电话,都可以被蓝染窃听到。

    赶紧将手机重新安装好,蓝染小心地将手机放回到原来的地方。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蓝染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好像是打鼓一般。

    崔冽,这个老狐狸,不会发现吧?

    她咬咬牙,第一次在崔冽的眼皮底下玩花样。

    真是刺激的很啊!

    她重新靠在床头上,用小手轻轻地捋着那长长的卷发,装作没有事儿一般。

    又想了想,蓝染悄悄地下床,打开崔冽的衣柜,然后她故意将自己的身子摔在那巨大的衣柜里面。

    “啊……”蓝染大叫出声,蓝染穿着洁白性,感睡衣的身子;往衣柜内匍匐而去,‘砰’一声响起。

    满嘴泡沫的崔冽,换乱迈出浴室;深邃而满含焦急的鹰眸,触及到柔软舒适的大床上没有蓝染的身影时。不禁蹙了剑眉,鹰眸在房内看了一圈;将一双白皙的小脚露在衣柜外面之时,立刻,迈开修长的大腿,来到衣柜前。将蓝染抱了起来,来到床前,将她放在床上:“折腾什么?动了胎气怎么办?”

    蓝染娇嫩的婴儿肥脸蛋上满是委屈,扁扁粉嫩的小嘴;白皙的小手,放在撞疼的额头上:“我只是想欣赏欣赏小白哥哥的衣裳,小白哥哥你的衣裳真是太多了,多到我都跌进你的衣柜里了。”

    崔冽不禁微笑着摇摇头,用手指刮了蓝染的鼻子一下:“真是一个小顽皮,没事看衣服干吗?你现在是小孕妇,多多养着身体。”

    他又转身看了蓝染一眼,故意威胁她:“记住,乖乖的。一会在收拾你!”

    蓝染赶紧将两只手指举起来:“是。”

    两个人之间,气氛简直是无比的烂漫和和谐。

    崔冽这才重新返回到卧室中。

    片刻,梳洗好的崔冽再次迈出浴室,见到坐在床边垂首揉着额头的蓝染;不禁板起一张俊脸,没有对待外人虚伪的笑容,而是他生气实真实的一见面:“刚才你乱跑乱动,你让我怎么惩罚你?我不是叫你在床上等我吗?”斥责的嗓音响起,旋即,蓝染便感觉到身体一阵旋转的感觉。

    崔冽将蓝染抱起来,将她翻了一个身;趴在他那修长精壮的大腿之上,掌起掌落……

    “叫你不听话,还摔倒了,疼着你活该。”一边故意怒声斥责,一边打着她的小臀部。此刻,他垂首,垂下眼帘;看不到他的目光,不知他此刻的目光是冷、是热、还是心疼或者怜惜。

    “求饶啊,小白哥哥,求饶啊,不是刚才跟你说了吗?只是好奇呢!”蓝染故意一副小儿女之态。

    崔冽打完,将她翻身坐了起来;当好看的鹰眸触及到她迷人的双眼时,所有的怒气,仿佛也被她的美丽湮灭。伸出双手将她抱到大腿上,左手紧紧锢住她那纤细的腰肢;抬起右手,为她拭去泫然欲落的泪水。目光触及到她额头上那块红时,鹰眸不禁溢满疼惜;抬起右手,温热的指腹,轻轻触碰着她的额头:“蓝染,疼不疼?”出口的语气,不在充满怒气,而是充满怜惜和心疼。

    蓝染眨眨美丽明媚的双眸,晶莹剔透的泪水,被她尽数眨落;一滴滴顺着她那娇嫩的脸蛋缓缓下落,嘟嘟小嘴“疼。”娇柔而委屈的嗓音出口,再次引来崔冽满心的疼惜和呵护“宝贝,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屁股痛不痛?”大手轻轻拍抚她的背脊,将她那娇嫩的脸蛋按入结实温热的胸前。

    蓝染继续委屈的点点头“恩恩。”算是回答他的问话。但是眼泪却流了下来,一颗一颗,好像断线的珍珠一般。

    渐渐的,崔冽感觉到胸前的衣襟被打湿;双手捧起她的脸颊,放在手心呵护:“对不起,宝贝,都是我不好,我刚才急糊涂了。我是担心你。” ( 腹黑总裁杠上绝色神偷 http://www.xscun.com/1/1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