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

文 / 格格、曾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我和他是同级不同班的初中同学,三年里我对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印象,他却一直在默默注意我,每年都寄给我一张精美的不署名的贺年卡,毕业后他给我写了第一封信,倾诉了他对我的感情,我觉得十分可笑和荒唐。后来我上了市一中,他依然每年寄贺卡给我。那时他已经不上学了,不知整天忙些什么。这三年间我只见过他一次。我的不屑一顾给他带来了很大伤害,那年冬天他参军走了。过了些日子,又来信说:难道我们做普通朋友也不可以吗?我知道这其实是男孩子“曲线救国”的常用策略,可想到自己的态度未免有些残酷,凡事不可以做得太绝,便答应了他的请求。

    三年后,他回来了,当他风尘仆仆地出现在我面前时,看着他那黝黑的脸和明朗的笑容,我忽然觉得他是个男人了。

    那一阵子,他还没联系好工作,正闲着没事,我呢,也快从教育学院毕业了,正在离家很远的小学校里实习,他就每天在校门口和家门口等我,起初我非常厌烦,他却不恼不急,只是憨笑着跟在我身后悠悠地走,俨然自诩为“护花使者”。

    可是,有一天当他破例没有来接我时,我突然掂出了这份看似不经意的感情在我心中的真正分量。我在阳台上望了又望,在楼道中走去走来,在楼梯里上上下下,六神无主,茫然若失。他怎么了?是有病了?还是在路上出了意外……我不愿再想下去,心头涌起一股悔意:我太怠慢他的感情和我的感觉了。

    第二天,当他出现在我望穿秋水的视线里时,我哭了,使劲儿用拳头捶他的肩。他憨憨地笑着,张开双臂,又放下来,涨红着脸,流下热泪。

    充满爱情的日子像蓝天一样纯净而美好。尽管他的工作没有着落,尽管我知道父母必定会给这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制造阻力,可当所有的阴云暂时还没有笼罩在心上时,我们自由自在地绽放着我们的幸福和欢乐。记得那时他还编了一首中英文结合的打油诗:人生本应happy(快乐),为何总是study(学习),将来娶个漂亮lady(女士),再生个白胖胖baby(宝贝)……我追着他打呀,闹呀,笑呀。然而有一天,他却怔怔地看着我说:小洁,将来要真是这样,该多好啊。

    “会的。”我说。

    “小洁,你真是清凌凌一盆水,如果我是坏人,你还会对我这么……”

    “不会!”我开玩笑地打断了他的话。

    “这就好。”他轻轻说。

    你看我有多傻!竟没有从中听出些什么。

    那次不吉利的谈话之后,他就突然失踪了,直到现在已半年多了,我也仅仅只见了他一面。那时他用尽了一切办法来躲避我,凡是我打的电话,他一律不接,我打bp机传呼,他一看见数码显示就离电话远远的……那天,我跑到离家很远的地方用别人的电话号码打了传呼,他才回了电话。一听到他的声音我就哭了,他很惊慌地问我在哪里,我反问他,他犹犹豫豫地说了一个很偏僻的地址。我说:“你的生日快到了,我用我第一个月的工资给你买了件毛衣,想让你试一试。”他沉默了好久,才淡淡地说:“那你晚上来吧。”

    那天晚上刮着大风,我抱着毛衣,找到了那个地方,他架着腿坐在沙发上抽烟,面无表情。我还没有开口,他劈头就说:毛衣留给别人穿吧,我不要,有人给我打毛衣,我很快就要结婚了,你走吧。我呆呆地看着他,不知该怎么好,泪一行行地淌下来,他只是盯着天花板,没有表情。过了一会儿,他突然一拍桌子跳起来道:“你这个傻瓜笨蛋,还不快滚!我们完了。实话告诉你,现在我是黑道上的人,什么坏事都干,我的一个伙计已经被抓走了,公安局马上就要查到这儿来,算我对不起你,我求求你,你快走吧!”

    我抱着毛衣,踉踉跄跄地出了门,他忽然喊住了我,脸上呈现出从未有过的郑重与庄严,低声说:“风太大,把毛衣穿上吧。我骗了你这么长时间,我真是坏人,不配你。今后我不会再见你了。不过,”他指指心口,“我心里有你的地方是干净的。”

    我痛哭着跑了出去,从北环路一步步走回了家。他骑着自行车在很远的地方跟着。那一夜,我的眼泪都干了。

    后来听说他逃跑了。他跑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只装着我给他写的那些信。 ( 情场——一百个女人的情感历练 http://www.xscun.com/1/13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