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2)

文 / 严歌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第十二章(2)

    他向她靠近一步,胳膊肘支着上半身。天快黑尽,蚊子发出共鸣很好的嗡嗡声。一切花花草草都要被黑暗盖住,头脑里的旋涡一圈圈慢下来,无精打采,它们一停,他不会再有勇气享用这个敌人的女儿。多鹤向后退了一步。又是楼顶上的光线了,恰恰只看见他的轮廓。这轮廓还是楼顶上的轮廓,但她似乎感觉得出来,所剩的也就是这个轮廓了。她又向后退了一步。

    小彭遗憾地想,如果他不去看张铁赛球,不去休息室替他包扎,听他讲了那一番话,该多好。张铁早晚会把那些话讲给他听,但晚过今宵再讲就好了。小彭做不到一面与她敌对,一面享用她。那就太畜牲、太欺负人了。

    他们路上都没说话。他开车把她送到张家楼下的路口,看她在路灯的光亮里孤单单地走去。她的步子总是那么稚拙可笑,有一点像得过小儿麻痹症的人。她连路也走不利索,还能干什么了不起的坏事?

    小彭回到革委会办公室,心已经完全康复。他把还在小报报社刻钢板的张铁找来,要他谈谈他从小到大家里的情况,他父亲和母亲与他小姨的关系。张铁说他听母亲和父亲争执的时候提到一件事,小姨曾经被父亲扔了出去,扔在江边,小姨周折了一个多月才回到家。那时他和弟弟二孩还在吃奶。

    这个黑夜成了一大团无法解决的矛盾。彭主任不知道是要消灭敌人的女儿多鹤,还是要消灭张俭为她伸张不平。不单为多鹤,也为小石。

    他坐在秋天深夜的一九六八年里,两手捧着被樱桃酒膨胀起来,又被夜晚凉意冷缩的头颅。小石啊小石。那个跟他一块进工厂,带给他许多欢笑的猴子,那个为了给他欢笑。宁可不顾自己廉耻的小石。小石地姐姐送他到火车站时,对张俭和小环如同托孤那样泪眼涟涟地拜托。结果呢,张俭把石家的独苗齐根斩断。张俭开了那么多年的吊车,从来没让吊的东西脱过钩,偏偏脱钩就发生在小石走过的那一刻?

    小彭但愿自己在场,能推小石一把。

    就像小石把他从火车轨道上拉下来一样。

    小彭在脑子里一遍一遍看着小石怎样跳上铁轨,把蒙头转向朝错误方向跑的自己拉回来。小石这一拉,拉回来了一个钢厂新领导彭主任。

    小彭想着小石的大度。明明知道小彭在和他争夺多鹤,还是拉了他那一把。他自己呢,为了多鹤多少次明里暗里诅咒过他。

    结果让他遭了张俭的暗算。难道还不是明摆着地暗算吗?偏偏发生在他回老家去的时候。

    这是一件命案。张俭这个凶手,居然还耽在法网之外,上班领工钱,下班赏鸽子,出门是工人阶级,进门是俩女人的男人。

    小彭在三点多钟睡着了。早晨有人进来送开水。看见彭主任睡在沙发上,睡得十分香甜,都不敢叫他。他是被九点钟的第一批文件弄醒的。他盯着中央、省里、市里、厂里的一大摞文件,心里说:“小石,你兄弟对不住你。”

    他把军代表请到自己办公室。关严了门,跟他谈起一个叫石惠财的工人的死亡,以及一个叫张俭地吊车工的历史。

    张俭在吊车上看见车间的军代表走在前,几个警察走在后。走到了车间主任身边。是车间主任下意识的那个转身让张俭警觉的。他们刚和车间主任说了几句什么话,车间主任弹簧一样向后上方看去。也就是说,是往吊车地位置看去。

    车间主任走到吊车下,向张俭招招手,突然主任想到了什么,慌忙地向一边退。

    已经够了。够他判断什么临头了。他停了吊车,喘了口气,厂房的顶就在他的头顶。下面的人和物都很小。他从来没看到前方地铁轨是怎样绕在一起,又怎样绕出各自的头,分头延伸,这一刹那都看清了。也许这是他最后一次在这个位置看那些铁轨,看厂房顶部,看吊车下的人。车间主任怕他再玩一次阴谋,把他也砸成第二个小石。

    张俭下来之后,意外地发现自己非常惧怕。他走在几个公安人员前面。看着一向和蔼的军代表的背影。心里对自己说:我是清白无辜的,我能把事情讲清楚。一旦讲清了,事情就都过去了。他马上发现,正因为他对“讲得清楚”抱有很大希望,他才惧怕。

    他们把他带进更衣室,让他把所有东西从自己的储衣柜里取出来,取干净,然后交出锁和钥匙。有两个躲在更衣室打盹的工人一见这情形,把帽檐拉低,从他们旁边溜过去。他把柜子里地一双木拖板、一个肥皂盒、一把梳子、一套换洗衣服拿出来。假如他们不让他回家,直接拘留,这些东西很有用。他再次跟自己说:关不了多久,我会把事情从头到尾讲出来,讲清楚——从多鹤被买进家门那天开始。我们是一个平常百姓的家庭,父亲是老工人,只想救救一条快要饿死的性命。难道日本普通百姓就不该救,让她去饿死吗?我们附近屯子里的好心老百姓可不止张家一家,很多人把这些快饿死的日本小姑娘救回家了呀!你们可以去我们安平镇调查……

    张俭把钥匙和锁交给车间主任时,发现自己的手在发抖。他抱的希望越大就越惧怕。等他清理完柜子,他的手似乎对他们没用了,一个铁铐上来,把它们铐在了一块儿。

    拘留所是公安局地干训宿舍。因为真正地拘留所不够用。干训队在城市的另一头,张俭记得和多鹤热恋地时候曾经来过这一带。宿舍是简易房,砖墙的缝隙长着小小的蘑菇。地上也铺着砖。一走上去,地面跟着脚板动。窗子是十足的铁窗,钉着钢板厂裁下的废钢条,一条胳膊也别想伸出去。

    第一天张俭坐在自己铺席上熟悉着环境,心里对每一个可能的提问都振振有词。他寡言大半辈子,是懒得争辩而已。

    第二天一早。提审开始。他被押解着穿过院子,走向第一排平房。隔着窗能看到每个屋都是六七个人合囚。突然他一转念,想到为什么人家有六七个狱友,自己却单独囚着,说明自己地罪行不是太重就是太轻。那么就是太重,他们把他当死囚囚着。小石的那条命是非得要他偿了。所有希望刹那间破灭。没了希望,他成了一条大胆的好汉。

    几只黄鹂落在树上,你叫一声它叫一声。那些幽会多鹤躺在他怀里。两人听过各种鸟叫。这辈子再也没有跟她一块儿听鸟叫的时候了。

    审讯室也是临时的,一头的墙面,靠着一个侧翻起来的乒乓球桌。审讯者三十来岁,张俭进来的时候他在读案卷,头也不抬地说:“坐那里。”

    指地是他桌子对过的长板凳。

    “问你的问题,你要老老实实回答。”审讯者说,“因为我们对你的情况已经了如指掌。”他还在读那一摞案卷。

    张俭一声不吭。他的一生虽然过了一大半,但做的就是那几桩事。还至于这么用功去读?

    审讯者终于抬起脸。这张脸竟有点像小石,比小石大两号而已。你觉得他坐在这样的桌子后面是他自己在找乐子。他没有铁面无私、执法如山的样子,反而让张俭刚抓住地自我感觉又失去了。这不会是个业余审讯吧?这年头业余的人物很多:业余厂长、业余车间主任、业余战士、业余演出队,都是些外行们做起了他们梦寐以求的事。张俭觉得业余是比较可怕的东西,它的自我弥补是把一切做得更过火。因此更业余。

    “你出生在哪里?”

    “黑龙江省,虎头镇。”

    “……就完了?”

    张俭地沉默是期待他开导,“就完了’”是什么意思?

    “虎头镇就算交代清楚了?”

    他还是沉默地等待对方启蒙。难道不清楚?请问你想要我们家的门牌号?街坊姓名?

    “虎头镇是日本鬼子比中国人还多的镇子。这一点你为什么不主动交代?”

    他觉得他更张不开口了。首先他没数过虎头镇的日本人口和中国人口,其次他刚刚两岁父亲就被调到了安平镇。假如审讯者用功读了卷宗。应该知道他离开虎头镇时地岁数。

    “你父亲是伪满职工?”

    “我父亲……”

    “回答是或者不是就可以了!”

    张俭决定不理睬他。

    “所以你所标榜的工人阶级出身是冒牌的!”

    “旧满洲的铁路工人有几千,你都说他们是冒牌工人阶级?”张俭发现自己原来十分伶牙俐齿,一下子把该说的说了,免得说慢了叫他住嘴。

    “可以这么说吧。”他倒不急眼,挺高兴有个吵嘴扯皮的对象。“那李玉和呢?”

    “谁?”

    “《红灯记》里的英雄人物李玉和啊。”

    “他是地下**员。地下**员不一样,国民党高官里还有地下**员呢。”

    张俭又沉默了,看来他要从张站长那一代的开始否定他张俭。这很有可能,他也许会追认张站长为日本走狗。

    “你们搬到了安平镇之后。和日本人有没有密切来往?”

    “没有。”

    “我可以马上指出你在撒谎。”

    张俭想,果然是业余地。

    “你父亲在抗战以后窝藏在家里的女人竹内多鹤是不是日本人?她在你家一藏二十多年,和你们的关系算不算密切?”

    “她当时只有十六岁……”

    “只需要回答‘是’或‘否’!我再问你一次,你们家窝藏的这个女人是不是日本人?是不是?!”

    “是。”

    “她在这二十多年里,到底干了些什么对中国人有害的事情?”

    “她没有干过任何有害的事情。”

    “那你为什么隐瞒她的身份?我们在东北调查过,确实有一些农民救了日本女人,跟日本女人结婚生孩子。不过他们没有隐瞒真相。当年东北解放的时候,就有肃清、惩处汉奸和日本间谍地组织。他们都在那里备了案。只有极个别地人没有备案。不备案。只能说明居心不良。你为什么把这个竹内多鹤带到鞍山。又带到这里。一直隐瞒她地身份?”

    张俭想,这一瞒,地确是令人生疑的。当初父母只想平息小环,只想瞒住张家一夫两妻的事实,而开始了一场弥天大谎。多鹤为张家生了三个孩子,名副其实的一夫二妻关系就更得靠谎言隐瞒下去。新社会的新工人张俭怎么能背负重婚的罪责?何况三个成年人三个孩子早就过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打断骨头连着筋了。不隐瞒,最惨的肯定是多鹤。无论怎样把她从张家择开,她都是最惨地,因为她要和她亲生的三个孩子分开。而和三孩子分开,她和世上的一切都分开了。

    “竹内多鹤去钢厂刻字,是你介绍的吗?”审讯者问道。

    “是。”

    “假冒中国人朱多鹤,混进中国的国防重地,就是这个日本女人含辛茹苦、隐姓埋名隐藏二十多年的目的吧?”

    也许是不该隐姓埋名、瞒天过海。从一开始就不该瞒。让人家生了孩子,又想把这孩子变成自己的。完全不沾日本血缘,就向安平镇所有人隐瞒,撒谎。难道他们到鞍山不是想进一步隐瞒吗?难道他们拖着多鹤一块儿走,不是想让她继续生养,续上张家地香火吗?他们想一劳永逸地隐瞒。才从东北搬到江南。他们拖着多鹤一道南迁,也出于良心的不安,因为他们不想让这个苦命的日本女子由于他们而更苦命。感谢这场审讯,它让他好好地把自己审明白了。他对于多鹤。是有罪的。

    “其实怀疑竹内多鹤的人并不少。那个石惠财就是其中之一。他是不是跟竹内多鹤当面对质过?”

    “没有。”

    “我有铁地证据。”

    张俭知道,证据来自谁。无非是两个人,一个是小彭,一个是大孩张铁。小石过去肯定跟小彭谈过什么,张铁或许从家长们的争吵里判断出事情的大概。

    “你抗拒也没用,我有证据。石惠财跟竹内多鹤私下对质过。现在我问你,是给你机会,不要自取灭亡。”“他俩对质的时候。我在场吗?”

    审讯者一愣。一会儿,他恍悟过来,说:“据说你不在场。”

    “我不在场,我怎么知道他俩对质过?”

    审讯者又来了个停顿,然后他说:“你比我们想得狡猾多了。竹内多鹤事后告诉了你。她是你地姘头,什么不能睡在枕头上告诉你?”

    张俭想他的一贯沉默正是让这类人逼的。这类人的话讲着讲着就不要体面,不成体统。

    “因此,你就决心杀人灭口。”

    张俭不做声。争辩不争辩一个毬样。

    “你决定跟石惠财上同一个夜班的时候行凶杀了他。对不对?”张俭不反应。扯皮扯不起来不刺激,审讯者很不甘心。这就像吃了泻药的肚子。一路毫无阻力地泻下来,缺乏大小肠子厮杀一团、最后一阵阵痉挛带来的战栗的快感。“你掐准了时间,等待大多数人都吃夜餐地时候下手,是不是?”

    张俭这一瞬间明白那些跳高炉的、上后山坡吊颈的都是怎样想通的。他们是经历了一连串皮肉麻烦和精神麻烦才想通的,张俭却这么快就想通了这个道理。给他们省事,也给自己省事。最重要的是给自己省事。看看那张乒乓球台子,一个人打过去,抽得再狠,没人抽回来,台子就得靠边竖起来,游戏就得收摊。

    “你必须回答问题!”他狠拍一下桌子。狠抽了一个空球。

    张俭半睁的骆驼眼看着他心目中的远方。

    “那你默认你地罪行喽?”

    “什么罪行?”

    “你杀害石惠财以达到灭口目地的罪行。”

    “我没有杀过任何人。”

    “石惠财不是你杀害地?”

    “当然不是。”

    “你假造事故,对不对?”

    他又钻进了沉默的甲壳。

    “你算好时间,正好跟石惠财上同一个夜班,对不对?”

    他的眼帘又合上一点。虚掉这个世界吧,暗去所有的现实吧。原来自己从小爱耷拉眼皮就是要把世界虚化。这样好,这样就看不清那四条桌腿后的人腿,一条抖完抖另一条。这样一个由不安分的腿组成的世界还是虚化成一片灰色比较好。多鹤在多年前的一个八月天,和他去公墓附近的塘边过日本的“0bon”,点起纸灯笼,接她在另一个世界的父、母、兄、弟、妹回家过节。可她不能接他们回张家,就在塘边上搭起一个和张俭共有的家:插了荷花摆着酒和饭团的草棚。棚子是从农民那里买的芦席扎的。也许明年,她接回家的亲人里有张俭。他已经成功地错过了审讯者一连串提问。这场业余审讯的游戏该收摊了吧? ( 小姨多鹤 http://www.xscun.com/1/139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