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喜庆过年

文 / 独舞娃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康熙三十七年最后一天的年饭,是丰盛的。

    除了猪、羊,还有鸡、鸭、鹅、鱼、兔,家里养的牲口一样不少,都被各杀了一些。

    爷爷今天异常的高兴,发话让住在作坊里的几家人和刚来的农奴都回正院吃饭,晚饭准备摆在下面房的屋里,大家同庆这个丰收年。

    好在如今家里的有两个婆子帮忙做饭,又有六个小子、六个小丫头帮手,我们这些主人倒真是省了不少事。

    如今家里还缺个能主事的管家,所以安排事情的,还是奶奶她们三个女主人。

    要在正院过年,作坊那边的几个老太太和女人也来开饭前得了空过来帮起了手,人多好办事,没用多久,下面房原来的仓库里,就摆起了整整十二桌饭菜。

    大大的圆主桌被单留在一排,12张桌子显得有些挤,却也会更热闹。

    过年学馆也放了假,因为瞎了眼平日不爱出门的温母也跟着温夫子来了。

    家里早前买回张家6口、范家4口人,我又带回了自己的外祖先邹家6口人;后来大哥和浩清哥带回赵家3口、方家4口、纳家7口人;接着又是从永仁厅买回了10家48口子人;奶奶55岁生日那天,小姑又给送来了唐、马、郑三个五口之家,就是15人。

    加着早前买回的12个丫头小子,和两个婆子,光下人就整整是105口子人了。

    我们自己家还有13口人。加着燕儿和张晓晨兄妹,就是15口人,今天坐的还是我让大伯打制那种可以转动的大圆桌。

    因是过年。我那三个年前在镇上读书的表兄弟,也在放假时就回了家,表姐梨花自也跟了回去找她娘亲香去了。

    如不然,开这12桌可能还有些不够,毕竟平日吃晚饭时,我们家在堂屋里都是开两桌才坐得下的。

    今天的饭菜是奶奶她们早就精心商定好的,酒是家里自酿的葡萄酒和醪糟酒。爷爷还特意从镇上的烤酒作坊订回了高度的高粱酒。

    葡萄酒加糖特别多的,成了女人们桌上的专利。只不过几度的醪糟酒成了孩子们的饮料。

    除了我们主家这一大桌,另外11桌被下人们自动的分成了孩子、女人、男人分坐上了。

    家里12个丫头小子上菜分酒水,一阵忙活后,自然的单坐了一桌。

    “嘿嘿。咱们家难得能这样热闹的过个年。”爷爷站在主桌这边,高兴的笑了起来。

    我站起身,往屋内一打量也乐了:“嗯,真的好热闹啊。”光孩子就有15人,农奴里十四五岁以上的小子5个,刚好坐了两桌。

    要算上家里的12个小子小丫头,那孩子就开了三桌了,还别算上我们自家这些没长大的孩子。

    “好了,你们大家都别拘谨。如今咱们都是一家人,按照在家里过年一样,大家今天一定要吃好喝好。”爷爷拉着声。发了话。

    有了他的交待,但旁边的11桌包括孩子们还是没动筷,爷爷一愣,咧嘴一笑坐下了身。

    “我们也快吃吧,别让大家都等着。”爷爷说完,率先担起了筷子。

    倒也真是。我们这边动了筷热闹吃起来时,旁边的众人也开始吃了起来。靠门一头还不时传来了孩子们的笑闹声。

    许是我们主家并没不满的阻止孩子们的笑闹,大大的仓库房里逐渐热闹起来。

    没吃多久,张老实端着酒杯到我们这桌来敬酒了。

    也不知是不是张老实早有吩咐,他这一敬完酒,范老头也跟着来了,随后就是我那外祖先邹老太爷,接着后边家里先后买来的几房人家里的当家人也一一来了一遍,就是那农奴中家里做主的男人,也来了一遍。

    大伯、老爹和五个哥哥如今跟众人也熟悉了,自是开始提着酒杯往各桌上去,奶奶也带着头,领着我老娘和大伯娘开始往女人桌上去招呼起来。

    一时间,真是好不热闹。

    吃过年饭下桌时已是九点来钟了,大伯他们又不时在各桌劝酒,所以不管是主家的男人,还是下人们中能喝酒的男人都喝得不少,不是女人们喝的是低度葡萄酒,也显出了几分醉意。

    看着小脸都带着红印的二十几个大小孩子,我心里有些惊讶。看来将来山上的果树结果后,应该做下些更没酒精的水果酒才行,小孩子喝醪糟酒,也真是会醉到的。

    “芽儿,快来,咱们到后院烧烤去。”

    我正想着心事站在大门内的空地上,小哥突然冲过来拉起我就要往后院走。

    烧烤?我有些愣了,白天我忙着去京城买烟花,后来为找合理的借口,到了永仁厅租马车运烟花回来,忙活了大半天,自是没想到要准备什么烧烤晚会的。

    “嘿嘿,惊喜吧,这是白天我们就商量好的,烧烤要用到的肉都早早腌好了,鱼也腌上了二十多条呢,今天杀那些鸡、鸭、鹅的翅膀和腿都被我吩咐留下来烧烤了喔。”

    晕死,难怪今天吃饭时,我总觉得怪怪的,竟是把这小子把我最喜欢吃的翅膀给克扣下了。

    我正想着这些,依然有些话唠的浩宁哥指了指仓库房内,笑道:“看吧,我大哥都吩咐小子们开始搬桌子到后院了。”

    我回头看到十几个小子果然搬起了十几张桌子出仓库房,心里了然之下无奈的笑了起来。

    “哟,烤个烧烤这么大动静,哥你们真够能折腾的。”原本是打算饭后放些烟花,然后让下人们各自回家团圆着说说话的。结果竟然被哥哥们如此折腾。

    心中的想法生起时,看到围在一旁帮手或抗或合力端板凳的孩子们小脸上兴奋的表情,我赞同的点了点头。也改了主意。

    “嗯,烧烤吧,大家一起到后院热闹一晚也好,边烧烤边放些烟花,倒也更显喜庆,晚上守岁吃吃烧烤也是件乐事。”

    浩宁哥显然很满意,看向我时一脸的新奇:“芽儿你也真是厉害。也更是走运,竟然不声不响跑到永仁厅去买到了那京城七彩坊的烟花。听爷爷说那烟花可是咱们大清朝最好的了......”

    听着他更加话唠的说起我们都听过的往事,我和小哥对视一笑,拔腿就往后院跑。

    “哈哈,浩宁哥你慢慢念叨吧。我和芽儿先烧烤去了。”小哥拉着我猛跑时,留下一串恶作剧的笑声。

    “啊,你们太坏了,等等我啊,不然......”刘浩宁紧紧的追了上来。

    我们兄妹间的打闹,起得下人们发现一阵闷笑声,让我有些脸热。看来做主他们眼中的少爷小姐,为了保有一定的形像,我们兄妹还真是应该稳重些才好。

    我们三兄妹跑到后院中时。我才发现不光是正院那些石灯台里点亮了火把,就是这后院靠大山塘的一片的石灯台上也都插起了火把,如今也是火光通明。

    原本摆在饭厅中的桌子长凳。就被那些年轻小子和孩子们先后给搬到了后院中,下人们中的一些妇女也开始跟着家里两个煮饭和婆子开始摆起了碗、盘、筷子。

    好在后院够大,果树间的间距也够宽,摆上桌子板凳对它们也并无影响,只不过今年刚种,长得还没成人高的果树还小。所以张老实很是啰嗦的交待了几遍孩子们不能踩踢到果树。

    家里如今就两个烧烤炉架了,想要同时烧出能供应百多号人的烧烤。可想得有多为难,我不得不回放烧烤队伍,指挥着烤烧烤上了瘾的小丫头们先在烤网上烤起了大量的韭菜、土豆片一类的素菜。

    大家一起吃了顿年饭,新来的下人们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都放松了不少,靠近大山塘的后院一片就显得很是热闹,一有素菜上桌,都会响起一阵更大的笑闹声。

    看着小丫头们很有章法的烤起烧烤,我也终于开始跟着哥哥们布置起了放烟花前的准备。

    要说这七彩坊的烟花如何出名,我初时不懂,但当我在京城七彩坊那大铺子里看到它们时,我开心之时,也终于明白了原因。

    七彩坊的烟花,其实跟我们现代时常见那种一箱箱连发的烟花很像,只不过个头更显粗大,每箱中能连发的数量也显得少了一些,最大最好的一箱重量可能有40多斤,卖价199两银子,可却只能放出19颗烟火。

    就是那九发的烟花,也是卖99两的价钱,也难怪他们家只在京城才开有铺子。

    七彩坊的烟花每年都进贡皇宫,铺子面向的客户也都是皇族、达官贵人和大商贾。

    年前我是大挣了一笔,又是专程跑远路上京城采买,所以也就没小气,一口气把19发的烟花买了20箱;9发的烟花买了50箱;只要10两银子单发却听说有各种色彩形状的买了100箱;比普通作坊产的烟花放得高一些好看一些的,买了200根。

    当然了,从永仁厅边上运回这些烟花时,我并没都拿出来,只是把19发、9发的拿出了10箱,一发的大烟花拿出了30箱,有些普通的拿出了50根。其它的都被我好好的放在了空间中,准备来看再用。

    可当结账时,这些东西竟要10130两银子时,我心疼了。就算最后那掌柜的还只收了我一万两银子,我心中的疼也没减少多少。

    当时我这大手笔的买法,还很是把铺子上的掌柜给惊到了,当他在我这没打听到家门后,一脸恭敬的把我请进了大大的接待厅,随后又安排人手,给整六车的货送到了我在京城购买来当仓库使用的小四合院中。

    我此时还记得,当那领头的伙计看到我那显得有些寒酸的小院时,早前那恭敬的态度明显发生了变化,安排工人们搬货时,就显得有些怠慢随意起来。

    也许,他已经认定我是一个做烟花生意的小货商了。就算是笔1万两的买卖,看习惯了贵人的他,定是不会把我放在眼中。

    “芽儿,发什么愣呢,快来,爷爷说今天让你第一个点箱烟花喔。”小哥突然拉着我往一旁走去。

    “让我放烟花?”我终于回神,使劲摇着头:“我不放,让爷爷这一家之主去放才合适。”前世时我可都没敢放过一次烟花,哪听是小烟花,我也是害怕的。

    就算我装着一脸镇定,借口也很是合理,可小哥那小人精还是猜中了我的心思,哈哈笑着去给大家报告起了我害怕放烟花这事。

    不过片刻,我这除了怕下雨天,怕水,怕打雷的事迹传遍了后院之中外,还又多了一件害怕的窘事——怕放烟花。

    “咻~嘭!”

    当爷爷点燃了烟花,第一颗烟火在比现代明显更高的空中炸开,放出了七彩的大型烟火时,后院中响起了大家的惊呼声,孩子们的欢叫声,而我也真被这比现代还壮观的烟火惊住了。

    这巨大的彩色烟火,就算是在现代我也真是没见过,看来在现代因为一些条件限制,所以烟火的威力被相应的相关部门要求减小了。

    “难怪这么大一箱才装了19发。”我轻声感慨时“咻~嘭!”两声过后,第二颗烟火又在高空炸开,照亮了天空中很大一片,后院中又响起了一阵众人的惊呼和孩子们的欢叫声。

    大伯、老爹和五个哥哥随后又相继点燃了七箱9发的烟花,一发的大烟花也被他们燃放子近十箱后,爷爷还做主给在场的半大小子和孩子都发了一根相对普通的长烟花。

    一阵的欢闹后,烧烤备下的材料也吃得差不多,大家喝得也更醉了,猜着时间应该已过十二点,新的一年应该真正的来了,爷爷就吩咐哥哥他们又燃放了4箱19发、4箱9发、10箱1发的烟花。

    其它的,爷爷准备着初二老娘和大伯娘回娘家时,让她们两给两个外公家各带几箱,余下的要等大年十五的元宵才放了。

    又是一阵的欢叫热闹后,下人们开始收拾起后院的物件时,我也早早回了如今住着那小闺楼的房中。(未完待续)

    ps:亲们,如今基本两天才更上一章,娃娃很羞愧也很无奈,后边娃娃会努力保证更新的,一月时工作最闲,娃娃会努力争取日更两章。么么哒。 ( 兄弟姐妹齐种田 http://www.xscun.com/1/13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