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第十五章 (2)

文 / 严歌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第十五章(2)

    “敢拿小姨的钱!”小环凶他。她想,多鹤穿着鞋尖里塞一大团棉花的旧皮鞋,脚在里头好受不了。什么都能凑合的小环鞋可从不凑合。没有比人的脚更霸窝的东西,它们在一双鞋里卧一阵,鞋就是它们的窝,按它们成了型,凹的凸的,哪里低哪里高,内八字外八字,翻砂翻出的模具似的。另一双脚进来,对不起,原先那双脚的形状丑也好美也好,都得硌你磨你,且得跟你的脚磨合一阵。要不你就得替原先那双脚矫枉过正地掰扯内八字或外八字,等掰扯过来,你的脚终于在鞋里霸了窝,鞋也该烂了。多鹤的钱有一部分是靠难为自己的脚省下的,小环可不愿多鹤的脚遭老罪,让厨房的墙舒服。张铁又是赖卿唧地笑笑,从多鹤手里接过钱。小环为了给多鹤、大孩留面子,也就不再说什么。

    张俭在床上半躺着,有气无力,却感到毕竟是有了一层陌生,它随时会出现,会膨胀,因此给这三十多平米的房子增加出紧张来。紧张得他都想躲开,又没地方躲。

    多鹤什么都没做错,每件事她都是自己出钱出力地做,并都是建设性的事情,家里还是越来越紧张。连多鹤自己都意识到了,不断解释:她没有嫌弃他们,只想来点小改善,让他们更舒适更卫生些。

    小环和多鹤陪张俭又去彻底检查了一次身体,五脏六腑似乎都基本健康。多鹤便终于开了口,说她这次回来之前,就打算把张俭带回日本去检查治疗。看了他的样子,她认为这打算是唯一出路。怎么可能没有大碍?他这样衰弱无力,消瘦得皮包骨会是基本健康?

    能去日本治病的有几个?能去是福分!好好把病治好,晚年她能把被冤枉的那几年找补回来。不然人家冤枉自个儿。自个儿还冤枉自个儿!小环是这么劝张俭的。

    要办就得马上行动起来。要正式结婚,要向两国同时申请,一是出国,一是入国。

    大孩张铁请了长假,自行车后面带着父亲,多鹤在一边步行,一个机关大门出来,又进另一个机关大门。

    邻居们看见张铁穿着新衣服匆匆去匆匆来。都说他的日本夹克好看,问他借样子剪个版。

    “是你小姨带回来的吧?”一个邻居捏捏他那衣料,“就是不一样!”

    “是我妈妈带回来地。”

    “哟,不叫‘小姨’啦?”邻居们促狭地笑。

    张铁却非常严肃:“她本来就是我妈妈!”

    邻居们听他在两个“妈”字之间拖了个委婉的小调,跟话剧或者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电影里的人叫妈妈似的。

    “那你跟着你‘妈——妈’去日本吗?”

    “肯定得去呀!”

    “将来回来,就是日本人啦!”

    “我本来就是日本人。”张铁走开了。他忙得要命,这些邻居一点都不识相,见他就打听。张俭和多鹤办好一切手续。快要离开的时候。张铁的日本身世已经在他同年龄的小青年里广泛流传开。故事是这样的:他父亲在东北老家时,给一个日本人家做活,那是个非常富有地日本人,家里有个美丽的日本小公主,叫竹内多鹤。父亲悄悄地爱着这个美丽的日本小姑娘。看着她一天天长大,终于被许配给了一个日本大官的儿子。父亲痛苦得差一点自杀。他辞了工,回到家里,跟一个叫朱小环的农民女儿结了婚。有一天在赶集的时候。他碰上了日本姑娘,她已经十五岁了。她伤心地问父亲为什么辞了工,离开她家,害得她不得不答应大官家的婚约。父亲这才知道竹内多鹤从小就爱他这个中国长工,然后他们就**了一场。那就是他姐姐张春美的生命在多鹤腹中开始之时。

    然后呢?

    然后张铁地父亲不断地和竹内多鹤幽会。

    后来呢?

    后来是大战结束,日本战败。那家日本人全被杀了,日本村子的人全逃了。竹内多鹤带着女儿春美找到张家,张家把她收留了。因为张家的正式媳妇朱小环不生孩子。所以张家人都知道张家真正的媳妇是日本媳妇竹内多鹤。

    小青年们都为张铁这个漏洞百出的爱情故事感动得直叹气。要不是现在正是革命地大时代,他们认为张铁可以把这故事写出来,一举成名。

    这天一早,多鹤搀扶着张俭慢慢下楼,往雇来的汽车里走的时候,所有邻居都以“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目光祝愿他们。“朱小环还跟着去火车站干吗?”“还不让人家一家三口子在一块儿待着!”“不过朱小环也真不容易……”

    这样一说,人们可怜起朱小环来。人家比翼双飞东渡扶桑了,她会咋想?

    然而朱小环还是老样子。大孩张铁成了她笑骂、唠叨地唯一对象。每天张铁上班。她都追到走廊上:“饭盒里的肉汤别洒出来。尽油!过铁道别跟人抢道!火车来了等会儿就等会儿……”她有时候追出来太急,一只脚穿了布鞋。另一只脚还穿的是木拖板。

    张俭和多鹤走了一个多月,有天人们看见小环微肿的眼泡大大地肿起来,昨夜一定哭了很长时间。人们想问她,又不好意思,前几年跟她家别扭过,小环到现在也不原谅人们。他们好不容易抓住了无精打采的张铁。

    “你妈咋了?”

    “啥咋了?”

    “你们娘儿俩吵架了?”

    “噢,你是说我这个妈呀?她没咋,就大哭了一场呗。”

    张铁觉得他已经把他们最好奇的悬疑给解答了,他们还瞪着他就没道理了。因此他皱皱眉,从中间走出去。

    第三天穿了一身军装的二孩张钢回来了。把张钢也招回来,一定是张家出了大事。

    这么多年,人们也摸出了跟没嘴茶壶张钢谈话的窍门。

    一个大妈说:“哟,张钢回来探他妈地病呀?”

    “我妈没病啊。”

    “那你回来准是相对象!”

    “我爸病了。”

    “在日本检查出来的?没什么大事吧?”

    “是骨髓癌。”

    张钢没事就坐在阳台上拉胡琴,拉得邻居们都听懂了什么。他们这天又问张钢:“你马上要去日本看你爸?”

    “来不及了。” ( 小姨多鹤 http://www.xscun.com/1/139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