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3)

文 / 严歌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第十四章(3)

    多鹤拿了红汞和绷带。小环费很大劲才忍住不去揭穿他剃眉毛和体毛。她一边替他清洗伤口一边说:“让他们叫你日本崽子,叫叫又不让你掉肉!你要是给打死了咋办?”“死了好!”他拖长声大喊。

    “那他们可满意了。”

    小环在血红脸盆里投毛巾,心里算了算,他头上身上的伤一共三个。

    “你有肺病,长这点血容易吗?‘得费多少肉骨头汤、多少鱼头汤才补得起来呀?瞧你这样,这还是头吗?锅里搁点油,能拿它当肉丸子煎了!”

    “那你该看看他们的头,让我给打成啥样了!”

    “要打也得等我们带着黑子回来呀,有黑子你就不会给打得那么难看了,全该他们难看了!”

    给大孩张铁涂了药,包上伤口,多鹤拿出两块发霉的蛋糕,放在一个小碟上,给大孩端到床边。

    “我不吃!”大孩说。

    多鹤解释了一句,意思是蛋糕都蒸过了,上面的霉斑不会碍事。

    “不会说中国话,别跟我说话!”大孩说。

    小环不动声色,抽出鸡毛掸就在大孩大腿上打了两下,然后她又把蛋糕端到他手里。

    “日本人碰过的东西,我不吃!”

    小环拉起多鹤的手走出小屋,猛地关上门。然后冲着门里面的张铁说:“他小姨啊,明天开始做饭就是你的事了,啊?我厨房都不进了!小畜牲这会儿不吃日本人碰过的东西?有本事他吃奶那会儿就别嘬日本奶头子!那时候他英勇了,做了抗日婴儿,不也省得我现在给他饭里下耗子药吗?”

    本来还想让张铁一块去探他父亲,这一看,小环明白他是不会认他父亲的。这年头不认父亲母亲是一大时髦。走运的话还能用这六亲不认找到工作,入党升官。二孩去了农村,大孩就有资格留下来,以他大逆不孝在城里找份工作,以他在家里对他们小姨的坚决抗日而入党升官。小环看着那扇紧闭的门,心里一阵从没出现过地惨淡。

    第二天她跟多鹤天不亮就起床,走到长途汽车站。上了车天才亮起来。多鹤脸转向窗外,稻田的水在太阳下成了一块块碎裂的镜子。她知道多鹤还在为大孩张铁伤心。

    “这条裤子料子好。”她从布包袱里抻出一条新裤子的裤腿。“就算他天天干粗活也能穿三年五载。你摸摸,这叫涤纶卡其,比帆布还经穿。”

    她心满意足地翻腾起包袱来。自从她开始为张俭准备东西,每天都把攒起来的衣、裤、鞋摸一遍,欣赏一遍。也要多鹤陪她摸,陪她欣赏。她兴致很好,常常说完“够他穿三年五载”才想到他或许没那三年五载了。但她又想,有没有她都得按三年五载去置办东西。这年头事情变得快。几个月是一个朝代,不是又有人在厂里贴革委会彭主任的大字报了吗?大字报上说他是“白砖”(白专),要选块“红砖”(红专)上去坐主任的宝座。

    下一站就是劳改农场了。小环突然大叫:“停车!停下来!”

    司机本能地踩闸,一车子带鸡蛋、鸭蛋、香瓜的贩子们都跟着叫:“我这蛋呀!”

    售票员凶神恶煞地说:“鬼叫什么?!”

    “坐过站了!”小环说。

    “你要去哪里?”

    小环说地是长途车发车后的第二站。她买的车票就只能坐两站。现在她们坐了十二站了。售票员每到一个站就站在车门口查票,省得她在鸡蛋、鸭蛋、香瓜上来回跨着查票。

    “你耳朵呢?我叫站你耳朵聋了?”售票员二十多岁。拿出祖母训孙子的口气。

    “你那一口话俺们不懂!你断奶也有一阵了,咋还没学会说人话哩?!”小环站起来,一看就是骂架舍得脸、打架舍得命的东北大嫂。城里百分之七十是东北人,南方人从来不跟他们正面交锋。“叫你停车呢!”

    “那也要到了站才能停。”司机说道。

    小环想。当然要到了站才停,不然还得顶太阳走一大段路。

    “你这车还开回去不?”小环问。

    “当然开回去。”售票员答道。

    “那你得把我姐儿俩再捎回去。”

    “下礼拜几我们开回去。你等得及就等。”售票员说。

    “那你得把我两张车票钱还给我!”

    “你跟我到总公司要去。”

    两人一拉一扯地闲磨牙,车靠站了。小环拉着多鹤下来,使劲捏捏她的手。等车消失在烟尘滚滚的远处,她笑着说:“省了两块钱。我们花两毛钱坐了这么远!”

    劳改农场没有正式探监的房子。小环和多鹤给带到犯人地食堂,里面摆满矮腿板凳,是按听报告的样子摆的。小环拉着多鹤坐在头一排的板凳上。不一会儿,一个牙齿暴乱的眼镜走进来。说他姓赵。小环想起女阿飞介绍地那位司务长就姓赵,马上从包袱里抽出一条前门烟。赵司务长问小唐在外面怎么样,小环把女阿飞小唐夸得如花似玉,请赵司务长有空去会会小唐,她做东请他们吃日本饭,喝日本茶。

    赵司务长进来时浑身戒备,很快让自来熟的小环给放松下来,对小环说。这里讲话不方便。他可以让卫兵把人带到他办公室去。小环马上说:“方便方便!老夫老妻,不方便的话早说完了!”

    赵司务长从没见过如此活宝的探监家属。忘了场合,露出暴乱地牙大笑起来。

    小环心里一把算盘。赵司务长是能帮上大忙的人,他送的小人情她绝对不领。要欠他,就欠一笔天大的总账。

    赵司务长离开后,两个荷枪实弹的卫兵押着张俭进来。张俭刚刚穿过阳光强烈的室外,进来站在门边愣着,显然一时看不见里面迎向他的人是谁。

    “二孩,看你来了!”小环喉咙给扎住了似地。好不容易挤出大致欢快地声音。多鹤却站在矮腿长凳前面。不敢确定这个长白头发的黑瘦身影是张俭。

    “多鹤!”小环回头叫道。“瞧他结实的!”

    多鹤跨上前一步,突然给他鞠了个躬。她的神情还像是在辨认他的过程中。

    卫兵让两个女人坐在第一排板凳上,张俭坐到最后一排板凳上。那咋行?说话听不见哪!听得见——这上头读文件,下头的犯人都听得见!可这不是读文件呀!读不读文件他都得坐那儿!听不听得见都从这时开始掐表!探视时间是一小时,一小时过后,这儿还得开午饭,饭后读文件!

    小环和多鹤隔着几十排凳子看着张俭。窗子又小又高,屋里只有清早四点钟的光亮度。因此张俭看上去有些淡淡地发乌。

    有两个卫兵在场,又相隔几十条板凳,说地只能是不说也罢地话:“家里都好”、“二孩常有信来”、“丫头也常有信来”、“都好着呢”!

    张俭只是听着,有时会“哦”一声,有时会“哼哼”一声笑。他虽然沉默不改,但小环觉得他地沉默跟过去不一样,是一种老人的沉默,心里在絮絮叨叨地沉默。

    “钢厂有人贴小彭的大字报。要把他轰下台,说他‘自专’。”

    “哦。”

    “他下了台就好了。”

    张俭没声音。但他老人式的沉默中,小环听出了絮叨:好个毬啊好!这年头有好人当官的没有?你老娘们瞎吵吵,好啥好啊?!

    小环想,他还比自己小三岁呢。心里已经絮叨上了。那种对什么都不信,对什么都败了胃口地人,才会像他这样满心絮叨。

    “你听明白了吗?小彭那小子一下台,准保就好了。”小环说。让那两个卫兵疑惑地交换眼色她也不怕。她得让他对一切都败了的胃口好起来。

    他“哼哼”一笑。听明白了,就是不相信事情会怎样好起来。

    多鹤似乎一直处在辨认中。小环想,他留在多鹤记忆里的甚至不是他被捕前的样子,而是更早,是他跟她钻小树林、翻小学校墙头的样子,是在俱乐部舞台后面那些布景里地样子。现在的张俭,恐怕只有她小环一个人不嫌弃了。

    小环慢慢站起身,身上骨节开始这儿那儿地响。

    “二孩。衣裳和吃的,你都别省着,说不定还能来看你,再给你捎,啊?”

    她向一个卫兵打听厕所在哪里,然后走到无情的七月太阳里去。她把一小段时间单独留给多鹤和张俭。她恨自己地命苦,苦在自己跟两个更加命苦的人绑在一起。谁也不要他俩,谁也不疼他俩。不就都轮到小环头上了吗?她小环这辈子怎么碰到了这对冤家?

    回去的路上。两个女人都各看各的风景。车子开出去五六站了,小环问多鹤。张俭说了什么没有。什么也没说。

    小环从多鹤的宁静中看出自己的英明。她让他俩单独待了那一会儿是对的。张俭命里的一部分是多鹤地,没有小环在的时候,属于多鹤的那个张俭才会活过来。

    她们回到家已经是半夜。两人一整天只吃了几个干馒头。多鹤赶紧进厨房,下了两碗挂面。多鹤非常宁静,比去之前安详多了。两人一定讲了什么。两个谁也不要、谁也不疼的人相互说了句什么重要的话,让多鹤如此宁静?

    小环把多鹤跟张俭留在身后,自己出去,走进了阳光肆虐的七月正午。所有的知了扯直了声音叫喊。多鹤和他之间隔着几十排板凳和一个卫兵。用她那种外人听起来很费劲的话说了一句话。她得压过知了地叫喊,所以她这句话也是喊出来地。她让他每天晚上九点的时候想着她,她也会在同一时刻想着他。他和她在那一刻专心专意地看着心里想出来地对方,这样,他们每天晚上的九点,就见面了。 ( 小姨多鹤 http://www.xscun.com/1/139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