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96 可怜的小月:不能说

文 / 明日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凭借女人的敏感,凭借这语气,她知道面前这个男人要做什么,知道他会怎么做。他会用自己森冷的獠牙,活活撕,裂了她。哪怕她流血流泪,哪怕她痛苦哀求,他也只是一味强取豪夺,半点怜惜都没有。

    她会被这个男人残忍地糟蹋,而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情感。

    即将到来的灾难让她恐惧到了极点,不顾自己疼得散架的身体,惶惶地支起手臂,一翻身从床上滚了下去,门就在半米远的地方,只要能爬出去……。

    男人残忍地笑起来,像个老练的猎人拉住猎物的足踝,将她拖了回来。小月像只被人拖向案板的猫,十根手指死死地抠着地板,就像抓着自己的生命,薄脆的指甲划出金属般刺耳的摩擦声,小拇指的指甲劈掉了一半,划出一条细细的血线。

    他拉着她的手臂,将她粗暴地扯起来,推倒在床上,冰冷的眼睛充满嘲笑,利落地解开裤扣,覆了上来。

    小月像只被人炮烙的小白鼠,疯了似的挣扎起来,手捶着他的肩膀,又腿胡乱地踢着,混乱中,竟一脚踢在男人的小腹上。

    霍晨星疼得一躬身,反手一个耳光,毫不留情地甩在她脸上。小月的后脑磕在床板上,眼前一沉,男人壮硕的身子又压了下来。

    她左脸都肿了起来,又疼又热,忽略了身体的疼痛,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着,抗拒着。眼睛看着门口,破裂的嗓子发出呜呜的求救声,声音模糊破碎,几不可闻,凄惨而绝望。

    霍晨星被她扰得不胜其烦,扯过皮带,一把掐住她的下巴,贴在她耳边冷笑道:“如果你再不老实,我不介意再绑你一次!”

    恐怖的感觉游走全身,看着眼前那眼睛冒火的男人,小月骇得浑身发抖。她绝望地看着他黑暗中的眼睛,凄惶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破裂在冰冷的空气里。

    看到她眼里的退缩和软弱,男人舔着她的耳垂微笑着,“蓝染,乖一点,落在我手里,你还想怎么样,是不是?让谁不是玩?崔冽可以玩得,难道我就不能玩得?你放心,我的技术比你那崔冽还要好,我劝你乖乖的,别激怒了我,也别让我撕裂了你!”

    “蓝染?”小月浑身不禁机灵了一下,他把自己当成了蓝染?

    小月很想对他说自己不是蓝染,但是聪明的她立即明白了崔冽的用意。

    怪不得,崔冽将自己留在身边;怪不得,崔冽将自己打扮的跟蓝染一模一样。

    原来是这样,原来,他就是想用自己来冒充蓝染,眼前这个男人想对蓝染不轨,而自己,已经完全成了蓝染的替身。

    小月的眼泪不禁流下来。

    崔冽,你就是这样的对待我。

    我知道,虽然长着一模一样的面孔,但是,蓝染才是你的心肝宝贝。

    那么眼前的男人,是要利用蓝染来威胁崔冽吗?

    如果这样,自己怎么能让他对崔冽有一点的伤害和威胁?

    想到这里,那似乎已经差点脱口而出的“我不是蓝染”又咽了回去。

    小月的眼泪流的更多了。

    她不能说自己不是蓝染,因为,如果这个男人发现自己不是蓝染,也许会恼羞能怒,不但不会放掉自己,而且还会对崔冽……。

    不能说,不能说自己不是蓝染。

    小月一边哭着一边看着霍晨星。

    霍晨星笑了,他满意地看着小月那张清丽脱俗的面孔,笑着说:“崔冽,真是有艳福呢,原来这就是神偷蓝染,传说中的尤物,真没想到,比传说中更美丽,怎么,你是崔冽的女人是吧?他好像很宝贝你,那么,伺候我一下,如何?”

    哼哼,崔冽你这个小王八蛋,现在,我把你的女人弄来,你能怎么样?

    这么美丽的女人蓝染,这么大名鼎鼎的神偷,我就是要睡一睡。

    想到这里,霍晨星几乎要笑出声来。

    他一把将小月从地上抻起来,看着那柔媚的身躯,欲,火焚身他却忘记了这个绝色神偷为什么此时会这么柔弱?

    小月剧烈地挣扎着,却被霍晨星狠狠地摔在床上。

    他冰冷的呼吸直直地刺,穿她的耳膜,她再也承受不住,似乎真的认了输,闭上泪水蒙胧的眼睛,颤抖的双手从他肩上滑下来,指腹不经意触到他胸前的红点,男人一阵战栗。

    他低喘一声,撕,裂了她的衣裙,大手扣住她的侧脸,狠狠地吻下去。她脖子上的线条还是那么柔润安静,微颤的白兔如同一个羞怯的邀请。他咬住她粉嫩的乳,尖,啃,噬着她完美的肉,体,修长的手指强劲地蹂,躏着她的大腿,好像一只地狱饿鬼,面对着绝美的宴席。

    太好了,能搞崔冽看做是心肝宝贝的女人,然后,自己还可以用这个女人来威胁崔冽。实在是太美好了。

    他呼吸炽,热,鼻翼翕动,粗重的喘息说明他有多享受,多快意。而他身子下面的人,纤细的十指紧紧揪着单薄的床单,仿佛在忍受着一场极大的痛苦,就像一个恐惧的病人面对着医生的手术刀,一个溺水的人揪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他满意地握住她的腰,分,开她细白的腿,强悍的腰身埋在她腿,间,身下的欲,望如同一只凶狠的野兽,欲,火炙,热。他痛恨眼前这副鲜活的肉体,自己对手女人的身体,带着微微孱弱,凄楚的美丽。

    他并不喜欢这个女人,但是这并不耽误他想占有这个女人的心。

    因为,这个女人是崔冽的女人,而崔冽,是自己除之而后快的对手。

    赶紧占有这个女人!他无数次这样告诉自己。不!他根本就是想撕,裂了她,一想到这个美丽的女人在那个骄傲霸道的年轻男人的怀中灿烂的微笑的时候,就有一种征服的快,感涌上心头。

    他听到自己心底的声音:你去死吧!你去死吧!崔冽,你也会死在我的手里。

    当我给你带了绿帽子,你是什么感觉?

    哈哈,这种感觉太快意了。

    他猛地抓住她的头发,咝的一声扯裂了她的底裤,破碎的布条可怜地挂在她那纤细白皙的大腿上。

    小月的眼睛汹涌而出,他手上用力,她被迫含着泪水仰望着他。这是他喜欢的方式,他就是要她看着,占有她的每一分每一秒,他都要她眼睁睁地看着。不准忽视!不准逃避!

    崔冽,你果然懂得享受,这么柔嫩的美人儿!今天,我也要好好地享受享受。

    大颗大颗的眼泪不停地从小月的眼睛里流出,她知道今天绝对已经不能逃脱厄运了,她只是在心中祈祷这个男人不会对崔冽有什么不利。

    如果说,自己的身子能换来崔冽的平安,她也愿意,但是,能吗?

    她的眼泪,好像断线的珍珠一般流下,却无法浇灭眼前这个男人的欲,火。而这种如水的美丽,让霍晨星的欲,火更加燃烧的旺盛。他着迷地看着她水一样的眼睛,那么的清澈,那么的美丽。

    这个美丽的女人,这个本来应该属于崔冽的美丽女人,就要属于自己了。

    他不禁冷笑起来。

    他的手指温柔地抚摸着她,轻轻地舒缓着她,以那原始的节奏,强行占,有了她。

    耳边只传来少女的哭叫,他除了快,感,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小月剧烈地扭动着身子,她的不从,和扭动,激起了霍晨星的怒火。

    他抡起巴掌,只听见“啪”的一声,小月那白皙的脸上不禁出现了五个红红的手掌印儿。

    同时,他的大手紧紧地箍住了小月的小手。

    轰隆!窗外炸了一个响雷,银白色的闪电仿若一把利剑,刺破了夜空,瓢泼大雨倾盆而下,街道上的人们猝不及防,四处奔逃。

    小月感觉到自己的手好像是被扭断了一般,自己好像是听到了筋骨错位的声音,小月弓起身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激痛的汗水瞬间模糊了视线,双眼直而空洞地看着男人暴怒的眼睛,整个世界死一般地沉寂。

    霍晨星睁着血红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被自己捏在手心里的女人,妈的,真不愧是崔冽的女人,真是彪悍的很呢!

    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在不屈地挣扎,你逃得了吗?

    他冷冷扭着她发抖的手,像一只受伤的野兽,贴在她耳边泠泠地冷笑,“臭婊子,你只喜欢伺候崔冽是吧?不愿意伺候我?好,那我非要让你好好地伺候伺候!”

    “不……”身子下的人浑身颤抖,嘴唇翕动,破碎的声带发出无声的嘶喊,凄惨的力度似能震颤黑夜。但是很快,号啕的雨声和阵阵的响雷就淹没了一切,什么都没剩下……。

    这一切,这一切惨痛都通过小月耳朵上的樱桃耳环再通过电波传到崔冽的耳机中,崔冽的脸上呈现出一种很复杂的表情。

    原来是霍晨星!

    霍晨星?!

    没错,是他!

    这个看起来跟自己好像关系还不错的家伙背地里下了黑手。

    小月……。

    这个丫头,竟然没说出自己不是蓝染的话。

    崔冽的心有点发抖,自己终究对不起了这个喜欢自己的少女。

    她喜欢自己,是真心的。

    但是,自己却这么残忍地利用了她。

    他轻轻地侧过头,却看见蓝染那冷冷看向自己的眼睛。

    那美丽的眼睛似乎在询问:到底是怎么了?

    崔冽轻轻地闪过了眼睛,眼前又飘过小月看着自己时候那深情的眼光,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竟然有点心疼。

    “崔先生,gps已经定位好小月的位置。”鬼医淡淡地说,“那个家伙上钩了。”

    蓝染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狠狠地打了崔冽一个耳光,那耳光响亮得让鬼医一哆嗦。

    “崔冽,你竟然用那个女孩子当鱼饵!”蓝染气愤地说。 ( 腹黑总裁杠上绝色神偷 http://www.xscun.com/1/12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