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 情殇

文 / 大唐美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李程锦见她如此主动,心中兴奋,伸手抚摸着她的一对雪乳,挺身迎接着她的每一次下落,尽可能深入到她的小洞洞深处,他好想尽快回道七十年后,回到自己那超能的身体上,痛痛快快的冲刺她的湿滑密道,真正的给她弄到底,那才叫过瘾。

    柳文君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见他表现得很享受,逐渐彻底的放开心扉,加快运动速度,咕叽咕叽弄得汁液四溅,她仰面尽情的叫喊出来。

    隔壁的云飞扬听到她的声音,忽的坐起来,侧耳倾听,蹙眉自语道:“柳文君今天是怎么了,叫这么大声,她一向不是很小心的吗?真是要命啊!这不是明摆着整治我这个光棍汉吗?”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退档的家伙实在膨胀的难受,无奈只好听着柳文君的叫声,自摸了一把。

    朝阳如火,红光满屋。

    纳兰飘雪微微睁开朦胧睡眼,看了看窗外,起身,道:“哇!怎么搞得?一觉睡到现在?”忙穿好衣服,取出八枚铜前先算了一卦,仔细看了看卦象,不禁脸色大变,道:“大凶之兆,遭了,不知要出什么大事了。”急忙奔出房门,首先到隔壁喊云飞扬,却见他房门大开室中无人,忙又敲开李程锦夫妇的房门,道:“文君姐,云飞扬呢?”

    柳文君回答道:“我还没见到他?怎么了?”

    纳兰飘雪柳眉微蹙,道:“他不在房中,我刚算了一卦,是大凶之兆,不知会有什么事发生。”

    这时一个服务员停身门口,手里捧着一份报纸进前,道:“最新日报,本店免费赠送。”

    纳兰飘雪道:“谢谢!”接过报纸,见上面全是日语,忙递给柳文君,道:“文君姐上面写些什么?”

    柳文君拿在手中,突见首栏一行大字,“田中樱子通敌叛国,首相大义灭亲,于今日十时在城东乱坟岗将樱子枪决”不禁惊道:“是东京日报,啊!飞扬是不是看过报纸了?”急忙出门奔进云飞扬的卧房,果然地上扔了一份东京日报。

    李程锦与纳兰飘雪随后入门,道:“出了什么事?”

    柳文君道:“报纸上说,樱子今天十时会被枪决,飞扬一定是去劫法场了,快走,迟了就来不及了。”

    三人顾不上多言,各自拿起兵器急奔出房门,却没成想,迎面被几十个日本武士拦住。

    中年武士用日语道:“支那人,是不是你们杀了我的师傅高山龙武?”

    李程锦忙问道:“文君,他说什么?”

    柳文君道:“他们是鹤派高山龙武的弟子,找我们报仇来了,别跟他们废话,杀!”挥剑进前出招,李程锦随即出剑,纳兰飘雪退身一旁,众日本武士如同饿狼一般,吼叫着将二人围住,旋转着形成一种阵法,数十把雪亮的长刀同起同落,四方相互,一次又一次合力化解了李程锦。

    柳文君强猛的剑气,一连数十招,未能伤其一人,边出招边说道:“这是鹤派的缠字阵法,只要打倒其中一人,阵法自破。”二人相依相护,又是数十招,还是未能攻破,不禁焦急烦乱,反而受制于敌,难以脱身。

    一旁观看的纳兰飘雪见二人久战不能脱身,更是心急如焚,突然眼前一亮有了主意,看了看为首的中年武士,闭目冥想片刻,道:“刀飞,刀飞。”

    突然中年武士手中的长刀脱手而飞,他惊慌失措,阵脚大乱,无法再阻挡柳文君的剑气,立刻被劈成两半摔尸于地,众武士惊乱,霎时间被李程锦夫妻俩尽数斩翻于地,一片哀嚎。

    柳文君走近纳兰飘雪,道:“多亏妹妹帮忙,不然我们真的脱不了身了,我们走吧!”搂住她的腰,行如一阵疾风奔向城东,李程锦随后跟上。

    乱坟岗上,围了数百名日军、上千的百姓,田中樱子秀发散乱,身上血迹斑斑被捆在一棵树上,无力的垂着头。

    云飞扬累出一身大汗,才挤到最前面,目睹心爱的人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不禁心如刀绞,热泪狂流,使其视线受阻,擦了又擦,抹了又抹。此时,一辆轿车缓缓行到日军近前,石井少光划下车窗玻璃,探头看了看众百姓,道:“好了,行刑!”

    日军大队长一挥军刀,一个射击手走出队列,持枪瞄准田中樱子,云飞扬见状,再也无法忍受,从腰间拔出手枪,击倒那名射手,跳出人群冲日军开枪一阵乱射,日军怕伤到无辜市民,不敢开枪还击,一阵纷乱,突然清水一郎从人群中纵出,一刀斩断云飞扬手中的双枪,一脚便将他踢翻于地,众日军一拥而上,便一阵狂踢猛踹。

    石井少光看着被踢得翻滚的云飞扬,冷冷的道:“不自量力,就凭你也敢来劫法场,打死他挂在树上,把田中樱子枪毙!”

    大队长道:“咳!射击!”

    众日军一阵乱枪,将田中樱子击毙,挖了个坑草草掩埋,云飞扬被打得骨断筋折,口吐鲜血,绝了气息,日军把他悬挂在树上,周围埋下数十颗地雷,众日军及看热闹的百姓相继离去。

    李程锦、柳文君、纳兰飘雪找不到乱坟岗的所在,见到众日军和市民回城,才顺路奔上山岗,远远的就见到云飞扬的尸体被悬挂在树上,李程锦不顾一切的奔上前去。

    柳文君见没有日军看守,忙道:“程锦不要过去,一定有埋伏。”李程锦在十几丈外停足,左右观望,喊道:“飞扬,你怎么样?飞扬……”

    柳文君双目含泪欲滴,道:“我们来晚了,飞扬恐怕是被打死了,这里没有日军看守,地上一定埋了地雷,不能走着过去,让我来吧!”飞身直射过去,一剑斩断吊着云飞扬的绳子,搂住他的腰,双足猛地一蹬树干,旋转着飞回,落足原地,三人连声呼唤,一摸鼻子早已没了气息。

    李程锦大喊:“飞扬死了,云兄弟,云兄弟……”放声痛哭。

    纳兰飘雪急道:“程锦大哥不要急,他阳寿未尽,我可以救活他。”语毕握住云飞扬的手,闭目以自己的特能为他激活肺腑心脏,片刻后在他胸上拍了一掌。

    云飞扬一声干咳,开始呼吸,但气息很微弱,仍然在昏迷中。

    李程锦惊喜道:“飞扬有呼吸了,太好了,飞扬有救了!”

    柳文君含笑道:“他伤的太重了,应该尽快送他去医院治疗。”

    纳兰飘雪道:“日本人的医院会给他治伤吗?”

    柳文君道:“你们两个别说话,我们化装成日本人去医院,走!”李程锦,忙抱起云飞扬,三人飞步走下山岗,没成想刚一下山岗,便看到前方百丈外,并排站里数百名日军,面前架着十几挺高射炮,四人一现身,大队长便命令开炮,砰砰砰!炮弹不断在四人周围爆炸。柳文君搂着纳兰飘雪、李程锦抱着云飞扬,在地上滚动着躲闪着炮弹,被迫退回到山岗上,看其地形,东方和北方是大山,南方是悬崖峭壁,西方被日军堵住,要是换作一般人,必是没了去路。

    纳兰飘雪道:“文君姐,我们从悬崖跳下去吧!”

    柳文君道:“好,你帮助程锦,我自己可以的。”三人奔至崖边,纳兰飘雪挽住李程锦一只胳膊,李程锦抱着云飞扬,四人纵身跳下,纳兰飘雪闭目默念飘字诀,与李程锦、云飞扬如同一垛棉花轻轻飘飘的飘落崖底,柳文君施展轻功绝技,身体在空中飘旋,同样飘落崖底,急奔出山谷。众日军立足崖上,望着谷底欢呼。

    石井少光从车上下来,走近大队长,怒骂道:“混蛋!”啪啪,挥手打了大队丈两个耳光,道:“会摔死他们怎么会跳下去?马上全城搜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大队长应了声,带众日军离去。

    石井少光望着崖底,自语道:“李程锦,就算你们神通广大,我也会有办法杀死你们的,不要急,咱们慢慢得玩儿。”

    田中府,厅内,田中义一与兄长田中义夫对面端坐。

    田中义一道:“我已下令把假樱子枪决,此事就这么了啦!这件事在军部只有少光和清水一郎知道,为了避免樱子再生事端,我已经把她嫁给清水一郎,明日就让他们离开日本,到朝鲜去。”

    田中义夫点头道:“咳!明日我立刻安排他们离开日本,请放心!”

    田中义一道:“好了,你去吧!好好安慰一下樱子,别让她太难过,待天皇统治了整个支那,我会安排他们去支那生活的。”

    田中义夫道:“咳!我回去了。”起身出门。

    田中樱子被锁在自己的闺房中,由四个家丁看着,她不停的大吵大闹,家丁就是不肯开门。她惦念李程锦四人的安危,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突然心生一计,大喊头疼,双手抱头倒在地上翻滚片刻,一动不动了。

    四个家丁在门外张望一阵,怕她真的得了什么病,连忙开门入室,田中樱子突地挺身而起,三拳两脚便将四个家丁打晕在地,奔出房门,越墙出了府院,一阵风似的赶到东京宾馆,找到李程锦四人投宿的房间。 ( 绝代风流村主任 http://www.xscun.com/1/157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