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失控

文 / 大唐美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云飞扬呆了一下道:“好,我答应你,你说吧!”

    柳文君停顿了一下,道:“这要从一千五百年前说起,我父亲是洛阳城的首富……”

    云飞扬听罢,急道:“你已经成家了?而且还有了孩子?”

    柳文君看着她的表情,道:“不错,这一切都是真的,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从今往后我们各走各的路,就当什么都发生过好了,我先告辞了。”抱起古筝和包袱,走出山洞。

    云飞扬呆呆的望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洞外,自语:“我在干什么呢?人家已经走了,是大丈夫就应该跟着她,每天晚上保护惠子小姐,虽然她已经嫁人了,你没有机会了,可是做人怎么能太自私呢!送佛一定要送到西的吗!不把她送到安全的地方,你怎么能安心离开呢?马上去跟踪她。”连忙将枪支子弹装进大皮包,背上便跑出山洞。

    杨春三月,桃花村桃花遍地开,李程锦的小院中,桃花丛里柳生娟子端坐几旁,拂动古筝,正在弹奏古曲“春江花月夜”。

    李程锦手持“辟地神剑”伴着悠扬的琴声舞动。此时柳生娟子已七月怀胎,她弹着琴,心中暗语:“我不会占有你太久的,等我们的孩子生下来,我就会悄悄离开,去把惠子找回来还给你,你们才是完美的一对,我能与你相处这一年,此生足矣!但愿我离开的那一天,你不会狠我,我的出现虽然给你带来了一些痛苦,但也有一些欢乐,我们彼此就当作是一场美丽而凄然的梦吧……”

    村后,山坡上的千年古松下,柳文君以右手痛苦的捶击着树干,她的右手因余毒未清,骨髓之内痛痒无比,犹如千万条虫在啃食一般,痛苦难当,每隔两个时辰就会发作一次,只能用拳击打硬物来减轻痛苦。

    她并不知道李程锦就隐藏在桃花村,今日来到她沉睡了一千五百多年的古松下,无疑是想回忆一下美好的过去。右臂的痛苦逐渐消退,她靠在树干上望着天空喘息,隐约听到一阵琴声。“谁在弹琴?这种荒野小村,怎么会有如此高雅之人?”

    她顺着琴声走下山坡,一步步走近王家小院,一切尽收眼中。首先看到李程锦是一种欢喜,几乎想放声高呼,接着看见了柳生娟子,如同一下子掉进了万丈深渊,瘫坐在桃树下,泪如泉涌,心语:“原来石井少光说的全是真的,她们生活的这么好,我和惠子还历经千辛万苦来干什么呢!李程锦,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看上去忠厚老实,侠肝义胆,莫非全是装出来的——不对,程锦决不是个负心人,一定是柳生娟子在欺骗他,否则她为什么要打扮成惠子的样子,还学我弹琴?我真是好糊涂,差一点错怪了程锦,马上就去揭穿她的真面目。”

    起身走了一步,又退了回来。“不行,她现在已经怀了程锦的骨肉,马上揭穿她,岂不是让程锦进退两难?不如等她把孩子生下来再说吧!看她的肚子,也不会太久了。”

    她默默地注视了二人一会儿,看了看即将落山的红日,悄悄奔回县城。

    客栈中,柳生惠子醒来,首先从袖筒中取出柳文君的留言:“惠子妹妹,我找到程锦了,正如石井少光所言,他真的与娟子在一起,据我观察,应该是娟子扮成你我欺骗了程锦,她现在已经怀了程锦的骨肉,我没有去揭穿她的真面目,我是怕程锦为难,打算等娟子把孩子生下来,再去找他们,你是怎么想的,写信告诉我。文君留字。”

    她看罢,流下泪水,凄美的笑着,道:“太好了,她们真的在一起,而且还有了孩子,我总算了却了一件心事。”

    突然有人敲门。

    柳生惠子把信放起,道:“是飞扬吧!请进!”

    云飞扬入门,含笑道:“惠子,你醒了?”

    柳生惠子美美的一笑道:“嗯!每天我一醒来,都能看见你,你一定就住在这家客栈吧?”

    云飞扬道:“是啊!我每天都在这里等你醒来,你没把我的事告诉文君吧?”

    柳生惠子摇头道:“当然没有了,你不让我说,我怎么敢告诉她?这些日子多亏有你陪伴我,我的心理踏实多了,谢谢你!”

    云飞扬心里酸酸甜甜的,笑道:“还跟我客气什么?不当我是朋友了吗?给、这是我刚托人买到的止痛药,你吃上两片,手再疼得时候,也许会管用。”递上一个药瓶。

    柳生惠子接过药瓶,双眸温情的看着他,道:“我现在才明白,文君姐为什么不让你跟着她了,你不应该对我这么好的,我已经有丈夫了,我们永远都没有结果的,我劝你还是早些回头吧!这样大家心里都好受些。”

    云飞扬表情忧郁,凄然的笑了笑,道:“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得到她、拥有她,说心里话,你和文君我都很喜欢,只可惜我们相逢太晚了,我真的好羡慕李程锦,他能拥有两个这么完美的妻子,我却一个也没有,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公平的事太多了,也许我说的太多了,请别介意!”

    柳生惠子避开他含情的目光,道:“没什么,其实你不说我也明白你的心思,今天文君姐已经找到程锦了,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团聚了,你也可以安心回济南了。”

    “找到了”云飞扬面色大变,道:“这么快?他在哪里?”

    柳生惠子看着他,道:“你不要激动,我们暂时还不能想见,要过些日子才行。”

    云飞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是这样啊!我刚才表现很激动吗?

    柳生惠子微笑,道:“没有,是我多想了。”

    云飞扬表情黯然道:“其实你说的不错,我是很激动,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找到了他,也许我也是很自私的,在我内心深处,可能根本不希望你们找到他,做人怎么可以这样自私呢!我真是该死!”

    柳生惠子忙道:“你不要这么说自己,换做是我,可能还不如你这般理智呢!哎呀!我的手又疼了。”“砰砰”用力捶着床。

    云飞扬忙道:“我给你拿水,你快吃下两片药。”忙从桌上拿起茶壶倒了半杯水,送到她面前。她颤抖着双手,却打不开药瓶,掉在地上摔碎。

    云飞扬忙捡起两片,放在她的手上,道:“快吃下去,喝点水。”

    柳生惠子勉强忍痛吃下药,不禁呻吟出声,下床用力捶打着桌面。

    云飞扬见到她痛苦的表情,心里真的很痛,忙道:“不要这样,会弄伤手的,打我好了,往我胸上打。”进前抓住她的手,她无法忍受痛苦的折磨,猛地抱住他,张口咬住他的肩头,右拳紧握不断抖缩,额头见汗。

    云飞扬不在乎被她咬得疼痛,为她揉捏着右臂,道:“不要怕,很快就会没事了,不要怕,一会儿就会好的……”

    柳生惠子痛苦的热泪直流,咬住他的肩头不肯放口,好一阵子她才渐渐冷静下来。

    云飞扬抱着她温软的身子,不禁有些冲动,突然,疯狂的吻上她的红唇,并将她放倒在床上,抚摸上她的酥胸。

    柳生惠子无力的挣扎了片刻,便被他的热吻融化了,对他的感激之情胜过了羞涩的心理,善良的她甚至想用身体来报答他,所以她不再反抗,任凭他肆意掠夺,她心里想着李程锦与他亲热时的情景,一年多没有被男人滋润的身体很快便有了需要,腿间的小洞洞里暖液像泉水一般流淌出来,瞬间便湿透了衣裤,她不禁发出痴醉的呻吟。

    云飞扬见她没有反对,胸中欲望更浓,一边亲吻她的小嘴儿,一边解开她的上衣纽扣,卷起她的红肚兜,立刻抚摸上她的一对温温软软的双乳。那种感觉让他腿间的硬凸膨胀欲裂,隔着衣服顶着她的大腿,前后蠕动着。

    柳生惠子感受到他的坚硬,身体需求更浓,感觉到小洞洞里火烧般的难受,双腿紧紧地并在一起,不停地扭曲着,呻吟声更加痴醉。如果身上的人是她的男人,她早喊他快点进去了。

    云飞扬压制着欲望,不急着进入,轻轻地吻过她的脖子,吻上她酥软的双峰,那酥酥麻麻的感觉,令她实在难以忍受,主动解开自己的腰带,将自己的裤子褪下去,露出那芳草茂盛的三角地带,因为是双腿紧并在一起,那里只能见到一条湿漉漉的缝隙,和两片汁液晶莹的小小花瓣儿。

    云飞扬见此情景,忙起身将她的衣裤完全脱掉,轻轻分开她玉白修长的美腿,她的小水洞洞立刻张开,露出粉嫩粉嫩的花心,流淌着晶莹的暖液,向他欢快的呼唤着。

    他低头轻轻亲吻上她的小粉凹,细细品尝她的芳香,可以感觉到她的小洞洞里一股一股的向外涌着暖液。他似乎特别喜欢那种芳香,疯狂的吸食,双手抱住她的圆圆美臀,将舌头深深伸入她的水洞洞里一阵乱搅。 ( 绝代风流村主任 http://www.xscun.com/1/157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