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恐怖女子监狱

文 / 大唐美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哈德逊河西岸边,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庄园,院内亭台楼阁全是日式装修,将日本的风情展现的淋漓尽致。

    凌晨三点多,一辆法拉利与两辆面包车相继走进庄园,高大的铁门立刻关闭。

    三辆车在正厅前停下,相继下车二十余人,川岛百惠、秦淑琼、李晓婷等十四人都在其中。

    川岛百惠挽着爷爷的手,撒娇道:“爷爷,我困死了,赶紧安排我们睡觉。”

    川岛逸夫虽已六十岁出头,可是须发只是有点花白,看上去也就五十岁左右的样子,四方大脸,鼻正口方,留着棱角分明的寸发,显得格外精神,但给人第一眼的印象,就会觉得他不是个普通人。他分外的疼爱这个唯一的孙女,呵呵一笑,道:“好好好,马上去睡觉。”转面对一个保镖道:“送客人去客房休息,百惠跟爷爷走。”

    川岛百惠乖巧的应了声,看了看众姐妹随爷爷走进主宅大门。

    一个保镖忙引着众美人走进樱花丛中的小径,左转右转的走了百十米,来到一排东厢房门口。保镖进门开着点灯,回身道:“诸位请便。”出门离去。

    秦淑琼与金蝶儿扶着魏紫芙先行进门,众人随后跟进,只见室中装饰完全模仿日本的古代装饰,地上全是高级地板,一间间卧室全是左右滑动门。优雅的装饰,让人顿觉心情舒畅。

    众美人真的感觉是疲惫不堪了,各自选了一间房进门倒床便睡。

    魏紫芙腿上伤痛,躺在床上,流着眼泪便睡着了。

    正舍中,卧房里,川岛百惠躺在被窝里甜甜而睡,川岛逸夫含笑抚摸着她的秀发,心里道:“百惠长大了,像个女英雄一样,这才是我川岛家族的女人……”

    这时,楼下客厅的电话铃声响起,川岛逸夫忙起身出门,将房门轻轻关好,疾步走下楼梯接听电话。

    对方一个男人急促的道:“川爷,那个人就快醒来了,还要打镇静剂吗?”

    “要打,继续打。”川岛逸夫道:“不然等他醒过来谁能控制的了他。”

    对方又道:“可是那样会影响化验结果的,短时间内得不到确切的结果,我想不如我们冒险一试……”

    “不行,你想让他毁掉一切吗?”川岛逸夫怒道:“要先保证安全才可以研究,马上注射镇静剂,否则出了事我要你的脑袋。”

    对方应了声,道:“那好,我马上给他注射。”

    川岛逸夫挂掉电话,长长的吐了口气,走上楼梯。

    次日,将近中午,众美人才相继睡起来,聚在中厅。

    魏紫芙伤口疼的直哭。

    秦淑琼道:“得出去给紫芙买点消毒药水和消炎药,可别感染了。”

    苍井黛儿道:“我去警署打听一下,他们把那两个丫头关在什么地方了,今晚救她们出来。”

    柳生爱子道:“大白天的你去警署能行吗?太危险了,还是晚上再去吧?”

    苍井黛儿微笑道:“放心吧!我有办法的,再说了就我一个人去,即使被他们发现,我也可以全身而退的,谁去买药了,一起走吧!”

    李晓婷道:“买药需要讲英文的,我和淑琼姐姐去吧!”

    柳生爱子笑道:“你们都留下吧!我去就可以了,让淑琼姐姐养足了精神,晚上还得指挥战斗呢!”

    秦淑琼含笑道:“我能指挥什么啊!还不是大家一起研究的,没办法,我不懂英文,只能辛苦妹妹了。”

    柳生爱子美美的一笑,道:“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辛苦啊!走吧!黛儿姐姐。”

    二人相继出门。

    纽约联邦警署,会议厅中,市一级大小警官二十余人聚在一起,紧急会议。最终决定把山本欢子和水野春子定为一级重犯,立刻押往女子死囚牢房看守,并在电视台发出公告,意在引出同伙救人。

    苍井黛儿扮成男装,粘胡子戴墨镜,刚来到警署附近,正好看见山本欢子与水野春子被数辆警车押送出来,她急忙拦了辆出租车,将司机打晕扔在后座上,开车跟随警车,近一个小时,眼看着二女被押送进城郊的女子监狱。

    苍井黛儿看好了四周的地形,开车疾奔而回。

    监狱里,山本欢子与水野春子被分别关进东西两个重犯牢房里,穿上囚服,与众凶悍的女囚混在一起。

    水野春子性格软弱,一见到身边那些凶悍的脸,就不禁吓得直发抖,卷缩在角落不敢看她们。

    囚舍里算上她共有十二人,上下两层木板床,共用一个蹲位的卫生间。

    十一个女人全部都是等待秋决的死囚,其中一个黑头发白皮肤的女子,也就二十五六岁,生的清秀俊美,大眼睛中充满了无尽的仇恨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墙壁,一个人坐在床铺上,手指咯吱咯吱的抓挠着床板。

    另外十个女人都是又凶又丑的悍妇,见到细皮嫩肉、白白净净的水野春子,都想拿其取乐,相继起身走近她,哈哈笑着便按住她扒她的衣服。

    水野春子大喊:“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奋力挣扎叫喊,被众悍妇拔个精光扔在床上,四个人四下按住她的手脚,将她修长的玉腿大大的分开,小粉凹暴露。众女人全围上前又摸又舔,身体最为雄壮的悍妇,伏在她的腿间,硬要将整只手塞进她的小粉凹里。

    水野春子痛的大叫挣扎,众悍妇连声大笑。

    狱警拎着警棍扒门看着大笑,感觉刺激,毫不阻拦。

    那悍妇狂野的笑着,用力往进塞她粗壮的手臂。

    水野春妃疼的泪水奔流,放声惨叫。

    “放开她。”那秀美的女囚突然一声大喝,从上铺跳下来,进前一把揪住那悍妇的衣领子,二百多斤的肥婆,在她手中就像一个棉花包一样,随意一挥,便将她扔出几米远,砰!重重的摔在墙上,张口吐血,又摔在地上。

    众悍妇吓得四下散开,惊恐的看着秀美的女囚。

    咣咣咣!狱警敲着铁门道了句“不许打架。”离去。

    水野春子忙坐起连声道谢,下床捡回自己的衣服穿好。

    秀美的女囚看着她,用日语道:“你是日本人?”

    水野春子见她会说日语,如同见到了亲人一样,欢喜道:“是的,你会讲日语,太好了,我叫春子,请多多关照。”

    秀美女囚道:“我母亲是日本人,我叫克丽丝汀,以后不会再有人敢欺负你了。”语毕,爬上自己的床铺,继续呆坐。

    那受伤的悍妇怒视着水野春子,从地上爬起,真的不敢再去招惹她,坐回自己的床铺,连声咳嗽。

    另一间囚舍里,山本欢子正在给舍中的悍妇老大捏腿捶肩。

    那悍妇壮的像头牛,咧着大嘴笑着,伸手摸着她的小脸儿,道:“小丫头多细嫩啊!用点力,一会儿姐姐让你好好舒服一下,哈哈哈……”

    山本欢子哪里听得懂她说的什么,咧嘴勉强笑道:“臭婊子,等我的姐妹们来救我时,我非得让她们把你这两条熊腿打断,让你再欺负我,你等着吧!”

    中女囚也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都傻傻的笑着。

    悍妇老大咧嘴一笑道:“拿我的宝贝来,新来的都要过关的。”

    一个女囚忙从床铺底下拿出一根光滑圆头的木棒,一尺余长,像一根擀饺子皮的小擀面杖,递给悍妇老大。

    山本欢子一看那根东西,不禁惊恐的起身后退道:“你们要干什么?”

    悍妇老大淫~欲的一笑,道:“很舒服的,不要怕,给我扒光了。”

    众女囚立刻围上去。

    山本欢子挣扎叫喊,又挠又咬,弄伤了三个,众女囚恼怒,噼里啪啦一阵拳打脚踢,将她打晕在地上,抬起扔在床上,几把扯光衣服,四下按住她的手脚。

    那悍妇老大伏在她的腿间,向着她的小粉凹,吐了口唾液,拿起那根木棒便狠狠地给她插~进去,她不禁一声痛叫醒来,破口叫骂挣扎。

    那悍妇老大哈哈笑着,连连抽动那根木棒。

    一个狱警听到叫喊声,来到门前打开瞭望窗口,满脸淫~笑的观看,寻求刺激。

    山本欢子窄小的空间昨晚便受了伤,被这悍妇一阵硬捅,又流出血来。她放声哭喊:“哥哥,快来救我出去吧!我快死掉了,啊……”

    众女囚们见了欢笑不止。

    狱警敲了敲门,喊道:“别太过头了,弄死了她,我挨个捅死你们。”

    那悍妇老大忙脱掉自己的裤子,拔出那根血淋淋的木棍,躺在另一张床上,急忙塞进自己肥大的深凹里,嗷嗷叫着自己搞自己。

    众女囚放开山本欢子,她流着泪挣扎着坐起来,从床头拿过卫生纸,扯下一团塞在腿间止血,忙穿好衣服,双目闪着凶光,直盯着那个该死的悍妇老大,心想:“如果我想在这里生存下去,就必须干掉这个骚女人,反正美国联邦警署都已经认为我是恐怖分子了,再杀一个人也没关系。”

    她暗自做了决定,握紧了拳头,双目凝视着那悍妇老大自己安慰、进进出出的木棒,猛扑进前,抬脚噗嗤一声,便给她完全踹进去,立刻血涌如泉。

    那悍妇一声惨叫,下床便要抓打她,鲜血顺着两条大粗腿流淌。 ( 绝代风流村主任 http://www.xscun.com/1/157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