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含泪玫的玫瑰

文 / 格格、曾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1992年,我高中毕业,报名参加青年歌手大奖赛,我一路“过关斩将”,最终竟获得了通俗唱法的第二名。评委中有一个叫南风的,三十多岁,主持人介绍说是北京著名的音乐制作人,他竟给我打出了10分的满分。他握住我的手说:“你很有前途,欢迎你到北京发展,我会让你成为内地的徐小凤。”

    到了北京,我先在五棵松租了一间便宜的民房安顿下来,随后我就给南风打电话。时间不长,一辆车开来了,下来了一个男青年,他自我介绍说他叫周浩,是南风的司机,也是他的影音制作公司的电贝斯手。

    周浩用车把我载到一家豪华的宾馆门前,对我说:“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宾馆老板是南风的朋友,房费打五折,先由南风垫付,以后等你走红了有钱了再还他。”

    傍晚,在很有名的银都饭店的一间包厢里,我见到了南风。他为我一一介绍早已候在大圆桌前的颇有风度气质的男女们,他们都是京城音乐界的名流大腕。

    但我这种庆幸的心情没有持续多久,便又不安起来。从第一天晚上在宴席上南风当着他的朋友面信誓旦旦之后,以后的日子他再也不提为我出专辑的事。

    焦急地等了两个多月,终于有一天南风通知我:“准备得差不多了,我们开始录音吧。”这样,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走进了他的录音棚。

    但南风只为我录了四首歌曲,便停止了。他说问题出在主打歌曲上,说创作者要价太高。

    我又开始了无聊而不安的等待。一天晚上8点多钟,南风兴奋地告诉我,刘放答应跟他签约了,他要为我写两首适合我的演唱风格的歌曲。南风拉起我的手说:“你知道吗?我捧了那么多歌星也没有像捧你这样用心,你要怎么谢我呢?”我在南风花言巧语的哄劝下,最终醉得一塌糊涂。

    第二天早晨,我醒来了,我被剥去了所有的衣服,南风就睡在我的床上……

    刘放的词曲写成了,但南风并没有立刻为我录音,所不同的是自那一夜之后,他在我面前已经变得无所顾忌地放荡。我要是拒绝他,他就说:“我马上要为你录音了……”

    我在屈辱中等待着。

    有一天,司机周浩来我房间找南风,我忍不住把他唤住,问他:“你知不知道南风啥时候为我出专辑呀?”周浩想了想说:“除非你一次性把资金投足,否则你就这样没完没了地耗着吧。”

    周浩走后,我反复咀嚼着他的话。对南风的许诺,我突然领悟到这是一根绳套。我必须向他摊牌。

    晚上,南风又来了,我用坚定的口气对他说:“你要真为我出专辑,我们就签约,我该出多少费用我给你。否则,我就另找制作人。”听了我这番话,南风突然大笑起来:“好啊,你走好了,你交出3万元钱,我立马放你走。”

    第二天,我给母亲打了个电话,说我急需5万元钱,父母绝不会想到,他们的血汗会被女儿用来洗刷幼稚和耻辱了。

    我给了南风4万元,我之所以要多给他,是还清他其它的费用,我不想欠他什么。

    我又回到了五棵松。为了生计,我开始到歌厅去唱歌。我知道京城的音乐大腕很多,我希望有一天被他们赏识,和我正经签约,为我出一张不含任何屈辱和眼泪的专辑。

    有一天晚上,我在一家档次很高的歌厅演出,意外地遇到了周浩。原来周浩和南风因为合作不愉快,也和他分手了。周浩劝我不要太着急,做一段时间的流浪歌手也不是坏事。

    周浩成了我的好朋友,每次演出结束,他都要乘地铁把我送回五棵松,周浩是河北保定人,闯京城已经5年了,30岁了还没有结婚。

    1998年6月19日,我终于又走进了录音棚。这次录音周浩帮了很大的忙,主打歌曲《含泪的玫瑰》是他找的词曲作家专门为我写的。他说这首歌很适合我的嗓音和我的情感经历。而我最感激周浩的是,音乐制作人和我签约时让我先付6万元定金,我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周浩毫不犹豫地拿出他3万元积蓄,又在朋友们那里为我凑了一万多元。我说:“等专辑出来后,赚了钱我加倍还你。”他憨厚地一笑:“只要你走红后别忘了我这个流浪乐手就行了。”

    1998年11月20日,我的第一张专辑《含泪的玫瑰》终于出炉了。 ( 情场——一百个女人的情感历练 http://www.xscun.com/1/13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