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洞房花烛夜

文 / 大唐美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柳文君急道:“樱子,你千万不要乱来,怎么说人家也是有恩于我们,无论如何也不可伤他性命的,我也会不离新房左右,有什么意外,我会第一个进来的,樱子妹妹,你还是早点准备好一辆马车停在后门外吧!等西门公子一受制,我们就立刻送他离开宜阳。”

    田中樱子道:“那好吧,快到拜堂的时辰了,赶快打扮新娘子吧!我去给你找一套男仆的衣服来。”

    柳文君点头道:“那好,我们开始吧!”

    田中樱子起身出门。

    纳兰飘雪在脸上抹了一把,立刻变成柳文君的样子,柳生慧子二人连忙近前,帮她穿喜服戴凤冠,描眉画目。

    田中樱子抱着一套男装回来,帮柳文君化妆。

    西门玉龙身着喜服立身厅堂之中,众人也都聚在厅内,管家立在厅门口高喊道:“良辰吉时已到,请新郎新娘拜天地。”

    柳杰云端坐厅正中,见女儿顶着红盖头,被田中樱子扶入厅中,满面笑颜。

    新郎新娘牵上红花喜绸并立厅中,管家朗声道:“一拜天地……”

    李程锦目睹自己的未婚妻与别人拜天地,心中明知是假的,也很不舒服,表情阴一阵,阳一阵的。

    “送入洞房”管家喊完最后一句,新娘子被送走

    厅中立刻开宴。

    西门玉龙轮流给众人敬酒,李程锦与云飞扬一边招呼柳杰云喝,一边也想把新郎官灌醉,众人一直喝到夜深人静。柳杰云当场醉扶桌上,被仆人扶去睡觉了,

    李程锦与云飞扬,西门玉龙三人都已半醉。

    西门玉龙起身道:“二位大侠慢用,小弟去洞房了,洞房了!”

    云飞扬端起酒杯道:“好吧!最后再敬公子一杯。”

    西门玉龙道:“好,就一杯。”举杯干下,道:“我去洞房了。”摇晃着走出厅门。

    “去做梦吧,下辈子也轮不到你洞房。”云飞扬低声道了一句,转身道:“来,李大哥,我们俩喝。”

    李程锦举杯干下道:“干杯。”

    柳生慧子忙拦住他道:“好了,你们两个就别喝了,一会还有事呢!”

    李程锦恍然大悟,忙放下酒杯,道:“对了,差点误了事,不能再喝了,听听动静去。”

    云飞扬放下酒杯,道:“好吧,我们出去走走。”三人相继出去。

    新房中,纳兰飘雪早把盖头扔在一边,坐在床边,正等得有点不耐烦了。

    房门一开,西门玉龙摇晃着走进,道:“娘子,等急了吧!我来了。”回身将房门关上,并拴好。

    纳兰飘雪见他目光突然变的充满了淫欲之色,神情有些木然,不禁心中一惊,急道:“公子,你怎么了?是不是喝多了?”

    西门玉龙身体不再摇晃,进前猛地抱住她便亲吻。

    纳兰飘雪急忙双手抱住他的脑袋,闭目运用异能想制住他,却发觉对他根本不管用,这下她可吓坏了,想放声喊人,嘴却被他吻住死死不放,并将她按倒在地上,像野兽一样撕扯着她的衣服,她体内的异能对他无用,微博的体力如何反抗的了他。焦急间已将他嘴唇舌头咬伤,他却毫不知觉,依然吻她撕扯她的衣服,眼见自己即将失身于他,情急之下,运用异能将桌上的酒壶摔出窗外。

    距新房最近的柳文君发觉情形不对,纵身破窗而入,见纳兰飘雪的衣衫即将被西门玉龙撕尽,慌忙近前封其数处穴道,却根本无济于事。

    西门玉龙依旧像野兽一样凶猛,砰砰,柳文君照他后脑连击两掌,他却依然如旧,无奈只好扯住他的双肩往后拉,他却紧抱着纳兰飘雪不放。

    这时,李程锦、柳生慧子、云飞扬、田中樱子闻声赶来,连踢带打,硬将西门玉龙拉起,他却发出嗷嗷的怪吼声,拼命挣扎。

    柳文君忙把纳兰飘雪抱起放她到床上,落下床帘助她换上原来的衣服,她便伏在床上大哭起来。

    究竟怎么回事,众人面面相视,硬将西门玉龙用绳子捆在柱子上,用布团塞住他的嘴。

    李程锦闭目运用纳兰飘雪给他的思想,脑中闪电闪出汉代大巫师的影子,惊道:“是他,是大巫师在他身上用了木人色降,想利用他破了飘雪的处子之身,迫使飘雪失去异能,他就在方圆百丈之内做法,大家分头去找。”提剑先行出门。

    柳文君道:“慧子妹妹,你留下照顾飘雪。”急忙出门。

    云飞扬与田中樱子随后跟出。

    柳生慧子将床帘打起,道:“好了飘雪,不要难过了,没事了。”

    纳兰飘雪哭道:“让我怎么有脸见程锦啊!我不要活了,不要活了。”

    “你不要这样。”柳生慧子急道:“大巫师就是想除掉你为快,你要是做出傻事来,不正好成全了大巫师吗?不要胡思乱想了,你现在还是处子之身,并没有对不起程锦,起来,想办法去对付那个大巫师吧!”

    纳兰飘雪猛地坐起,道:“该死的东西,我不去找他的麻烦,他倒反而穿越时空来找我,好,我就成全你去死。”移身下床,奔出房门。凭着心中的直觉,奔向东北方向,百丈内,一户农舍中,大巫师还在屋内设法驱使西门玉龙。

    纳兰飘雪一连穿过几道墙,在窗外停身看准大巫师还在房中。双手合于胸前道了句:“师父徒儿借你‘诛魔神笔’一用。”双掌之间立刻出现一杆三尺余长的金色大笔。她身形突地飘起,双手持笔在门窗和墙壁,屋顶上全部画上金色符咒,穿墙入室。

    大巫师惊慌失色,施法便想穿墙而逃,却被符咒的金光迫回。

    纳兰飘雪冷哼一声道:“是你自己来找死,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大巫师阴惨的一笑道:“是谁该死,还说不定呢!”挥舞魔杖便打。

    纳兰飘雪一边与其斗法拆招,一边以‘诛魔神笔’在他身上一笔一笔的画符咒。眼见就差最后一笔就可以置他于死地。

    房门打开田中樱子闯了进来,“飘雪姐,我来帮你。”刚要出剑进前,大巫师夺门而逃。

    李程锦、柳文君云飞扬三人刚来到门前,只觉一阵疾风掠过,连大巫师的影子也没看见。

    纳兰飘雪吐了一口怨气,道:“真是可惜,又让他逃掉了。”

    李程锦入门关切的道:“飘雪你没事吧?”

    纳兰飘雪投进他怀里,又委屈的哭出来。

    柳文君道:“今天的事真是太意外了,还好家里的仆人都喝多睡下了,事情还不算太糟。”

    云飞扬看了看纳兰飘雪手中的金笔,道:“这是什么法宝?以前怎么没见小郡主用过。”

    纳兰飘雪直起身拭泪道:“这是我师父的‘诛魔神笔’还给他好了。”闭目一想,手中金笔立刻消失。接道:“走吧!回去看看那个疯子怎么样了。”众人相继出门,赶回宅院,入的新房之中,不禁大吃一惊,西门玉龙不见了踪影,绳子脱落于地,连柳生慧子也不知去向,只在她的房中找到了婴儿李朝生。

    众人焦急成一团,纳兰飘雪抛铜钱一算,惊道:“糟了,慧子姐和西门玉龙都被大巫师带走了,这个混蛋,不知会干出什么事来。”

    李程锦急道:“飘雪,可知他们去了哪里?我要去救慧子。你快算一算。”

    “没用的,”纳兰飘雪道:“大巫师设下许多幻像,我根本看不出他们的准确方位。”

    李程锦握拳咯咯直响,焦急的走来走去,道:“慧子不懂武功,这岂不是羊入虎口,这可怎么办?怎么办啊?”

    柳文君忙道:“如此看来,我们只能坐等大巫师来找我们了。”

    纳兰飘雪道:“不错,没有目的乱找,也是徒劳无功,大巫师带走他们两个,必定是有什么目的,我想他很快就会来找我们的。”

    田中樱子急道:“只能等,这不是要活活急死人吗?万一慧子姐姐被大巫师变成杀人工具可怎么办啊!”

    “不行,我等不了的。”李程锦突道了一句,疾奔出房门。

    “程锦、程锦。”柳文君连喊数声,他并没有停下。

    纳兰飘雪道:“由他去吧,跑上几日找不到,他就会回来的。”

    云飞扬蹙眉道:“也不知那个该死的巫师,抓他们两个到底想干什么?”

    纳兰飘雪道:“正如樱子妹妹所说,他极有可能是想利用他们两个练成什么魔功,来对付我们,唉,都怪我动作太慢了,只差一笔就可以让他魂飞魄散,如今放虎归山,说不定又闹出什么事来。”

    田中樱子努唇道:“都是我不好啦,晚进屋一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我真是个扫把星。”说完哭着跑出房门。

    “樱子……”云飞扬呼喊着追出去。

    柳文君道:“事已至此,着急也没有用,明天飘雪妹妹还是先变成西门玉龙的样子,帮我哄哄我爹吧!”

    “好”纳兰飘雪吐了口气道:“不能前功尽弃,我知道该怎么做。”

    第二天早晨,纳兰飘雪幻化成西门玉龙的样子,与柳文君双双入厅门。

    柳杰云坐在正堂等候二位新人问安,一见二人满面春风入门,心中好个欢喜。 ( 绝代风流村主任 http://www.xscun.com/1/157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