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76 烈性春,药

文 / 明日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手机被大力的崔冽摔个四分五裂,崔冽冷淡的目光一扫,却惊讶地看到那手机的碎片中有一个闪光的东西。

    什么?

    他轻轻地眯起了眼睛,认真地看着那手机的碎片,良久良久,他蹲下身来,用手指夹起那个闪亮的好像米粒一样的东西,那是一个窃听器。

    崔冽的嘴角不禁抽动了几下,他又看看自己的手机碎片,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自己的手机中怎么会有窃听器?

    谁安装的?

    什么时候安装的?

    那么也就是说,自己在接听电话的时候,自己的通话内容,会被完全窃听了去。

    怪不得,这两次出货,警方都会这么迅速地得到信息。

    因为,这消息明显就通过电话外露了。

    崔冽不禁咬碎了钢牙。

    那么,是谁?到底是谁?

    崔冽赶紧从抽屉里拿出自己的测试仪,将窃听器连上,企图测出窃听器信息的走向,但是却无济于事。

    因为,蓝染在窃听的过程中发现了出了问题,她赶紧将那信息接收器——玫瑰耳环丢进了马桶,冲下了下水道。

    崔冽冷笑起来:还是一个老狐狸呢,跟我斗智斗勇吗?

    不过,这到底是谁安装在自己的手机里的?

    这只手机用了不到半年,还没有维修过,一直在自己的手中,那么,能给自己安装接听器的,应该是自己身边的人吧?

    想到这里,崔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身边的人……?

    自己身边的人,就是鬼医等几个非常心腹的手下,还有……蓝染。

    一想到蓝染,崔冽的心里不禁咯噔一声,会是蓝染吗?

    如果是蓝染,他该怎么办呢?

    他沉着脸,缓缓地上了楼,打开蓝染的房间,却发现蓝染蹲在抽屉前,看见崔冽进来,蓝染赶紧慌慌张张地锁上了抽屉。

    这个举动,刺激了崔冽,是的,蓝染的嫌疑是最大的。

    鬼医等人跟了自己多年,不会出卖自己。

    而蓝染却原来很恨自己。

    想到这里,他那双迷人的双眼几乎喷出火来。

    他推开门,大步走了进来。

    蓝染慌忙站起身来:“小白哥哥,你怎么了?脸色不好?”

    她试图迎上前去,但是却被崔冽抬起手来,一巴掌甩在脸上。

    由于用力过大,蓝染被他扇的一个跟头摔在床上。

    还没有等蓝染爬起来,崔冽一个箭步冲过来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

    又是一个耳光,这次,蓝染摔在地上。

    蓝染扶着那小巧沙发的把手,勉强站起来,摇了摇头,眼前的楼梯都扭成了彩色的线条,仿佛一个无尽的深渊。她绝望地看了看头顶的天花板,天旋天转。

    她靠着墙壁,慢慢滑落在地上,看着那英俊却暴怒的男人一点一点逼近她的脸。她咬了咬嘴唇:“小白哥哥,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对我?”

    “臭婊子,我对你这么好,你竟然敢出卖我?”崔冽咬牙切齿地说。

    当一切嫌疑都指向蓝染的时候,他的心好像火烧一般的疼痛。

    没错,自己曾经辜负了蓝染,但是自己已经认错了,自己承诺要用一辈子对蓝染好,自己很不得将自己的心挖出来捧给蓝染,但是这个蓝染,却将那颗珍珠般的窃听器安装在自己的手机上。

    只从有了蓝染,自己根本就没有碰过任何一个女人,怕伤害蓝染和肚子里的孩子,他每天忍着那强烈的欲,望搂着蓝染睡觉,但是这个臭男人,却这样出卖自己。

    她这样破坏自己的好事儿,通知警方劫了自己的货,她是想让自己死吗。

    想到这里,崔冽简直气得不能思考了。

    “小白哥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会出卖你?我现在,已经是你的女人了。”蓝染虚弱地靠在墙上,轻声说。

    不能承认,就是不能承认,如果承认了,自己和腹中的孩子都会死的很惨。

    虽然,不承认,自己也不见得会好过,但是蓝染还是希望能赌一赌。

    所以,她咬紧牙关不承认。

    崔冽狠狠地将那颗窃听器摔在蓝染的脸上,冷冷地说:“不承认吗?这就是你安装在我手机里的窃听器。”

    蓝染摇摇头:“我没有见过,不是我做的,小白哥哥,你不相信我?”

    愣愣地看着眼前这张令自己心疼的俏脸,崔冽的心在一个劲地抽搐。

    他多么希望这不是蓝染做的啊!

    可是,不是她做的,还能是谁?

    崔冽蹲下来,一把抓住了蓝染的长发,用力一扯,蓝染的脸被迫扬起,看着崔冽。

    “好,蓝染,你不承认是吧?我有办法让你承认。”崔冽冷冷地说。

    他站起身来,打了一个响指,有一个佣人已经捧着一杯水等候在门边。

    崔冽从她的手中接下那杯水,佣人赶紧下了楼,唯恐殃及池鱼。

    此时的崔先生是如此的暴怒,吓死人啊!

    “喝了它。”崔冽冷冷地说。

    “这是什么?”蓝染眼睛看着那杯貌似透明清澈的水。

    “你不知道?这是一种烈性春,药,蓝染,我知道你接受过特殊的训练,你不怕死,更不怕痛,我就是打死你,你也不会承认的。那么,二战期间,各国对待美女间谍的方法是什么?什么,让她们可以尽快地招供?就是这种烈性春,药,没有人可以抵抗得过,蓝染,你也不行。”崔冽残忍地说。

    “蓝染,我那么珍惜你,你却不好好地珍惜我,反而出卖我,好,我让你尝尝这种痛苦,喝下它,我要看着你怎么欲,火焚身,放心,我会让很多男人伺候你,看着他们怎么把你的孩子给干出来?”

    他的语声是那么的残忍无情。

    蓝染不禁浑身打了一个寒战。

    蓝染震惊地看着他,心如擂鼓,颤抖着说:“小白哥哥,你不能这样对我,不是我做的,你说过要一辈子对我好的?”

    “是,我说过,我说过对你好,但是你这样对我,你要我怎么承受?放心,我会第一个上的。你不是不想跟我做吗?我就是要干你干个痛快,你不配合我也没有关系,一会儿你就会变成一个发,情的母狗。不干你都不痛快,你就在心里哭吧。”崔冽的声音几乎冷到了骨子里。

    “小白哥哥,不是的,你听我说。”蓝染咬着牙,现在,自己根本无法逃走,这里,戒备森严,自己不是崔冽的对手。

    何况自己还有身孕。

    “出卖我,一定要付出代价,小染,你不了解我吗?”崔冽抬起她的下巴,在那颤抖的唇上轻轻一吻,“你说呢?”

    蓝染艰难地挥开他的手,大声说:“崔冽我恨你,你不相信我,还想欺负我,你别做梦了,就是轮了我,我只当被狗咬了一口。”

    崔冽托起她的脸,“只这样当然不行。但是,如果我将你接受男人蹂,躏的过程录下来,放到网上,你觉得怎么样?让全世界的人都笑话你,你会怎么活?”

    蓝染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被这歹毒至极的阴谋骇得牙齿打架,浑身战栗:“崔冽,你不是人!现在谁都知道我是你的女人,你这样做,我是会被全世界的人笑话,你呢?你不会被笑话?难道他们会忘记有一个崔冽?”

    崔冽好笑地看着她,捏了捏她的下巴,“傻丫头,你怎么能跟我比?我是男人,而且有权有势。我让媒体说什么,他们就会说什么,我让他们怎么说,他们就会怎么说。我有的是方法对付,你就不用替我担心了,你所后悔的,就是怎么出卖我。”

    “我没有!”蓝染的嘴很硬,死也不能承认,自己也不怕死。

    可惜,宝宝,我不能保护你了。

    我就要遭受崔冽的非人折磨。

    想到这里,想到肚子里的宝宝,蓝染好像身上升起无尽的勇气,她突然一拳袭击向崔冽的眼睛,而崔冽却闪头躲过。

    蓝染飞起一脚踹向崔冽的下盘,崔冽腾空而起,手中那杯水竟然都没有晃动。

    此时,蓝染的肚子猛烈地疼痛了一下,她知道,是自己用力过猛了,抻到了孩子。

    就在一犹豫间,崔冽的大手已经到了。

    他狠狠地扯住她的头发,冷笑着,“想逃?除非你死了,否则,我让你一辈子都忘不了我!”

    啪!蓝染拼尽全力,一巴掌扇过去,却被他轻易抓住。他想将她抱起来,蓝染一挣,指甲划到他脸上。崔冽没想到她还有力气,一下脱了手,蓝染像个白色的雪团,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她的后脑磕在地上,额角在台阶上撞出了血,血丝顺着脸颊淌下来,眼前一片模糊。

    蓝染用手抹了一下头上的血,却没有力气站起来。

    肚子,好痛啊!

    耳边传来脚步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她想动,手指拍在冰冷的地板上,怎么都用不上力气。像一只折断翅膀的小鸟,被一双大手捞了起来。

    她听到他在笑,很得意地笑。她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能感到他在解她的衣扣,然后脖子上一凉,整个人陷入一片黑色的海洋,寒冷淹没了一切,什么都不知道了。

    看着怀中的蓝染,崔冽那张俊俏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郁和心疼,还有痛恨交织的感情,他咬着牙说“臭丫头,你逼我的。”

    他扯着蓝染的头,掰开蓝染的嘴巴,将那杯烈性春,药灌了进去。

    蓝染剧烈地咳嗽着,本能地用手推搡,但是崔冽却一点都不敢,直到将那杯烈性春,药灌的一滴不剩。 ( 腹黑总裁杠上绝色神偷 http://www.xscun.com/1/1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