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文 / 碧云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一年大旱,很多庄稼户都遭了灾,等到了秋末几乎颗粒无收,有点家底的人家靠着前年的收成到还勉强糊口,没家底的开始卖儿卖女的,只为了换一口饭吃,整个西山村压抑着沉闷的气息,时不时能听到被卖的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和母亲难舍的叮嘱,还有父亲无奈的叹息。

    复铁牛虽然独身一个,却也是不愁吃,铁牛的父母辛劳,省吃俭用给他留下了五亩良田,依山傍水的好地方,最重要的是靠着山泉,如此,一下子就成了村里的富户。

    大荒年头,什么叫富户?能有饭吃就叫富户。

    很多有姑娘的人家就开始打铁牛的主意,想着他还是个孤家寡人的总是要娶一房媳妇,上没有公婆要孝敬,家中殷实不愁吃穿,铁牛长的也好,个子高,宽肩窄腰的,容貌更是长的英俊,剑眉星目,高鼻薄唇,堪堪这么站着就自有一股飒爽的阳刚劲儿,一句话,这就是一个爷们,长的好,如此,在西山村的女孩眼里就是个香馍馍。

    但是铁牛都拒绝了,没有人知道他心里那点的渴望,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会悄悄的思念那个他一见钟情的女子,那个女子长的很好看,细白的皮肤,一汪秋水一般的眼眸,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仙女,只是脸上总是带着郁郁不得欢的神情,他看了一眼就会心疼,只恨不得上前替她担下所有的烦恼,有时候梦里他会梦到自己亲了她的小嘴,那滋味比起他家里珍藏了好几年的蜂蜜还要甜滋滋的。

    但是铁牛也知道,兴许这辈子他和她都没有缘分了。

    因为她是后山村刘秀才家的儿媳妇苗绣娘,虽然是嫁入刘家不久就直接守了寡,但却要顶着亡夫的名头过一辈子。

    宁朝建立之初,因为之前战乱人口剧减,施行了休养生息的政策,又废除了贞节牌坊,鼓励寡妇改嫁,奖励农耕,减租减息,倒是一片繁荣之色。

    按道理,朝廷的抚恤政策,像苗绣娘这样无子又葱嫩的寡妇总是要再嫁的,无奈刘家老爷子是学过八股文的老秀才,说女子出嫁从夫,夫死就要守节,这才是一个女人贞洁之道,因着刘老爷子在村里是唯一读书有功名的人,所以村里的人都敬着他,虽然觉得这媳妇这么年轻就守节实在有些不地道,但是毕竟不是自家的事情,如此大家便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复铁牛勤奋,天蒙蒙亮就起来了,穿上了衣服连早饭都没有吃就拿着镰刀出了门,村东头有一块野草地,长着不少的猪草,割了过来加点稻糠就可以喂猪了。

    等着复铁牛过去的时候,静悄悄的,只透过草丛看见天空鱼肚白,他怕有人过来,加快了脚步,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割了两捆,他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就好像过年吃到红烧肉一样的开心。

    天渐渐的亮了,太阳慢慢的升到了半空中,复铁牛的望眼欲穿的人却没有来,他心中格外失落,这是他唯一能见到她的时候,每天早晨天没亮,苗绣娘就会被她那刻薄的婆婆赖氏派出来割猪草,他都会提前割好两捆放在这里……,每次苗绣娘都会远远的朝他感激的笑,那时候他就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时刻。

    只可惜,今天她却没有来。

    直到饿的前胸贴后背,复铁牛才悻悻然的起身往回走,看起来很是无精打采,结果他刚走到路口就撞上了一个急匆匆走路的男子。

    两个人对视一瞧,原来都是认识,“铁牛哥?”

    “二子?”

    王二子和复铁牛是从小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朋友,情分非比寻常,就像是亲兄弟一般很是亲厚,二子气喘吁吁,显然是一路小跑过来的。

    复铁牛疑惑道,“你这是出了什么事?”

    “铁牛哥,我听说苗家来人了,我正要去看热闹呢,啧啧,这下可真有意思了。”

    复铁牛一头雾水,“哪个苗家?”

    王二子指了指东边的方向说道,“还能是哪个苗家,就是刘秀才大儿媳妇的娘家呗。”

    “苗氏的娘家人不是断了音讯了吗?怎么这会过来?”

    王二子见复铁牛一副着急的神态,略带几分暧昧的笑了起来,“铁牛哥,你是不是很关心那个苗氏?”

    复铁牛气道,“你胡说什么,别让人听见了。”随即看了眼四周,见四周安静这才松口气说道,“上次就因为王叔和苗氏多说了几句话,她就被她婆婆赖氏吊起来打,说她不贞,饿了一天没给吃的,你是不是想她被打死?”

    王二子脸上悻悻然,“我不就那么一说,再说这附近也没有人。”王二子说道这里忽然露出一副兴奋之态,“铁牛哥,这下刘家可是难看了,你猜那娘家人来干什么?”

    “不会是想把苗氏领走吧?”复铁牛猜测的说道,一般嫁过去无子且年轻的寡妇,只要不是公婆太过苛刻,都会放出去,让其回到娘家再嫁,可是刘家是谁?那老刘秀才可不是省油的灯,如果苗家的娘家人真是为了这事而来,估摸着就要无功而返了。

    “正是呢,听说苗家来的是苗氏的大哥,也是个读书人,这会儿正和刘秀才摆擂台呢,哎,那苗氏也是可怜,这样如花般的年纪就被黑心的婆家拘着守活寡,要我是她大哥,早就闹的鸡犬不宁。”王儿子打抱不平的说道。

    复铁牛脸上带着几分沉思的神色,“恐怕这一次苗家大哥是白来了,走,我们去看看吧。”说完便是带头走在前面,王二子很快就跟了上来。

    王二子比复铁牛矮一个头,步子自然没有复铁牛大,这会儿这么跟了几步就有点喘,“铁牛哥,你慢点……,你刚才怎么说苗家大哥白来呢?”

    “想想就知道了,这女人嫁了过去,户籍就随了夫家了,刘秀才不放,只咬着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就算苗家大哥有三张嘴也没地方说理去,更何况,刘秀才口才不弱,把那些什么古礼搬出来,谁还能应付?”复铁牛叹了一口气说道。

    “铁牛哥,还是你脑子灵光,我咋就没有想到呢,哎,我还想着兴许这一次苗氏能重获天日了。”王二子惋惜的说道。

    很快,两个就到了刘秀才家里,刘秀才在西山村也算是名门大户了,三间红砖大瓦房,远远的看着就相当的气派,此时门口正围着一帮子看热闹的村民。

    里面传来了刘秀才中气十足的声音,“亏你还是读书人,难道就没读过朱熹先生的《近思录》?朱老先生一句,若取失节者以配身,是己失节也,你也是知道的吧?老夫让苗氏守贞,也是为了她着想,等着过几年,老夫要上报朝廷要给苗氏说个贞节牌坊呢,到时候你不伦是你苗家还是我们刘家,这都是光耀门楣的好事情。”

    苗家大哥是一位面容白净,眼神温和的年轻男子,看着约莫三十不到,二十七八的样子,此时正穿着一件天青色的长衫,待听了刘老夫子的话,脸色涨红,“当今皇上仁慈,早就颁令,夫死可以改嫁……”

    苗家大哥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刘老夫子大声怒斥道,“那是陛下怜惜没有依靠的女子,我们刘家虽不说富家三方,那也是吃穿不愁。”刘秀才说道这里,神色一冷,大声的说道,“你要是还这么冥顽不灵,非要不讲理拉走你妹子,那我丑话可就说在前头,苗绣娘嫁入我们刘家那生是我们刘家的人,死也是我们刘家的鬼!还读书人,连这点粗线的道理都不懂,真是丢人!”

    不过一会儿,就见苗家大哥犹如被霜打了的菜叶一样无精打采的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脸麻木的苗氏。

    苗贤达愧疚的看着苗绣娘说道,“就送到这里吧,别是我走了你公公又不高兴,哎,是哥哥对不住你,当初你这婚事就不应该答应,都是爹说,既然是已定的婚约,就算对方是病秧子那也得嫁过去,谁知道,这才几年?就这样把你一个人抛下走了。”苗贤达说道这里停顿了下,又问道,“他们对你可还好吗?”

    苗绣娘本想说点什么,随即看了眼家里的方向,见婆婆赖氏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一双眼睛里尽是寒光,便是低低的说道,“都挺好的。”

    苗贤达也不疑有他,点头说道,“那就好。”说完便是从包袱里拿出钱袋塞到了苗绣娘的手里,“这都是哥哥自己攒的,你想吃什么就自己去买,你自己要保重,哥哥心里……,一想到你这一辈子就这样了,心里难过的不行。”

    苗绣娘捏着那颜色有点发白的钱袋,她抬眼看了眼苗贤达,见他穿的衣服虽然是上好的杭绸,但是已经显得很旧了……

    苗贤达见苗绣娘正看着自己穿的衣裳,忙说道,“哥家里好几身好衣服呢,就是没有穿出来而已。”说道这里就如小时候那般想要摸一摸苗绣娘的头,随即想到她早就嫁为人妇,又尴尬的收回了手继续说道,“妹子,你也不用怕,以后哥哥给你撑腰。”

    原来苗家本来是住在瀛洲,离西山村好几百里的路,上个月举家搬到了德胜镇上,如此刚稳定下来便是马不停蹄的来看苗绣娘,本想着把她接回去,却是这样无功而返。

    苗绣娘捏着那钱袋,又看了眼苗贤达赤诚的眼神,只觉得那冰凉的心,渐渐的温暖了些。 ( 俏寡妇(种田) http://www.xscun.com/1/170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