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重归故里心凄凉

文 / 大唐美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冯小兰道:“嗯!姐姐快一点回来,我怕她们哭。”

    柳文君道:“嗯!我走了。”

    冯保全道:“柳夫人小心点,早些回来。”

    柳文君回眸一笑道:“放心吧!我很快就回来。”她出了客栈,顺大街西行,看着街上穿梭的行人车马,不知不觉来到汾河岸边,见岸边停靠着一艘大船,心想:“若是换走水路,即减轻了奔波疲劳,又不会给敌人留下什么线索,岂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走近货船高声:“有人吗?有没有人?”

    一个中年人出舱,问:“是谁啊?有事吗?”

    柳文君含笑道:“大叔,我是过路的,请问这艘船是去哪里的?”

    中年人叹息道:“唉!哪里也去不了的,这艘船搁浅在此已经三年了,这几年连续大旱,这河水水位太低,行不了大船的,两年前,这艘船的主人急着回老家,两百个大洋就卖给我们了,我们十几个人就在这里当房子住了。”

    柳文君道:“原来是这样,那你们可会开船?”

    中年人道:“会开,我们就是靠行船为生的,少说也有十五年没有离开过船了,姑娘有什么事吗?”

    柳文君笑道:“如果这条船能走,你们愿意顺流而下去洛阳吗?我给二百块大洋为租钱。”

    中年人失笑道:“姑娘真是说笑了,这条船停在这里都三年了,要是能走,别说姑娘还给那么多租钱,就是分文不给,我们也乐不得离开这里呢!”

    柳文君微笑道:“那就好,我保证这条船今晚就可以走,您马上去把您的伙伴都找回来,修整一下大船,我租这条船了,二百个大洋,到洛阳就给您,这只玉镯算是定钱,请您收下。”伸手递上玉镯。

    中年人接过玉镯,笑道:“这能行吗?都三年了,姑娘莫非会观天象?”

    柳文君含笑道:“懂一点点,今晚会有一场罕见的大雨,您就相信我吧!绝对不会有错的。”

    中年人笑道:“那好吧!我看姑娘也非一般人,我就相信你了,这就去找人回来。”

    柳文君微笑道:“快去吧!我也去把我的家人都接过来,一会见。”匆忙离去。

    傍晚,众人齐聚大船之上,望着满天的星斗,总觉得不可能会下雨。柳文君坐在船舱中逗着三个小女儿玩了一阵,忙给柳生惠子写了一封信,藏在袖筒中,静卧在小女儿身边。

    柳生惠子很快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先看袖筒中的信,看完了信忙藏好,满面欢笑亲昵着三个可爱的小女儿。

    冯小兰走进船舱,道:“姐姐,天上一片云也没有,真的会下雨吗?”

    柳生惠子道:“姐姐说能下雨,就一定会下雨的,你早些睡吧!明天还得起早练功呢!”

    冯小兰道:“嗯!那我先睡了。”在三个婴儿另一边躺下。

    冯保全一家相继入舱。

    赵玉梅撇着嘴,道:“满天星星也会下雨,这不是白日做梦吗?放着好好的客栈不住,非跑到这里来发疯。”

    冯保全道:“你不说话会死啊?三辈子活了十八天,你懂个屁啊!”

    赵玉梅不服气道:“哼!我再什么都不懂,也知道天上有云才下雨,不像有些人硬是装什么大仙,跑到这来呼风唤雨。”

    杨云凤道:“行了,你们两个都少说两句吧!一会又吵起来了,我倒觉得柳夫人这么说,一定有什么根据,可不是闹着玩的。”

    赵玉梅白了她一眼,道:“你这个马屁精,一听说人家有钱,连说话都变味儿了,以前怎么就没听你放过一个响屁。”

    杨云凤不悦道:“你怎么说话呢!胡搅蛮缠,真是不可理喻。”

    冯保全忙喝道:“好了,不要吵了,都给我老实睡觉去。”

    二妇不敢再言语,船舱中一片寂静。

    柳生惠子对众人的话语,仿佛未闻,默默的躺在小女儿身边。

    心语:“程锦,你在哪里,我真的好想你呀!快一年了,你现在还好吗?我们已经有三个女儿了,她们还没有见到父亲的样子,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她们……”

    子时刚过,一声惊雷震憾天地,惊醒了睡梦中所有的人。

    柳文君怕小女儿受惊,用棉花分别将她们的耳朵塞上。

    “真的要下雨了。”中年船夫在船板上,兴奋的大喊:“要下雨了。”

    船中的众人相继跑出,四下观望,只见乌云满天,再也见不到一颗星星,喀!又是一个惊雷,大雨哗的一下子下起来,众人急忙跑回船舱。

    中年船夫笑道:“好大的雨,好几年没见到这么大的雨了。”

    柳文君微笑道:“雨这么大,我们很快就可以起航了。”

    赵玉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还真神了,夫人说下雨,就真的下起雨来了。”

    冯保全笑道:“夫人真是神通广大,不知夫人如何知道会下雨的?”

    柳文君笑道:“其实也没什么神不神的,大雨欲来之前天地万物都有预兆,只是大家都没有注意罢了,就拿最简单的蚂蚁搬家来说吧,它们把巢穴转移到高处,还在巢穴口筑起土围,这就预示着不久将会有大雨降临,另外还有月晕、潮湿的风、朝云的纹理等,都能预知天象,我也就是根据这些自然常理来推算的。”

    杨云凤笑道:“夫人真是厉害,天文地理无所不通,看来我们一家子跟着夫人是跟对人了。”

    柳文君含笑道:“三夫人过奖了,连日来让大家跟着我受了不少苦,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等到了洛阳,要好好答谢众位才是!”

    冯保全叹息道:“夫人不要这么说,其实要不是夫人带我们一家离开桦甸,恐怕现在我们早已死在日本人的枪口下了,做人总的有个良心,以后我冯家老小愿做牛马,一辈子侍奉夫人左右。”

    柳文君笑道:“冯老爷这么说,我怎么敢当,如果冯老爷不嫌我麻烦,我倒是打算在洛阳盘几间铺子,交给您打理,也好赚些糊口钱。”

    冯保全笑道:“那太好了,干别的我不行,要说做生意我在行。”

    柳文君笑道:“这是当然了,要不然冯老爷怎么会有如此的财力。”

    船夫兴奋的道:“船动了,船浮起来了,我们终于可以开船了。”

    柳文君道:“大家先不要急,等雨停了我们再走。”

    大雨一直下了一个多时辰,河水上升的几乎快要上岸了,柳文君立身船头,看着隐约现出的星斗,道:“好了,开船吧!”

    众船夫喊着号捞起大锚,三人掌舵,大船顺流而下。

    洛阳岸边,一行人欢喜上岸,柳文君望着她的故乡,如今已是沧海桑田,变化巨大,心中感慨万千。她首先带众人投了一家客栈,自己一个人骑快马从东城门出城,在她记忆中,清晰地记得,父亲曾经给过她一张地图说:“这个地方放着爹给你藏起来的嫁妆,等你成婚之时,去把它取出来,就够你们度日的了。”

    那张地图历历在目,凭着记忆一路飞奔,进入荒山野岭,在一面悬崖峭壁之下停足,向上张望,只见崖上古木丛生,怪石嶙峋,三十几丈高的地方有一凹处,突地纵身而起,足尖连连在崖壁上轻点,一连数次腾空,落身凹处,却是一个宽阔的天然洞穴,其中并放了十个大木箱,别无他物。

    她依次打开十个大木箱,见里面全是金灿灿的金元宝。双目中充盈了泪水,道:“这么多金子,女儿一辈子也用不完啊!爹!您真是太疼爱女儿了,谢谢您。”用一块青布包了一包金元宝,感觉够重了,背在背上,纵身跳下悬崖,轻飘飘的落足地面,骑马奔回洛阳城。

    客栈,冯保全一家人聚在房中,等待柳文君回来,她一进门。

    赵玉梅便急忙问道:“夫人,拿到银子了吗?”

    柳文君把包袱放在桌上,道:“拿到了,冯老爷我想用这些钱,去了还给您的,剩下的开四家店铺,您看够吗?”将包袱打开。

    “哇!金子!”赵玉梅双目瞪得溜圆,道了句,抓起一个元宝便咬了一口,笑道:“是真金啊!老爷,我们的全部家产也没有这一半多啊!太好了,我们发财了。”

    冯保全笑道:“夫人真是太大方了,这些金子够开十个店铺的了。”

    柳文君含笑道:“够用就好,暂时我们人手少,先开四家店就行了,要开一个粮行、一个药房、一个杂货行、再开一个布匹绸缎庄,冯老爷担任大掌柜,应该没问题吧!”

    冯保全兴奋的笑道:“没问题,既然夫人如此看重冯某,冯某定当为夫人全心全意效犬马之劳,那从今天起,我就称您东家了。”

    柳文君笑道:“随便好了,我已经在东大街买下一座大宅,明天我们收拾一下就搬过去。”

    冯保全笑道:“好,一切全凭东家吩咐。”

    赵玉梅将金子包好抱在怀中,道:“东家,那这些金子我先放起来吧!”

    柳文君道:“应该的,放好吧!我先回房了。”语毕出门。

    冯保全道:“东家慢走。”送到门口,将房门关好。

    赵玉梅抱着包袱大笑不止,道:“太好了,我们发财了。”

    冯保全白了她一眼道:“真你娘的丢人,见钱眼开,看好了,弄丢了,把你们娘几个都卖了也换不来一个元宝。”

    赵玉梅笑道:“放心吧!我会搂着它睡觉的。”抱着包袱钻进被窝里。 ( 绝代风流村主任 http://www.xscun.com/1/157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