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病危

文 / 漪慕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中午刚过,彭府却在丫鬟的尖叫声中乱成一团,小小的院落挤满了伺候的人,大家低头不语,额上却冒着汗,华管家里里外外的招呼着,这时远处走来的青衣长袍的男子正急匆匆的赶来,他走的匆忙,和华管家撞了个满怀,华凡抬头看去,脸上露出欣喜,道:“骆先生你可来了,快进去看看彭老爷子吧。”

    “怎么回事?彭老爷子吃了我的药不是好多了吗?怎么今天会突然病发?”

    “哎呦喂,您就别问我了,我现在也是一头雾水,这不少爷在里面等您呢,您先进屋看看再说。”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屋,屋内燃着淡淡的薄荷香,空气中甚是怡人清爽,气氛却异常压抑,地上跪着的都是平日里伺候老太爷的下人,女的个个吓的痛哭流涕,又不敢出声,男的恨不得把头压到地板下,大气不敢喘一下,正中红木椅上的白衣少年面容俊朗,眼神幽深,看不出任何喜怒,却给人无尽的压迫感,寒的好似一块坚冰。

    华凡低了头上前道:“少爷,骆先生到了。”

    彭于谦这才微微抬眼,面色不改的冲青衣男子点点头,道:“骆先生里面请,我还有事就不陪了。”

    青衣男子拱手简单行了礼便随华凡进了内屋,气氛再次紧张了起来,跪着的下人们只盼着骆先生能尽快确诊彭老太爷的病情,好还自己一个公道。

    片刻后,青衣男子才从内室出来,他面色带着几分不安和无奈,看到彭于谦急切的眼神后,他微微行礼,最后无力的摇摇头。

    彭于谦放在桌上的手紧紧握住,他轻轻闭眼,任心中无限的悲伤涌出,自胸口蔓延眼底,再到全身,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生命中远去,像是寒冷的心脏又镀上了一层冰霜,他也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可是他却无法承受离别来的这样快,痛彻心肺。

    他可以忍受母亲为了自己的感情抛弃自己的骨血,只为给那人心里留下一道永远弥补不了的遗憾,他可以忍受父亲为了爱情远走他乡,至今为止从未有过一封家书问候过他的情况,他也可以忍受整个童年没有陪伴没有温暖没有问候没有疼惜,他却忍不了从小对自己严苛,甚至不惜揠苗助长来逼迫自己成长为整个彭家支柱的阿爷用这样的方式跟他告别。

    他还记得阿爷说过,等有一天自己成为一个这个家的支柱时,当他的肩膀足以撑起整个家业的时候,他便可以看看娘亲的画像,他也记得,他和阿爷约定好有一天他长大了,阿爷会陪他去登凤凰山,据说凤凰山的许愿池很灵验,他们会一起去祈求彭家的子孙健康和乐,阿爷教他走路,教他认字,教他打算盘看账簿,带他出席各个宴席,将他早早的带上了圆滑和事故的那条路上,他一路奔跑,忘记了流泪忘记了倾诉也忘记了说不,所以他变成了现在这样,变成了生命中只有唯一的一个想要珍惜的亲人,他从不懂得对阿爷表达情感,可是他却懂得阿爷在生命里的意义。

    原来,他是如此害怕失去。

    “少爷?”华凡见彭于谦久久没有睁开眼,心里有些心疼,却又不得不打搅的轻唤了声。

    彭于谦睁开双眼,心里有莫大的悲伤,却在睁眼的瞬间全部压了下去,整个心脏痛的无法言说,他面色淡淡,像是刚才所有的情绪都烟消云散,他冷冷的看着面前的青衣男子,沉声道:“怎么回事?”

    青衣男子眼中似有千万的话,他环视了下跪着的下人,想说什么却没有开口,只听彭于谦冷冷的声音再次传来:“说!”

    青衣男子无奈的轻叹一声这才道:“回禀少爷,老太爷的病症是因为兴奋过度导致心脏有衰竭之势。”

    “如何会突然兴奋过度?”彭于谦不解的挑眉道。

    青衣男子顿了顿,再次环视了跪着的下人们,悠悠道:“老太爷像是误食了什么东西,而这东西并不是我平日里开的药方。”

    “误食?那究竟误食了什么?”

    青衣男子面色微窘,犹豫了片刻,终于道:“春心散。”

    “什么!”彭于谦一只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惊得一群人赶紧低了头,他虽年幼却也知道男女之间,那些有钱的主子常常喜欢托下人买些春心散增加闺房之乐,服食了春心散可令男女兴奋,水ru交融,而老爷子的心悸最忌的就是兴奋。

    彭于谦面上的寒意越来越浓,他犀利的眼神扫过地上的下人,最后落在了鹅黄衣衫的女子身上,他眉眼紧眯冷声道:“香儿。”

    黄衫女子赶紧拭掉脸颊上的泪,跪着上前两步,应声道:“少爷。”

    “平日里都是你照顾老太爷的药膳,如何会有春心散。”

    “少爷明察啊,真的不是香儿放的。”

    “华管家。”彭于谦并未追问而是斜眼看了眼华凡,华凡心领神会的退了出去,半响后手里端着熬药的药罐再次进了屋,他将药罐往青衣男子眼前一递,道:“麻烦先生了。”

    青衣男子赶忙接过药罐,鼻子凑近细细一闻,脸上的神情再次明朗,他冲彭于谦作揖道:“回禀少爷,这里的确有春心散。”

    “少爷少爷,不是奴婢啊,真的不是奴婢啊。”黄衫女子突然抬起头,激动的解释道。

    彭于谦冰冷的脸上终于爆发了怒火,他恶狠狠的盯着黄衫女子,道:“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谋害老太爷,拖下去乱棍打死,扔到后山喂狼!”

    “不要啊少爷,真的不是我,不是我啊!”黄衫女子死死拽住彭于谦的裤脚,死活不愿意离开。

    彭于谦冷冷的看着她,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女子哭的凄惨,他却丝毫没有动容,平日里虽然冷酷,对下人却也不会太过严苛,可是这个女子老太爷见她身世可怜人又十分乖巧,才留在了身边伺候,没想到却惹来如此祸事,彭于谦怎能不气,他悠悠的看一眼华凡,眼里带着肃杀。

    华凡再次领会,招呼了几个人就把女子往外拖,女子愤力挣扎,在挣扎中嘶吼道:“这药是刘木匠的女儿送来的,说是能治老太爷的病,少爷饶命啊,真的不关我的事,求您放了我吧,放了我吧!”

    “住手!”彭于谦的一声呵斥,华凡立刻叫家丁们住了手,再看黄衫女子,他隐隐觉得不安。

    彭于谦皱着眉,低声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黄衫女子早已泣不成声,见有机会逃过一死,赶紧道:“上午那丫头拿着药来找老太爷,说是这药可以治好老太爷的心悸,老太爷答应了会一试,如果有疗效还会给那孩子银两,奴婢劝过老太爷,可是老太爷说不用告诉少爷,只是一副药而已吃不死人,奴婢也不知道那丫头有了害人之心,如果奴婢早一点察觉,老太爷必不会遭人毒手,还望少爷开恩,明察秋毫,香儿的确是冤枉的。”

    黄衫女子的哭声凄厉,彭于谦却只觉得两耳模糊不清,眼前出现了那个孩子的模样,大眼睛里满是智慧,羊角辫梳的齐整,天真的叫人不忍伤害,夜下谈心,她是第一个对自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人,无关身份,只为自己能抛下过去,开心生活,如此的人,当真也会害人吗?

    难道只是因为没拿到钱,就要伤害自己身边的人吗?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华管家!”彭于谦厉声看向华凡,华凡目光一怔,赶紧垂头听候吩咐,半响,彭于谦略带沙哑的声音悠悠道:“带她来。” ( 山村田园本秀色 http://www.xscun.com/1/15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