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的心该怎样抵达爱的胸口

文 / 格格、曾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我从小就是一个性格忧郁、爱幻想的女孩。18岁的我在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念书以后,便将自己关进了内心的象牙塔之中。

    当同寝室的女生都开始骄傲地拥有护花使者时,在她们眼里,我却像个修女。其实,我心中早已暗恋上了同班的男生韩枫。

    上大三时,有一天,我去看中文系和历史系举行的一场足球对抗赛,韩枫在中场断球了!一个后卫从侧面狠狠地铲了韩枫一脚,韩枫像一棵锯倒的大树一样重重地仆倒……我惊叫了一声,在众目睽睽之下急跑了过去,不争气的眼泪也涌出来了。

    韩枫的膝关节受了伤,住进了校医院。既然我对他的爱已经“出丑”了,索性,我就公开地去看护他。

    当韩枫出院时,我们俨然是一对恋人了。我们都是在单亲家庭中长大的,所不同的是,韩枫是跟着父亲,而我是跟着母亲。我们无意间好像在对方身上尽量寻找各自缺乏的爱。

    幸福的日子像流水一样过得很快,转眼快到毕业了。韩枫立志从政,他费尽了心机,才在京城的一个政府部门找到了一份工作。我本来想在上海找工作,以就近照顾多病的母亲。可是为了爱情,我还是与韩枫一起去了北京,放弃了专业进了一家电脑贸易公司当了总经理的秘书。

    刚去北京,我们租住在一间闷热潮湿的地下室里。心高气傲的韩枫在那个论资排辈的政府部门里不受重视,他总是一副怀才不遇的样子,有时还借酒疯无缘无故地把气撒在我的头上。

    我在电脑公司里工作很努力,得到了王总经理的赏识。不到半年时间,我的薪水加了一倍,并优先分到了一室一厅的住房。

    有一次,我很晚才回家。王总的车送我到楼下,正好让韩枫从窗户里看见了喝得有点醉了的王总握着我的手不放。韩枫冲下楼来,使劲地掴了我一记耳光,怒气冲冲地说:“要么你辞掉工作,要么我们马上分手,你看着办吧。”

    第二天我没有去上班,我躺在床上不吃也不喝,然而,从早到晚,韩枫没有来敲门。我对他已死了心,我也想通了,既然他不爱我,为什么我还留恋他,乞求他的爱呢?

    王总在知道了我与韩枫断绝关系后,开始对我大加关照。每天他都为我捎来一束红玫瑰花,还要用车送我回家。我在理智上并不愿意接受这个几乎可以做我父亲的男人的爱情,何况他已经有了妻子和女儿。可是在情感上我却不由自主地开始依恋起他来,他是一个成功的有魅力的男士,能给予我所缺失的父爱和情爱。

    在一个大雨倾盆的夜晚,最后公司里只剩我们两个人。王总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站在了我的身边,用他坚实的手臂轻轻地环围着我,我突然觉得我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心怀了。他用手绢细细地拭净了我的泪水,然后他开始吻我,一个成熟男人老练的吻,它让我干枯的心仿佛重新涌满了爱的甘泉。

    他变得像一个青春少年一样,每天与我换着地点约会,看电影,听音乐会,泡酒吧……我成功地对他守住了最后一道防线,我说:“如果你真爱我,你就娶我!”他就真的开始与同床共寝二十余载的妻子闹离婚大战了。

    有一天,他的妻子瞒着他来找我,带着他们十岁左右的女儿。她是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我与她相比,优势只在于我的青春红颜。她放下她的体面,用几乎哀求的口气对我说:“你只要劝他不要与我离婚,你随便与他什么关系,我都不会干涉!”我不为所动。

    没想到,在一旁眼巴巴地望着我的她的女儿突然抓着我的手,哭着说:“姐姐,求求你了,把我的爸爸还给我吧!”一刹那间,我怔住了,多年以前,我也是这样求过一个女人要她离开我的爸爸,但那个女人发出的只是冷笑。我永远忘不了那令我小小的心充满绝望的一幕!在这一瞬间,我改变了心意,我用手绢擦掉了小女孩的泪水,柔声地说:“放心,姐姐会让你的爸爸回到你的身边的!”我送走了她们母女俩,坐在黄昏的天光中给王总写了一封信,信中说:“我也会像你的妻子一样变老的,我也不能对不起你的女儿,让我幼年的伤痛再刻在她无辜的心上……”

    我收拾了简单的行李,赶当天晚上一趟去广州的火车,在浓浓的夜色中悄然离开了令我无限伤感的北京城。 ( 情场——一百个女人的情感历练 http://www.xscun.com/1/13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