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 金雕之争:击杀与保护?

文 / 根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胡徕见过这把猎铳,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满以为在多次清缴中已经被收走,没想到父亲藏得好好的,连一点锈迹都没有,光光滑滑直接就能用。

    父亲并不爱打猎,白石村一带全是荒山没猎物可打,只是单纯喜欢这种家伙,以前经常拿出来擦一擦,玩一玩,瞄瞄树上的小鸟,但从不会对着鸟儿抠动扳机,今天却要用来射击金雕。

    父亲这样想或许没有错,金雕偷吴声友家鸡吃,还把人抓伤,人家来要说法无可厚非,必须得给对方一个交待才说得过去,不是单纯赔偿医药费就能了事,也只有给金雕一个教训,方能让对方心安理得。

    胡徕当然不愿意了,这些天陪林梦语上山逗鸟,虽无法和鸟群沟通,但已经对单纯直接的鸟类世界越来越有兴趣,其中最重要的当然是金雕。

    何况他好不容易才让馒头坡保持现有的生态平衡,不能又一次打破,陷入无尽的麻烦之中。

    上前一步横身挡在父亲面前,胡徕真诚地恳求道:“爸,不能打。”

    胡启威没好气地飞来一个眼神,将猎铳搁于墙边,又进屋翻出火药,铁砂,提起家伙就要出门,大有一股不可阻挡的气势。

    胡徕很清楚,这种情况下凭他是拦不住的,说什么父亲都不会听,反会惹来不快,只好给母亲投去求助的目光。

    秦碧秀会意地微微点头,去到胡启威面前,扯扯袖子轻声劝道:“好了老胡,那些雕还得帮忙吃山上的蛇呢,你要是打了,鸡不得吃光啦。”

    胡启威没吱声,家伙事仍然提在手上,但也没马上出门,他不是一味蛮干之人,其中利弊也是清楚的,何况一直挺在意善解人意的妻子的感受。

    一言半语肯定无法说动,秦碧秀使起了拖延之策,微微皱眉责怪道:“就算你要打,也得先把饭吃完再说吧,大老远跑回来,非要惹一家人不快活你就满意了。”

    一番劝说连拉带推终于把胡启威重新拽回桌子上,秦碧秀又去到正气呼呼站在门槛边的吴声友跟前,耐心地劝说:“真的不好意思啊,害你伤成这样,要不你先回去歇着,大热天的顶着伤走来走去也不太好,放心,今儿这事肯定处理好,不会让你白白受伤的。”

    “没事,我在这等会就行,”吴声友一屁股稳稳坐在门槛上,要么是正在气头上马上要个说法,要么是想亲眼见到射落金雕以解心头只恨,也或者对击杀金雕充满兴趣,想要一睹为快,反正就是不走了。

    吴声友的表现让胡徕很郁闷,母亲这么做就是想给支开,再好好劝说父亲,现在看来没机会了。

    趁父亲默默吃饭的时机,装作若无其事去到屋里,飞快给林梦语拨去一个电话,将事情简单述说一遍,希望姑娘能让金雕先躲起来,顺便好好沟通一下,不能再扰民了。

    回到桌上继续陪父母吃饭,桌上没有了先前的欢乐,大家各怀心事默默夹菜刨饭,好好一顿团聚的家宴,就这样给搅合了。

    一边吃饭一边随时留意父亲的表情,渐渐的,胡徕发现父亲紧绷的脸逐渐温和下来,心中不禁一喜,看来事情有转机。

    只要父亲不坚持,相信吴声友也无可奈何,大不了多赔偿一些钱给对方当做营养费,事情也就了了,一切将重归平静。

    “蹭蹭蹭……”

    饭还没吃到一半,院坝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林梦语赶过来了。

    抬脚主动跨进屋,三步并作两步去到胡启威面前,顺顺微喘的气息央求道:“叔叔,不能去打金雕。”

    胡启威斜眼看看一脸着急的姑娘,严肃地问道:“你想看到那些雕让清溪沟无法安生?”

    “不会的,”林梦语扬起小手连摆几下,信心满满地保证,“我会雕的语言,我去跟它们商量,这种事以后不会再发生,叔叔你要相信我,你看它们不是都不吃山上的小鸡了么。”

    解释挺合理,态度也很端正,却没想到胡启威唰地拉下脸来,眉头紧皱一下,先给胡徕扔一个极端震慑的眼神,然后将手中碗筷朝桌子一扔,起身拿起墙边的猎铳开始装火药、铁砂。

    林梦语当场愣住了,给胡徕投过茫然的目光,无奈胡徕此刻也百思不得其解,只好无助地再次望向母亲。

    “哎。”

    秦碧秀轻叹一声直摇头,似乎她也没办法了。

    气氛有些沉闷,除了暖心还趴在桌子上不太熟练地使着筷子认真吃饭,所有人目光齐齐望向胡启威。

    一膛火药、铁砂很快装好,胡启威拾起专用的树枝捅了捅,稳稳竖在手中,大踏步出门直奔馒头坡而去。

    等到已经走出好几米远,林梦语这才连忙扭头望向胡徕,疑惑地问道:“我……我刚才说错什么了吗?”

    “没,”胡徕很肯定地摇摇头,他也很纳闷,父亲为什么说翻脸就翻脸了,对他这样也就罢了,人好歹一个姑娘家,太不给人面子了。

    但有一个细节再明显不过,父亲是得知林梦语会鸟语,帮忙解决馒头坡上的困扰之事才突然起情绪的,甚至有怪罪他没有提前告知的意思,可这也说不通,人家帮忙难道还帮出错来了。

    眼看父亲已经走出老远,吴声友也护着脑袋正跟在身后去瞧热闹,胡徕与林梦语不敢怠慢,连忙快步跟了上去,留下秦碧秀坐在桌旁,望着一桌子菜唉声叹气:“咋会搞成这样?”

    一路上胡徕不敢再去劝说父亲,他也知道根本劝不下来,唯有抱着一丝希望,但愿父亲碰不上金雕。

    他的想法很快落空,还没抵达馒头坡,就已经看见几只金雕正在来回飞翔,各自为伍寻觅地面的食物,丝毫没有留意到危险正在逼近。

    这样下去不行,胡徕望望跟在父亲身后那一晃一晃的缠着纱布的脑袋,马上有了新的主意。

    跑上前去将吴声友一把强行拽过来,拉到旁边开始劝阻,试图说服对方。

    只要当事人不紧紧跟在一起,或者主动改变主意,一切都有回旋的余地。

    至于赔偿,要多要少都好商量,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刚说了没几句,还没解释得太明白,前方突然一声轰响。

    “嘭!”

    多么响亮的声音,山脚边,父亲手里的猎铳正在放下,铳管里一缕青烟冒出。 ( 逍遥山村生活 http://www.xscun.com/1/169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