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 辩倒副镇长

文 / 根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评判一个普通小乡镇是否发达,不是看商铺有多少,因为生意不一定好,也不是厂矿有几家,或许根本没有厂矿,只需望一眼政务大楼,就能大致了解当地经济发展状况。

    作为岳岭镇的标志性建筑,政务楼并不高耸雄伟,甚至显得寒碜,四层高的小楼已经有好些个年头,乳白的外墙瓷砖灰尘布满,黑斑四处可见,内墙的粉刷漆也已脱落不少,坑坑洼洼。

    要在这栋楼里找人并不难,难的是管事的愿意接待,所提的问题能引起足够重视,这时候,胡徕费劲心思折腾来的请愿书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二楼一间不大的办公室里,分管交通的副镇长郝胜权面色严肃,一张原本挺和善的脸绷得紧紧的,双手背在深蓝色西装后面,迈动一双逞亮的皮鞋来回踱步。

    望望赫然摆在办公桌上的请愿书,再瞧瞧站在桌前的周怀生、胡徕一行四人,恼怒的表情油然而生。

    横起手指头连点几下,口中唾沫满屋乱飞,咬牙切齿愤愤地发泄不满:“你们办的这叫啥事,说了多少次上面不拨款,干嘛还要大动干戈地胡闹,你们这叫公然作对,要是激起民愤,我拿你们是问!”

    “郝副镇长,”周怀生硬着头皮称呼一声,客客气气地申诉,“周围几个镇都已经修了不少乡村公路,单单咱们镇一条都没有,说不拨款不合情理啊。”

    话音刚落,又遭来郝胜权一通严厉斥责:“咱们镇一没企业,二没厂矿,三没特产,周围全是一片荒山,毫无发展前途可言,拿啥跟人家比,上面凭啥拨款!”

    刚进屋没两分钟,就听面前这位身材微胖也挺有派头的副镇长扯着嗓门训斥人了,胡徕顿时心生不爽。

    虽说骂声不是冲他来,但毕竟这次提出修路,以及那张请愿书都是他一手搞出来的,现在让其它三位背了黑锅,更是老不畅快。

    这位郝副镇长他不认识,也轮不到他跟别人照面,名字到是隐约听村民提起过,来的路上周怀生也简单介绍了情况,今年四十多岁,土生土长的岳岭镇人,在镇里当官有些年头了,处事还算公道。

    可今天似乎因为一纸请愿书挑战到了权威,完全不顾及情面,摆着官腔冲几位年龄比他还大的村官一番大喊大叫,真是太不给面子了。

    听了刚才郝胜权的训话,也仔细观察了表情变化,胡徕依稀感觉出几分别的味道。

    眼看对方咧着嘴又要呵斥,胡徕及时出声了,轻轻笑笑挺平静地说道:“恐怕不是不拨款,是咱们根本没申请吧。”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郝胜权明显一愣,随即恢复正常,盯着胡徕连看几眼,拧起眉头疑惑问道:“你是谁?”

    “哦,”周怀生马上反应过来,连忙出声介绍,“这是咱们村的青年,叫胡徕,这请愿书就是他发起的。”

    其实他没打算也觉得没必要引荐认识,单纯让胡徕做旁听,现在副镇长问起了,只好出声简单介绍一句,顺便把事情如实相告。

    本以为面前这位副镇长会像训斥他们一样大骂一通,却没料到郝胜权恰好被胡徕说到了短处,完全没有责骂的意思,只是板起脸冷冷问道:“你到底想说啥?”

    “我只是个人看法,希望郝副镇长听了别生气,”胡徕依然面带笑意,镇定自若地应道,“修路需要的钱不是小数目,随随便便就要动用几百上千万,而咱们镇的工商税收根本没多少,郝副镇长自己先没了底气,不好意思去申请吧。”

    言语很直接,一点不拐弯抹角,如果不这样说,修路的事照样解决不了,还害得周怀生他们白挨一顿骂,以后更不愿意出头了。

    郝胜权依旧没发火,反而像找到了理解他的知音,摇摇头无奈地倾述:“是啊,你们想都想不到,每次去县里开会,其它镇可以大胆提要求,也很容易引起重视,可对咱们镇总是要搭不理,别提有多难受了,要是再申请一大笔资金修路,又无法给予回报,以后更不好过。”

    这么一说胡徕完全明白了,现在当官的谁不图个安稳,做出政绩固然重要,平稳过渡更是求之不得,如果坚持申请拨款修路,花了钱又没提高地方收益,个人综合评定没准会打折扣,又何必非要大费周章。

    郝胜权这么做对于他个人或许没有错,挺符合为官之道,但岳岭镇的村民就跟着吃苦了,胡徕不禁微微笑笑反驳道:“你要是这样想,那咱们镇岂不永世不得翻身。”

    “那也要有翻身的苗头才行啊,”郝胜权撇撇嘴不以为意。

    对方言之凿凿,胡徕不禁轻叹一声摇摇头,看来今天,他这个小村民得给一位副镇长好好辩论一番了。

    清清嗓子,开始郑重发表意见:“大道理我不懂,也没有你们见多识广,我只是知道,咱们村里的人但凡有点能力有些小钱,都不愿待在这片荒山,都想去外面定居;剩下没啥能力,但有一股子力气的,也都选择在外面打工大半辈子,直到老了才回家,表面上看来他们都挣钱了,生活越来越好,可根本没带动咱们镇的经济,长此下去,留下的都是穷苦百姓,可能几十年后,咱们岳岭镇非但没发展,反而会倒退。”

    一席话听得郝胜权倒吸一口凉气,作为长期待在镇里的官员,他对普通百姓的真实想法并不完全了解,如果真像胡徕所说,这确实是一个大问题。

    能把一位副镇长说得发愣,胡徕不禁一阵窃喜,看来他的话还有点效果。

    其实他对地方经济发展完全不懂,纯粹把自身经历以及所见所闻原原本本表达出来而已。

    见郝胜权没有出声,胡徕继续说道:“如果咱们镇能把路修好,首先外出打工的人群愿意经常回家,他们把钱花到镇里来,无形之中就带动了经济;其次,也能给一些不想离开家乡的人提供了便利,搞个养殖场,承包地种蔬菜,或办个砖瓦厂,还是有可能的嘛,慢慢的就好了。”

    又是一长串话说完,听得郝胜权低头陷入了沉思,眼神也不再严峻。

    旁边三位村官更是觉得道出了他们的心声,也纷纷跟着附和,陈述一些例子,这家承包地种水果,无奈拉不出来烂在了土里,那户想成为母猪专业户,可惜小猪仔发瘟来不及请兽医,几窝小猪死了个干净。

    过了好一会,郝胜权抬起头来再次望向胡徕,好奇地问道:“你叫啥名字,干啥的?”

    刚刚周怀生才介绍过,转眼间就忘了,这也不怪人家,谁叫胡徕就是个毫无名气的小村民。

    “郝副镇长,我叫胡徕,刚回村里不久,还没干出啥名堂,”胡徕客客气气应道。

    “啥学校毕业?”郝胜权继续追问,似乎挺有兴趣。

    胡徕明白对方的意思,不禁呵呵两声开起了玩笑:“驾校毕业算不算?”

    “……”郝胜权终于不自觉地乐了一下,屋内严肃气氛终于烟消云散,恢复正常的官民商讨。

    郝胜权再次望望桌上的请愿书,稍作考虑后果断做出决定:“修路的事我再想想,这周开会也提出来讨论一下,你们回去等结果吧。”

    看来今天的谈论挺成功,修路一事终于有了眉目。

    告别郝胜权,胡徕跟随周怀生等人离开办公室,历经半小时,结束了这段与副镇长的见面。 ( 逍遥山村生活 http://www.xscun.com/1/169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