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一把火烧掉1200万

文 / 根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初秋的夜晚分外舒适,既不觉得炎热,反有丝丝清爽,弯月悬挂枝头,繁星点缀上空,为无垠大地洒下皎洁的光亮,如此大好时光,最适合露天烧烤。

    馒头坡下的空地上,十几个明晃晃的火堆在月色下分外耀眼,清溪沟男女老少围在火堆旁席地而坐,把手中串好的禽肉、红薯撑在红通通的火焰上炙烤,油滴滋滋地叫,空气中弥漫着诱人的肉香。

    一边翻烤一边按个人口味撒上佐料,还不忘和身旁的村民悠闲攀谈,话到深处不时传出笑语欢声。

    将油亮亮已经烤好的鸡、鸭、猪肉凑到嘴边,大咬一口恣意地嚼,油渍顺着嘴角流淌,觉得味道不错,大方地递给身旁人分享,任由大家在同一块肉上撕咬。

    人群中飘来一句“这千年乌木烤出来的肉,也没见好吃多少嘛”,现场一阵开怀大笑。

    此时此刻,没人再提及乌木值多少钱,够他们搞多少次这样的烧烤,因为已经变成一截截再普通不过的干柴,正在熊熊燃烧,为这次夜间集体活动提供源源不断的烈火红焰。

    有肉岂能无酒,男人们围坐一堆惬意畅饮,其中当属对酒钟爱的胡徕最为活跃了,手提二锅头对瓶吹,逢人就碰杯,若是遇上喜欢划酒拳的,怎么着也得扯开嗓子分个高下。

    他这番疯样父母也没管,偶尔提醒少喝一点,大多时候则在一旁笑呵呵地看,他们同样觉得今天很解气,很畅快。

    能用价值几百万的乌木来烤肉,这绝对破天荒,即便是各界精英、各地富豪,想必也没享受过这等待遇。

    将周围村民挨个敬一遍,胡徕又去到那两位郝胜权派来的小伙面前,两人从下午起一直没走,现在也坐在人群中烤肉,相比大家的恣意喧闹,他们则显得惶惶不安。

    一屁股坐在二人中间,拍拍两侧肩膀,咧嘴笑笑真诚地致歉:“今天让你们受委屈了,对不住啊。”

    两位小伙显然还没有找到应付镇里的办法,眉毛鼻子缩成一团,挺痛苦地抱怨:“你到是爽了,我们咋交差?”

    “你们现在可以打电话报告镇里了,让他们带人来抓我走,万一追究你们责任,就说被我灌醉了,呵呵,”胡徕无所畏惧地应道,主动帮忙出主意,给二人碗里各添上小半碗酒,若无其事地碰杯。

    两位小伙相互望一眼,再看看周围的热闹气氛,勉强拧出一丝苦笑,挺无奈地应道:“算了,还是明天再说吧。”

    “那谢谢啊,让我今天能睡个安稳觉,”胡徕笑呵呵地感谢,热情吩咐敞开吃喝,而后起身与大家继续开怀畅饮。

    “叮铃铃……”

    兜里手机响了,也不管谁打来的,凑到耳边就热情地招呼:“哪位,快过来喝酒。”

    “我是严璟,你那这么吵?”电话里传来疑惑的声音,等胡徕离开人群稍微安静后,开始说起正事,“我跟你说啊,两棵乌木的鉴定报告已经出来了。”

    “哦,”胡徕意兴阑珊地应道,

    “你咋一点不关心,莫不成已经被征收了?”严璟关心地问。

    “那到没有,劈来当柴烧了,这会正和全队人用来烤肉呢,呵呵,”胡徕畅快地笑道。

    “你怎么能这样呢,”严璟突然生气了,一改以前的儒雅作风,扯起嗓门大声埋怨,“知道你这一把火烧掉了多少钱不,那可是埋藏了6000年左右的金丝楠乌木,价值1200万。”

    “管它值多少钱呢,反正已经变成灰了,”胡徕漠不关心地回道。

    “你这样做可是违法的,比拒绝上交乌木严重多了,”严璟还没缓过气来,继续一个劲数落,“还有啊,你让我辛辛苦苦做的报告怎么办。”

    作为一名严谨的专家学者,保护研究对象完好性是他们的责任,猛然听到被擅自烧毁的消息,生气自然免不了。

    对方一通责怪,胡徕没觉得生气,反而突然听出了一丝门道。

    “等等,”胡徕连忙打断对方的抱怨,晃晃有些发晕的脑袋,尽量让自己处于清醒状态,一本正经地劝诫:“你的报告可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

    “我哪还好意思公布出去啊,”严璟自嘲般轻笑一声,挺无奈地应道。

    胡徕立马来了精神,酒意也瞬间清醒不少,连忙再次请求:“你得再帮我个忙,另出一份报告,就说不是乌木。”

    “想让我作假?不可能!”严璟毫不犹豫地回绝,作为一名木材鉴定专家,保持实事求是的态度尤为重要。

    “你要是不帮忙,我可就得去坐牢了,”胡徕对着手机发出可怜兮兮的声音。

    “那是你自找的,这事没商量,”严璟依然不答应。

    胡徕可不愿放弃这大好翻身机会,继续动情地晓之以理:“反正乌木已经毁了,是真是假没人知道,也不再有任何价值,你就高抬贵手咯。”

    见对方依然态度强硬,索性遮住嘴故意拉低声音:“悄悄给你说哦,参与毁乌木的可不止我一个,全村几十口人,你就忍心看着大家都被抓?”

    “你……”严璟愤愤地斥责一声,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看来事情有转机,胡徕顿时心中一喜,继续苦口婆心地游说:“我知道出份假报告让你很为难,可和这么多村民被抓去蹲班房相比,也算做了一件好事不是么。”

    “你以为就一份报告那么简单啊,肯定会被传去审讯,还得当面撒谎,”严璟十分不满地抱怨。

    “你能应付得过来的,嘿嘿,”胡徕傻傻地陪笑。

    “行了,我想想怎么处理比较妥当,”严璟郑重其事地告诫,沉默两秒后再次发出嘱咐的声音,“既然你已经烧了,就彻底清理干净,木屑都不要留一块。”

    “保证完成任务!”胡徕精神百倍满口答应,无比愉快地结束这段通话。

    听严璟的口气,似乎已经答应帮忙,整整一天都在压抑中渡过,没有比这消息更让人痛快了。

    下午决定烧乌木纯属泄私愤,没想到竟然烧对了,烧它个死无对证。

    多亏当初找专家鉴定乌木是他私下请的,别人谁也不认识,以至于所有人都只认定乌木,完全忽略了专家的存在,就连上法庭打官司也没找来作证,给了他摆脱厄运的机会。

    按照严璟的叮嘱,重新回到人群中央,把还没烧完的乌木全部扔进火堆,待村民们吃饱喝足陆续离去后,又取来两捆稻草往地上挨个铺满,再全部点着。

    现场处理完毕,安然回家睡觉,至于明天会发生什么,鬼才知道。 ( 逍遥山村生活 http://www.xscun.com/1/169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