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雨中来客淫贼乘机

文 / 大唐美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柳文君叹息道:“唉!管她是谁呢!既然是命中注定的事,到时候自然会知道的了,现在我们应该关注一下惠子的病,若是你真的能医好她,那可太好了。”

    纳兰飘雪微笑道:“应该不会有问题,明天她再醒来时,我就给她医治,我们回客栈吧!”

    柳文君道:“那好,你闭上眼睛。”语毕,飞奔回客栈。

    次日清晨便下起了雨,大一阵小一阵不曾停息。

    李程锦、柳文君五人不能赶路,只好在客栈中等待天晴。

    中午,五人正聚在厅中饮食,忽听门外有日本人高喊“站住”紧接着一位身着中国服饰的姑娘奔跑到店门前滑倒在地,被两个日军进前按住,便是一顿拳打脚踢,那姑娘惨叫连声翻滚在泥水地上。

    李程锦五人目睹此景,怒从胸中起。

    柳文君挥手将一双筷子打出,如同利箭一般射入二日军的前胸,二日军倒地毙命。

    田中樱子急忙奔出房门,扶起那位姑娘,搀她入厅,忙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那位姑娘一句话未说出口,喷出一口鲜血,昏死过去。

    田中樱子忙把她抱住,连声呼唤。

    柳文君道:“她伤的很重,快送她到房里去。”

    田中樱子忙抱起她自后厅门入院。

    此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临门,数十个日军奔进厅门,开枪便射。

    柳文君急忙运气周身,以强猛地天罡之气,硬将面前飞射而来的数十颗子弹,阻挡停留旋转在空中,交睫间,她怒喝一声,数十颗子弹连同周边的桌子板凳,猛地反射而回,众日军惨叫着飞摔出门窗。

    第二队日军刚要入厅,被突然出现的谢春华迎面拦住,手中长剑划出几道银光,将众日军尽数斩翻于地,全是一剑断喉。

    纳兰飘雪道:“这么巧,谢公子也在这里。”

    谢春华入厅道:“原来是纳兰姑娘与众位在此,在下冒然出手让诸位见笑了。”

    李程锦道:“谢兄太客气了,如此高明的剑法我们还是初次得见,小弟佩服!佩服!”

    谢春华道:“兄台过奖了,那晚在山里相逢,因在下有急事,匆匆离开,未曾请教诸位高姓大名,难得今日在此重逢,在下做东请诸位共饮几杯,交个朋友如何?”

    云飞扬看了看他,笑道:“那就多谢谢兄了,我们这些人都是重朋友讲义气得,我们客房中饮酒,小二来一桌上等酒菜。”

    店掌柜和几个伙计吓得正躲在后堂发抖,闻听呼唤。

    店掌柜出门,哭丧着脸,道:“众位大爷就绕了小店吧!你们杀了那么多日本兵,小店哪还敢留你们啊!大爷、姑奶奶行行好,请到别家去吧!”

    谢春华怒道:“混账东西,你怕个屁!这个小镇上一共就这么几个鬼子,全死光了,马上叫几个人把他们埋掉,下这么大的雨,谁知道他们是死在你店里的,这些银子给你,拿去自己料理吧!”抛给他三锭银子。

    店掌柜笑脸接住,道:“好好好,几位大爷、姑奶奶请到上房稍候,酒菜马上就送过去,请!”

    田中樱子急奔入厅,道:“怎么了?是谁放枪?哇!一转身的功夫,死了这么多人。”

    纳兰飘雪微笑道:“没事了,那位姑娘怎么样了?”

    田中樱子道:“她伤的很重,还在昏迷中呢!”

    柳文君道:“走吧!我们去看看她。”三女相继出门。

    李程锦道:“谢兄请吧!”

    谢春华客气的道:“两位请!三人出门直入客房。

    客房中,那受伤的姑娘,还在昏迷中。

    纳兰飘雪走到床前,看了看她的脸色,道:“她伤了肺腑,我帮她化解一下伤势,再吃几天药才行。”伸手握住她的手,闭目冥想,大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那姑娘咳着醒来。

    纳兰飘雪松手,道:“姑娘你醒了,感觉好些了吗?”

    那姑娘有气无力的道:“舒服多了,谢谢你们,谢谢!”

    柳文君微笑道:“姑娘不要客气,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惹上日本鬼子的?”

    那姑娘道:“我名叫山口玉儿,是来中国留学的日本学生,北平被日军攻占,学校被迫休学,我本想返回日本,可是在图们被日军少佐原田海盯上,想抓我去军营做他的女人,我侥幸逃脱,却被他派兵一路追赶到此,今天多亏几位姐姐相救,谢谢!谢谢你们!”

    田中樱子忙笑道:“原来你是日本人,我也是日本人,我叫田中樱子,家住东京,你家在哪里?”

    山口玉儿凄然的笑道:“太好了,我家也在东京,我终于有希望回去了!”激动地流下泪来。

    纳兰飘雪道:“玉儿姑娘,你伤的很重,不要太激动,对伤势不好的,好好休息吧!一会儿我给你开几服药,过几天就没事了,来躺下。”说着扶她躺下。

    柳文君道:“飘雪妹妹,你开个药方吧!我去买药。”

    纳兰飘雪道:“那好,我们没有纸笔,去找掌柜的借用一下吧!”语毕,二人出门。

    田中樱子道:“玉儿姑娘你休息吧!我去换一下衣服。”随后出门。

    另一间客房中,李程锦、云飞扬与谢春华围坐桌旁。

    谢春华道:“难得今日巧逢,小弟敬二位兄台三杯,请!”

    李程锦举杯道:“谢兄请!

    云飞扬也同语。

    此时,纳兰飘雪从前厅回来,入隔壁房中。

    谢春华直盯着她看,道:“纳兰小姐,行走飘逸,婀娜多姿,想必是大家闺秀,不知二位兄台与纳兰小姐可否有亲属关系,可知纳兰小姐的身世?”

    李程锦道:“实不相瞒,飘雪姑娘是……”

    云飞扬抢道:“是我的表妹,她的父亲是山东兵马统帅,纳兰青云,表妹自小好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李程锦不太明白他为何说谎,直看着他。

    谢春华道:“哦!原来是大帅的女儿,果然是出自豪门,二位兄台请!”

    此时,街上传来一阵马蹄声,紧接着辽东五虎中的、孙一虎、乔二虎与赵三虎,提着大刀闯进栈院。

    乔二虎指着房中的李程锦、云飞扬,切齿道:“大哥,就是他们杀了四弟和五弟。”

    孙一虎目现凶光,满脸杀气的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辽东五虎前来讨一笔血债,还不他娘的滚出来。”

    李程锦起身停足门口,朗声道:“尔等抢劫杀人,早就该死了,昨天夹着尾巴逃了,今天还敢来找死,大爷今天心情好,不想弄脏这块地,我劝你们还是趁早走远一点为好,免得丢了性命。”

    孙一虎哇的一声大叫,大刀贴地划起一道水浪,猛扑向李程锦,此时天空中响了一个霹雳,大雨似倾盆。

    李程锦见孙一虎扑近,纵身出门,凭着一双赤手空拳,与其厮打成一团。

    孙一虎疯狂的挥舞着大刀,刀锋锐利速猛,将雨帘砍做千万段,水花四溅。

    李程锦手中无剑,面对他强猛地攻击,根本无力出招反击,只能跳跃闪避。

    纳兰飘雪在室中观战,见此情景不禁心中焦急,闭目冥想,想借一把剑来给李程锦,可是因心情烦乱,怎么也借不到,越是着急越静不下心来,结果大汗淋漓,于事无补。

    云飞扬怕李程锦受伤,从腰间拔出手枪,刚要瞄准射击。突见田中樱子飞身加入战团,她一双粉拳虽然力道不够,但招式还够快捷,一时间迫的孙一虎连连后退。只因近身相搏,他的大刀没了用武之地。

    乔二虎、赵三虎见状,相继挥刀扑上,云飞扬一见使不上枪了,只好抓起一条板凳跳出房门,迎上乔二虎。

    谢春华见六人生死相搏,难解难分,冷冷的笑了笑,出门走入纳兰飘雪的房门。

    纳兰飘雪还在闭目冥想,被他进前制住穴道,扯一条棉被将她裹住,扛在肩上奔出房门,越房消失在栈院外。

    李程锦目睹他离去,一走神躲闪不及,被孙一虎的刀尖在左肋划了一道口子,鲜血夹着雨水淋漓而下,伤痛和焦急激起了他的潜在能力,飞起一脚踢中孙一虎的手腕,使其大刀落地,紧接着,闪电般的一拳实实地击中他的前胸,振碎其肺腑,飞摔出数丈远,喷血毙命。

    相继,田中樱子夺下赵三虎的大刀,一刀将其抹脖,死尸翻滚于地。

    云飞扬武功不及乔二虎,身处险境,柳文君从天而降,一把抓住乔二虎的刀背,夺下大刀,左掌拍中其脑门,碎其脑骨,死尸倒地。

    柳文君忙扔掉大刀,忙扶李程锦进房门,道:“程锦,你伤的要紧吗?快脱下衣服让我看看。”

    李程锦忍痛道:“一点皮外伤不要紧,飘雪被谢春华掳走了,你快去救她,快去!”

    柳文君惊道:“谢春华掳走了飘雪,怎么会这样?”

    李程锦急道:“谢春华有可能就是那个淫贼,他往东跑了,快去!”

    柳文君道:“那好,我去追他,樱子给你程锦大哥包扎伤口。”匆忙出门。

    田中樱子忙进前,道:“程锦大哥快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上药。”李程锦马起身脱衣。

    云飞扬怒骂道:“狗日的谢春华,我早就看他不像个好东西,今天却让这种无耻小辈钻了空子,飘雪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啊!” ( 绝代风流村主任 http://www.xscun.com/1/157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