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大粗黑子创业

文 / 土仑土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大粗黑子出事了!

    自从上次被洪小牛戏耍了一次,在警车睡了一晚上之后,这家伙仿佛受到了什么打击,开始神经恍惚。搬起木头来也没有从前那种矫健的伸手了。整天默默无言,时不时的摇头,时不时的又发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看得叫人心里发毛。

    他们家人以为他得了什么病,急得火燎的就把他送进了医院。事实证明,他还是有姥姥疼,有舅舅爱的人。当然政府也没抛弃他,咱们的医生还是尽职尽责的给他看病。

    奇怪的是,这家伙从医院出来后,就消失了。伐木场找不到,家里找不到,哪都找不到他。就连经常跟他在一起混的几个人,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两天之后,大粗黑子出现了。

    这个满嘴里政府不照顾的人,回来后的第一件事,竟然是辞职!他竟然不干了,不在那个东拉关系,西找门子才找到的工作岗位上干下去了。

    虽然他已经旷工了好几天,好在伐木场的领导对这个能出力的干将还是很满意,坚持留他下来,可是大粗黑子毅然决然的炒了伐木场的鱿鱼。

    就这样,大粗黑子背负着家人的不解的目光,领导的疑问等等在别人看来十分沉重的负担,开始了他自己的创业之路。

    三天后,在那个九沟镇十里八乡最出名的电影院门口,就是大粗黑子被抓的那个饭馆门口,人们又一次看到了大粗黑子的身影。

    这一次,事情可大发了,大粗黑子干脆在把饭馆旁边的门市房租了一间,不大,也就十多平米,屋子里摆着四张桌子,门口放着一个巨大的牌匾,牌匾上写着四个叫洪小牛看了能骂人的大字:猛龙过江。

    每天中午和晚上,大粗黑子就立一张椅子,往椅子上一站,扯着公鸭嗓子就喊开了:“瞧一瞧,看一看啊!新式刨冰机炒出的刨冰啊!两块钱一份,吃起来香甜可口啦”

    没错,大粗黑子开起了炒冰店。

    或许你会说,东北天冷,虽然已经开春了,但是也能冻得很,卖炒冰,傻子才会吃。

    那你可就错了,在东北,最冷的时候,人们都会把梨呀,柿子啊,西瓜之类的放入雪地里冻上,在闲时啃上一口,那滋味,说不出的冰凉刺激。

    要说这‘猛龙过江’的名字,跟这炒冰可以说是根本挨不上边,可是人们就好这么个稀奇劲,正因为不了解,才想去了解。大粗黑子失踪那三天,就进了县城,也是因为好奇才上的当。不得不说,大粗黑子还是蛮有头脑,你叫他取名字,他那点水平哪能取出啥好名字,索性吃了一次亏,就把人招牌学来了。又东跑西颠的买来炒冰机,专门学的手艺,这一下,花光了他在家偷出的他老爹的养老钱。

    不过大粗黑子美,为啥,他成功了!

    一个与炒冰根本联系不上的招牌,一个在电影院门口每天发表演讲的傻大个,一个与常人眼中冬天根本不相符合的吃食。造就了大粗黑子这个有点二,又有点头脑的创业者。

    开业第一天,大粗黑子拿着炒勺站在椅子上,一亮相,就吸引了很多观众,人们以为他又在发表什么反动言论时候,他把他那广告词喊了出来。

    这一下,勾起了人们的好奇心,当知道是炒冰的时候,就开始了抢购。当时忙的大粗黑子跟个陀螺似团团转,一晚上下来,竟然有上千收入,刨除成本之后,还剩下三四百。

    这下大粗黑子可乐了,每天都提前准备出几十盒炒冰,天气冷,放在那也不怕化。

    现在,电影院每天开映和谢幕的时候,大粗黑子的店门口那人是络绎不绝,四张桌子,每天都坐的满满的,就连他旁边的那位饭馆老板都眼红他的生意。

    说来也巧,这一天,杜德兴不知道怎么把陈翠兰也给拉出来了,两个人竟然去看了场电影。可见最近一段时间,两个人的关系还是处得不错的。

    杜德兴高兴,正好看到路边大粗黑子的小店。

    一看那招牌,杜德兴就来了兴趣,拉着陈翠兰,闷头就进了小店。

    一进门,杜德兴就是一愣,这是谁?这不是大粗黑子么?这小子失踪好几天,竟然在这开起了炒冰店。不好,这家伙是有仇必报的主,我怎么走他这来了。杜德兴拉着陈翠兰转身欲走,不曾想大粗黑子早就看到了他俩。

    “杜德兴,你小子怎么跑这来了,哟,还有个漂亮姑娘!”大粗黑子说着,放下了炒勺,一把就拽住了杜德兴的胳膊。

    杜德兴怕啊,这大粗黑子可是出了名的打架王,别看在孙天军面前不敢怎么样,对付自己,那是一来一来的。要是自己一个人也就罢了,挨顿揍就算了,可是这身边还带着陈翠兰呢!多长时间了,这可是两个人第一次出来约会,这要是碰到个一星半点的,那还不得悔掉半根肠子。

    杜德兴也算犯了狠,放出了一道在大粗黑子看来真得算不上威胁的眼神。冷冷的说道:“大粗黑子,上次算计你,是我们不对,可是今,你别碰我,回头咱们再算。”

    大粗黑子满脸叫人看了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的笑容:“干嘛呀,干嘛呀,哥们想请你们吃炒冰,你这副德行干嘛呀?”

    说着,拿出了两盒炒冰,递给了杜德兴。

    “哥们现在赚钱了,说起来,也亏了洪小牛那小子,不经他这么一折腾,哥们到现在也醒悟不了,哎,我说,你别老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又不揍你!回头啊,你给孙二哥和小牛捎个话,叫他们来,我请客。”

    杜德兴眨巴眨巴眼,不解的看着大粗黑子:“你?你不是要跟我打架?”

    “我呸,就你这样的,我一个胳膊就能拧死你,看到没,看到没,这是我的店,我揍你是轻而易举,我揍完你,我还干不干了我?好心跟你说话,你小子,滚,滚。”

    大粗黑子又开始犯浑了。

    “干”杜德兴递给大粗黑子一根中指,急忙拉着陈翠兰跑掉了。 www.7788xiaoshuo.com

    陈翠兰尝了一口炒冰:“你别说,还真有点味。”

    杜德兴一愣,以为炒冰里有什么不好的味道,急忙抢过来尝了一勺子:“什么味?没什么味啊?挺好的啊!”

    陈翠兰扑哧一笑:“瞧你那傻样,别把人想的那么不堪。这炒冰,做的不错。哎你说大粗黑子咋就这么有头脑,看那生意,多好。”

    杜德兴看到陈翠兰眼中的羡慕的表情,心里忍不住狠狠的被扎了一下。

    回头,叫二哥跟小牛过来趟吧,杜德兴心里想到。

    殊不知,洪小牛和孙天军两个人,此时正在村长家里喝酒,孙天军是喝的兴高采烈,洪小牛面前只有一个酒杯,里面是纯净的白开水。

    不是洪小牛不想喝酒,他是不敢喝啊!

    为什么?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语文老师,竟然是老村长刘乃树的小女儿,刘天香。

    而此刻,刘天香正在洪小牛的眼皮子底下盯着他,你说他敢嚣张不,那副样子,像极了一个饱含怨气的小媳妇。直叫孙天军看的心里忍不住乐开了花。

    所谓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在大部分学生眼里,老师,那就是高高在上的,手提皮鞭的奴隶主,而洪小牛,就是那个老老实实,听候调遣的奴隶。

    呃……

    这情景,想象起来有点那么……,那么……,恶汗! ( 小兴安岭上的乡土情 http://www.xscun.com/1/146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