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 欲将乌木劈柴烧

文 / 根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从小到大,胡徕在村里虽算不上十足的好孩子,行为处事颇为随心所欲,没少调皮捣蛋,但违法乱纪的事绝对不干,这么些年从没捅出多大篓子,打死也想不到被镇里告了,平生第一次吃官司就遭遇官告民。

    生长在这片质朴的小山村,平日里左邻右舍难得惹出事端,顶多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纠纷,打胡徕记事起,近二十年从没谁犯过事,今儿算是被他破例了。

    郝胜权没选择带人强取乌木,而是闷声不响把他告上法庭,可能出于放低姿态以求公平公正地解决,不想无端招来记恨,也不愿和本镇的村民彻底搞僵,出发点或许是好的,可无形之中把胡徕给害了。

    乌木事件一旦进入司法程序,性质就完全变了,不再受个人情感因素控制,一切严格按法律章程办事,最终结果很可能不仅两棵金丝楠乌木难以保住,还给胡徕判一个强占公有财物的罪名。

    被抓起来关半年到没什么,以后想娶媳妇可就难了,山里人家没谁愿意把自家姑娘嫁给一个蹲过班房的人,从此只能加入光棍行列,孤独终老,一辈子的大事就这样活活耽误。

    看来这回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也要出名了,没准以后走哪都人有招呼。

    不过也有好消息,因为这纸传票来得比较晚,经过工程公司两天两夜的奋战,村外的乡村公路已经全部铺好,就等着验收了。

    至于那三十万尾款,工程公司肯定会催,也只会找他要,毕竟是他亲口答应给钱,对方才愿意恢复动工的。

    不过胡徕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只好先拖着,手里拿不出钱,咬他两口也没办法,先把头疼的官司应付过去再说。

    从来没上过法庭,连门朝哪边开都不清楚,胡徕还是按照既定时间去了,无论结果如何,人得到场,理照样要讲,不能随随便便就判了。

    天不见亮与父母以及几位关心的村民从清溪沟出发,半下午就返回了村里,庭审过程很快,详细经过他不想提及,事后更不愿意叙说,每当路上有人问起,也只是勉强地一笑而过。

    正如严璟事先所说,形势对他很不利,非常不妙,虽没当场宣判,但结果已经非常明朗。

    刚刚走到家门口,在法庭憋屈半天的胡启威终于忍不住了,紧拧眉头怒不可遏地发泄:“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当初劈来当柴烧。”

    胡徕点头笑笑深表赞同,现在别说乌木了,郝胜权承诺的十万块奖励也肯定不会再给,到头来半点好处没捞着,反倒还可能将他送进班房。

    想起在法**对方律师一口咬定他无视官员、企图将价值不菲的公有财物强行占有那副嘴脸,就很是气不过,也愈加觉得父亲的话有道理。

    “爸,我真的想劈来烧了,”胡徕目光微凝,眼神坚定。

    “行,我支持你,”胡启威二话不说爽快应允,三两步走进堂屋,翻出大木锯捏在手上。

    胡徕紧随其后,一手提起搁在墙角的大斧头,作势就要去馒头坡。

    秦碧秀连忙伸长手臂挡在屋门口,心有余悸地劝告:“你爷俩别冲动啊,会不会又招来祸事?”

    母亲的提醒不是没有道理,不过胡徕豁出去了,反正被咬定犯了法,也很可能这样判,迟早都要蹲班房,还不如进去之前先狠狠爽一把。

    见父子二人已经铁了心,秦碧秀不再阻拦,索性抓起一把弯刀跟在身后,也打算去帮忙劈乌木。

    一家三口行走在乡间土埂上,秦碧秀颇有顾虑地问:“镇里不是有人在守着么,咱们怎么劈?”

    “偷偷摸摸没意思,就是要当面烧掉,”胡徕咬咬牙应道,扛着斧头继续大步流星。

    馒头坡下,一条狭长的银色塑料布将两棵金丝楠乌木盖得严严实实,那是镇里来的人搭的,生怕被雨水淋坏了。

    塑料布边,两位郝胜权派来的负责看守的两位小伙正在翻弄手机,日夜守在荒山野岭无聊得紧,吃住也很不方便,才几天过去,头发耸起,裤儿揪起,衣裳纽子歪起,衬衣黢黑,全然没了精气神,焉耷耷活像晒软了的茄子。

    猛然看清胡徕一家人手提武器正朝这边快步赶来,而且面部表情很不好看,两人终于有了恢复警惕,甚至露出一丝恐慌,老远就怯生生地问:“你们……要干啥?”

    胡徕毫不理会,当先一步去到摆放乌木的地方,一脚将塑料布勾开,手中斧头高高扬起,灌注全身力气奋力劈下。

    “喀嚓!”

    伴随着清脆但不响亮的声音,两侧木屑纷飞,斧头已经切开表层脆弱的碳化面,没入了珍贵的金丝楠乌木之中。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两位小伙傻了,慌忙大声制止:“你这是干嘛,赶紧停手!”

    胡徕迅速将斧头取出,提在手上走向二人,横起斧头一指严厉警告:“好好在这待着,哪也不许去,也不准打电话通风报信。”

    在明晃晃的武器面前,两人不吭声了。

    他们同样是来自山里的村民,只是郝胜权请来临时跑腿的,对于这起事件也有自己的看法,更不想为了交差惹来灾祸,索性傻傻杵在一旁。

    成功唬住二人,胡徕不动声色地返回乌木边,胡启威与秦碧秀也紧跟着来至跟前,一家三口抡起家伙开始劈乌木。

    随着斧头挥动,木锯拉响,两棵价值不菲的乌木由他们一锄一锄挖出,现在又轮到他们亲手将其毁掉。

    刚刚劈了没十分钟,村庄方向突然涌现一大批清溪沟村民,手里同样拿着斧头、木锯等家伙事,正扯着长队朝这边而来,走在前面带队的是赵显德赵五爷。

    不等他们走近,胡徕抬头疑惑地问:“你们这是?”

    “这么大两棵树,靠你们三个人弄到啥时候去了,咱们正好没事,过来帮帮忙,”赵显德无比自然地应道。

    “使不得,这可是犯法的事,”胡徕连忙晃动手掌大声劝道。

    “有啥使不得的,总不可能把咱们一村人全抓光吧,呵呵,”赵显德从容地笑笑,继续迈动稳健的步伐。

    几十位村民快速抵达现场,不由分说操起家伙开始热火朝天地忙活,胡徕拦住这个却拉不走那位,根本劝不住。

    眼看大家已经投入劈柴行列,各自在乌木上亲手留下了毁坏的“证据”,胡徕索性不再劝阻,扬扬手潇洒地振臂高呼:“那成,咱们争取在天黑前劈完,晚上搞个篝火晚会,看看这几百万的乌木烤出来的肉是啥味道。” ( 逍遥山村生活 http://www.xscun.com/1/169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