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77 流,产和拼

文 / 明日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他才将那只水杯狠狠地砸在地上。

    蓝染剧烈地咳嗽着,被崔冽用大手好像小鸡一般拎起来,摔在床上。

    蓝染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感觉到那神秘的液体进入了自己的胃肠,并且逐渐地蔓延开来。

    同时,一种特别的香气不停地弥散在空气中。

    这香气……蓝染顿时面色大变。体内一股不正常的气流在运转,燥热的感觉,瞬间袭向全身!

    蓝染感觉到自己的神智开始昏沉起来。

    但是她依然咬着牙齿狠狠地看着崔冽。

    崔冽冷冷地看着蓝染,宝石般的瞳眸光芒暗动,将蓝染的所有的动静看在眼中。

    此时,简直说不清楚他是什么感情,他是在逼蓝染吗?

    他从来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用这种手段对付蓝染。

    以前,他也没有想过。

    “蓝染,我说过,我要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代价。”崔冽冷冰冰的说。

    那声音好像是千年寒冰一般。

    蓝染紧咬着唇,额头上的汗水顺着脸颊一滴滴的掉落,她使劲地眨着眼睛,几乎都要看不清眼前的一切了。

    只有身体里好像有一把火在拼命地燃烧,还有一个疯狂的声音在叫嚣:“我要,我要。”

    蓝染感觉到有点天旋地转。

    她几乎都要晕过去了,却硬是支撑着自己的身子。

    与欲,望做斗争的蓝染,终于凭着顽强的抵抗力压抑住即将爆发的欲,望。黑黑的眼眸中却全是绝望。

    看到蓝染那倔强的样子,崔冽不禁有点后悔。

    刚才的暴怒让他简直失去了理智,可是现在,看见蓝染那副样子,他又觉得十分心疼不已。

    这药是很强的,多强的女人都受不了这种药的折磨,如果不跟男人交,媾,她们几乎会被折磨致死。

    但是蓝染,她却咬着嘴唇,几乎都要嘴唇咬出血来,她却一点都不求饶。

    她忍着体,内的痛苦不堪勉强撑起自己的身子,只是狠狠地盯着崔冽。

    此时她的样子,真的让崔冽感觉到十分心疼。

    但是他却不能说。

    “蓝染,你求我,只要你求我,我会帮你。”崔冽横着心说。

    他看着蓝染,缓缓地解开了自己衬衫的纽扣,露出了自己健美和肌肉纠结的胸膛。

    “我……才不要求你,因为,我没有做错。”蓝染忽然挥起手来,崔冽还没有反应过来,蓝染那长长的好看的指甲从自己的脖颈上划过,那薄薄的颈部皮肤被切破,甚至颈动脉都被切开,鲜血顿时窜了出来。

    鲜血迸溅,几乎染红了崔冽的眼睛。

    这剧烈的疼痛,让蓝染身体里的燥热立即被压下去了,但是鲜血却不停地喷射出来。

    与此同时,由于体,内被这烈性春,药刺激严重,蓝染的下,体也流出鲜血来,蓝染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下面,有个东西在滑出体外。

    她悲哀地明白,自己的宝宝是保不住了。

    “对不起,宝宝,妈妈没能保护你。”这是蓝染的最后一点想法,然后,她就晕了过去。

    “小染,小染。”崔冽看见蓝染已经转眼变成一个血人,他赶紧上前用手捂住蓝染的颈动脉,一边用被单裹住了蓝染的身子,同时大喊:“叫鬼医来!”

    没想到这个倔强的丫头,竟然用自绝的方式来对抗自己,来对抗这烈性的春,药。

    小染……。

    崔冽刚才的暴怒已经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心疼。

    即使真的是蓝染出卖自己,他发现自己竟然真的舍不得她有事。

    ……

    鬼医帮蓝染止血和包扎后,又给蓝染打入了镇静剂和其他的处理药物,蓝染体内的春,药之毒被解开了,但是,蓝染也流产了。

    春,药的强烈作用让她的子,宫剧烈收缩,那不足三个月的宝宝没有保住。

    折腾了一番,看着蓝染疲惫地进入了梦乡。鬼医叹着气关上门,走了出去。

    来到客厅中,看到崔冽坐在沙发上,不停地抽着烟。

    整个偌大的客厅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毒气室,烟灰缸中的烟蒂已经厚厚一堆。

    鬼医不禁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他跟随崔冽这么多年,第一次看见他这么暴躁,第一次看见他这么失控。

    看见鬼医走出来,崔冽眼睛一亮,赶紧上前,一把抓住了鬼医的手:“她怎么样了,蓝染怎么样了?”

    “老大,我已经给蓝染止血了,也给她进行了药物处理,她没事了,不过,孩儿没有保住,已经流产了。”鬼医叹息着说。

    崔冽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眼睛有点发直。

    他喃喃地说:“孩子没有了?”

    “是的,老大,那药刺激太严重了,蓝染是一个孕妇,怎么能忍受这么强烈的刺激呢,所以,孩子没有保住。”鬼医的语气里也有点责备。

    崔冽没有说话,只是将烟丢下,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俊脸。

    将脸埋在手中,他现在简直不想见任何人。

    “老大,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已经很好了吗?为什么演变成这个样子?”鬼医关切地说。

    崔冽深深地摇着头,痛苦地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突然抬起头来,眼睛灼灼地看着鬼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我是不小心的,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被气急了,我……我……当时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了,我的脑海中只有恨,因为,我在我的手机里发现了窃听器,我认为是蓝染安装的。”

    他现在真的是很后悔。

    “窃听器?”鬼医好奇地挑起了眉毛。

    “是的。”崔冽将怎么发现窃听器,怎么触怒自己的一切跟鬼医重新说了一遍,鬼医也不禁轻轻地皱起了眉头。

    “你肯定是她安装的吗?”鬼医轻声说。

    “那么也许是你?”崔冽淡淡地说,“我的手机,还会有几个人能摸到?”

    而且,蓝染有这个能力。

    鬼医的眉头不禁皱的更紧了,他的心中也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那就是这个窃听器真的是蓝染装的。

    但是,蓝染的目的是什么?

    “她承认了吗?”鬼医继续问。

    “没有。她死也不承认。”崔冽轻声说。“所以,我才这么生气,才这么不计后果。”

    “如果,真的是她做的,老大你打算怎么做?打死她?”鬼医轻声说。

    崔冽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眯起了眼睛。

    他简直不敢相信如果真的是蓝染做的,能怎么办?

    “老大,你还是不舍得是吧?”鬼医继续说,“就是真的是蓝染做的,你也舍不得真的那么狠心对她吧?”

    崔冽不说话。

    “因为,老大,你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她,所以,你不允许她背叛你,好吧,这样,我们退一步说,即便真是她做的,她也没有了孩子,你已经给她惩罚了,老大,你们两清了,既然你舍不得杀她,就把她好好地抓在手中,老大,你不要告诉我你没有这个信心。”鬼医轻声说。

    崔冽依然不说话。

    “那个窃听器真的还有一种可能,是我们在购买这只手机的时候,就已经被人装入了窃听器,一般我们不容易发现,老大这款手机,市值几十万,使用这款高端手机的人并不多,或者,在购买的时候,有人知道是老大使用,所以被警方植入了窃听器呢,我听说有个帮派的老大也是这样,刚买的手机被警方植入了窃听装置的,这个不是没有发生过,千万不要低估了警方的能量。”鬼医轻声说。

    他是实话实说,而且,他也从心里真的心疼那个蓝染,那个倔强的丫头,他真的不希望是她。

    所以,他在不自觉地给蓝染求情。

    听他这么一说,崔冽不禁两眼一亮:“你是说,有可能是警方做的?也是,我定制这款手机的时候,也许,警方事先知道了消息,所以,才事先安装了窃听器,你说是吗?”

    不知不觉中,他在心中也在为蓝染开脱。

    “是的,完全有可能。”鬼医轻声说。

    他这样一说,崔冽顿时感觉到心中轻松起来,也许,自己真的错怪了蓝染。

    自己这么生气,还害蓝染流产,他的心中真是疼极了。

    再说了,警方的力量真的很强的,黑道中的每个帮派,都会被混进警方的卧底,去年不是听说一个帮派中的卧底已经做到了二把手的位置?

    是啊,也许自己真的有一时疏忽,被安装了窃听器呢,也许是佣人,也许是管家,都有可能啊!

    为什么一定要怀疑蓝染?

    崔冽现在真是自责极了,甚至后悔自己没有好好地查清楚,就冤枉了蓝染,甚至,他为蓝染想出了千条万条理由来(恋爱中人往智商会比原来低好多,用在崔冽的身上也适用。)

    不过,蓝染在自己闯进卧室时候那慌慌张张的表情又代表着什么呢?

    想到这里,他又纠结起来。

    不行,自己一定要去看看。

    崔冽“乎”地站起身来,在鬼医的惊奇目光中,上了二楼,来到了蓝染的卧室。

    蓝染依然在沉睡,小脸是那样的惨白。

    看见蓝染那娇弱的样子,崔冽的心中不禁升起一阵内疚来,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摸蓝染的脸蛋。

    他看看蓝染,想了想,走到蓝染那个抽屉面前。

    别忘记了崔冽从小在神偷组织长大,怎么能不会偷东西?

    他很快就弄开了那抽屉地精巧锁头,里面是什么东西?

    崔冽屏住呼吸,从里面拿出一个精美的盒子来。

    看来,这就是蓝染的秘密了。

    轻轻地打开了盒子,崔冽不禁愣住了,因为,那是一副美丽的拼图。

    虽然不大,但是却是1000多块细小的小块拼成的,画面中是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牵着手坐在草地上一起看星星。 ( 腹黑总裁杠上绝色神偷 http://www.xscun.com/1/1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