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文 / 碧云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冯氏脸憋的通红,却是被噎住不知道如何回话,卫里长在旁看着就知道自己这娘子并不是擅长这口舌之争的,便是自己出头,上前指着王二子的骂道,“不要在这里装泼妇骂街,我好好的一个闺女怎么就这么消失了,还不是被你儿子拐的,村里人谁不知道你们家王二子对我们芙儿那可是言听计从的,估摸是看着婚期近了,就好话哄着我闺女走了。”

    王二子的娘听了这话,停了哭声,眼睛瞪的老大,指着卫里长骂道,“你这说的什么话?什么叫我们家二子对你家姑娘言听计从的?”

    卫里长不为所动,沉着脸说道,“是不是大家心里都有数,你也不用说我仗势欺人,我只要一个结果,那就是把我女儿找回来,其他的我可以不计较。”说道这里,语气一冷,又加了一句,“要是我女儿有个万一,你家二子就准备进大牢过后半辈子吧!”

    王二子的爹是个老实人,按照王二子娘的话,那就是半天放不出一个p出来,这会儿也急了,只是憋了半天也不过一句,“你们不讲理。”就五个字,让一脸期待的王二子娘差点绝倒。

    王二子的娘看着自己相公不管用,又加上卫里长说话实在气人,怒火中烧,脱了鞋子就朝着卫里长脸上拍去了……

    卫里长一时没有想到自己会遭受这样的待遇,当然,旁边的众人也是没有及时反应过来,等过一会儿一看,卫里长那张平时总是威严的脸上印下了两个鞋印,还是时下流行的波浪纹的,看着倒是别有味道。=。=

    “你这个泼妇!竟然敢打我!”卫里长摸了把脸,怒意汹涌,气不打一处来,竟然就直接上前要揍王二子的娘,王二子的娘尖叫一声躲开随即扯破了嗓子喊道,“哎呀,卫里长要杀人灭口了!”

    王二子的爹再怎么老实,看到自己的婆娘挨打也看不下去了,还是很有一股蛮劲儿的,拿起一把锄头就冲了过去,如此,现场就大乱了起来,劝架的人,上前混战的……,不过一会儿就哭声震天,不知道到底是谁挨了打又或者谁被误伤,后来村民们说起这件事都是吐沫横飞,显得兴致勃勃,就好像看大戏一样的热闹,当然最后也没什么结果,两个孩子追不回来,就算打到官府去也是白搭。

    卫里长闪了腰在家里躺了大半个月,冯氏看不到女儿在家里整天哭哭啼啼的,王二子的娘一边咬牙的骂着王二子有了媳妇忘了娘,但是另一边又觉得自己儿子能拐走这么一个葱嫩标致的小媳妇也是能耐,时不时还要朝邻人炫耀下。

    另一边,复铁牛不过三天就找到了合适的院子,因为着急住进去,倒是比平时贵了几两银子,他倒是不介意,想要快点成亲的念头快把他整疯了,屋主收了银子就乐呵呵的走了,复铁牛踌躇满志的开始收拾规整屋子,这边主屋他和苗绣娘住着,那边东厢等有了孩子就住进去,房间够大,生个七八个都不是问题,院子里的石榴树开着嫩黄色的花瓣,一进院子就香味扑鼻。

    ***

    苗绣娘这几天正生着闷气,躺在屋里翻来覆去的不愿意起来,郭氏在外头看了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为了婚事兄妹两个就怄气了,她想起几天前试探的跟苗绣娘谈起杨子轩的婚事,结果还没等她说完苗绣娘就拒绝了,她说自己还不打算那么早成亲,郭氏百般安慰了几句,最后说道,不想早点成亲也行,倒是先把婚定上,毕竟杨子轩这样的人选可是难找,可是苗绣娘就是不同意,她也没辙,等着晚上苗贤达回来这么一说,苗贤达就怒气腾腾的拍了桌子,说这婚事自来都是父母做主,现在他们父母不在了自然由着他这个长兄做主,这婚他是看好了,就让苗绣娘什么都不要想直接嫁过去就好。

    郭氏在中间为难,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结果这话却让路过的苗绣娘听见了,她推了门进去就对着苗贤达说道,打死她都不嫁,爱谁嫁就嫁去,然后就扬长而去,苗贤达气的脸都青了,就这样两个人都憋着一口气,已经有三天没说话了。

    苗绣娘正在屋里呆着,结果看到苗富蕴在窗口探头探脑的,“姑姑,你开门,我要进来。”

    “要是你娘来问我吃饭,就说我不饿。”苗绣娘实在不想对着苗贤达吃饭,想到他那一副j□j的摸样就生气,她其实很想对苗贤达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可是这时代……,就算是亲兄妹,这种事让她先讲出来,那就是不庄重,要知道她和复铁牛这种那就算是私下享受,为人不齿。

    当然她也可以和苗贤达据以力争,但是通过这事她突然就对苗贤达很失望的……,或许就是那种期望越大失望越多那种,所以心里也负气,自己就躲着不愿意见他,说起来她这一点也不像是在刘家的那般精明干练,可是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对着自己的亲人,就会多了一些任性,少了些理性,可能在潜意识里,苗绣娘觉得就算苗贤达如何j□j也不会真的害了自己一样的原因吧。

    苗富蕴却说道,“姑姑,不是我娘让我来的,是上次那个叔叔让我给你捎口信来。”说完就打量了四周,一副怕被人听见的样子。

    苗绣娘已经三天都没听到复铁牛的消息了,听了这话赶忙起来把苗富蕴从窗口里抱了过来,等着落了地,苗富蕴就挣脱着从苗绣娘的怀里出来,似乎觉得自己这么大了还让人抱很不好意思。

    苗绣娘摸了摸苗富蕴红扑扑的脸,忍不住笑道,“他让你跟我说什么?”

    “那个叔叔说,他已经在镇上里买好了院子,这几天就找个媒婆来提亲,让姑姑不要急,也不要生闷气,婚事他自己会弄好的,叫姑好好吃饭,别伤了身体。”苗富蕴口齿清晰,一口一句就说了个遍。

    苗绣娘忍不住露出笑意来,心里甜丝丝的,买德胜镇上买了院子的意思就是以后要在这常住了……,其实她曾经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当时还想着怎么让复铁牛同意放弃西山村那边的生活,结果倒是他自己体贴的做了,“知道了,谢谢富蕴。”苗绣娘心情大好,对着苗富蕴光洁的额头就啵了一个。

    苗富蕴红着脸退开,却一脸认真的说道,“姑姑,你不要放弃,我会支持你的。”说完还认真的点了点头。

    苗绣娘被逗笑,伸手了摸了摸苗富蕴的头。

    复铁牛的动作也挺快的,这边刚让苗富蕴透了个信儿,那边就已经找好了媒婆马不停蹄的上了门。

    老实说,当郭氏看到媒婆的时候还以为是杨子轩派来的,她心里很是忐忑了一会儿,原因无他,虽然这婚事苗贤达乐意但是明显苗绣娘不高兴,她就想着,苗绣娘本来就是二嫁,要是再嫁个自己不喜欢的那叫什么事?可是家里的事情都是苗贤达做主,她也从来没有反驳过,所以她在中间都一直都很为难。

    媒婆收了不少的钱,这会儿正是心情好的时候也不管郭氏一副不热衷的样子把复铁牛夸了遍,最后说道,“这么好的一个小子,也没有成过亲,愣是就看上了你们家的姑奶奶,这不……,刚才南街那边买了个院子,一切都整的利索,只等你家姑奶奶嫁过去呢。”

    郭氏本来正愁着怎么回复,要是同意吧……显然苗绣娘不高兴,要是不同意吧,苗贤达那边怎么弄?结果忽然听到媒婆说对方还是个没成过亲的,她一下子就愣住了,那杨子轩可是个续弦的,便是打起精神赶忙问道,“这是谁家的小子?”刚才媒婆介绍的时候她心思重重根本就没仔细听。

    “叫复铁牛,曾经和你们家姑奶奶是在一个村上的,父母早逝就他一个人,就想找个会疼人的,你们家姑奶奶是二嫁的人了,这不就是正合适吗?”媒人见郭氏有了兴趣,笑的花枝乱颤的献媚说道,“这小子长的可好了,浓眉大眼的,个子也高,那可真是一表人才,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人选。”

    郭氏实在想不起来这么一个人,等着晚上苗贤达回来便是说了这事,苗贤达皱着眉头让郭氏喊苗绣娘过来。

    两个人已经是有三天没见面了,苗绣娘别过头不肯看苗贤达,苗贤达也冷着脸,一副我要跟你死磕到底的倔强摸样,郭氏怎么看怎么就觉得像是两个闹脾气的孩子啊,她心中有几分好笑,但是更多的是愁啊!她在中间为难的很,连喝了好几口茶水才温声的对苗绣娘说道,“绣娘,你别站着,快坐。”随即又给她倒了杯茶水。

    滚烫的水里飘着几片绿色的茶叶,少了茶清香,多了些苦涩的味道,苗绣娘抿了一口就放了下来,“嫂嫂,你找我是什么事?”这话是对着郭氏说的,硬是不肯抬头看一眼苗贤达。

    苗贤达都快气死了,不过为了婚事至于对他这么甩脸子? ( 俏寡妇(种田) http://www.xscun.com/1/170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