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 天价乌木案

文 / 根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站在池塘里,默默望着两棵价值不菲的金丝楠乌木,胡徕不禁摇头一声苦笑,无奈地叹气,难得发现埋在地底下几千年的稀罕物件,非但没带来财富,反而惹了一桩祸事。

    他挺不想和郝胜权翻脸的,难得认识这么一位副镇长,虽谈不上十足的好官,但还算中规中矩,前不久才在修乡村公路一事上给予了支持和帮助,现在路还没完全修好就彻底闹翻,有种过河拆桥的感觉。

    郝胜权此番前来索要乌木,当然不可能将所得财富尽数塞入自己腰包,也是为岳岭镇着想,可要让胡徕把近千万的东西双手奉送,只领区区十万奖金,心理的坎说什么也过不去。

    刚才他不顾情面发脾气,并不是冲郝胜权个人,而是觉得所谓地底资源都属公家所有这条规定不合理,也只有当场横眉冷对,才能强行制止住乌木被拖走的事实。

    但这只是一时之计,郝胜权不会善罢甘休的,不出明天肯定再次找上门,很有可能乌木保不住,人也脱不了干系。

    “儿子,要不咱们把木头给镇里吧,”秦碧秀半转过身正对胡徕,心有余悸地劝道。

    胡徕故作淡然地笑笑,摆摆手轻声安慰道:“妈,不用怕。”

    “万一派出所真来抓人咋办?”秦碧秀目不转睛忐忑地问。

    “他敢!”胡启威插话了,额头青筋露出,不自觉地握握一双拳头,刚才要不是胡徕暗地里一个劲劝阻,父亲同样不会给郝胜留面子,肯定当场愤愤来一通,这一点爷俩挺像的。

    “没事,法律不外乎人情,在事情没完全弄清楚之前,警察不会随便抓人的,”胡徕镇定地应道。

    话虽这样说,心里还是有所顾忌,万一派出所真来人怎么办,如果继续坚持不给木头,那才真叫公然作对。

    正在茫然不知如何应付之际,斜地里出现两个颇有风范的身影,严璟带着助手小李过来了。

    刚才胡徕发火的声音挺大,他们不可能听不见,也大致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还没完全走近,严璟一边收拾小型探测仪器一边笑呵呵问道:“遇到麻烦了吧?”

    “你们来得正好,”胡徕连忙招呼一声,腾地跃出池塘迎了过去,先前正在气头上,全然忘记了还请来两位专家,正好可以找他们打听打听。

    陪同严璟并排站在岸边,目光注视迫不及待问道:“你们给说说,这乌木是不是就归镇里了?”

    “这不好说,”严璟扶扶眼镜挺认真地讲解,“按物权法来讲,地表层的文物、矿产、化石属于公有,但乌木并不在范畴之内;不过民法上却规定,不明所有人的埋藏物、隐藏物,都归国家所有。”

    “那这两棵乌木岂不是保不住啦?”胡徕心里猛地一紧,再次拿池塘里的小石块说起了事,不甘心地问道,“那石头为什么他们就不要?”

    “呵呵,”严璟淡淡地笑笑,没有提及谁都不会要的石头,继续耐心地分析道,“那也不一定就不属于你,乌木是否归于民法上提及的隐藏物、埋藏物,还是属于无主物,至今没有明确的说法。”

    胡徕不清楚隐藏物、埋藏物、无主物三者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不过听这么一说,虽没有确切答案,但至少有了一丝希望。

    心底依旧一片茫然,不禁直截了当地询问:“那依你看,我能保住这两棵乌木吗?”

    “这个啊……”严璟言语踌躇,目光闪烁,儒雅温和的脸颊上不自觉地显露出一丝严肃。

    做木材研究这么些年,免不了遇到类似纠纷,或亲眼证实,或关注相关新闻,但每次的结果表明,没有个人能获取最终财富。

    就拿胡徕挖出的两棵金丝楠乌木来说,如果能得到镇里奖励已经算不错,曾经有人自己请挖掘机,花费大量人力财力刨出土,最终什么也没捞着;承诺了奖励到头来一分不给的现象也不是没有过。

    深吸一口气,严璟委婉地解释道:“这种无法界定的事每个地方处理不一样,有的直接上交,有的归属拥有土地所有权的村委会,也有的判给发现者,毕竟乌木不比煤矿、石油,只是少量的个体,不过这种事一旦较起真来,个人很难赢。”

    胡徕赞同地点点头,深感事态严峻,如果郝胜权调用镇里力量要把乌木强行拖走,他还真没办法阻止。

    事情讲解清楚,严璟终于重新露出淡淡的笑容,伸出手来郑重地告辞:“好啦,你多保重,我们得走了。”

    胡徕这会才想起探索乌木群的事来,不禁关心地问:“查完了?”

    “嗯,我们带来的简便仪器测不了太深,看来只有这两棵了,”严璟点点头应道,看上去挺失望。

    胡徕一阵无奈,原本他心里正打着如意算盘,如果这片空地还能发现乌木,他到可以大大方方将现在这两棵拱手送给镇里,自己再悄悄挖掘,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不管结局如何,自己能否保住乌木,两位专家是他请来的,支付酬劳理所应当,从兜里掏出两千块钱递过去,客气地感谢道:“辛苦你们跑一趟。”

    “咱们不说这个,”严璟一手挡开,连退两小步扬扬手和善地说道,“这是我们分内的事,你还是赶紧处理好自己的麻烦吧。”

    见胡徕还要继续给钱,连忙打工工具箱,取出刚来时切下的那一小块乌木拿在手里晃晃,微微笑笑示意道,“这一点我带走了,拿回去做研究,就当是报酬了。”

    “那行吧,”胡徕没再坚持,心底不禁生出一丝感慨,如果大家都能像这些专家学者一样心无旁骛,不参与争权夺利,今天这起乌木事件就不难解决了。

    一路随行将两人送到清溪沟外,目送汽车离去,然后返回村里忐忑不安地等待,盘算郝胜权会采取什么措施。

    第二天镇里确实来人了,不过郝胜权没有亲临,只是派来两个人日夜看护乌木,以防被转移。

    这样做真可谓多此一举,上万斤的东西处于偏僻山脚下,起重机根本开不进来,也不可能找一百多号人一起抬,站都没法站。

    若真要转移,找人看守也没用,只需悄悄带进空间里,谁也不会发现。

    不过胡徕不想那样做,既然已经曝光在大家眼皮子底下,索性就放在山脚,任由镇里派人看护,自家人反而省事了。

    接连三天过去,一切风平浪静,就在第四天,一纸盖有县法院的传票送至清溪沟,最终交到胡徕手上,大致内容如下:

    “兹通知岳岭镇白石村清溪沟村民胡徕,岳岭镇就私自占有乌木一案提出起诉,请于规定时间到县法院应诉,如该日期未到,也未提出异议,法庭将视为放弃,并依法做出宣判。”

    传票下方赫然列着一行字,“被告人:胡徕。”

    你妹!因为两棵烂木头,竟然成了被告。 ( 逍遥山村生活 http://www.xscun.com/1/169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