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24.第四百一十九章 阎罗殿不敢收

文 / 大唐美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李程锦和纳兰飘雪穿墙走进停尸间,开照电灯,找到停放陈小雨尸体的冷柜,将大抽屉拉出来掀开盖尸布,只见她全身**,死不瞑目,嫩白的脖子上,留着一道很深的紫痕,明显是被人勒死的。

    李程锦看着她,道:“鬼丫头,不听话,现在知道后果了吧!”

    “都是你这个乌鸦嘴不好。”陈小雨的鬼魂现身哭诉道:“真的被你说中了,还不快救我。”

    纳兰飘雪看了看她,含笑道:“原来你知道我们会来救你的,为什么?”

    陈小雨拭泪道:“是阎王殿的小鬼告诉我的,他说我是李程锦这个混蛋喜欢的人,不敢要我,说是怕李程锦拿什么剑劈他们,我无处容身,只好来这里等着了,赶紧救我吧!好冷啊!”

    李程锦笑道:“过来亲我一口,谁叫你不听话来着,就应该受到惩罚。”

    陈小雨的鬼魂忙进前在他的嘴上亲了一口,道:“没良心的家伙,等我活过来再跟你算账。”

    李程锦道了句“好啊!我看你怎么跟我算账。”语毕,将陈小雨的尸体抱起来,与她嘴对嘴,一边亲吻一边用异能激活的她五脏六腑,瞬间她冰冷的身体便热起来,脖子上的勒痕消失,身上结的冰霜化作热气蒸发。

    李程锦感觉差不多了,忙给她人工呼吸,她随即连连呼吸醒来,双手抱住他的脖子,哭道:“混蛋!你要是早说你养我,我还能被人勒死吗,嘤嘤嘤……”

    李程锦紧紧搂住她,笑道:“都怪你太财迷心窍了,一心想做大明星,我不让你吃点苦,你怎么会想起我呢!”

    纳兰飘雪含笑道:“好了,这里这么冷,一会冻感冒了,赶紧回去吧!”说着伸手握住李程锦胳膊,眼前一片迷茫回到粉妆楼的客厅里。

    纳兰飘雪笑道:“好了,你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我去睡觉了。”含笑走上楼梯。

    陈小雨面色惊变,左右看着,道:“这是什么地方,怎么刷的一下子就来到这里了?”

    李程锦笑道:“这里就是我的家了,看看在这里住着还舒服吧!”

    陈小雨面色惊喜的看着他,笑道:“你的家,不错啊!怎么一下子就飞过来了?啊哦!我明白了,你根本不是什么超人,你就是神仙,不然怎么可以这样呢!”

    李程锦含笑道:“也可以说是吧!乖乖留在这里学习养兔子吧!未来一定会很精彩的。”

    陈小雨敲了敲门头笑道:“感觉就像做梦一样,赶紧给我找衣服穿吧!总不能就让我这样光着吧!”

    李程锦进前将她抱起来,笑道:“还穿衣服干什么啊!直接上床算了。”

    “不行,我可不要你了,那个混蛋竟然拿啤酒瓶子搞我。”陈小雨努唇道:“你一个星期都不许碰我,对了,那个混蛋把我害得那么惨,你不为我报仇吗?”

    李程锦笑道:“不用我动手,等着警察抓他枪毙算了,走,我送你去选几件衣服穿。”语毕,抱着她走进更衣室。

    二楼,周丽华又紧张又激动的坐在床上,等候李程锦到来,听见李程锦与陈小雨言语着上楼,她忙走到门口把房门闪开一道缝偷偷的看,见李程锦与陈小雨走进隔壁房里,没了动静,不禁心中黯然,关上房门坐在床边,心语道:“臭家伙,让人家住到楼里来,又不理人家什么意思嘛!”

    一个人静静地等待了一会儿,还是不见李程锦来,叹了口气,很扫兴的脱衣钻进被窝里,睡梦中忽然感觉屁股后面有一根热乎乎硬邦邦的东西隔着衣服直顶她的小小洞口。

    她不禁吃了一惊,转身回头观看,却被一张大嘴吻住红唇,一个强健的身体直压在身体上,令她丝毫动弹不得,下身双腿被他强有力的双腿硬给分开,那根东西隔着睡裤顶在她的洞口上不停的蠕动。

    完全是被马大山强~奸时的情景,屋里黑的又是什么也看不见,她首先有点恐惧,但是很快她便知道这个男人并不是强~奸过她的那个男人,因为他的嘴不臭,并且**也好像格外粗壮有力,她心里道:“臭家伙,竟然这样对我,等完事儿我再跟你算账……”

    她一点都不挣扎,任凭他放肆掠夺,很快睡衣和内衣都被他扒光,带点胡茬子的大嘴吸允上她的一对饱满的雪峰,弄得她心头痒痒麻麻的,忍不住轻吟出声,小粉洞洞早已变成了水道,淅淅沥沥流水不止。

    李程锦一边吸允她的一对雪峰,一边用他雄壮的巨凸顶在她湿滑的洞口上蹭来蹭去,就是不进去,故意挑逗她的耐力,因为他想到她曾经与王大海相好,心里不免有点酸酸的,有意给她点惩罚。

    周丽华哪里明白他的心思,小洞洞里痒的难受,不断挺动着下身,想接纳他进入,却怎么也进不去,实在忍不住呻~吟道:“哥哥你干什么,我好想要,快给我,嘤嘤嘤……”

    李程锦仿佛未闻,依旧细细品尝她的一对雪峰,将极度膨胀的巨凸搭在她的大花瓣上,不停地蹭着她的小豆豆,弄得她连声呻~吟摇头晃脑,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正在享受被填满的快~感,其实正在空虚中苦苦挣扎。

    李程锦其实也好想冲进去疯狂的冲刺她的柔软,只是为了给她点教训,故意充耳不闻,耐心的亲吻她的一对雪峰。

    周丽华已经感觉密道深处似有虫蚁在爬,暖~液一股股狂涌而出,娇喘吁吁的道:“哥哥,你想折磨死我我吗?你再不进去,我就死掉了,啊啊啊……嘤嘤嘤……”

    咕唧!李程锦终于忍不住,将巨凸冲进她温暖的泉眼里,尽情的沐浴冲刺,任凭她的暖~液四下飞溅。

    周丽华不禁一声大叫,舒爽的热泪直流,此时她才明白为什么他的女人都过得那么幸福快乐,不停的挺着小粉凹,迎接他猛烈的冲刺,尽情的叫喊出来……

    众美人都在倾听,她们知道,今天晚上又得半宿车轮战。

    李晓婷耳朵里塞了棉花团,躺在被窝里,已经睡着了,她的大肚子日渐高挺,盖在被子下面也清晰可见。

    女员工宿舍里,张晓晓刚与她的男人通完电话,呆呆傻傻的坐在床边,泪水无声无息的流淌,良久她才躺在床上,和衣而眠,泪水依旧残留在眼角,黑暗中她显得那么孤苦伶仃、楚楚可怜,就是再不懂情爱的男人看了都会忍不住黯然心酸,想知道为什么。

    隔壁,李婉怡三姐妹都知道周丽华和新来的张莉莉都住进粉妆楼里了,心里不禁都酸酸的,因为她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住进去,有时候她们会想,天下的男人是不是都死光了,我们姐妹三人非得要爱李程锦。

    可是天意难违,她们就是爱他,而且越是得不到,爱的就越深,越是无法自拔,彼此的心情和感受除了三姐妹一起相互诉说,别的不敢说给任何人,因为她们害怕她们的母亲难为情,只能默默的忍耐。

    但是她们都明白,等到忍无可忍之时,她们自己也不晓得自己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只能一切凭天由命了。

    粉妆楼里,李程锦一连搞定了几个美人,走进柳生惠子的房里,亲吻上她的小嘴儿。

    她从回到二道湾一直都不肯与他同房,一想到他那根东西将来有一天会进入自己三个女儿的身体,她就全身心的不自在,兴趣全无,此时面对他的亲吻,她虽然再不好拒绝,可是任凭他吻遍她全身,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小粉洞洞里干干的,没有一点水气。

    李程锦凭着口水的湿滑弄了她几下,见她不声不响,明白她的心结还没有打开,顿觉索然无味,轻轻地拔出巨凸,侧身躺在她身边,轻轻地道:“惠子,你不能这样下去,长久了你会生病的,不要再去想那件事了好不好啊?”

    柳生惠子抹了一下泪水,叹息道:“我能不想吗?她们三个每天见到我连声娘都不叫,我心里真的好不舒服啊!为什么老天爷不让我快一点死掉呢!我死了,她们就可以跟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说什么傻话,你死了不但哥哥会心痛,婉怡三姐妹也同样会心痛的,别傻了,她们不叫你娘,是因为怕你不好意思,并不是她们心里没有你,你不要误会了她们。”

    柳生惠子长叹一声,道:“我知道,她们心里也很痛苦,所以我才想死掉成全她们的。”

    “不要说傻话了,你如果真的那样做,只能会让她们更加痛苦,会让她们有负罪感的,一辈子都不会开心的,你听哥哥的话,从明天开始,你要见到她们就笑脸相对,不要让她们看出你有心事,她们自然就会开心的,还会叫你娘的。”

    “真的吗?她们会因为我的开心而开心吗?”

    “当然了,你一开心,她们就知道你不再在乎什么母女同夫,她们自然就开心了。” ( 绝代风流村主任 http://www.xscun.com/1/157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