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文 / 碧云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卫芙儿哭的都快要断气了,她眼泪模糊的说道,“我爹他要我嫁给一个瘸子,我实在不愿意就跑出来了。”

    原来,卫里长本以为按照他的身份家底,复铁牛这样的女婿不过手到擒来,只可惜复铁牛却早就把一颗心放在了苗绣娘身上,压根就没看见他的女儿……,他觉得受到了很大的侮辱,心中气愤不平,在酒桌上多言语了几句,结果却是让早就对卫芙儿心存想法的李仁听到了音讯,说起来这李仁除了是个瘸子也是个能人,从小日子过的苦,为了出头硬是把自己的亲妹妹送到了年长二十多岁的亭长家里做妾侍,靠着这个便宜亭长姐夫,日子混的还是有模有样的,不过就是一点,年近三十了一直都没有娶上媳妇,他早就对卫芙儿心怀不轨,这会儿听了这消息,心中大喜,让妹妹在亭长面前吹了枕头风,亭长年近五十对这个年轻的小妾侍宠爱的很,当即拍板让卫里长同意这门婚事。

    卫里长自然不会甘心,但是亭长家里却是不简单,族里有好几个族兄都在外为官,他可是惹不起,最后思来想去,觉得李仁除了年纪大,腿不利索之外到还没那么不堪入目,何况对方可是答应出不少的彩礼,如此一狠心就同意了婚事。

    卫芙儿说着说着就朝着复铁牛央求道,“铁牛哥,你心里就一点都没有我?”上前就要抓住复铁牛的手。

    复铁牛赶忙避开,为难的说道,“芙儿,铁牛哥心里已经有人了,你来这里找我……,就没有想过,有人比我更在乎你?”复铁牛指的当然是王二子。

    卫芙儿见复铁牛一味的拒绝,心渐渐的往下沉,早就没有往日的伶俐,抱头哭道,“谁还在乎我?现在连你都不管我了!”

    复铁牛本想把王二子叫过来,无奈这大半夜的……,实在是不好带着卫芙儿直接过去,他温柔的说道,“芙儿,听我的话,你在这里哭也解决不了问题,咱们先进屋里去……,你先去喝口水,我去把二子叫过来。”

    卫芙儿摇头,急的跺脚道,“你叫他来干嘛?”

    复铁牛却直直的注视着卫芙儿,已有所指的说道,“你难道真的看不出来二子对你的心意?”

    卫芙儿露出几分委屈的神色,张口就承认道,“可是我不喜欢他,我喜欢你。”

    复铁牛听了皱了皱眉头,这还是他第一次正面的听到了卫芙儿的表白,他想了想,这会儿实在不是心软的时候,不然给卫芙儿徒增希望只能让她以后更尴尬,便是,毫不犹豫的拒绝道,“但是我并不喜欢你。”

    听了复铁牛这绝情的话,卫芙儿最后的希望都破灭了,她无力的跪在地上,捂着脸痛哭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可以这样对我!我们大小的情分,你说忘就忘了?”缩成一团,哭的很是凄惨。

    复铁牛并非铁石心肠的人,看到一直当做亲妹妹一般疼爱的卫芙儿这么难过他心里自然也不好受,正想上前扶着她起来结果却被卫芙儿反手紧紧的抱住不肯放开。

    “铁牛哥,你要了我吧?我以后就是你的人了,我爹就不会逼着我嫁给那个瘸子了。”卫芙儿就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死死的抱着复铁牛不肯放开。

    复铁牛被抱的面红耳赤,正想挣脱开对方,忽然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一声怒吼,“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复铁牛回头一瞧,心中暗叫糟糕,原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卫里长一行人。

    ***

    这几天苗绣娘早出晚归的一直在寻觅开糕点铺子的店面,好地方早就让人占了,要么就是月钱太高,不好的地方她又不愿意,说起来她现在不过两手空空,手里那点钱不过是以前的嫁妆,她偷偷藏起来的,总共不到五两的碎银,别说是在好地方租个铺子,就是一般的地界的钱也不够,这一天她唉声叹气的回家,结果一到门口就看到了许久未见的蔡婆子。

    “婶子,你怎么有空来我家?”苗绣娘一脸的惊喜,上前就搀扶着蔡婆子,说起来她能从刘家出来多半就靠着这位,她心里实则感激。

    蔡婆子一直都很喜欢苗绣娘,见她待自己这般亲热,便是笑着说道,“我来给你送喜蛋,小三媳妇……”蔡婆子说到这里露出几分尴尬的神色,赶忙改口道,“素玫生了个七斤重的大胖小子。”说起那个孩子里蔡婆子眉开眼笑,喜色直达眼底,似乎根本就不在乎孩子的爹是刘少元一般。

    苗绣娘心中称奇,却也替两个人高兴,在古代有了儿子就等于有了依仗,男权社会,这也是无奈的事情……,“我也许久没见到素玫了,正好这几天去抽空去瞧瞧,您也不要光在门口跟我聊天了,咱们进去,您还没见过我小侄子和小侄女吧?特别可爱。”刘素玫在县城里租了套小院子和蔡婆子住在一起。

    蔡婆子笑着摇头说道,“素玫一个人在家实在不放心,还是先回去了。”说完就朝着苗绣娘手里放了三枚红皮鸡蛋,“拿着,这是喜蛋。”

    “那我把您送出这条胡同。”苗绣娘笑着接了喜蛋,转头就和蔡婆子一起往外走。

    那蔡婆子被苗绣娘勾起了谈性,两个人聊了一会儿琐碎的事情,随即蔡婆子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摇头说道,“我刚从西山村回来,你是不知道咱们村里出了什么事,可真是稀奇。”

    “什么事啊?”苗绣娘诧异的问道。

    “你还记得复铁牛吗?”蔡婆子说道这里露出一副难以理解的神情,“我看他平时是个挺憨厚的孩子,谁曾想竟然半夜私会卫里长家的小闺女,这会儿正被抓个正着,现在,卫里长正准备给两个人办婚事遮丑呢。”

    “啊!”苗绣娘心中一惊,忍不住喊道,“怎么会这样?他不是那样的人。”

    蔡婆子却摇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再说……,卫芙儿好摸样,复铁牛又是年纪轻轻的,稍微有个机会,干菜烈火的怎么能烧不起来?”蔡婆子说到这里露出暧昧的笑容,看了眼苗绣娘说道,“你也是成亲过的人,我也不跟你避讳,这男人啊,在女色上可是一点都把持不住。”

    苗绣娘心里乱糟糟的,忍不住说道,“这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就三天前,咦,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不是病了吧?”蔡婆子这才注意到苗绣娘的脸色惨白,看着很是吓人。

    苗绣娘勉强的笑了笑,“没事。”

    等送走了蔡婆子,苗绣娘却像再也笑不出来了,三天前……,可不正是两个人刚刚定下婚约的晚上?复铁牛灼热的话语似乎还犹言在耳,怎么一转眼他就要娶别人了?到底是她看走了眼还是复铁牛有难言之隐?

    苗绣娘心里七上八下的,怎么也没有办法镇定下来,她步伐凌乱的回了家里,郭氏正在拌肉馅,听见动静笑着说道,“绣娘,你回来了,过来帮我搭把手,晚上吃肉馅饼。”

    “嗯。”苗绣娘应了一声,走了过去,见案板上好大一块五花肉,忍不住问道,“这是哪里来的?”

    郭氏抿嘴笑了笑,露出几分好笑的表情,指了指屋里说道,“你哥提前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客人。”这话刚说完就听见屋内苗贤达的声音,“是绣娘吗?快让她进来,子轩等了好久。”

    苗绣娘一脸的雾水,想着哥哥的朋友自然也是男的,怎么就这么不避讳的让她进去??这么想着就迈步走了进去,只见堂屋里坐着一个面皮白净,身材略显单薄的年轻男子,他看到苗绣娘眼睛一亮,忍不住站了起来,笑着说道,“绣娘,你还记得我吗?”

    苗绣娘,“……”

    苗贤达看到苗绣娘愣了愣,对着一旁的杨子轩说道,“看看,估摸着是高兴坏了,都不知道怎么反应。”随即对着描绘娘提醒道,“绣娘,这是住在咱们邻家的子轩大哥,我今天在路上偶遇才知道,他把家安在了咱们德胜镇上。”

    杨子轩忍不住摸了摸脸说道,“兴许这些年在外头跑,风吹雨打的,变摸样了,倒是没有让绣娘妹子认出来。”说到这里一副腼腆的神色。

    “你也是没办法了,为了支撑家里,不然一个读书人何必弃笔投商?”苗贤达显然为杨子轩可惜,忍不住说道。 ( 俏寡妇(种田) http://www.xscun.com/1/170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