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 乌木事件成埃落定

文 / 根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个夜晚胡徕睡得很香,堪称发现乌木以来最为舒爽的安稳觉,直到屋外天色已经大亮,和煦的阳光透过木制花格窗户晒到屁股上,才悠悠醒转过来。

    半闭双眼慵懒地伸伸腰,感觉不大想动,索性翻个身,倒头继续呼呼大睡。

    两棵乌木化为灰烬,不再有意外之财的期盼,也没了烦恼牵绊,心中无比踏实。

    “咚咚!”

    两声急促的敲门过后,随之传来母亲惊慌的声音:“儿子快起床,郝副镇长带起派出所的人来了!”

    “来就来呗,让他们先等会儿,”胡徕无比从容地应道,横起手背揉揉惺忪的双眼,悠悠然打个哈欠,不慌不忙穿好衣服,活动活动身体泰然开门出屋。

    堂屋里,郝胜权挺直身躯双手抱胸坐于方桌前,面色铁青出气不匀,一双眼睛瞪得圆圆的,看样子很生气,非常愤怒。

    随行而来的还有镇派出所得力干警熊畏,此刻正陪同端坐方桌另一方,全副武装一脸严肃,深绿色大圆帽下,一双炯目放射出铁面无情的光芒,挺拔的身躯前,一纸逮捕令赫然摆放在桌上。

    除了他们,屋外泥土公路上停着一辆蓝白相间的警车,三、四位荷枪实弹的警察正在院坝里游荡,已经将各个路口封住,堵住任何逃跑的方位。

    清溪沟的村民也来了不少,正在院坝两侧忐忑地观望,虽然昨天共同参与了焚烧乌木的行动,但镇里不可能一竿子打倒,将领头的抓走就行了。

    胡徕的父母自然脱不了干系,此刻正在堂屋一角默默站着,胡启威早已将眉头拧得紧紧的,若不是秦碧秀在一旁紧紧攥住胳膊,不停低声劝诫,没准已经和对方吵起来了。

    “各位早!”

    一声大方的招呼划破屋内外沉闷气氛,胡徕无比自然地冲大家扬扬手微微笑笑,主动迎了过来。

    给父母提去一张长板凳,示意放心坐着别紧张,而后来到方桌前,朝正对面的熊警官点点头,再紧挨郝胜权一侧镇定坐下,优哉游哉翘起二郎腿,撑住下巴挺歉意地笑道:“郝副镇长对不住,不知道你来得这么早,睡过头了,不好意思啊。”

    出乎意料的表现让所有人为之一怔,郝胜权扭头诧异地打量两眼,板起脸严厉质问:“知道我们来干嘛吗?”

    “不知道啊,还以为你到咱们村体察民情呢,”胡徕目光注视一脸茫然。

    明明犯了事还装傻充愣,熊警官略微恼怒地皱皱眉头,一把抓起桌上的逮捕令递到眼前,冷冷地告诫:“自己好好看看。”

    胡徕一本正经地盯着逮捕令看了好一会,随即抬起头来,故作惊讶地问:“我又没犯事,你们凭啥抓我?”

    “就凭你聚众烧了价值几百万的金丝楠乌木,”郝胜权斜眼一瞪怒气冲冲地斥责。

    “哦,你说我挖出来的那两棵木头啊,”胡徕抓抓后脑勺恍然大悟,面露笑意绘声绘色地解释,“你们搞错了,那不是乌木,就是两棵榆木疙瘩,不值钱还害得吃官司,所以我一气之下就砍来烧了。”

    “不许狡辩!”熊警官率先耐不住了,横手一指严厉驳斥,腾地站起身捏住腰间手铐,作势就要抓人。

    面对副镇长与警官的双重夹击,胡徕毫不惊慌,继续在桌前坐得稳稳的,斜眼望望挺平静地说道:“不信?你们可以去问屋外的村民啊,他们都知道。”

    不等对方出屋盘问,好几位村民主动搭话了,齐口大声应道:“就是榆木疙瘩。”

    这答案是昨天下午劈乌木时的玩笑话,大家谁也没当真,却没料到胡徕趁机抓来用了,他们索性随口附和。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熊警官踌躇了,虽不大信村民的话,但本着严谨的态度,不敢莽撞出手强行抓人。

    他只是奉命行事,对整个乌木事件并不了解,只好悻悻撇两眼重新落座,将局面交给经手此事的副镇长处理。

    郝胜权当然也不会相信,继续没好气地斥责:“少胡扯,不是有专家鉴定过么。”

    “是啊,”胡徕毫不避讳大方承认,撅撅嘴挺不满地倾述道,“起初我也以为是乌木,还花大价钱从省城叫来专家鉴定,昨天终于出报告了,竟然是两棵不值一文的榆木疙瘩,真倒霉。”

    见对方依然保持怀疑,胡徕不慌不忙地端起桌上不知道谁给谁倒的一碗白开水灌两口,淡然地笑笑继续说道:“你们要是还不信,可以找那位专家问问。”

    解释合情合理,完全没有漏洞,听得郝胜权随之一愣,终于不敢随意摆脸色耍腔调了。

    盯着胡徕疑惑地审视好一会,没发现任何破绽,不甘心地问道:“那为啥所有人都说那是价值几百万的金丝楠乌木?”

    “传言嘛,大家一传十,十传百,就变成这样咯,”胡徕耸耸肩挺无奈地应道,仿佛自己也是受害者。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不过要想安然抽身,还需严璟出马,才能在人证物证上彻底打消对方的疑虑。

    一场来势汹汹的抓捕行动不得不暂时搁置,最终胡徕还是跟着去了一趟派出所,不过不是被抓走,而是大大方方去做笔录。

    就在当天下午,严璟带着亲手制作的假冒鉴定书及时抵达岳岭镇,三言两语间便将事情解释得清清楚楚,再也找不到任何破绽,县法庭也因为条件不成立,随之取消了这起乌木案。

    一桩不太平静的乌木事件终于成埃落定,没人招来祸端,也没人捞到任何好处,就像经历了一场耐人寻味的游戏,现在游戏结束,一切恢复山间往日的平静,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唯一可惜的是那两棵原本极具价值,现在却化为灰烬的金丝楠乌木,因为它们,让胡徕彻彻底底胡来了一回。

    至于到底该属于谁,个中利益该如何分配才能合情合理,这或许不是一个普通山里村民该考虑的,却是必须引起关注与重视的问题。 ( 逍遥山村生活 http://www.xscun.com/1/169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