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 好想三个人一起

文 / 大唐美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柳生娟子进前为他擦着汗水笑道:“咱家的豆腐人人都说好吃,那一担已经全卖完了,快放下再去做。”

    石井少光嗯了声,含笑离去,天幕随即消失。

    青衣道长道:“这是二十年后的情景,她们两个三生三世纠缠在一起,都是以悲剧告终,来生已经苦尽甘来,可以做一对恩爱百年的夫妻了。”

    看到此情此景,柳文君四人都感到很是欣慰。

    柳生惠子拭泪道:“姐姐终究还是被石井少光害死了,还好她的身体保留下来,我每天还能看到她的样子。”

    青衣道长道:“人间世事,一切随缘而生,随缘而灭,几位很快会面临一场劫难,用心去克服吧!贫道去也。”闪身消失。

    柳文君急道:“道长,我们该如何克服这场劫难?请您指示。”

    空中传来六个字“太上无极心经。”

    柳文君道:“太上无极心经,我该怎么做?”

    空中再无回音。

    这时,一阵清凉的海风吹过,李程锦打了个冷战醒来起身。

    柳生惠子进前扶住他,道:“程锦,你怎么晕倒了?”

    李程锦见她柔弱的样子大惊道:“惠子,你怎么会醒的,那个是娟子吗?娟子你没事?”进身抱住柳文君。

    柳文君含泪道:“程锦,我是文君,娟子已经去了。”

    李程锦睁大眼睛直看着她,道:“怎么会这样,你明明是娟子啊!”

    柳文君道:“道长刚来过,他把我的魂魄移到娟子身上了。所以惠子也醒了。”

    李程锦再次抱住她,流泪道:“一切像做梦一样,还好流下了娟子的身体,她还没有完全离开我们。”

    柳文君道:“好了,别哭了,一会儿又把惠子惹哭了,快去哄哄她。”

    李程锦拭泪,转身又抱住柳生惠子,道:“别难过了,你很久没有看见朝阳了,我们一起看朝阳好吗?”

    柳生惠子点头微笑着望向东方。

    云飞扬道:“程锦大哥真是好幸福啊!”

    田中樱子努唇道:“怎么,你眼馋了,你也去找一对双胞胎啊!”伸手便在他身上拧了一把。

    云飞扬呼痛,跑下阶梯。

    田中樱子道:“你别跑,随后追下去。”

    柳文君缓步走下阶梯,纳兰飘雪怀抱的婴儿一见到她,便伸手大哭起来。她忙把他接在怀中。

    纳兰飘雪道:“石井少光呢?”

    柳文君道:“掉进海里死了。”

    这时,田中樱子从厨房中惊叫着跑出来。

    云飞扬随后拖着个死人跟出,道:“一个死人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扔到海里去喂鱼。”

    柳文君惊道:“飞扬,你杀了他?”

    云飞扬道:“不是,是石井少光干的,上头驾驶舱里面一定还有三个。”说着,扛起死尸便走。

    田中樱子道:“你慢点,小心你的腿伤。”

    云飞扬笑道:“竟假关心,你又不帮我抬。”

    田中樱子一撅小嘴儿,道:“哼!我才不抬死人呢!懒得理你。”

    午餐后,六人齐聚在驾驶舱中,注视着窗外茫茫的大海,默默的等待暴风雨的的到来。每个人的心情都非常紧张。谁也无法预料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当然最为紧张的是柳文君,她担负着对抗暴风雨的艰巨使命。她却始终想不明白该如何去做。

    云飞扬看了看田中樱子,起身拉住她的手,道了句“樱子,你跟我来。”扯上她就走。

    二人出门。

    田中樱子道:“干什么啊?”

    云飞扬拉着她走下餐厅,回身双目含情的看着她,道:“樱子,你爱我吗?”

    田中樱子很不自然的笑了笑道:“应该爱吧!我也不敢确定。”

    云飞扬笑道:“傻丫头,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什么叫应该啊!你到底爱不爱我?”

    田中樱子努唇道:“爱,这个时候你干嘛问这个问题啊!”

    云飞扬笑道:“爱就好,一会儿说不定我们就会死掉的,我们相爱一场,临死之前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啊?”语毕,抱住她便疯狂的亲吻上她的小嘴儿。

    田中樱子不禁剧烈一抖,同样得到了初吻的美妙感觉,不禁轻吟出声,双臂紧紧地搂住他,将灵巧的小舌头伸进他的嘴里,任凭他吸允。

    云飞扬早就想与她亲热了,今天终于有了机会,一边亲吻她的小嘴儿,一边解开她的上衣纽扣,将她放躺在一张桌子上,卷起她的胸围,双手捧住她的一对雪~乳,便嗞嗞嗞好一番吸允,一只手解开她的腰带,伸进她的裤子里,手指触及到她那湿漉漉的滑溜溜的小粉凹,不禁抖了一下,兴奋地他只想大叫。

    田中樱子毫不矜持,双目微闭,尽情的叫喊出来,也想在临死之前好好地玩一玩,双腿张开,迎接他的手指进入小洞洞。

    云飞扬已经很久没有接近女人了,摸到她的水洞洞如何忍受得住,急忙将她的衣裤脱个干净,一头扎进她的双腿间,在她白白嫩嫩的小粉凹上,一阵粗野的亲吻,弄得噗噗哧哧大响。

    田中樱子忍不住那种美感的冲击,挺动着小粉凹,摇头晃脑的尽情叫喊,一侧头却看见李程锦躲在门口偷窥,她冲他诡秘的一笑,继续呻~吟叫喊,似乎想引诱他扑过来,两个男人一起玩儿。

    李程锦看着云飞扬挥舞着舌头猛舔着她的小粉凹,心里酸的厉害,暗道:“鬼丫头,你难道要把第一次给他吗?我好几次都没有舍得弄破那层膜,你就这么给他了吗……”心里想着,看到她迷人的身子,腿间的硬凸也不禁膨胀而起,真想扑过去一拳把云飞扬打晕。

    此时云飞扬亲了一阵,硬凸已经涨得硬如钢铁,连忙起身解开腰带,掏出硬凸,将她的身子向跟前拉了拉,对准她的粉嫩洞口便刺下去。

    李程锦瞪大了眼睛眼瞅着他俯下身去,田中樱子接着一声大叫,他不禁心里头咯噔一下子,暗道:“完了,捅破了……”不禁一时间好个难过,都想大声哭出来。

    突见云飞扬身子停住,缓缓起身喘息道:“樱子,怎么了?”

    田中樱子看到李程锦沮丧的表情不禁咯咯咯一阵欢笑,道:“**不许进去,只能用舌头。”说着将拦在小粉凹口的手掌拿开。

    云飞扬急道:“为什么?”

    田中樱子微笑道:“第一次一定要留给新婚之夜,我那层膜多珍贵啊!你忍心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捅破它吗?”

    云飞扬笑了笑道:“我也不想这样委屈你,可是我们万一……”

    田中樱子笑道:“没有万一,我们一定可以战胜灾难的,赶紧舔吧!一会儿暴风雨来了。”

    云飞扬无奈笑道:“用舌头就可以**的吗?”

    田中樱子道:“当然可以,你舔这里就行了。”说着伸手摸了摸那颗敏感的小豆豆。

    云飞扬笑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自己舔的不行吗?”田中樱子不耐烦的道:“不会就换人了。”

    云飞扬不禁哈哈大笑,道:“你自己舔的,哈哈哈笑死人了,那怎么能做到,哈哈哈……”

    田中樱子一脚将他踹开,笑道:“滚一边去吧!有什么好笑的,不理你了。”

    李程锦闻听此言松了口气,笑了笑轻步离开。

    云飞扬忙笑道:“好好好,我给你舔。”进前将她按住,便舔上她的小粉凹,直接刺激她的小豆豆。

    田中樱子忍不住有大叫出来,随着一次高~潮的来临,又感觉憋不住尿,撒了他一脸。

    云飞扬不禁大笑着躲开,道:“鬼丫头你做什么,恶心死了。”

    田中樱子微微喘息着,将尿撒完,看着连连擦着脸的云飞扬,心语道:“如此看来你就不如李大哥爱我的深刻了,他一点都不嫌脏,全都喝下去了,我是不是不该爱你啊……”忙起身跳下桌子穿衣服。

    云飞扬笑道:“怎么了,不想玩儿了?”

    田中樱子努唇道:“不玩儿了,你去洗脸吧!小心中毒的。”

    云飞扬被她撒了一脸尿,的确挺扫兴的,忙提起裤子笑道:“那好吧!我去洗洗脸。”语毕,走进卫生间。

    田中樱子穿好衣服,走出餐厅,被李程锦冷不妨一把抱住,疯狂的亲吻上她的小嘴儿。

    她不禁轻吟道:“我要把第一次给你,你要了我吧!嘤嘤嘤……”

    李程锦用力亲吻了她一阵,听见云飞扬走上来,忙推开她,笑道:“你们两个干什么来,又喊又叫的。”

    “明知故问,真讨厌!”田中樱子努唇道了一句,走回船舱。

    云飞扬笑道:“没什么,我们练了一套拳法,活动活动筋骨。”

    李程锦笑道:“没事就好,暴风雨快来了,我们集合吧!”语毕,走回驾驶舱。

    云飞扬随后跟进,看了看窗外逐渐升高的海浪,看着柳文君,道:“我的神仙大嫂,你想到办法没有啊!我和樱子还没成婚呢!可不能就这么死掉啊!”

    柳文君表情严肃的道:“还没有想到,只能见机行事了,快用衣服把门缝塞严,暴风雨就快来了。”

    田中樱子和云飞扬连忙照做。

    李程锦走近柳生惠子,道:“我来抱朝生吧!你抱紧我,一会儿海浪大时,船会颠簸的很厉害。”说着从柳生惠子怀中接过孩子。 ( 绝代风流村主任 http://www.xscun.com/1/157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