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箫之恋

文 / 格格、曾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我的长箫之恋开始于我刚进入18岁的那年夏天。由于高考落榜,我不愿再在滇西北高原上那座我出生长大的热闹的永胜小镇上频繁露面。

    那天中午,突然,空气中传来了一种明快的乐声。我屏住呼吸欠起身子,是长箫的声音!

    我循着声音而去,浮现在我眼前的首先是一管闪着清幽光芒的长箫,接着是一个穿着一件白色t恤衫、身材颀长的少年。

    他吹的曲子在风中戛然而止,出于一种莫名的害羞和畏惧,我悄悄逃走了,因为我在小镇上和学校中从未见过他。

    那时,已有一个喜欢我的男孩,他叫陈开东,是我高中时的同学,他已考上了南方一所艺术学院。就在我看见那位吹箫的少年后不久,陈开东披着长发带着画夹来找我了。我问陈开东知不知道那个吹箫的男孩子是谁,他不假思索地答道:“我是我们中学刚调来的校长的儿子,他叫吴林,今年高考时他恰好生病。他准备像你一样明年再参加高考,他要考音乐学院……”

    一个星期后,陈开东离开小镇上大学,送走他,我心酸酸地想哭时,竟与吴林在一条僻静的小巷相遇了。他欣喜地叫出了我的名字,并说那天他回家后翻阅了我写在校刊上的诗。

    我跟随着吴林来到了他家,他带我到他母亲的书房。天哪!四面墙壁上到处都是书籍。这也许是我那时见到的最多的私人藏书。

    陈开东在寒假期间真的回来看我了。在他回来的第二天,吴林就病倒了。

    寒假过完后,陈开东就要走了,我和他又去看了一次躺在病房中的吴林。我们离开病房时,我突然感到吴林的眼光灼着我的背部。我回过头去,他的视线与我的视线重叠在一起。他的眼神第一次给我一种震动,他仿佛试图将我拉回去,从陈开东身边拉回到他身边去。

    一路上,我总是想着那双想留住我的忧郁的眼睛。

    从那以后我就经常去医院看他。而他最盼望的一件事就是尽快地离开医院,但他的病还没有诊断出来。

    从那以后,我们经常逃离医院带上长箫和书本到那片丘陵草地上去。

    有一天午后,当吴林吹完箫后突然下起了一阵暴雨。我们手拉手跑进了一片果园之中,并发现了一座可以用来避雨的木房子。我们彼此看着对方的眼睛。吴林捉住我的双手问:“你是不是以后要嫁给陈开东?”我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雨停了,天边出现了一道我所见过的最美的彩虹。我们从泥泞的路上回到了医院。就在那天晚上吴林的病加重了。而我并不知情,那天下午把他送回医院以后我就回家了。

    在一个暴雨倾盆的下午,吴林的母亲突然来到了我家,她神态慌乱地说:“吴林不见了!”我大吃一惊,蓦然,我想起了那片果林的那座小木屋。我跑进木屋时,吴林正举着一把刀,那把刀上沾满了鲜血。我看见了他的手腕,原来他在割静脉……

    原来吴林患了白血病。医生和家人为了让他活下去,一直对他隐瞒着病情。但就在今天下午,他从一个护士嘴里知道了自己的病情。

    从那以后,每天傍晚我都要上医院看望吴林,周末时是下午到医院去。眼看离高考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吴林仍让我替他报了名,他报的第一志愿是中央音乐学院。

    有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吴林看起来气色很好,他说他很想到那片草地上吹吹箫,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我替他跟值班医生请了假,然后我们便直奔丘陵。

    他用生命吹出的长箫之声苍凉而遥远,好像带着我们飘向了白云和蓝天深处……

    就在回医院的路上,吴林突然握着我的手说:“如果我能活下去的话,我一定会有一天向你求婚!”这是吴林第一次向我清楚地表达他的感情,实际上从他的箫声里,他已经一次次地用音乐表达过他对我的眷恋。

    就在那天晚上,已经是10点钟了,我刚复习完一些课程,吴林的母亲来了,她让我尽快到医院去,吴林不行了!我面色苍白地飞跑着到了医院。

    至夜半时,吴林闭上了双眼,以后就一直没再睁开过。虽然我一直抱着长箫坐在他身边,欲哭无泪……

    我18岁那年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那管长箫伴随我不停地迁移,无论我去何处,我都要带上那管箫。

    美丽的海南,我的爱情退潮了

    在刚入大学生物系时,我就认识了石涛,他是我的同班同学。在新生作自我介绍时,他用广东味很浓的普通话说他是从海南三亚来的,当时引起了家在陕西黄土高坡的我的瞬间的惊奇,我特意多看了他一眼。

    在大二时,我在功课上稍松了一口气。生性不甘寂寞的我又竞选进入学生会当了文艺部长。这时,我才又注意到石涛,这个人高马大的男生因为玩得一手好篮球而被选为体育部长。同为系学生会的“内阁成员”,一周的例会是免不了要在一起商讨系内外的热点问题的。一来二往,我就对这个一与女孩子说话就脸红、在球场上却叱咤风云的男孩子发生了兴趣。

    我开始向他暗送秋波,主动要求和他一起做小白鼠的实验,在小白鼠不听话时故意发出女孩娇嗔的尖叫,以唤起他英雄怜护美人的意识。我做起了他的铁杆球迷,凡有他参加的赛事都风雨无阻地为他加油助威。可是我失望地发现,连局外的同学都发现我对石涛“有意思”了,可局内人却对我无动于衷。我对他有点气恼了:石涛呵石涛,你莫不真是铁石心肠?

    圣诞节的前一天,全班十几个同学晚上在学校的小餐馆里“嘬”了一顿,我们兴致不减,又去参加在校俱乐部里举行的学生舞会。我们第一次挨得那样近,几乎都可以感觉到对方激动的心跳了。一曲跳罢,我几乎是贴着他耳边说:“这里太热了,我们出去走走吧。”

    我们沿着一条石子路,朝树深人静的山坡上走去。我的心像一只小鹿在跳,这算是我与石涛的第一次约会吗?石涛抱着手臂低头沉思着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其实我早就明白了你的心情,可是,我不能。在家里我有个妹妹,她在等我回去。”“你要娶你妹妹?”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不是我的亲妹妹,”石涛在我的一再请求下,讲述了他的故事———

    “我的父母都是渔民,以打鱼为生。在我五岁时,父母一起驾船出海,遇到了飓风,船毁人亡了。我父母生前与邻居的黄叔是好朋友。我成了孤儿后黄叔收养了我。从此,我就和他的独生女儿阿莲同吃同住,还一起上学,从小学到初中都坐一条板凳。升高中时,阿莲的成绩本来比我还好,可是黄妈那时刚好得了一场大病,为治病花了不少钱,黄叔没有钱供应我们两个上学,阿莲就不声不响地辍了学,让我继续读书……”

    我握着石涛的手,顿觉阵阵绝望袭来,然而我固执的心中却有一种强烈的偏见:石涛和阿莲没有共同语言,他们在一起不会幸福的。我还有机会赢得他的爱,我要努力抓住我的幸福。

    我竟产生了要见一见阿莲的念头,看看这个没有多少文化的渔家女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好不容易盼来了暑假。在出发前的一星期,石涛给阿莲写了一封信,说了回家的日期,并说要带一个同班的女同学来看海。尽管石涛说阿莲性情温和,善解人意,我还是做好了与阿莲发生冲突的最坏打算。

    中巴到了三亚汽车站。在出站口,我们见到了阿莲。她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副没有见过世面的渔村女孩的样子,相反她看起来很靓丽,出乎意料之外,她首先热情地向我伸出了手,用很标准的普通话向我问好。阿莲骑上一辆摩托车带着我们,向她在崖城的家里飞驰而去。

    我进了阿莲的小屋,吃了一惊:她有一个很大的书架,排满了各样书籍,最多的竟是生物方面的书!“你看,都是阿涛帮我买的,说以后我们办一个海洋生物养殖场。他就是喜欢做梦。”阿莲有点娇羞地说。

    有一天,我们三人驾着黄叔的机动小渔船出海去兜风。出海时天空晴朗无云,突然在正午时,海上起了大风浪,一个巨浪打来,船的一侧骤然倾斜,我立足未稳,尖叫了一声,失手向船一侧的海水中滑去。“小心!”阿莲大叫一声,抓着一根绳子猛扑过来,用一只手抓住了我死死攀住船舷的手,把我拉了上来。

    晚上躺在床上时,我怎么也睡不着。想着白天可怕的经历,再看看已酣然入梦、睡相恬静的阿莲,我内心里波涛汹涌。阿莲是清楚知道我对石涛的那份情感的。可她对我却没有半点敌意和怠慢。我思来想去,决定退出这场错误的爱情角逐…… ( 情场——一百个女人的情感历练 http://www.xscun.com/1/13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