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有人眼红了

文 / 独舞娃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觉睡醒,天还没亮,但大概已经是早上的七点左右了。

    按照往日的习惯,进浴室动手洗漱完,就照常去后院中练功。许是昨天都喝了酒又睡得晚了,爷爷和燕儿都并在山溏边上,只在后院靠山箐边的另一头,不时传来哥哥们练功时偶尔发出的一声轻呵声。

    想到这阵子在外边见过的几个武功高手,我改了主意直接往哥哥他们那边走去。

    自己太极虽练得很不错,比起前世高了若干倍,可硬功夫和轻功比起真正的高手,却真心有些拿不出手了,平日在外走动,也不能老靠着空间才是,毕竟也许哪天遇到什么危险,却不合适当着人面躲进空间。

    我的到来,自是惹得哥哥们一阵诧异,但听说我要跟着他们练习功夫后,也高兴的当起了我的教练。

    说是练功,其实就是我们兄妹五人嘻嘻哈哈的相互考校切磋了一阵,我的到来倒是把哥哥们今天的练功时间给耽搁了。

    看着连小哥都能在他们这练功场的木桩上轻身如飞般得跳跃,去不得不承认,哥哥们在硬功夫和轻功上,如今都已远远高出我太多了。

    直至刘乐来叫我们吃饭,我们才是笑闹着恋恋不舍的往家里走。

    “二哥,你正月二十进京,让我跟着去吧,哥哥你们也一定要帮我给大人们求求情。”走在路上,我突然想起二哥进京的事。提前给哥哥们打起了招呼。

    三个哥哥回来时,我们一家就商议好了,让二哥在正月二十出门进京赶考。

    “芽儿想好了要跟着去?”大哥虽是问我。但显然他并不意外。

    看到几个哥哥都没什么意外表情,也并没有谁想阻止我的样子,就轻笑着点起了头:“嗯,我想乘着年纪还小能出门时,四处去看看。”

    这只不过是借口,因为知道家里没人熟悉京城,也不放心让二哥就这么跟着大伯出门。而我却是在京城连小窝都买下了一个,自是要跟着去了。

    “芽儿。你能不能说个好的借口啊,竟然用这烂借口忽悠我们,你如今才不足八岁就比小子还皮,我才不信你长大了就会守什么大家闺秀的那些破规矩。”大伯家的刘浩宁明显不信。得意的出言一口就揭穿了我的谎言。

    浩清哥哭笑不得,狠拍了他亲弟弟一掌:“浩宁,你这小子皮又厚了是不是。”他这下手很重,疼得浩宁龇牙了嘴,惹得另外几人都笑了起来。

    我们笑毕,大哥也一脸认真的开了口:“芽儿如果真想去,我们今天一起跟爷爷他们求求情,大人们应该会准许的。”

    “今天别。”我忙是摆了摆手:“今天可是大年初一,咱们不能惹得家里人担心。等过几天抽了空再说就成。”不管爷爷他们会不会答应,就算是偷偷的跟去,我也得走这一趟。

    不管二哥如何聪慧。可他毕竟才是个十六岁的孩子,大伯就算是家里大人中间世面见得最多也最圆滑的,可也根本比不了卧虎藏龙的京城里那些“高人”。

    我虽不懂什么阴谋阳谋,可怎么也算是个现代人,那些古时官场如何黑暗的电视电影可看过来少,又拥有比这世间的古人领先了三百多年的见识。自是觉得进了京能照顾到二哥与大伯他们。

    与哥哥们就这么达成了共识时,也到了正院中。奶奶已经等在正房门前招手叫我们吃早饭了。

    正月初一的早饭都是酸菜饵块、糖水饵块一类的素食,早饭一完,家里的男人们就上山去上坟去了,准备随后再去逛逛我们家如今的田地、养殖场。

    奶奶则带着我们女人和六个小丫头去了寺庙里,家里富了,奶奶也倒在今年讲究起来,这是要学着那些富人一般,在初一这天进庙烧香礼佛。

    初一烧香的人不少,我们到时,寺庙里也有镇上的几家富户和商家在了,后边不时都陆续有人赶往庙中。

    不少认识或是不认识的人人都凑上来与我们一行人说话,寺庙里又只有无心这一个小和尚,我也就没机会与他多说什么,只不过是相视一笑算做问候了而已。

    “老夫人,今年怎么这么多人啊。”燕儿有些吃惊,站在正殿门外就问起了这事。

    其实我也是有些意外和好奇的,毕竟往年初一我们也会来找无心玩,初一这天基本上没什么人会来。

    只是此时见奶奶脸上闪过一丝鄙视而无奈的神情,我老娘和大伯娘也脸色各异,我也就没有跟着问出来。

    “走吧,今天无心小师父忙,我们也别再这多搅扰了。”已经礼了佛,香油钱也添了,奶奶明显不想多呆,却也没回答燕儿的提问,带头就往庙门走。

    直到出了寺庙,走在山路上确定四下无人,我才是走到奶奶身边,低声问出了自己心里的好奇:“奶奶,你们是不是知道原因,今天真的好奇怪啊,以前寺庙里正月初一可没什么富户来烧香,就是平日里,也只都是些咱们村的村民来啊。”

    “芽儿你这孩子,怎么什么都要打听清楚,他们想来就来了呗。”奶奶没开口,我老娘却先说话了。

    我老娘么多年真的很少对我说句重话,不过只是问了一个平常的事,她却这样,让我有些吃惊了。

    奶奶仿佛看出了我的想法一般,边走边轻拉了我,笑得很是和蔼:“别听你娘的,不就是一些小心眼的人眼红我们家嘛,以为我们家如今的发达,都是因为这些年对寺庙里的神佛心诚,所以得了庇佑......”

    听着奶奶轻声诉说了一阵。我终是明白了今天寺庙里如此热闹得反常的原因了,也知道了近些日子在镇上疯传的流言,想来奶奶她们以前没在家里提起这些无稽之谈。怕是担心引得大家不高兴,才是没人在家里提起过。

    “嘿嘿。”我听完轻笑:“随便他们爱怎么传,咱们家如今能这样,只有咱们自己才知道是如何辛苦得来的。”其实如果我重生到此,是众多神佛的保佑,那他们传得这些流言也倒是属实了一半。

    为何只算是一半,其实很简单。如果我重生而来,却不努力去改变。那又哪有今天这样的成果呢。

    心里腹诽之时,我心里也豁然开朗:能重生证明人是有灵魂的,再加上我的一些奇遇,那天上说不准就真有神佛。既然他们能让我重生到此,那我就如枯木大师所说,该干什么干什么,随心而行应是错不了的。突然想到枯木大师,我心里一时有些惆怅起来。很久没枯木大师的消息了,也没听无心再提起过枯木大师,也许他老人家圆寂了也说不准,毕竟他离开去云游之时,已经是那么大的年纪了。

    圆寂?这个词跃入脑中时。心中突觉一痛,也安慰起自己:枯木大师当初能看穿我穿越者的事实,定是高僧。圆寂后说不定就成佛了,那可不正是和尚们最大的追求嘛,是好事。

    想着这些心事,当再回神时,才发现已经回到了家门前。扫眼看向大家,见没人发现自己的异样。我终是放下了突提起的心。

    做一个有秘密的人,对我这种其实有些小白的人。真的是很为难。

    心中感慨着打趣时,心情也好了不少,再小白,咱也是带着重生光环的现代人一枚,够自己臭屁这一世的了。

    当今大清天下,谁能有这等奇遇?哈!哈!哈~我仰着头,在心中暗自大笑了三声。

    回到家,才发现爷爷他们还没回来,正有些奇怪之时,才听刘和回报说爷爷他们到田地里转悠去了。

    奶奶放了心,乐得张罗着带众女人,在正房堂屋里开始做起了针线。

    今年正月初一到初三暂停了收购柿子、甘蔗三天,作坊里也停工给下人们放了假,让忙碌了一年的下人们放松一下,我们一家子也终于得松快一下了,爷爷他们这才得空一起逛逛田地,巡视一下家里如今的产业。

    早前余土司安排来帮忙的三十几个农奴走时,奶奶让他们带走了各自用过的垫铺之物做为酬谢,如今又买进了十户农奴,家里就给他们统一发放了居家生活用品,自是包含了早前准备下的垫盖之物。

    如今家里存下的床单、被套就没剩多少了,年后爷爷定着还要开荒买山,那买人也是必须的,奶奶才会如此急着想再准备上一些成品,以免将来手忙脚乱。

    这倒好,我对女红没兴趣,甚至可以说是害怕做那些麻烦的女红,一时间显得无所事事起来。毕竟大初一的,就算我想到哪个府城去做笔生意,怕都找不着买主。

    “燕儿,走,咱们去几个养殖场看看去。”看着拿起了针线的燕儿,我要约起了她,毕竟最近我的水果批发生意太忙,燕儿喂鱼的活计也丢不开手,我们很久没如以前一样呆一块过了。

    “小姐,我今天不去了吧,年后家里就要添人了,我想在家帮把手。”燕儿直接摇头拒绝了。

    知道她虽然平日想着小子,却是喜欢做这女红的,我心里有丝遗憾,却也没再强求:“嗯,那你留在家给奶奶她们帮忙吧,我自己去转转。”

    见她脸上又生出犹豫之色,我轻露一个笑容安抚道:“我一向都喜欢自己去巡田呢,今天是怕你无聊,你要是喜欢做女红呆在家里最好。”

    说完才觉得自己仿佛有些解释得过多,显得自己有些底气不足了,忙是转身往外走。

    人类就是不会知足的动物,燕儿从前天天都爱黏着我时,我还嫌弃她有时唠叨烦人,可如今燕儿已经习惯独立,找到了她自己喜欢的事做不再缠着我时,我心里却觉得空了一角。

    看来我已经老了,毕竟按照活在这世上的年岁来算的话,我已经40岁的高龄了,正进入了更年期呢。

    打趣着自己,到作坊后园的马房牵了马,我直接就骑马先往建设在河边的鸭、鹅两个养殖场而去。(未完待续)

    ps:亲们,娃娃难得的存下了两章存稿,以后会努力定时在下午6点后更新的。厚脸求票票,求粉红喔,么么哒。 ( 兄弟姐妹齐种田 http://www.xscun.com/1/13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