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血染山寨

文 / 大唐美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柳生惠子道:“那很难说了,说不定你还会喜欢上一个有身体的女人呢!像姐姐娟子,她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如果她也喜欢你,你会不会爱她?”

    李程锦停顿了一下,道:“当然不会了,我有一个你还有一个文君,这辈子足够了。”

    柳生惠子道:“你是这么想了,可是姐姐怎么办呢?我感觉得到她喜欢上你了。”

    李程锦道:“不可能的,你别胡思乱想了,她恨不的杀了我,怎么会喜欢我呢!再说她知道我们两个很好的。”

    柳生惠子道:“爱情要来时,是不讲理由的,我能一下子爱上你,姐姐同样也会,以她的性格,若是达不到目的,她会不择手段的,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我真的好担心啊!”

    李程锦道:“她的脾气是不太好,可是还不至于不择手段吧!是你想得太多了。”

    柳生惠子正色道:“我们是孪生姐妹,有心灵感应的,我说得不会错,程锦,你答应我,不要对姐姐太冷淡,如果她向你示爱,你不要拒绝她好吗?”

    李程锦吃惊地看着她,道:“这怎么可能呢!她是日本军政要员,我怎么会接受她呢!再说,我已经成家了,惠子,你……”

    柳生惠子亲昵的道:“程锦,我就这么一个姐姐,其实她本性并不坏,是在军校那些教管教坏了她,作为一个女人,整天过着打打杀杀的日子,她也是很可怜的,求求你就答应我吧!”

    李程锦无奈,道:“好吧!我答应你,决不会伤害她的。”

    柳生惠子开心的一笑,道:“你的话我相信,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李程锦道:“话虽这么说,可谁又能知道将来的结局是怎么样的,在这种乱世中求生存,什么意想不到的事都有可能发生的。”

    柳生惠子努唇道:“是啊!一切还得看上天的安排,我们是不是说了很久了,我怎么又困了。”

    李程锦道:“快到子时了,坏了,你还没有吃东西呢!快吃些点心吧!”

    柳生惠子笑道:“不用了,让文君姐吃好了,我真的好幸福啊!每天什么都不用做,连吃饭喝茶都有人替我了,道长这个时间安排得可真好,我睡了。”

    李程锦道:“傻丫头,这也叫幸福,一个正常的人谁会喜欢这样的生活。”

    柳文君醒来,道:“你在说什么呢?我没听清楚。”

    李程锦含笑道:“我刚才是在和惠子说话,你这么快就醒了,再睡一会儿吧!”

    柳文君道:“不睡了,车这么摇晃怎么睡的着,惠子都和你说什么了?”

    李程锦道:“我们说了很多,最重要的是,她让我对她姐姐好。”

    柳文君道:“这怎么可能呢?她比我还傻,你答应她了?”

    李程锦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答应她不会伤害娟子,不然她不肯罢休,你不会生气吧?”

    柳文君看了看他,抿嘴儿道:“我明白你的苦衷,我是那么小器的人吗?再说以后的事情,谁又能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说不定你会把我和惠子杀掉,和娟子长相厮守呢!”

    李程锦笑道:“好啊!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是不是想尝一尝我的龙爪手的滋味了。”伸手便抓她腋下。

    “咯咯咯”柳文君欢笑,道:“好了,不要碰我,我是开玩笑的,饶了我吧!”

    李程锦拥抱住她,笑道:“算了,这次就饶了你,再有下次,决不轻饶。”语毕,便吻上她的小嘴儿……

    老爷岭,烈日当空,树林中早已挖好了十几个大坑,李程锦、孟州河及二百多个山寨弟兄隐身林中。

    柳文君怀抱古筝立身古道中间,卡车的轰鸣由远而近,第一辆满载日军的卡车首先现入眼帘,日军司机见路中站着一位花朵般的姑娘,连忙停住卡车,头车一停,后面的众车便相继停下。

    还没等日军下车,柳文君已飞身而起凌空飘至车队之中部,落足一辆卡车之顶,盘膝坐下,将古筝横于双膝之上,悠扬悦耳的琴声随即荡起,众日军听着好听,稍一入神,便立即迷失了心智,受琴声所控,纷纷跳下车,嘻嘻哈哈跳起舞来。

    十几辆卡车一半是人一半是军火,柳文君见日军已完全受控,起身向林中一挥手,二百多条汉子飞跑而出,迅速将车上的军火全部卸下,埋在树林中的大坑里,表面踏实并掩盖上枯叶。

    然后出几十人赶着满载石头的马车向东飞驰而去,其余的汉子随后跟随,边走边不断放倒路边的大树,横于路中,没有树的地方,便滚动山石于路中,设下重叠的路障。

    柳文君又弹了一阵琴,与李程锦上马赶回山寨。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众日军才清醒过来,为首的武田龙一大佐气得嗷嗷怪叫,调转车头向东便追。

    孟州河带领众汉子驾车一口气奔到松花湖边,卸掉大车扔进湖里,骑马绕行回山寨。众日军卡车虽快,但路上不断受阻,连个人影也未见到。

    三日后,中午,众山寨的弟兄相继回到山寨,欢聚一堂开怀畅饮。李程锦、柳文君与孟州河坐在一桌。

    李程锦道:“这批军火要尽快交给游击队,以免夜长梦多,文君你和孟寨主留在山寨里,我去县城想办法与刘队长联系。”

    孟州河道:“那好,你放心去吧!不要担心山寨,鬼子的眼线很多,你要多加小心。”

    柳文君努唇道:“程锦,我知道我跟你去不太方便,你可要尽快赶回来。”

    李程锦点头道:“嗯!不用担心我,照顾好你自己。”

    柳文君帮他把剑背在身上,道:“‘辟地神剑’是通灵的宝剑,当你有危险时,它会发出振颤来警示你,多保重!”

    李程锦双手扶住她的肩头,道:“老实待在山寨,等我回来,我走了。”

    柳文君与孟州河送李程锦出山寨,见他上马远去,才回转。

    孟州河道:“夫人武功高深莫测,应该对王大侠有帮助,为何说会不方便,我真是不太明白。”

    柳文君笑了笑道:“有很多事寨主还不清楚,自然很难明白,以后有机会我再说给寨主听吧!我想去休息一会儿。”

    孟州河道:“那好,夫人请便吧!”

    柳文君道:“失陪了。”匆忙走回卧房,找来笔墨给柳生惠子写了个字条,放在桌上。

    夜幕降临,柳生惠子幽幽醒来,见眼前漆黑一团,不禁吃了一惊,起身喊道:“程锦,你在吗?程锦……”摸索着下床,点燃桌上的油灯,四下看不到李程锦的身影,低头看到了桌上的字条。

    她忙拿起,读道:“惠子妹妹,程锦下山办事去了,今晚不会回来,你要照顾好自己,文君留字。”“是文君姐姐写的,什么事这么重要,也不和我说一声就走了。”坐在桌旁发呆。

    蓦地,砰砰砰,门外传来巨大的爆炸声,霎时间火光冲天,人喊马嘶乱成一团。

    柳生惠子花容变色,刚要走出房门看个究竟,房门突然被踹开,柳生娟子闪身而入,硬梆梆的手枪顶在她的脑门上,冷冷的道:“你不是很厉害吗?能不能躲开子弹。”砰,在她左肩下开了一枪。

    柳生惠子痛叫着摔在地上,哭道:“姐姐,我是你的亲妹妹,你为什么要杀我?”

    柳生娟子冷笑道:“还敢装惠子,我撕碎你的假面具。”在她脸上一阵乱抓,惊道:“你真的是惠子,李程锦呢?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柳生惠子哭道:“他不在山上,姐姐,好痛啊!”倒地昏厥。

    柳生娟子忙冲门外大喊:“来人,快来人。”几个日军奔入房中。

    一个日军道:“大小姐请指示。”

    柳生娟子道:“二小姐受了伤,马上送她回县城医治。”

    日军应了声,抬起柳生惠子出门。

    柳生娟子走出房门,见孟州河正在与几个日军拼命,挥手一枪,击中他的大腿,他不禁大叫摔在地上,被众日军活捉,山寨中二百多人死了过半,余下的全被活捉,打斗结束。

    柳生娟子看着被活捉的众汉子,道:“该死的东西,大日本皇军的军火你们也敢抢,统统带走,把这座贼窝给我炸掉,撤!”

    众日军押着山寨的众汉子下山。

    柳生府院。卧房中,柳生惠子躺在床上,伤口已被包扎好。

    柳生四郎焦急的在室中走来走去,良久不见女儿醒来,叹了口气离去。

    少时,柳生惠子醒来,左右看了看,明白是回到了家里,她挣扎着坐起,正好墙上的西洋挂钟打起了十一点。自语:“刚醒,又要睡了,我得告诉文君姐,这里是我家。”忙摘下胸花,用上面的别针,在左掌心,一针一滴血的刺了一个“家”字,便昏昏入睡。

    柳文君很快醒来,肩下的伤口疼得她不禁呻吟了一声坐起,惊道:“我怎么会受伤的?这里是什么地方?”感觉到左掌心疼痛,伸开观看。“家,对了,这里是惠子的卧室,发生了什么事,连惠子都受了伤,难道是山寨被日军毁了?我该怎么办?” ( 绝代风流村主任 http://www.xscun.com/1/157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