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文 / 碧云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苗贤达抬头看了眼天,见天色大亮,起身穿了衣服,回头看见郭氏正穿戴整齐准备推门出去做饭,他跟了上去,两个人并肩一起走到了厨房,清晨的阳光温暖舒适,照在身上令人多了分生气勃勃的感觉。郭氏看着苗贤达要帮她烧火的样子赶忙劝道,“相公,你怎么能进这地方,快出去吧,饭一会儿就做好了。”苗贤达却是笑着摇头,径自坐在了灶台边往里面添柴,“烧个火而已。”郭氏看着苗贤达略显生疏的动作心中又是酸楚又是感概,这要是放到以前他是打死都不会做,不过自从公公去世后家中的日子一落千丈,只因苗贤达和她皆是不擅长理财之事,借了许多银子出去也没有收回来,等到最后只得卖了家产抵债举家迁移,这其中的心酸自是不必说,苗贤达也从五指不沾春水的人落魄到了家中大到赚钱养家,小到修门换锁,样样事物都能应付的地步。苗贤达倒是没有看出来郭氏的心情,他看着灶膛内火苗跳动忍不住就想起了杨子轩来,说道,“你觉得昨日的那个杨公子如何?”郭氏毕竟是内宅妇人,就是和杨子轩打过照面也是低着头,听了这话说道,“我瞧着倒是好的,他不是和相公十几年的邻居?”苗贤达点了点头,“有七八个年头没有见了吧。”郭氏切菜非常熟练,刀在案板上发出噼啪的声响,“说话温声细语的,叫人听着就舒坦,不像是这边的人,买个东西喊个老大声,我刚来的时候吓了一跳,还以为要寻我吵架呢。”郭氏说道这里抿嘴笑了笑,眼神明亮,看着很是端庄秀丽,“后来才知道这边人嗓门都这么大,你要是说话声小了,还只当你病了。”苗贤达听了愧疚道,“都是我没能耐,不然也不会搬到这里……”“这说的什么话?要不是搬到这里能把绣娘接过来?”郭氏正在切黄瓜,夹起了一块嫩绿的黄瓜片,喂到了苗贤达的嘴边,“自家种的,脆着呢,尝尝。”这前院本来种着花,叫苗绣娘都给拔了,买来菜苗直接就种上了,如今黄瓜,豆角,丝瓜,辣椒这些寻常的菜都可以吃了,倒是省了不少菜钱。苗贤达见郭氏这般亲近,脸色微红,却是低头勉强吃了,继续说道,“昨天,子轩兄跟我说……,三年前他娘子去了,只留下一个六岁大的儿子,这些年一直都没有续弦。”郭氏听了这话愣住,回头瞧了眼苗贤达,见他沉着脸一副深思的摸样,她想了想说道,“相公的意思是?”两个人少年夫妻,对彼此的脾性都颇为了解。苗贤达点头,“我昨天看他瞧着绣娘的眼神就……,当年子轩兄倒是很疼爱绣娘,以前倒没觉得,毕竟都是小时候的事情,现在想想,估摸着那时候子轩兄就对绣娘……”郭氏心里一琢磨,不过片刻就露出喜色来,“如果真是这样,我瞧着倒是很般配的一对儿,就是不知道绣娘是怎么想的?”郭氏想想苗绣娘对杨子轩的神态来,既不特别的亲近但是也谈不上什么厌恶,想来,毕竟男女有别,估摸着是放不开吧?“她能有什么想法?”苗贤达对着苗绣娘的婚事一直都很在意,一门心思给她寻一门好亲事,好弥补这些年来受的罪,“子轩兄和我们家都是彼此了解底细的,又不像外人那般会轻瞧了绣娘……,再说,绣娘这身份委实难找个合适的。”苗贤达毕竟是兄长,父亲死后更是把自己当了家长,自然就觉得苗绣娘的婚事由着他来定就好。郭氏了解苗贤达,虽然看着和善,但是骨子里其实很有些古板,便是委婉的说道,“你为着绣娘考虑这自然是好的,可是我瞧着咱们姑奶奶可不是个没主意的,不然你想想刘家那事?一般人能有那胆量?”苗贤达想起苗绣娘的转变也是惊异,不过他很快就把这归咎于刘家的胁迫下的性情转变,人遇到大挫折总是会有些不同。见苗贤达沉默了下来,郭氏知道这是听进去了,赶忙又说道,“相公,你还是不要自作主张,这婚姻对女人来说不亚于第二次投胎,上一次她就投错了,这一次可不能再有个差错了。”苗贤达听了叹气一般说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晚上我就问问吧。”说道这里又往灶膛里添了柴,“我瞧着子轩兄那意思,这两天就会有媒人上门了。”苗贤达也没有想到,无意中碰到的同乡竟然就是杨子轩,当年他可是被认为最有可能考上进士,最后走上官场的人,结果一转眼就成了走南闯北的生意人,真是世事无奈。另一边,复铁牛正低着头像是一堵墙一样的静默着,如果苗绣娘不主动问话,估计打算这么坐一辈子?苗绣娘很无语,其实她也有点内疚,正想着是不是有点过了?刚才眼见复铁牛根本就听不见她的话,她只好一狠心就踹了……“那个疼吗?”苗绣娘捏着手帕,站在离复铁牛一米远的地方弱弱的问道。复铁牛闷头不说话。苗绣娘有点不安了,各种想法漫天飞舞,据说男人那里都很脆弱,经不得打,别是一脚就把人踹残了吧?“你倒是说话啊?”苗绣娘急了,她刚才好像还真没有脚下留情,那一脚可是实打实的用力了。复铁牛终于抬头,脸色却涨的通红,喏喏的说道“我没事,先走了。”说完便是站了起来,结果走路的背影却是让苗绣娘不知不觉的想起了海边一个小动物-螃蟹,这家伙站在是横着走吧……,横着走……“真的没事?”苗绣娘不确定的问道。复铁牛头也不回的说道,“没事。”打死他也不会告诉苗绣娘……,他那肿了,__“嗯……你等我。”复铁牛走到窗口前回头看了眼苗绣娘,最后那句你等我很是言语缠绵的说道。苗绣娘,“……”等着复铁牛身子僵硬的翻墙出来,正好看到一个摸样可爱的男孩正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他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指,清脆的问道,“你怎么从我姑姑的屋里出来?”复铁牛囧了,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如何回答,脸色憋得通红,“你肯定……看错了。”这小男孩不是别人正是苗富蕴,他早上如厕回来刚准备进屋就看到一个人影从姑姑的窗户里跳出来,“你能看见对面的石榴树吗?”复铁牛看着对面那一家种的老大的石榴树有点不解的回道,“看得到啊!”孩子的思路都是这么跳跃的吗?苗富蕴骄傲的昂着头,“我不仅看得到那棵树,还看到的上面站着两只麻雀,这个你肯定没看到!”复铁牛,“……”原来在这里等着他呢?=。=“所以,我的视力很好,我刚才明明清清楚楚的看到你就是从姑姑的窗户里跳出来的。”苗富蕴斩钉截铁的说着,“你是我姑姑的情人?”复铁牛脸色通红,正想着怎么哄住苗富蕴却见苗绣娘探头出来,看到苗富蕴显然也是吓了一跳,她赶忙从屋里走了出来,还要时不时看着厨房的方向不要被哥哥看到,等着她走到了夹道,笑着对苗富蕴说道,“富蕴,这是姑姑的朋友,你可不要误会了跟别人乱说,姑姑那里还有几块松子糖,你要不要吃?”苗绣娘记得这是苗富蕴最喜欢吃的零嘴了。苗富蕴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只是他神色很快就变的郑重了起来,抡起小拳头,义正言辞的说道,“姑姑,我不会被你的糖块收买的。”苗绣娘,“……”复铁牛估计也没有想过一个五岁的孩子能说出这番话来,愣住了。苗富蕴见两个人不说话,一副痛心疾首的说道,“他果然是我姑姑的情人,姑姑,你怎能这样?”苗绣娘想半天也不知道在怎么应对这个小侄子,最后干脆哭丧着脸一副伤心难过的摸样说道,“富蕴,姑姑现在好难过……,都是我对不起哥哥,现在就去跟哥哥说开了吧,兴许哥哥会把我赶出家门,不过那也是我活该。”说完就偷瞄着苗富蕴的脸色。苗富蕴果然被苗绣娘唬住了,他呆住,小脸上的神情颇为复杂,似乎在做思想斗争,最后一咬牙说道,“那好吧,我就当没看见。”结果还没等苗绣娘露出高兴的神色,他又加了一句,“可是姑姑,你赶紧让他来提亲吧,一个女人可是耽误不得。”"border="0"class="imagecontent ( 俏寡妇(种田) http://www.xscun.com/1/170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