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战

文 / 大唐美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西门玉龙又朝柳文君笑道:“文君,你饿了吧,我带了些点心呢!我拿给你吃。”

    “不用,我不饿。”柳文君勉强一笑道。

    “那一定渴了吧,喝点水吧!西门玉龙又道。

    “不渴,谢谢!”柳文君心里很烦的道。

    “我渴了给我喝吧!”田中樱子道了句,进前夺过水袋,拔掉塞子便喝。本来没有多少水,被她一气喝光,道:“没了,还给你,谢谢了。”

    西门玉龙本人就渴了,可水被她喝光了,也不能说什么,道了声“不客气。”接过空水袋。

    柳文君和柳生慧子暗自偷笑,掩唇赶路。

    云飞扬扯田中樱子落后,低语道:“我说大小姐,你别跟着搅合行不行,别被老伯看出来就坏事了。”

    “他懂什么。”田中樱子不平的道:“把那个臭小子当块宝似的,那臭小子哪里比程锦大哥好啊!真是气死我了。”

    “你啊,张嘴程锦大哥好,闭嘴程锦大哥好,难道你喜欢的人,别人就的和你一样喜欢才行吗?”云飞扬有点醋意的道。

    田中樱子看了看云飞扬,笑道:“怎么?吃醋了,小心眼难怪没有女孩子喜欢你,哼,不理你了。”疾步前行。

    云飞扬无奈笑着摇了摇头。

    傍晚,六人拖拖拉拉的走入小镇,找了一家客栈投宿,饭后,柳文君把父亲送入客房服侍他睡下,刚走入自己的房间。

    西门玉龙忙跑到门口,笑道:“等一下,文君,我有样东西送给你。”双手捧上一块白玉凤佩,接道:“这是我娘留给我的,他说要我送给我最爱的人。”

    柳文君转身进屋,微笑道:“公子,不用送东西给我,我不喜欢带着些东西,你还是收起来吧!”

    “你现在不喜欢,没关系。”西门玉龙依旧道:“我知道感情这东西是两个人的事,眼下我喜欢你,你并不喜欢我,我们可以慢慢培养感情,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收下这块玉佩的,文君小姐,明天见。”转身出门,并把房门关好。

    柳文君松了口气,自语道:“真是好烦啊!程锦啊,你到底去哪里了,是什么事让你们两个不辞而别,难道你们两个真的私奔了不成?不可能,程锦虽然多情,但并不薄情啊,再说了,飘雪也不会那么做的,到底出了什么事了呢,真是急死人……”

    云飞扬轻轻打开房门,探头左右看了看没人,急忙跑到田中樱子的门口,想推门进去,一推没有推开,忙轻轻敲了敲。

    里边传出田中樱子的声音道:“滚一边儿去吧!本姑娘不要你了,每次舔的人家尿出来你就跑,我讨厌你。”

    云飞扬左右看了看,趴在门缝轻声道:“你开门让我进去再说好不好?”

    田中樱子道:“滚吧!我才不让你进来呢!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要睡觉了。”

    云飞扬忙又道:“樱子,求你了开一下门吗?我好想你啊!”

    “滚!每次弄大腿,你自己没有啊!自己回房里弄吧!”田中樱子语气生冷的道。

    云飞扬低声道:“我自己怎么弄啊!臭丫头,有种你给我开门。”

    田中樱子忍不住咯咯一笑,道:“激将法是不是,我才不上鬼子当呢!今天晚上我就憋死你,你别想再来弄脏我的床单了,嘤嘤嘤……”说完便自己摸着腿间呻~吟起来。

    云飞扬听得真切,腿间之物立刻挺起梆的一声顶在门上,忙用手按住,道:“宝贝儿我求你了,就让我进去吧!今天你再尿出来,我一定不会躲闪,我、我喝了它还不行吗?宝贝儿……”

    田中樱子忍不住咯咯娇笑,下床走到门口道:“你说的,你要是做不到,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云飞扬忙笑道:“我一定说到做到,快开门吧!”

    田中樱子拉开门栓,云飞扬急忙进门将门关闭,抱住她便亲吻着走到床边,将她压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隔着二人的衣服,用力顶着她的小粉凹,疯狂的亲吻着她的小嘴儿,抚摸着她的酥~胸。

    田中樱子不禁呻~吟道:“你顶的我好疼啊!快舔我,嘤嘤嘤……”

    云飞扬忙起身脱掉她的衣裤,分开她的双腿便俯身亲吻上她的小洞洞,噗嗤噗嗤有声。

    田中樱子不禁尽情的叫喊出来,挺着下身左右扭动,蹭的他满脸汁液。

    云飞扬猛舔她的小豆豆,很快她便达到了高~潮,同时又尿出来,他早有准备,张口便堵住她的尿~道口,将她的尿液尽数吸收吞落。

    田中樱子看着他微微喘息着,心想:“两个男人都做到了,我又不知道该嫁给谁了,好舒服,嘤嘤嘤……”

    云飞扬吸尽她的尿~液,停了一会儿又是一阵猛舔,她再次高~潮叫喊出来。他忙起身脱光衣服,将她的双腿合并,骑在她的身上,将硬凸插进她的腿间缝隙,紧贴着她的洞口,向床单上一阵猛戳,尽情的喷发出来,呻~吟着趴在她的身上。

    田中樱子喘息道:“我还想要,再添我一次,嘤嘤嘤……”

    云飞扬喘息片刻,忙起身给她服务……

    次日,六人买了两匹马一辆马车,继续赶路,午时,刚刚走入一段林间道,忽听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有人大喊:“少庄主,少庄主。”

    西门玉龙勒住马匹回转过身,只见庄中护卫首领,马元虎赶上来。

    马元虎骑马奔到近前,跳下马跪倒在地大哭道:“少庄主,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啊!”

    西门玉龙连忙下马扶起他,道?“马首领,发生了什么事,你快说啊!”

    马元虎哭道:“昨天夜里宇文成都夜袭正气山庄,全庄的人都被杀死了,老庄主也死了,这是老庄主让我交给你的东西。”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猛刺向他胸口。

    西门玉龙刚刚听到父亲去世的噩耗,哪里会防备他。眼见匕首即将刺入他的身体,刹那间,二人眼前一道青光闪过,当的一声,马元虎手中的匕首掉落在地上,随着他本人也莫名其妙的摔了出去。

    柳文君手持辟地神剑,定身西门玉龙面前。

    “王八蛋,你是不是背叛了我父亲?”西门玉龙扑上前将马元虎一阵拳打脚踢。

    此时,宇文成都带领数百骑兵飞驰而来,将车马团团围住。

    噗,西门玉龙一剑斩掉马元虎的人头,仗剑指着宇文成都道:“姓宇文的小子,你真的毁了我正气山庄,杀了我父亲?”

    宇文成都冷笑一声,道:“不错,正气山庄私藏朝廷钦犯,死有余辜,你小子也同样该死,给我杀!“众骑兵喊着挺矛围攻过来。

    西门玉龙,田中樱子、云飞扬、挥剑迎上去与其砍杀成一团。

    柳文君仗剑护住马车,不让任何人靠近。好一番生死大战。

    宇文成都一旁观战见官兵一个接一个的被砍落马,大吼一声,挥舞双锤催马砸向柳文君。其单锤重达百余斤,挥舞起来足有千斤之力。

    柳文君闻其劲风呼啸而来,有千军难挡之勇,不敢以剑遮挡,一身闪开。宇文成都力大无穷,招数也甚为敏捷,一锤不中,翻身下马回手连攻数十招,一时间逼得柳文君连连后退,没有还手之机。

    她一离开马车,几个官兵便有机可乘,其一挺长矛纵马刺向正面端坐在车内的柳杰云前胸。

    他年事已高又无任何武功,如何能躲得开,眼见老人即将命丧当场,坐在侧面抱着孩子的柳生慧子,右手疾出,啪一把抓住枪头将其折断,随即抛出车门,看似随意一抛,却暗藏一股惊人的力量,噗噗噗,那枪头自车前官兵胸前穿过,一连洞穿其后便恰好站成一线的四名官兵,倒尸一片。

    不但柳杰云吃惊,就连柳生慧子本人也没想到自己的右手竟然有如此大的力气。

    正当她惊呆之际,一个高大的官兵纵身跳上马车,伸手便抓柳杰云的胸衣,

    柳生慧子来不及多想,出手照他脑门便是一掌,噗,那官兵硕大的脑袋一下子少了一半,血浆溅了她满身,死尸摔出车去。她不禁一阵干呕,连忙以袖试面。

    柳文君被宇文成都迫的后退数十丈,方有还手之机,她一得手便毫不给他喘息之机,辟地神剑化作满天青光,一时间迫的宇文成都手忙脚乱,嚓,被柳文君一剑斩去两个锤头,随即前胸又被削了一道尺余长的大口子,深至其骨。

    他不仅一声痛叫摔出丈余远,起身抱胸便逃。几个官兵拦住柳文君,给他创造了逃生之机。

    柳文君惦记父亲安危,一剑斩翻四个官兵,纵身马车前,急道:“爹,慧子,你们没事吧?”

    二人同声道:“没事。”

    “文君姐,你快去帮飞扬。”柳生慧子急道。

    柳文君回身见云飞扬扔掉没有子弹的手枪,双手乱舞着青铜宝剑,正被五个官兵逼得连连后退。她身形如闪电掠过,一剑将五个官兵尽数斩尽,死尸翻滚于地。

    西门玉龙胸怀父仇,剑剑致人于死地,已有近百人丧生在他剑下,他依旧在那拼命地斩杀,全身衣服几乎被敌人鲜血湿透。 ( 绝代风流村主任 http://www.xscun.com/1/157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