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放飞金雕 迎来游隼

文 / 根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回清溪沟一路上,那只大金雕蹲在车后座一动不动,没发出任何声响,宽大厚实的翅膀也没张开一下,唯有一双溜圆的大眼睛四处张望,时刻保持警惕。

    出于忌惮,胡徕直到现在也没敢伸手逗玩,却没料到林梦语挺自然地打开车后门,一把抱在怀里,如同抱一只小猫小狗那么简单。

    “阿津,咱们回山上去咯,”林梦语微微笑笑招呼一声,伸出食指勾勾尖厉的嘴唇。

    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原本迅猛无比的金雕瞬间乖巧十足,伸长脖子轻轻摆动几下,将脑袋轻轻靠在姑娘软乎乎的胸前,甚至恣意地蹭蹭,似乎很是享受。

    真是只色雕,肯定还是公的,胡徕笑而不语,扭头好奇地问:“你不是说不驯服金雕,让它保持原有的野性么,为啥对你服服帖帖的,还给起了个名字?”

    “我也不想啊,”林梦语无奈地应道,“在它养伤期间得不停给予帮助,不然真成家养的雕儿了,而且有个名字叫得更方便。”

    胡徕并不清楚,这段期间林梦语在这只名叫阿津的金雕身上花了不少功夫,不仅精心呵护伤势,而且教导督促使其尽量保持野生动物原有的生存方式,即便身处城市,也总是弄些小鸟让金雕自行追逐食物。

    三个多月相处下来,金雕不仅恢复良好,与她相处也日渐融洽,甚至完全信赖,相互间除了雕语交流外,也增加了形体沟通方式。

    这也挺正常,无论谁被精心照顾一百个日夜,也肯定感激涕零无以回报,以身相许都有可能,何况思维简单的鸟儿。

    行走在前往馒头坡的乡间小道上,眼见金雕在林梦语怀里十分温顺的模样,胡徕非但不怵了,反而感觉手痒痒。

    “我能抱会不?”凑去跟前请求道,不等姑娘答应,双手迫不及待地伸向了金雕。

    距离至少还有20厘米,金雕猛地抬起傲然的脑袋,溜圆的眼睛突然放射出凌厉光芒,一只刀片式的尖锐爪子也随之扬起,如果再敢靠近,铁定毫不留情地来一下。

    胡徕哪里还敢向前,连忙倒退几大步,差点没一脚踩进路边淌有水的沙沟。

    “别招惹阿津,它跟你不熟,”林梦语微微侧身慌忙提醒道,伸手轻抚金雕后背上暗褐的羽毛,没一会儿,凶猛的家伙再度顺从下来,恢复成一个娇滴滴的小媳妇。

    “……”胡徕撇撇嘴一阵懊恼,好歹当初受伤时,是他不顾浑身沾满鲜血,在炎炎烈日下抱着金雕一口气跑了六里山地,第一时间赶到村里小诊所,才得以及时施救,为此损失了一套顶好的衣裳,现在竟然不买账。

    得,谁叫自己不会鸟语,不单单一只金雕,馒头坡上所有鸟儿都听林梦语的,他这个主人只能靠边站。

    不过再让他学习那神奇的鸟语已然不可能,即便再有兴趣,就算姑娘愿意倾囊相授,他也学不了,不仅五音不全,在这方面也没有天赋,当初教的几句到现在还没练好。

    来到馒头坡下,眼见天空正有两只金雕在展翅翱翔,林梦语怀中的阿津盎然地昂起了头,翅膀随之陆续展开,迫不及待想要挣脱怀抱。

    “去吧,”林梦语轻声提示道,用力抬抬胳膊往空中送上一程。

    随着金雕拍打翅膀腾空而起,这只曾经多处受创的家伙终于回到馒头坡,以健康的姿态重新飞翔在这片天然绿色的山林。

    “哇……哇……”

    熟悉的叫声萦绕耳畔,金雕并没马上离去,在头顶接连盘旋好几圈,直至林梦语挥挥手发出一声雕语,终于依依不舍飞向久违的同伴。

    与天空中两只金雕成功会合后,几声悠长的雕叫随之传出,没过多久,山上七只金雕难得地聚在一块,再度朝这边飞来,以极低地高度停留在上空,不时发出哇哇叫声。

    “它们是在向你表示感谢么?”胡徕揣测地问。

    “嗯,呵呵,”林梦语点头直乐,笑得很开心,很愉悦。

    她从没刻意想过融入金雕的生活,却因为一次意外的救助,和它们结下了更加深厚的友谊。

    或许以后,她还会和这群金雕之间发生更多有趣的故事。

    大约半分钟后,抬手招呼一声,金雕们这才陆续转身离去,或高空翱翔,或专心捕食,或返回巢穴歇息,重新回到它们自由徜徉的野外世界。

    放飞金雕,接下来该解决那群蓝鸟所带来的麻烦了,就在山脚站这么一会儿,已经发现两三只蓝鸟的身影,正在天空尽情追逐鸟儿,其中一只更是大胆俯冲而下,方向正是馒头坡上的树林。

    肯定是去抓地上的母鸡吃,胡徕还以为林梦语没看见,连忙推推胳膊,指着正要干坏事的蓝鸟急切地说道:“快跟它们沟通一下啊。”

    “没事,”林梦语淡定地望望无动于衷,没有一点出声的意思。

    那只蓝鸟很快去到树林上方,没有选择坠地,而是成功抓住一只正停留在树梢上的大山雀。

    等蓝鸟恣意地食用完后,林梦语这才不慌不忙朝天空发出声响。

    “喀……喀……”

    分明和蓝鸟叫声一样,但明显没有那份凌厉感,反倒悠远绵长。(http://.)。

    听见声音,正在空中飞翔的蓝鸟们齐齐停止捕食,转身望向这边,同时发出回应的鸟叫。

    仅仅沟通两三句,林梦语便停止了声音,扭过头来轻松地说道:“好了,它们不会抓鸡吃了。”

    “就这么简单?”胡徕显然不相信,拧起眉头疑惑地问。

    “对,”林梦语很肯定地点点头,非常有信心。

    胡徕依旧保持怀疑,睁大眼睛确认道:“你不是说这种鸟很难沟通么?”

    “是啊,游隼确实很桀骜,不过它们基本只在空中抓鸟儿吃,现在山上的鸟这么多,足够养活它们了,所以很容易就答应了,”林梦语耐心地解释道。

    原来这种鸟叫游隼,胡徕又长了一回见识。

    听林梦语这么一分析,忽然觉得有几分道理,从昨天游隼出现开始,他一直在关注山上的动静,除了昨天上午那一次,他还没亲眼看见袭击母鸡的场面。

    早知道这么简单,又何必苦口婆心请求帮忙,偶尔被抓一两只他还丢得起。

    姑娘选择事先没告诉她,主动提出前来清溪沟,多半以此为借口,帮忙解决困难只是托辞,再次来山里才是真正目的,胡徕会意地笑笑没有揭穿。

    馒头坡上的警报轻而易举地解除,与林梦语继续在山林漫步游走,直至天黑将近,母亲已经打电话催促,这才打道回村。 ( 逍遥山村生活 http://www.xscun.com/1/169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