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90 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为我流泪?

文 / 明日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他的声音并不是很大,几乎用四个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着,作为记者的他一向喜欢刨根问底,因此也对崔冽及他身边的人多加了解和调查,如果真的证明他的调查属实的话,他就可以跟总编邀功,进而达到升职加薪的目的。

    这是多么大,多么引人注目的头条新闻啊!

    然而,他却并不知道,有些问题是问不得,也查不得的。

    果不其然,当崔冽闻言后,原本缓和的表情倏然发生了变化,围裹在他身上的冷凝气氛一层又一层地如同辐射般将周围的空气冷却——。

    他稍稍放开蓝染,示意鬼医先暂时让到一边——

    “崔先生——。”鬼医有些不安地轻唤一声,同时也为这个胆大包天的小记者捏了一把冷汗。

    然而,那个小记者却不知道自己正处于何种的危险境地,他还在洋洋得意地做着升官发财的梦!

    “你是哪家媒体的?”崔冽走到他身边,居高临下的口吻中充满了一贯的冷漠和森然。

    “我是现场追踪这家媒体的!”小记者用骄傲的口吻说道:“看崔先生这般反应,我说的应该都是事实了!那么这位小姐就是神偷蓝染了?很多名品被盗都传说是神偷蓝染做的,请问,崔先生知道吧?如果蓝染小姐被警方通缉,崔先生该怎么办呢?”他挑眉看向崔冽。

    崔冽慢慢靠近他,渐渐的,唇角勾起一抹残冷的弧度,只见这抹残冷渐渐延伸至眼底,透着他一贯的冰冷和残忍。

    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伸出大手在小记者的肩膀上拍了两下,然后直起身子将目光转向身边的鬼医,轻骇的口吻间只是说出了一个字:“鬼医!”

    鬼医立刻明白了崔冽的意图,于是便一个恭敬的欠身答道:“是,崔先生,属下会办妥一切!”

    两人那阴狠的表情让在场的所有记者都发愣。

    “怎么?你想威胁我啊?崔先生,别忘记了。你是黑道的,早晚警方会查你!”那个记者大声在崔冽的身后说。

    “是吗?那就查来啊!你以为我崔冽害怕?”崔冽冷冷地说,他伸手揽过蓝染的细腰,转身就走。

    在走过那个记者的身边时候,蓝染冷冷地说:“如果我是你,就闭上嘴巴!”

    她也开始给那个小记者担心起来。

    大批的保镖推开那些记者,让出一条道来,崔冽和蓝染在鬼医和保镖的护送下,上了那兰博基尼豪车。

    看着崔冽那阴沉不定的脸色,蓝染知道他现在已经很生气很生气。

    “算了吧,那小记者什么都不知道,放了他吧。”蓝染轻声说。

    “放了他?”崔冽轻轻地挑起了眉毛,他的语气冷冷的,“难道你没看到吗,他在挑战我的耐性,这样的人,不给他一点教训,我的心都会难受。”

    蓝染的眼光从崔冽那冷冰冰的眼睛上扫过,她轻轻地摇摇头,那个小记者,绝对是要倒霉了,而自己,也真的是救不了他了。

    在这种情况下,惹恼了崔冽,后果可以预见。

    而那个讨厌的记者,也犯不上自己花巨大的代价来救他。

    想到这里,蓝染轻轻地垂下了眼睛。

    她也不说话,只是看着窗外的风景。

    看到蓝染不说话,很沉默的样子,崔冽想了想:“你在想千惠还是在想石皓羽?”

    蓝染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崔冽,淡淡地说:“为什么这么问?”

    “只是突然觉得很是嫉妒,因为我看你看石皓羽的眼睛,依然有情。”崔冽淡淡地说,“你看石皓羽的眼睛,总是比看我要多情。”

    蓝染耸耸肩,冷笑了一下:“我看小白哥哥,你是神经过敏了。”

    “是吗?”崔冽依然转身紧紧地盯着蓝染的眼睛,“是我神经过敏吗?”

    “不错!”蓝染肯定地说,“石皓羽毕竟是我真心喜欢过的男人,我不可能这么快就忘掉吧?”

    “是吗?”崔冽微笑着靠近了蓝染,“小染,你知道我多么嫉妒你看他的那种眼神吗?我希望你也这样看我。”

    清新的口气扑在蓝染的脸上,崔冽那双迷人的眼睛越发好像大海一般的深邃。

    蓝染不禁在心里长长地叹息一声。

    “是这样看你吗?”蓝染轻轻地眯起了眼睛。

    “就是这样,”崔冽用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挑起了蓝染那好看的小巧下巴,“小染,我承认,我是很自私,也很狠毒,但是从把你接回来,我对你的一切,都是真心的。”

    他撑起自己的身子,在蓝染的脸颊上轻轻地一吻,“什么时候,你会完全地忘掉他,眼里只有我呢?”

    蓝染轻轻地眨着眼睛,不说话。

    “我知道,你现在心理还是在怨我恨我,你对我的感情很复杂,但是我相信,你以后的心,完全会是我的。”崔冽轻声说。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好像是心间放罢了一块蜜糖般,正在慢慢融化。

    崔冽这样温柔地说话,他的大手也丝毫没有停歇,随后,便将她的纤腰紧锢住。

    蓝染依然没有说话,只是用一双波光盈盈的大眼睛认真地看着崔冽。

    没错,他说的没错。

    自己对他的感情十分复杂,不是完全的爱,也不是完全的恨。

    那种说不出的感情交织在一起,好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对崔冽到底是什么感觉了。

    他是一个那样那样令人着迷也令人憎恨的男人。

    像看穿了她的心事一样,崔冽长指一伸,将她的小脸执起——

    “你可否……像担心石皓羽一般担心我?”

    他的语气中含着一丝不确定,一双深邃的眸子一瞬不瞬地锁在她肌骨莹润的面颊上。

    眼神带着疑问,也更像是一种深思。

    蓝染有些尴尬地干咳了几声,随即,离开他的怀抱,清冷地说道:“应该有吧,有时候担心你,有时候却恨不得你早点死。”

    这却是是蓝染的心里话,她心里真的就是这么想的。

    崔冽长臂一伸,又重新将她圈在自己的臂弯中,眼神极为严肃和认真地看着她。

    “小白哥哥,你在干嘛啦,现在在车上。”蓝染被他犀利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有些别扭地说。

    前面还有保镖在聚精会神地开着车呢!

    整个车里,又不是只有自己和崔冽两个人。还有其他人呢!

    蓝染想往一边挪一挪,但是崔冽却使劲地箍住她,不让她动。

    “如果我真的死了,你会不会为我流泪?”崔冽突如其来地这样问着。

    蓝染眼神一怔,随即,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回答我,会还是不会?”他的声音咄咄逼人,就像一个探视镜一样,企图深深望进她的内心深处。

    “我……。”蓝染突然想起来了,是的,如果崔冽死了,自己是会开心的笑,还是该伤心的哭。

    也许都不会吧?

    “回答我!”崔冽似乎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儿,他那鹰隼般的眼睛一直紧紧地盯着蓝染的眼睛。

    蓝染似乎要被他逼得走投无路了,她的樱唇微启了几下,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一股无助的神情逸上了她的眸间,如清泉飘过落叶般,轻然而过,令人怜惜不已。

    眉间蹙紧的力量慢慢放松,片刻后,蓝染仰起头,看着崔冽过分执着的眼神,心口不知为何,又开始隐隐作痛——。

    “你不要妄想死在别人手中,要死,就死在我手里!”她四两拨千斤地回答了崔冽的问题。

    崔冽愣了愣,他突然笑了。

    一丝苦笑慢慢爬上了崔冽那好看的唇边,自己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刚刚自己的执着又是为了什么?

    他伸出两指捏了捏有些发疼的眼角处,落寞的神情滑过他的深眸。

    蓝染虽然刻意逃避了这个问题,却仍旧逃不过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紧张的心情,虽然她已经有些发现自己的心开始悄然发生了些变化,但她不想去深究,因为,每次她想要这样的时候,总会下意识地产生一股深深的恐惧感。

    算了,还是什么都不要想得好。

    “对了,刚刚那个小记者……你要打算怎么对他?让他死?”蓝染试探性地问道,虽然自己也不喜欢那个讨厌的记者,但是他毕竟是一条人命吧?

    崔冽斜长的眼眸闪过一道冰峰,他淡淡开口道:“没有,这个人对我还有利用价值。”

    “那你让鬼医怎么对付他……?”蓝染有些不安地问道。

    崔冽的唇边滑过一抹冷笑,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不会让他好过,一点都不会,我会让他痛苦一辈子。因为他竟然想对你不利!”

    闻言后,蓝染猛然用手死死捂住了唇,水眸也因他残忍的行为而瞪大了双眼。一股寒彻心扉的凉意便从头顶开始蔓延,一直到脚底。她知道,崔冽一定会折磨那个记者。

    如果说她残忍的话,那也只是对于目标者是一招致命的,因为,她见不得用一种残忍的手段来折磨一条生命,但是,崔冽竟然会这般残忍,这一刻,她才明白,为什么黑手党中所有的叱咤风云的教父们一提到“崔先生”,便会噤若寒蝉。

    “你好残忍。”片刻后,蓝染好不容易才从喉咙中挤出这几个字。

    崔冽停住了脚步,一直毫无表情的脸庞倏然变得阴狠。

    “我说过,他想对你不利,我都不会原谅!”崔冽冷冷地说。 ( 腹黑总裁杠上绝色神偷 http://www.xscun.com/1/1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