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文 / 碧云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复铁牛的手厚实而温暖,握着苗绣娘的手让她觉得面红耳赤的,“你这是干什么,”苗绣娘低头,不想让复铁牛看见她羞涩的表情。

    “绣娘,我想娶你。”复铁牛发现一旦开了头,那些本来让他觉得难以启齿的话竟然一点也不难,因为这些话在他心里反复了千百遍,“我想和你在一起。”

    复铁牛真挚的话语就像是温润的风吹进了苗绣娘的心里,轻轻的荡起涟漪来,让她如同泡在蜜罐里一般甜滋滋的,她羞涩的抽回了手,嗔道,“你要是真这么想,刚才我让你走,你怎么就走了?”很是一副埋怨的语气。

    “我……,我怕你生气。”复铁牛并不傻,看着脸色绯红的苗绣娘只觉得冰凉的心渐渐的火热了起来,原来……,她真的不过是想让自己哄哄她,只要她不生气,别说是这会儿哄她,就是哄一辈子他也是愿意的,“你一生气,我就六神无主,根本不知道怎么办。”复铁牛的话语相当的朴素,甚至一点都不华美,可是却实实在在的感人。

    苗绣娘这会儿也回过神来,复铁牛去而复返,让她多多少少有种失而复得感觉,她瞪了复铁牛一眼,“就会哄我,站着干什么,快进来。”

    复铁牛愣住,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这合适吗?”

    “难道你想让我哥哥和嫂子看见?”

    复铁牛吓的朝着四周望去,见无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赶忙听话的跳了进去,这已经是第二次他来到苗绣娘的房间了,床上的被子还没叠起来,看着像是刚刚从被窝里出来,他回头瞧了眼苗绣娘,见她正低头给他倒茶水……,她穿的很单薄,白色的里衣很好的勾勒出她纤浓合度的曲线来,鼓鼓囊囊的胸部,苗条的腰肢,然后是……,他脸红心跳的别开脸,只觉得心里好像有团火燃烧起来,不自觉的想起早上小贩提醒的话,这女人啊,就得在床上好好的整治。

    苗绣娘握着茶杯,放了一个晚上的水壶,里面的水已经不热了,“水有点凉了,你先凑合着喝吧,等会儿我给你弄点热的。”

    复铁牛正低着头,那角度正好和苗绣娘的胸直线平视,那饱满的丰盈因为移动微微的颤抖了下,他立时就觉得口干舌燥了起来,接过水杯便是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这才觉得压住里心里那股邪火,结果一抬头就看大苗绣娘白皙的脖子和秀美的下巴,他那压下去的渴望一下子就激发了出来。

    苗绣娘半天都没有等到复铁牛的回复,结果低头这么一瞧,人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那眼神**辣的不行,就像是要一把吃掉自己一样,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不自觉的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胸部,“我刚说的话你听见了吗?”

    复铁牛回神,“啊……,绣娘,你说啥?”

    苗绣娘无奈,“我说你还要不要喝?”

    复铁牛摇头,“我来之前吃过豆花了。”随即站起来,“你别忙着了,天色大亮了,一会儿大家伙都起来了我就不好走了,我晚上再来找你。”复铁牛实在是不敢再待下去了,他脑子里种种的渴望逼得他都不敢直视苗绣娘,他真怕自己一下子把持不住就……犯了错误,惹得好容易哄好的苗绣娘生气。

    苗绣娘也知道再待下去不妥,可是如今复铁牛似乎也没地方可去,西山村是暂时回不去了,“那打算去哪里住?”

    复铁牛想了想说道,“我找一间客栈,暂时住几天避过风头再说。”说完便是依依不舍的看了眼苗绣娘,温柔的说道,“你不要担心,我从小就知道怎么照顾自己,不会有事的,只要你不生我的气了就行。”

    苗绣娘娇嗔道,“谁生气你的气了。”

    看着苗绣娘略带撒娇的神态,复铁牛只觉得浑身都舒畅了起来,忍不住心头一热上前就揽住了她的肩膀,把人带进了怀里,像是哄小孩子一般的说道,“我知道我们绣娘是最大度的。”

    温热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弄得苗绣娘面红耳赤的,而复铁牛刚才像是哄孩子一样的话竟然让她觉得心里甜滋滋的,她忍不住想着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竟然这么容易被就被哄住,可是那快乐却是从心底涌上了上来,让她不自觉的露出笑脸,“胡说什么,谁是你的绣娘。”

    复铁牛见苗绣娘笑颜如花,比起院子里开的桃花还要亮眼夺目,只觉得心跳像是漏了一拍一般的剧烈起伏着,他贴着苗绣娘的额头,温声说道,“你就是我的绣娘。”话语里缠绵之意溢于言表。

    灼热的气息,温暖的话语……,还有紧紧贴在一起的两个人,屋内的气氛立时变得暧昧了起来,苗绣娘觉得复铁牛的手臂结实有力,就这么抱着她,如同给她撑起了一片天地,让她穿越过来之后焦躁不安的心立时就平静了下来,似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属一般。

    这么一想,苗绣娘的心就忍不住也跟着火热了起来,她伸出手臂环住复铁牛的腰越发紧贴着他,似乎要更加的贴近他。

    复铁牛不过是想安慰下苗绣娘,结果没有想到苗绣娘竟然是这般的主动,温香软玉再怀就是潘安也不见得能把持得住,更何况复铁牛正是血气方刚之时,怀里又是自己心爱的女子,这就更加的无法自持了。

    “我知道你对我好……”苗绣娘感受着复铁牛的陌生的男性气息,正说着话,却见对方眼神火辣辣的,一下子就弯腰把自己抱了起来,她吓得不轻,“你要干什么?”

    复铁牛把苗绣娘放在了床上,随即便是压了上去,他暗哑的说道,“绣娘,我忍不住了。”复铁牛用自己勃发的男性顶了顶苗绣娘,随即迫切的说道,“让我摸摸你,我不做别的,就摸摸摸你。”

    复铁牛灼热的眼神和迫切的话语让苗绣娘的心也跟着不平静起来,她扭动着身子忍不住说道,“别这样……”

    苗绣娘不动还好,这么一扭身子让正在苦苦压抑的复铁牛一下子就爆发了……,他粗粗的喘息着,在安静的屋内显得异常清晰,他的手迫不及待的覆在苗绣娘的丰盈上,炽热的温透过薄薄的里衣投射进去,让苗绣娘不自觉的就颤抖了起来。

    “我就摸一摸,绝不动你。”复铁牛就像是念紧箍咒一般,不断的重复着这话,手上却是没有闲着,隔着单薄的布料揉捏着苗绣娘的丰盈,他虽然没有什么实战经验,但是得亏王二子时不时借来的小人书,那里面的内容让人面红耳赤却是实打实让他学会了如何行事,这样一来,手段倒是一点也不生涩。

    手里的丰盈柔软弹滑,简直就让复铁牛爱不释手,他不断的揉捏着上头越来越硬的蓓蕾,还不忘用自己j□j的男性摩挲着苗绣娘的下面……,不过一会儿他就不满足于隔岸观火,手从衣襟里伸了进去,很快就实打实的握住了那丰盈。

    苗绣娘羞涩的推开复铁牛的,“放……开!”

    “绣娘,让我摸摸,就一次。”复铁牛嘴里说着哄人的话,手上却没有松开半分,握着苗绣娘的手指不断的亲吻,等着她松开便是低头一下子就含住了她的蓓蕾。

    温热的柔软的唇喊着敏感的蓓蕾,这让从来都没有感受过激情的苗绣娘一下子就沉溺在这玄妙的感官世界里,酥酥麻麻的感觉涌上了心头,让她的身子渐渐的觉得空虚了起来,小腹处就好像是燃了一把火,燥热难安。

    复铁牛贪婪的亲吻着苗绣娘的蓓蕾,她的丰盈饱满白皙,形状完美的令人爱不释手,他不断的赞叹着,“乖乖,绣娘,你这里可真是不小,我铁牛算是有福气了。”

    苗绣娘忍着越发徘红的脸颊,颤声说道,“你都胡说什么呢。”显然复铁牛红果果的话语让她很是羞涩。

    复铁牛咬着蓓蕾,不断的咬合刺激着她,说道,“没胡说,绣娘,你最好看了。”说完便是腾出一只手来解开了苗绣娘的汗巾……,退了下去,很快,苗绣娘的身子就暴露在复铁牛的眼前。

    柔嫩的肌肤犹如凝脂一般,葱嫩的大腿修长白皙,复铁牛忍不住咽了下口水把目光对准了她的花瓣处。

    苗绣娘只觉得下面一阵冰冷,随即便是看到复铁牛正火辣辣的盯着自己的……,她羞的不行,赶忙并拢的双腿想要避开复铁牛的目光,却是被他厚实的手掌紧紧的握住直接拉开,一朵娇嫩的花渐渐的绽放开来,露出里面的花心,正吐露着透明的露珠。

    复铁牛脑子嗡的一声,只觉得血液逆流,神智都模糊了起来,等着他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正低头含着……

    苗绣娘觉得这场景简直就不能看了,复铁牛正埋在她的腿间起起伏伏的……,对于一个刚刚试着尝试j□j的她来说实在是太刺激了,她觉得火热的酥麻感涌上了四肢百骸,随着复铁牛灵活的舌头和时不时动用的牙齿,她的神智也渐渐的迷糊了起来,触电一般的酥麻感不断的把她推向一波又一波的gao潮中,让她发出含糊的吟哦声。

    复铁牛简直就上了瘾,里面吐出来的露水像是甘露一般让他越发的饥渴难耐,一次又一次,最后只恨不得把整个的花朵都吞下去,而一旁苗绣娘的吟哦声就像是动人的促进剂,让他越发的难以克制,下面的男性紧绷的让他都觉得疼痛了起来……

    终于,片刻之后,苗绣娘在复铁牛不断的探索中被推上了巅峰,她紧紧的握着被褥,手指发白,两条腿更是绷直了……,如同被吹上了天空,轻轻飘浮,苗绣娘似乎看见了绚烂的彩虹,几秒的空白之后苗绣娘才恢复了几分神智。

    她粗穿着气,浑身无力……,正羞涩的想要把衣服穿上却发现复铁牛眼睛通红的解开了自己的腰带露出那早就勃发的男性。

    苗绣娘不自觉的颤抖了□子,她张口结舌的说道,“不行,铁牛,你清醒些。”

    复铁牛忍的够久了,久的他都快疯了,他像是没有听到苗绣娘的话一般握住了她的两腿压住一旁让盛开的花朵露出花心来。

    哪里温暖柔软,正是他的归属,复铁牛很快就把自己抵在了上头。

    滚烫而坚硬的男性贴着她的,苗绣娘不知道如何形容她现在的心情,刚才那绚丽的巅峰让她第一次领略到了男女j□j的甜头,那还不过是……,如果是真正的……,那应该更加的炫目吧?可是另一边的理智却是抬头,你们还没成亲,现在这样实在不应该,如果这样乱来有了身孕怎么办?

    苗绣娘的理智渐渐复苏,未婚怀孕在古代……,那可是头等丑事。

    “铁牛,你听我说,这样不行。”苗绣娘摇头,握着复铁牛欺身而上的肩膀,“我们还没成亲……,万一有了孩子那就糟了。”

    复铁牛的心里的火焰被孩子连个字刺激越发的灼热,他眼睛通红如同一头狼,声音暗哑的说道,“绣娘,我就是想让你给我生个儿子,给我们复家传宗接代。”

    “你疯了!”苗绣娘气急,越发狠力的推开复铁牛,但是她犹如能撼动身强体壮的一个壮年男人,那力气对复铁牛来说就跟小猫一般。

    复铁牛伸手把苗绣娘身上碍眼的衣服退去,随即便是一口含住她的丰盈,撩拨了几下,见她脸色徘红忍不住发出吟哦声,便是让苗绣娘贴着只的身子,握着自己的……

    苗绣娘又紧张又无奈,只觉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错别字明天改,已经困疯了了某人留。 ( 俏寡妇(种田) http://www.xscun.com/1/170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